看书中文网 > 恐怖灵异 > 末日萧歌 > 71 杜玉冰的选择(2)
    杜玉冰鼻子有点发酸,但转瞬就将这股酸意压下去,回应萧笑:“不了。抱歉,忘了我说的吧。”

    只要她肚子里的没有降生,那么她就不是怪物之母,它也不是怪物。他们只是不幸中死去的母亲跟孩子。

    杜玉冰的决意重新回来,这次倒是比上次更坚决,眼里的那一点迷茫已经不复。

    “我们的所长是个旷世奇才,一出生就得到了上天的眷顾。很多人苦苦追求一辈子的东西,他一出生就拥有,知识,财富,容貌……

    周遭的人甚至称他为厄尔尼诺(圣婴),就如同那个反常的气候现象那样,几乎都认为他是个可以改变世界,可以引起全球的风浪的人。

    但是,拥有一切的所长唯独没有健康。”

    杜玉冰指指自己的脑子,“他这里长了颗东西。”而后,有点嘲讽道:“这个世界真的是公平得让人绝望的,不是么?”

    萧笑静静的听着。

    “当时所长才16岁,半大的孩子,却比所有听到这个消息的大人都要冷静。他照常的生活着,没有见一点点颓色。

    就在我们都认为他已经坦然接受了的时候,他毫无预兆的成立了TMOF实验室,The miracle of life。找来了他自己比较满意的人才。

    所长那么个人,怎么会甘心认命的呢?

    这个孩子在我们都在怨天尤人,却动弹不能的时候,他自己有计划的反抗着,拿起了自己的专属武器。

    这个实验室集合了当时顶尖的科研人员,攻克了一个又一个生命难关,地位尊崇,是世界人人向往的科学圣地。

    可惜,对于所长的病,仍然没有什么确凿的进步。

    就在我们一筹莫展的时候,听闻了卡西赫塔盆地的陨石巨坑事件。当时所长大概是嗅到了什么,一个人去采了样本。之后就陷入了疯狂的研究中。

    我们当时只是负责一小部分,仅从那么一小部分的生物程式,我们无法判断出具体是什么。

    但是也是那么一小部分,我们被惊艳到了,很美丽,很震撼,我们实在无法相信,地球上有着那么美丽而顽强的生命链!”

    杜玉冰回忆起当时的感动,她是个科学痴,生物痴,有着一般人所没有的对着生命的感性。

    “随着研究的深入,我们逐渐的接触到更深层的东西,所长其实在研究着一种能够激发细胞再生的药物,简单的来说就是细胞的义肢。

    人体通过细胞的不断更新换代,来维持这生命。但是神经细胞却是十分的难以再生修复,一些分化程度高的,几乎是不可能再生。

    这也是为什么所长的病会一直很难解决的原因。那东西长得地方很刁专,硬拿出来而又要不损害正常功能,成功的几率几乎为零。

    但是,所长所研究的药物却能够促进那些几乎是不可再生的细胞再生,同时也有着延缓细胞死亡的功用。

    当时候我们很激动,无一不在想,这样说来,长生不老就不是梦了。现在想想,当时候真是太天真了。”

    生物是因为遵循着规律才被允许延续,如果是一旦跳出了这个范畴,就会受到扼杀,现今的丧尸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

    “说到这里,你大约会猜到某一些事情。”杜玉冰冲萧笑点点头,“所长原先带回来的生物样本,其实就是丧尸病毒,只是还在冻结状态的病毒,几乎没有致病性。可能是被陨石带来的。

    这种能够逃脱得了大气摩擦所产生的超高温的灭杀,就可以知道,它本身是个多么强悍的存在。

    当时所长废了九牛二虎之力,通过解读,改造,重组,让它更适应人体。这个过程,整整花了我们二十年。

    倾尽人类最高的科研水平,所制出来的也仅仅是半成品!说得严格一点就是个失败品!

    所长的病,拖不得。

    能够活到现在已经是侥幸,所长的身体熬不到成功了。

    在所有的实验品无一成功的情况下,所长不顾我们阻拦,签署了实验同意书。”

    杜玉冰还记得但是所长当时以半开玩笑的说着,送她一件纪念品什么的。递过来的却是一支试管,里面装着透明的液体。

    当她问这是什么的时候,所长神秘的对着她调皮的眨了一下眼睛,说了一句:“好东西。暂时放你那,之后我会找你要回来。”

    饶是严肃出名的她也不禁要在心里嘀咕:不属于自己的,叫什么纪念品,还不如直接说让她替他保管东西呢。

    所长虽然老大不小了,可是仍然活得像个孩子,对一切充满好奇心。从以前开始,他的是非善恶观就非常的模糊,行事全凭心情。

    她跟了他二十几年,仍然猜不透这个男人。

    有时候他可以天真快乐的像个小孩,给每个表现好的下属盖一个他自己雕刻的上面印有实验室标记的章,记得当初殷平善是很喜欢的这个的。

    有时候他又冷酷无情得不像一个正常的人类,喜欢玩弄人心。

    当初,如果有心,周文来跟唐雯的悲剧本来就是可以避免的!他们落到如此下场,固然有周文来的不对,可是放任,甚至推波助澜的所长也难逃责任!

    是呀,那个男人对于那些失败的实验品从来就不会多看一眼,舍去得比谁都要干脆,丝毫没有半点触动。

    可是,实验室里面的人,包括杜玉冰在内,都死心塌地的追随他。

    他们是一群无药可救的科学痴,他们无不憧憬,所长在科学领域里教祖般的实力。

    那人站在他们遥不可及的地方,他们专注的看着他的背影,追逐着,那时候,

    他们才会觉得自己是活着的,有意义的。

    仅仅是一个背影,就能够让他们疯狂!那是他们毕生的追求的境界!

    所以,哪怕知道所长并不将他们当一回事,哪怕所长作为一个人来说,是缺失的。

    虽然羞于启齿,当时他们是以他的学生自居的,哪怕他们年龄比他大,也会因为他的一句赞赏而兴奋的像个孩子。就像所做的一切都有了回报。

    做研究的人,内心都是孩子,单纯而容易满足。

    “实验失败了?”萧笑插嘴,将杜玉冰从往事拉回来。

    “不知道。”杜玉冰摇摇头,接着又补充:“出了点事故。

    所长刚动完手术,还在修复液中沉睡,我们实验室就被毫无预兆的查封了。

    上面打什么主意,我们会不知道?不外乎是想夺取成果罢了,以为我们已经成功了。

    不管成功还是失败,总归是我们的心血。我们当下就决定潜入研究所,能偷出多少资料是多少。

    可是,当我们去到那里的时候,那里只剩下一堆废墟,研究所被整个的炸了。

    之后末世就来了。

    我们这些人员四下逃散,我到现在也没有跟谁取得过联系。

    我之后也去过几次那个废墟,很遗憾,一无所获。

    这是预料之内的事情,我们都不是傻子。

    哪有那么巧合的。

    所长一不在,实验室就被查封,在上面的人来之前就火速的毁了实验室,让所有的数据毁于一旦。

    这很显然只有内部的人才做得到将时机掐得那么准!”他们之中出了内鬼。

    这也是为什么不主动联系但是成员的原因,因为他们都知道,有谁背叛了,至于是谁,不知道。

    几乎是同时,他们无一不意识到,所长之前交给他们的东西很重要,他们必须要拼上命去保护!多被一个人知道,就多一分危险。

    “如此想来,所长大约在一开始就察觉到了什么,”杜玉冰在之后的日子里不断的想所长最后的动作、言语,越发的相信,所长在隐瞒着什么。

    唯一的指望就是相信这所长会如同他说的那样,来取这些东西。他们似乎都相信着所长会找来,这种毫无根据的坚信,也让她苟活残存到现在。

    可惜,她终究没有守住那个承诺,她看着萧笑道:“你既然在查研究所的事情,你对我们所长有了解多少?”

    “嗯。”萧笑觉得也没什么好隐瞒的,在回答之前,她先问杜玉冰:“你们所长叫什么?”

    杜玉冰没想到萧笑会突然问她这个问题,但还是张口就道:“容易。”

    萧笑正专心的听着,就等下文,哪知杜玉冰没有往下说,遂疑惑的看着杜玉冰,不知道她怎么说这个。

    “所长就叫容易。姓容,名易。”杜玉冰赶紧补充,她也没听谁正正经经叫过所长的全名。一般都是老师,所长,甚至尼诺。

    这回轮到萧笑不淡定了,这名字,实在,实在是。或许对那个无所不能的所长来说,什么都是容易的,可,把这个弄到名字上,就实在是有点欠抽的嫌疑。不知道人生多艰的么?

    “不认识,不认识他。听都没听过。”萧笑赶紧撇清,那么印象深刻的名字,她没见过。“我只认识个叫燕六的。”

    哪知燕六这个名字一出口,杜玉冰恍然大悟的神色一闪而过,虽然她掩饰的很好,可是还是让五感犀利,并且一直观察着她的萧笑捕捉到。

    她接着道:“关于那个实验,我只能说,不算失败。”杜玉冰突然间想起小旅馆那晚,那个给她做手势的家伙。

    萧笑不明白她为什么突然间讲这个,但什么也没说。

    “所长当时给了我一支试管,”杜玉冰说。

    萧笑用力压住自己激动的情绪,头微低,拿起一旁的勺子,装作舀汤的样子,就为隐藏住自己脸上的情绪。

    “可惜,我没能守到最后,被抢了。当我醒来的时候,就已经在那个小镇了。”杜玉冰下面的话,让萧笑顿感失望。

    “如果你只是追随着燕六的话,寻找那些试管就可以了。到时候,你想知道的自然会知道。我能给出的建议只有这个,我所知道的也只有这些。”

    意思就是,萧笑别想再从她那里再打听什么了。她并没有详细的跟萧笑说这试管的重要性跟她的猜测,甚至连同那个约定都没有说。

    并不是刻意隐瞒什么,而是,觉得没有必要。而且,她到现在都没搞清楚,这试管究竟是什么东西。

    萧笑也顾不得暴露她知道试管的秘密什么,直直的问:“是谁?谁抢了?”

    “是那个叛徒,”想要追那些试管,自然是要知道有那些阻碍的,杜玉冰也没有多想。

    “能够那么大规模的制造那些玩意儿的,仅仅是靠我们自己所知道的一小部分是不行的,还需要有大量的那些数据。

    能够在研究所毁掉之前拿出那些数据的,除了那个叛徒,没有谁了。”

    得到预期的答案之后,萧笑也不做多停留,转身就走。

    “你觉得,我们所长还活着么?”杜玉冰的声音从后面传来,像是想要跟萧笑确定什么。

    “不知道,可是,你要做的事不会变,不是么?”萧笑头也不回的往帐篷里走。

    听到这个回答,杜玉冰突然释怀的一笑。是呀,她已经把该做的做了。

    “还有,”杜玉冰喃喃,萧笑停住脚步,等着。杜玉冰嘴唇蠕动几下。这时一阵微风刮来,那些话就飘散在空气中,旁人听得不真切。

    但五感出色的萧笑却是应了一句:“好。”

    “谢谢。”很轻,很轻,这次杜玉冰的话较之前清晰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