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中文网 > 修真小说 > 易筋经 > 第125章 青帮追杀
    天已经逐渐暗了下来,路灯点亮了,仿佛带动了所有的光线,一条条灯龙展躯翱翔在华港的夜空之上。

    维多利亚港徐徐吹来的风湿润着相对的半山酒店,它是华港现存历史上最悠久的酒店,也是华港乃至全球,最著名最豪华的酒店之一。

    安倍雅正站在窗边,慵懒的欣赏着维多利亚港的风骚,他的房间是为数不多的几间可以全览海景的房间。房间内的灯并没有点亮,只余下窗外折射的光线映亮了他那“俏丽”的脸庞,若非知道他的性别,怕是任谁也很难想象这样一个俏丽的佳人,惊艳的尤物,竟会是一名男子。而且还是一名安倍家族数百年来,唯一一位可以*纵十二神将的阴阳师。

    “雅正君。”

    一个突兀的声音在安倍雅正的身后响起,打破了这美轮美奂宁静,但安倍雅正却没有转过头来,灯火闪烁在他的眼眶里,泛出惊艳的光彩,他微笑着说道:“怎么了绘里香?”

    安倍雅正身后的女人慢慢的贴近了她,在灯光的折射下,她的身影变得清晰起来。一身古典日本女人的装束,却不知是否有意,那身和服剪裁的极为紧绷,凸显出了她傲视群芳的身材。

    丰满的胸脯紧紧的贴在了安倍雅正的背上,轻轻的挤压着,仿佛按摩一般。玉臂轻舒,已环住了安倍雅正的腰,嗅着那股让她迷恋的气息,缓缓的开口道:“雅正君,咱们如此轻易的将消息泄露给了支那人,是不是不太妥当?”

    “哦。”安倍雅正笑着转过身来,那笑容落在他绝美的脸上,透着一种绝美的妖艳。他轻轻的捏住了身后和服女人的下巴,笑道:“绘里香,什么时候,你也学会替我分忧了。”

    那叫做绘里香的和服女子,启唇一笑,唇线荡漾着一种极具诱惑力的妩媚,似撒娇般轻哼道:“雅正君,人家的身心都是你的,看见你整天忙碌,自然也想为你分忧嘛。如果这件事处理好了,家族里怕是再没有人能对你有意见了吧。就算有意见,凭着这次的功劳,也足以堵住他们的口了。”

    安倍雅正面色一变,绝美的脸上露出不相符的阴鹫,一开口,声音里就透着一股恨意:“家族,呵呵,那些人不过是尸位素餐罢了。各个忙着争权夺利,又有几人真的是为家族考虑。想当年,我大和民族何等强大,若非那些人内部争斗,又如何落得今日的局面。

    他们认为我是私生子,不够条件继承家主之位,千方百计的想要打压我。可是他们无论如何也想不到,我竟然会继承了祖先安倍晴明传下的十二神将。这次我出国,也是故意想给他们制造机会,让他们慢慢的斗,斗到局面不可收拾了,我再回去杀他们个回马枪。家主之位是我的,九菊一脉必须由我来引导至光大。”

    绘里香见安倍雅正情绪激动,慌忙伸出小手抚平他胸口郁结之气,宽慰道:“雅正君雄才大略,又兼具十二神将的传承,家主之位非你莫属。那些人想斗,就让他们斗去,安倍家族最终还是要靠实力说话的。”

    话锋一转,绘里香又说道:“只是我不明白,咱们把消息泄露给了支那人,岂不是对我们不利。看他们已经完全摸透了我们的行踪,连我们接货的地点和时间都查的一清二白,要是出了问题,该如何收拾才好呢?”

    安倍雅正已经恢复了笑容,他摇摇头笑道:“消息是我故意泄露给他们的,行踪也同样是我故意让他们知道的。我并没有想瞒着他们,如果我愿意,完全可以用其他的方法将圣羽运送过来。我之所以不选择这么做的原因,是因为这里并非我们的国土,说来说去,这里还是支那人的地盘。我们如果瞒的太严实,反倒会让对方惶惶不安,甚至会下重手。现在让他们误以为安全掌握住了我们的行踪,一来可以放松他们的警惕,二来他们掌握了我们的动向,而我们又何尝不是掌握了他们的动向。”

    顿了顿,安倍雅正轻轻的笑道:“当然,这些都只是最基本的。其实这是我布下的一个局,一个对我们有利的局。”

    绘里香好奇的问道:“什么局?”

    安倍雅正笑道:“局就是一个圆,圈住了对我们不利的人,让我们置身事外。呵呵,绘里香,你要明白,这里是支那人的地盘,在支那人的口中有一句俗语,叫做强龙不压地头蛇。我固然掌握着十二神将的传承,手底下也有阴阳师和暗忍的配合。但如果双方真正拼斗起来,各有伤亡不说,最终胜负很难预料,毕竟支那人里面也是藏龙卧虎高手无数,能破我神将的人也并非不存在。我必须要做对我们最有利的打算。”

    “支那人里面,不是有萧家人和我们接头么?”绘里香不解的问道。

    “萧家?呵呵!”安倍雅正笑了起来,“萧家的老狐狸和小狐狸,都将算盘打的十分油滑。他们既不愿意与支那人的政府机构有所碰撞,又想从咱们手中取得圣羽讨好他们背后的主子,这世上哪有这么轻巧的事情。既然他们可着劲的想置身事外,把自己摘的一干二净,那咱们就得让他的身上始终泼着污水,让他怎么洗也洗不干净。如果我所料不错,萧家的人今晚并不会出现,很有可能会找别人代为交换双方的筹码。这样一来,咱们没话说,支那政府方面的人也抓不住明确的把柄。”

    “那还如何泼他污水?”绘里香诧异道。

    安倍雅正摇头道:“想从这些方面泼他污水的确很难,因为萧家的老小狐狸将算盘打的天衣无缝。所以我就绕了个圈子,借助另一方势力来给他们制造麻烦,呵呵,我看,这次的事情很有可能会让他们萧家两边都不讨好,直接瘫痪。”

    绘里香恍然大悟道:“难怪雅正君要泄露消息给西方原始教派,莫非他们就是雅正君想要借助的另一方势力?”

    “不错。”安倍雅正笑道:“原始教派和萧家背后的主子向来不和,双方也各视对方为异端,如果有什么利益可以牵扯到他们的关系,他们自然不会没有任何的动作。而圣羽的来历远远不像表面上那么简单,也恰好就是能牵着到两派关系的重要物品。据我所知,圣羽是圣天使掉落的一片羽毛不过是梵蒂冈教廷的一种障眼法。圣羽真正的身份是开启约柜的钥匙。它和约柜原本掌握在原始教派的手中,但后来圣羽被梵蒂冈教廷抢夺而去,转眼又下落不明。两派原先各持一件圣物,谁也奈何不了谁,但现在圣羽下落不明,等于给了原始教派一个收回圣羽的机会。这些年,教廷在寻找圣羽,原始教派又何尝不是在花费大力气寻找圣羽。只是,他们怎么也想不到,圣羽会流落到咱们安倍一族的手里。”

    “可是这样也不见得会对萧家有影响啊?原始教派即便参与进来,也不过是让场面更加热闹些罢了,又怎么能让萧家两边都不讨好,甚至瘫痪呢?”绘里香皱起了好看的眉毛,望着安倍雅正。

    安倍雅正摆摆手说:“这就得怪那萧家的老小狐狸了,他们的贪心太大。我告诉了他们圣羽的事情,但他们却隐瞒着不像教廷汇报。因为一旦汇报了这件事情,以圣羽的重要性,教廷无论如何也会出动大批的力量抢夺此物。到时候,他们萧家在圣羽事件中的作用和价值将会大大的降低。但如果隐瞒不报,获取圣羽之后,再奉献给教廷,那他们的功劳可就不可估量了。甚至教皇封他们萧家老爷子一个大主教的身份都有可能。

    呵呵,正因为他们太贪了,我就抓住了他们的贪欲给他们制造一点麻烦。原始教派的大祭司已经亲自赶过来了,以他的实力拿到圣羽并不是难事,而我们的目标只是那名支那研究员而已,与对方并不冲突。但如果原始教派获取了圣羽,消息一传播,萧家怕是想遮掩也遮掩不住了。到时候教廷知道他们隐瞒不报的事情,震怒之下的后果可想而知。而萧家现在与支那政府这一块已经水火不相容,怕也是因为他们背后教廷的势力才一直拖延着没有动他们萧家。一旦教廷不再支持他们萧家,以支那政府的作风,会让他们萧家好过么?”

    绘里香望着心爱的人那副智珠在握的自信,心里头不由的泛起一股自豪,她动情的说道:“雅正君,爱我吧,我想你用力的爱我。”

    安倍雅正摇摇头说:“今晚不行,好戏就要登场,咱们可不能错过。”

    猪集码头不过是一个废弃多时的小码头,寻常时间除了几艘渔船,少有船只过往。但今夜的猪集码头上,却透着一股极其不寻常的味道。

    离猪集码头不远有一片同样被废弃的厂房,其中一间不大的厂房里此刻却聚集不少的人。这些并不是别人,正是关飞秦刺他们,以及A组除了铁镇国他们之外的另一批增援人员。

    频临行动的时间,大家相互之间也没有过多的言语交流,认识的,或是不认识的,也只是简单的点头了事。铁镇国端起了望远镜如老松般屹立不动,他正通过望远镜监视着码头上的动向。

    这间废弃的厂房是A组成员踩点的时候选中的,位置刚好离码头不远,又能随时掌握到码头的情况,所以秦刺他们全部都在这里集中。只等押运圣羽的船只抵达,萧家将人送来以后,立刻展开行动。

    “安倍雅正的人到了。”

    铁镇国不大不小的一声,让屋里的人全都架起了望远镜,齐齐注视着码头的动静。果不其然,原本大半年也不见一辆车路过的码头上,此刻却有三辆丰田花冠缓缓地停泊了下来。车门打开时,露出了安倍雅正那妖艳的面孔。随后车上的人都下了车来,那些人身着黑衣,蒙头蒙面,这情形要是让常人见了,定会以为是在拍电影。

    安倍雅正领头一立,余下的人齐刷刷的随后站好,而离安倍雅正最近的却是一个盛装女子,一身凸显着身材的和服让她在这群人中显得格外醒目。不知道是有心还是无意,那女子竟然转过头来,看了看这件隐匿着AD两组成员的厂房,嘴角一翘。

    几乎所有人看到这一幕都泛起了嘀咕,但同样的,大家都以为这不过是个意外。毕竟AD两组的行动都极为隐秘,不可能被对方视线察觉。但事实如何,又有谁知道呢?

    这样的情形大约持续了十几分钟,码头上渐现出一艘船只的身影,不多时,那船只便已经靠岸。从船上下来几个一般模样的黑衣人,在与安倍雅正交谈几句以后,便见有人抬着个大箱子落在了安倍雅正的身前。

    那安倍雅正并没有打开箱子查看,只是点点头,便保持原样的站立在哪儿,似乎静心的等待萧家人到来。

    虽然安倍雅正并没有动作,但这边厂房里的AD两组成员都猜出了那箱子里装着的应该就是传说中的圣羽。只可惜,安倍雅正并没有查看,他们也无法确定,更不知道这圣羽究竟是何般模样。

    像是掐着点似的,就在安倍雅正他们的船只刚抵达不过半分钟。同样是三辆车缓缓的驶上了码头,所不同的这三辆都是奥迪。

    “萧家的人来了,大家准备,目标一出现,咱们立刻行动。”铁镇国出声道。

    所有人都凝心静气,仔仔细细的盯着那三辆车。不多时,车门打开,下车的竟然不是萧家那些熟悉的面孔,而是清一色的白衣人,同样的蒙头蒙面,但服装的剪裁和安倍雅正这边的黑衣人却是大不一样。

    “萧家人搞什么鬼?”关飞有些纳闷的想着。

    其实何止是他,大家都有些莫名其妙。萧家的背景是教廷不错,但以教廷的风格断然不会搞出这种花样出来啊?但若是萧家自己人,也没必要这样蒙头蒙面吧,这种掩耳盗铃的方式能起得了多大的作用?

    就在这时,AD两组苦苦等待多日的目标终于出现了,白衣中押解出一个面容窘迫沧桑的男子,正是那名研究员。虽然资料上显示对方不过才五十出头,但现在看来,此人倒像是老了十来岁。头上已经是白发丛生,面上却是疲惫不堪。

    “行动。”

    白发老者铁镇国一挥手,AD两组包括秦刺在内的所有人都立刻站东身形,迅速的靠近码头。

    “你们是?”码头上,安倍雅正虽然早有所料萧家或许会找人代为交换,但却弄不明白这些白衣人的身份。但发问的并不是他本人,而是他身后身着和服的绘里香。倒是没看出来,这个日本女子说的一口标志的汉语。

    白衣人领头的一个居然是个女子,身材不高,嗓音却并不似女子那般委婉,带着勃勃英气,她开口道:“我们是谁,你不用管,我们只是代委托人与你们交换筹码,人在我们手中,你们的东西呢?”

    说话间,已有人将那名被挟制的男子押到近前。

    安倍雅正看向那男子微微一笑,手抬起,轻轻一扬。便有人将那个看似沉重的大木箱子抬了过来,安倍雅正亲自动手解开了箱锁,从里面提出一个巴掌大小的小盒子,盒锁一拧,露出了里面的物品。

    一片浑身围绕金光的白色羽毛。

    “这就是你们的委托人想要的东西,我想,你们应该能认得出来吧。公平交易,过手了,我可就不管了。”安倍雅正笑着说道,他身旁的绘里香便原封不动的将安倍雅正的话翻译了出来。

    那白衣女子回过头去,似乎用目光在相询身后的某个人,只见白衣人中的一个并不显眼的人微微点了点头,那女子便像是得到了肯定的回应一般,转头直视安倍雅正道:“好,咱们一手交人,一手交货。”

    安倍雅正微微一笑,将盒盖重新关闭,手一托,便虚空递到那女子身前,待那女子伸手欲取时,忽而一缩,笑着说出一串日语,绘里香便翻译道:“雅正君的意思,是让你们先交人。”

    “那如果你们不交货怎么办?”白衣女子锐利的双目冷冷的望着绘里香。

    绘里香转头与安倍雅正交流了几句,便笑着开口道:“在三个数之内,你们将人推过来,我们将你们要的东西丢过去,你们觉得怎么样?”

    那白衣女子再次转头看向那先前朝她示意的人,见那人点头之后,便开口转头朝绘里香说道:“好。”

    绘里香微微一笑,便开口低数。

    “一……”

    “二……”

    “三……”

    “唰!”

    那方被安倍雅正托在手中的盒子被他丢了过去,而同一时间,白衣人也将那名男子推了过来。

    就在这时,异变发生了。

    PS:每天更新2章1万字,鲜花每多70多加更一章,本章是今天的第三章,应该是鲜花到210朵加更的,先更了相信大家一会就能砸到210朵鲜花!另推荐六道大神新作《唐寅在异界》书号:130587!他有一身出类拔萃的功夫,在现实无用武之地,来到混乱的异界他就是王,就是世界主宰者传奇缔造者!

    闹书慌的朋友们也可以看看男男已经全本的2本书《我的女皇上司》和《我的美女姐妹花》作品页有直达连接!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