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中文网 > 修真小说 > 易筋经 > 第479章 圣肖神龙
        狴永生微微颌道:“半年前我就说过,如果麒麟能够在这半年内达到筑元成婴的境界,就让他去参加气脉大会。如今,麒麟已经顺利的突破到了筑元成婴的层次,并且已经趋于大圆满,恐怕再给他半年时间,达到培婴成神的地步也不是什么难事!

    这样的宝贝,藏着掖着虽然能避免他受到其他的影响,从而耽误了他的修行,但若是不与同道接触,不亲身体会这修行界究竟是怎么一番模样,却也不利于他的成长。所以,我已经决定让麒麟参与这次气脉大会。

    呵呵,我记得每次气脉大会,都会让各脉年轻弟子印证修行,但近几届来,印证大会的冠军基本上都被天虎一脉所包揽,以麒麟和玲珑目前的修为,若是参加此次印证大会,咱们天龙一脉夺冠恐怕是大有希望了。”

    长老们听到此言,虽神态各异,但皆露出一点吃惊的味道。旁人或许不清楚,但是他们在座的这些长老确实很清楚秦刺的身份底细,秦刺来天龙一脉还不过一年,居然硬生生的进入了筑元成婴的大圆满的层次,这样的修炼度,足以让在座的这些长老心惊肉跳,同时也艳羡不已。

    “我赞同族长的提议!”

    螭长老拱手道:“麒麟这年轻人入我族中不管短短一年时间不到,居然能有如此成就,真是罕见,也是我天龙之福。而今气脉大会召开在即,若是让麒麟和玲珑他们参与进去,对于我们天龙一族确实有极大的好处。至少可以让其余的脉系知道,我们天龙一脉的年轻一辈中,俊杰辈出。”

    但螭长老的话音刚落下,猊长老却犹豫着开口道:“我倒是不同意螭长老的意见。族长,麒麟和玲珑的身份皆不一般,便是在我族中除了咱们这些长老知晓以外,其他的弟子都不清楚麒麟和玲珑的底细,若是带他们参加气脉大会,固然可以扬我天龙之威,可若是被其他几脉现了这两个小家伙的异常,怕是难免会有什么动作,要是让麒麟和玲珑受到了什么伤害,那对于我们天龙一脉来说,可是一个巨大的损失啊。”

    狴永生摆手道:“猊长老所言,其实我早就考虑过。以前对玲珑和麒麟的可以雪藏,是因为他们二人的实力还不足以自保,但如今,他们二人若是联手的话,旁人即便想加害,恐怕也得掂量掂量身手。况且,境界修为不是闭门造车就能提高的,到了一定的层次就是应该走出去,与旁人切磋,战斗才是提升实力和修为的最佳捷径。”

    说到这里,狴永生忽然神秘的一笑,目光在诸位长老的身上流转了一圈,略一思索,便开口道:“其实我让玲珑和麒麟参加这次气脉大会,还有另一个原因。诸位长老应该还不知道,其实早在半年前,麒麟和玲珑两人已经合处在一室修行,不仅如此,他们俩人在无意中居然现双方可以婴交。”

    “嘶!”

    狴永生的话音一摞,便听到阵阵抽气声传来,在座的长老听到婴交这个词,无不惊讶万分。

    “族长,你所言当真?”有长老不太相信的问道。

    狴永生点点头说:“此事在我知晓之后,为了防止出现什么变故,引起不必要的麻烦,所以就暂时隐瞒了下来,而今告诉诸位长老也无妨了。玲珑和麒麟他们两个早在半年前现可以婴交之后,就开始修炼《龙凤交鸣和合术》这种婴交双修功法。

    而今,他们两人的修炼度都远远是旁人所能比拟,不仅仅是麒麟达到了筑元成婴大圆满的境界,连玲珑也达到了培婴成神的中级阶段,我想,以他们两人如今的修为好成就,在十二脉年轻一辈中,应该少有能望其项背者。

    所以,这次我打算带他们两个过去,也正是想借助此次的气脉大会,告诉其他的脉系,我天龙一脉隐藏的实力,好让那些以为我天龙一脉过气的人擦亮自己的眼睛,也让天虎一脉有所顾忌。二十年之内,我天龙一脉必将重夺圣肖之的宝座。”

    狴永生这般鼓动,地下的长老们也被带动了情绪,纷纷附和狴永生的提议,同时对天龙一脉的将来也燃起了极大的信心。可就在议事厅里一片喜意的时候,突然间,一股强大的能量波动,冲击过来,厅内的八位长老齐齐跌下了椅子,便是连狴永生都禁不住猛的向后一仰,随即面色大变。

    “出什么事了?”

    待那些长老们狼狈的从地上爬起之后,不由面面相觑的互相问道。可大家都是一般糊涂,又怎么知道到底是出了什么事。

    而这时候,四周还有参与的能量在一拨拨的窜动,但都比不上刚刚那一股能量的强大。可是这莫名的能量波动,又出现在天龙一族所处的这个独立空间,足以让议事厅里的这些长老们齐变脸色了。

    “族长!”

    “族长!”

    “…………”

    所有的长老都将目光转到了狴永生的身上,但狴永生这会儿却也是眉头紧锁,喃喃的低语道:“奇怪,这股能量波动似乎是我炼气一脉的能量的能量属性,可是谁能搅动这么强烈的能量呢?”

    思索了半天,狴永生的表情陡然一滞,随即便猛的起身道:“糟了。”

    话音一摞,狴永生便身形如风,转瞬间就冲出了大殿。余下的八大长老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也不知道谁一个拉动了身形,片刻间八大长老齐齐动身,追逐着狴永生的身形直奔殿外而去。

    这场能量的巨大波动,波及了整个天龙一脉,几乎所有的族人都被这股能量所惊动,一时间,不管是在苦修的,还是在休息的天龙族人们,齐齐奔走相问,却没有任何人知道到底是生了什么事。

    静室中修行的秦刺和狴玲珑也被这股能量所惊动,两人双双从修行的状态中转醒过来,注目对视,狴玲珑先开口道:“麒麟哥,刚刚那股能量波动是怎么回事?差点没让我走火入魔。”

    秦刺皱皱眉头,道:“我也不清楚,不过这里是天龙一脉的聚居地,怎么会有如此强大的能量波动呢?莫非是这个独立的空间不稳固?玲珑,你自小在这里长大,应该比我更清楚吧?以前有没有出现过这样的情况?”

    狴玲珑见秦刺直呼自己为玲珑,心里不由一甜,经过大半年的相处,秦刺在称呼上终于加近了一步,从狴姑娘变成了玲珑。

    “好像……好像从来没有生过这样的事情呢?”狴玲珑咬咬嫩唇,随即道:“麒麟哥,不如我们一起出去看看吧。”

    秦刺点头道:“好。”

    随后,秦刺和狴玲珑两人便出了静室,回到福地阁中之后,正打算出去看看情况,却没想到百腾蛟匆匆的赶了过来,狴玲珑连忙道:“族叔,刚刚那股强烈的能量波动,你感觉到了么?这是生什么事情了?”

    百腾蛟的脸色有些不太好看,叹了一口气说道:“我来正是要跟你们说说这事的。刚刚族长通知了我,要我转告你们安心修行,不要被这异状所打扰。只是生了一些小状况,你们不用担心。”

    话虽然这么说,但狴玲珑和秦刺哪里能不关心,狴玲珑便缠着百腾蛟追问,百腾蛟被纠缠的没办法,只好无奈的说道:“好吧,好吧,我告诉你们就是了。”说着,略顿了一下,百腾蛟才唉声叹气的继续说道:“事情是这样的,玲珑,你应该知道咱们族中还有两位太上长老吧?”

    狴玲珑点点头,不解的说道:“当然知道呀!”

    倒是一旁的秦刺皱皱眉头插言问道:“什么是太上长老?我怎么从来没有听说过,族内不是只有八名长老的么?”

    狴玲珑解释道:“太上长老是凌驾于八大长老之上的,甚至都凌驾在族长之上,十二脉中几乎都有太上长老。咱们族中有两名太上长老,都是神阴转阳的层次。有一位太上长老据说已经接近神阴转阳大圆满的境界,近些年一直在参悟进取到破碎虚空的层次。”

    秦刺点点头,大致的明白了这太上长老的含义,显然这是为神阴转阳级别的级炼气高手所准备的一个尊崇的称号。而对于神阴转阳这样的级别,秦刺也清楚其分量,对于这一步之遥便可踏入破碎虚空层次的修行者来说,每一个都具有镇压一方的实力,十二脉中正是拥有这样的级炼气高手坐镇,才能力压巫教,而十二脉也大多是根据神阴转阳级别高手的数量和实力来排位的。

    可是随即秦刺就诧异起来,因为他不明白百腾蛟好好的提起这些身份特殊的太上长老做什么?莫非刚刚那能量波动,就是某位太上长老弄出来的?若真是如此的话,那这些拥有神阴转阳级别的太上长老们,实力也有些太过惊人了吧?

    就在秦刺看向百腾蛟,等待他的答案时,百腾蛟摇摇头叹道:“两位太上长老中的一位……唉,已经圆寂了。刚刚那股强大的能量扩散,就是这位太上长老圆寂时,体内能量在一瞬间释放所造成的!”

    “什么?”狴玲珑大吃一惊。

    秦刺也是眉头一皱。

    “圆寂了?”狴玲珑难以置信的说道:“这也太突然了吧?”

    百腾蛟叹道:“谁说不是呢!唉,圆寂的是龙牙长老,他本来有希望冲击破碎虚空层次的,却没想到这么快寿命就尽了。无法破碎虚空,就始终无法拜托这人世间的生命法则啊。”

    狴玲珑沉默了下来。

    秦刺也是一言不。对于秦刺来说,他还是第一次接触修行者的圆寂,何况还是如此高的修为。不由也生出和百腾蛟一样的感慨,叹这世界法则难违,不能够打破这样的法则,就永远也无法真正的拥有自我。

    在这一瞬间,秦刺更加坚定了自己追逐破碎虚空这最高境界的目标。

    翌日。

    天龙一脉举行了隆重的葬礼,安葬族中的第一高手,太上长老龙牙。所有的天龙族人都参加了这场葬礼,每个人的脸上都笼罩着一层悲苦之意,不知道是为族中失去一位坐镇的高手而惋惜,还是为修行者最终还是拗不过生命而悲叹。

    葬礼之后,龙王殿里,八大长老齐聚,狴永生高高的坐在龙椅上,双眉紧皱不展。而底下所坐的八大长老也同样是一脸悲色,气氛透着一种让人喘不过气来的沉重。良久之后,狴永生才开口道:“龙牙长老圆寂,是我天龙一脉的一大损失。如今,我天龙一脉只剩下一位太上长老,恐怕在十二脉中的排位会更加降低了。”

    低下的几位长老都唉声叹气的摇摇头,谁也没有说话。

    狴永生见状,也沉默了下来,沉吟了很久,才再次开口道:“龙牙长老圆寂的事情恐怕是瞒不住的,眼看着气脉大会已经举办在即,咱们也不能一直沉浸在这种悲痛中。虽然咱们失去了龙牙长老,但是只要咱们努力,同样还会有新的太上长老继位,在座的诸位都有希望。好吧,这件事情,咱们先放一放,还是说说气脉大会的事情吧。距离大会的日子已近了,相关的事情我们也应该筹备一下了。螭长老,这些事情你负责处理一下。”

    螭长老点了点头。

    议事结束,列为长老出了大殿,狴永生也没有久坐,当即起身,飘然而去。

    福地阁。

    秦刺和狴玲珑相对而坐,意外的是,今天两人都没有修炼。狴玲珑拎起茶水注入到秦刺面前空着的茶杯中。

    “麒麟哥,喝茶吧。”

    秦刺点点头,捏起茶杯浅饮了一口,忽而放下茶杯说道:“玲珑,你也不用太感伤,人终有一死,我们修行者也不例外。甚至因为我们修行的缘故,常人可以动用的那些续命手法对我们而言,都很难产生作用。这也算是一得一失,无法强求。”

    狴玲珑淡笑着摇摇头道:“麒麟哥,我不是感伤,只是因为龙牙长老的圆寂,觉得有些闷。我现在都不明白,咱们修行苦苦追求的是什么。若是无法达到破碎虚空的层次,我们根本就无法彻底掌控自己的命运。可是破碎虚空对于大部分族人来说,根本就是可望而不可即的事情。他们一辈子的时间都花费在了枯燥的修行上,可能到死的那一天,都不一定能结成元婴,甚至有些人一辈子都无法凝丹,这样的追求值得么?倒不如跟俗人一样,虽然俗,但却精彩的活着。”

    秦刺心里一叹,龙牙长老的圆寂,对他的心境也造成了一定的影响,但秦刺毕竟是心志坚定之人,那些消极的想法,只不过在他的脑中一闪而过,就被彻底的抹杀掉了。可显然,现在的狴玲珑还没能摆脱这般消极的想法,甚至还有些愈来愈严重的架势。作为婴交的搭档,秦刺自然是要劝慰她一下的。

    “玲珑,你可听说过一句话,子非鱼焉知鱼之乐?”秦刺淡淡的开口道。

    狴玲珑一怔。

    秦刺接着说道:“修行虽然枯燥,但是其中也有属于它的乐趣,俗人的生活虽然看似金彩,但纸醉金迷的背后也不见得就是快乐。最重要的是心境,只要有一个积极的心境,那么不管是修行,还是做俗人,答案都是一样的。况且,你并没有在俗世中生活过,而我却有过,我知道很多俗世之人一辈子活下来都不知道自己在追求什么,美其名曰平平淡淡,其实就是浑浑噩噩。可我们修行之人,虽然同样摆脱不了寿命的束缚,但是我们却有目标,有追求,有突破一个等级时的快乐和兴奋,就为了这些,难道还不值得去追求么?”

    狴玲珑露出若有所思的神情。

    “说的好。”

    突然一个声音冒了出来。

    秦刺和狴玲珑同时转过头去,便看到狴永生拍着巴掌笑着走了进来。

    “爹爹,你怎么来了?”狴玲珑赶忙走了过去。

    狴永生看了女儿一眼,摇头道:“玲珑,你有心魔了。唉,不过这也不能怪你,龙牙长老的圆寂,让族中不少族人产生了心魔,对自己修行的意志和目标产生了动摇。早知道如此,对龙牙长老圆寂的事情还是应该隐瞒下来的好。现在倒是需要花费大把的时间和精力去安抚族人,否则长此下去,恐生祸患。”

    狴玲珑怯声道:“爹爹,女儿确实有了心魔,不过刚刚麒麟哥的一番话如醍醐灌顶,让我豁然开朗。”

    狴永生眼带赞许的看向秦刺,点点头说:“麒麟确实是个修行的人才,在这一点上,玲珑你远远不及。一个坚毅的心,才是修行的保证。即便知道下一刻寿元将近,也不要放弃这一刻的修行。这才是龙牙长老的圆寂,所要告诉我们的真谛,但是大多数都没有领悟到这一点。”

    狴玲珑微微一怔,道:“爹爹,您的意思是说,龙牙长老在圆寂的前一刻,还在修行是么?”

    狴永生点点头道:“不错,龙牙长老本来有望冲击破碎虚空的境界,一直到圆寂的那一刻都没有放弃,可惜,最终他也没能成功。麒麟说的很对,子非鱼焉知鱼之乐,龙牙长老虽然圆寂,但是他一生都在追求自己的目标,尽管没有达成,却也让人敬佩。而这对于我们每一个修行之人来说,都是一样的。”

    狴玲珑点点头道:“爹爹,我明白了,玲珑定会更加努力的修行,玲珑相信自己一定能达到破碎虚空的层次。”

    狴永生点点头,随即朝秦刺说道:“麒麟,你的记忆恢复了?”

    秦刺一愣,随即摇头道:“没有。”

    狴永生目中精光一闪,随即笑道:“刚刚见你说俗世生活,我还以为你回想起什么了。”

    秦刺微微一惊,暗想这狴永生果然厉害,这么一点漏洞马上就被其把握住了。好在狴永生似乎没有追究的意思,秦刺自然也就不往这上面凑了。转而岔开话题道:“狴族长,龙牙长老圆寂,对咱们天龙一脉的损失是很大的吧?”

    狴永生点点头,叹道:“龙牙长老圆寂的太过突然,对咱们天龙一脉是相当不利的。好在,现在咱们天龙一脉还有你和玲珑两个生力军。你们很有希望在二十年内,冲到神阴转阳乃至破碎虚空的层次,若是真能做到这一点,龙牙长老的圆寂,倒也不会妨碍什么。”

    说到这里,狴永生顿了一下,招招手道:“对了,我来这里,是要带你们俩去一个地方,你们随我来。”

    “去什么地方啊?”狴玲珑好奇的问道。

    狴永生淡淡的说道:“随我来就知道了。”

    三人随即鱼贯出了福地阁。没过多长时间,秦刺和狴玲珑就被狴永生待到了东边的一座大殿前。

    秦刺仰头看向大殿中央悬挂的牌匾,上面写着“聚宝殿”。这让秦刺的心里莫名的一喜,他记得狴玲珑曾经带自己来过此地观光过,可惜此处只有长老以上身份的人才可以进入,当时他也没能入内,只是听狴玲珑说,这座大殿里所收藏的都是法宝。

    “狴永生带我来这里,莫不是要让我和玲珑挑选法宝?”

    就在秦刺心里头流转着这样的想法时,狴玲珑已经忍不住当先问了出来:“爹爹,你待咱们来这聚宝殿做什么?莫非是让我和麒麟哥挑几件法宝修炼?”

    狴永生淡淡的一笑,点头道:“不错,正是要让你们进去挑几件趁手的法宝,如今你们的修为都已经在聚元成婴以上,也可以锻炼和使用法宝了。挑几件趁手的法宝,熟悉一下法宝的使用,将来也是你们战斗和防身的一大助力。”

    狴玲珑听到这话到没有体会出其中的味道,只是欢呼了一声,而秦刺却是暗暗皱起眉头,心想:“这狴永生是什么意思?战斗和防身?难道,他是想让我和玲珑走出这天龙一脉聚居的地方,出去锻炼一下?”

    很快的,秦刺和狴玲珑便在狴永生的带领下,进入到了聚宝殿中。一入殿,秦刺就被眼前的景象所惊呆了。只见大殿内随处可见漂浮着的五颜六色的光圈,每个光圈之中都有一样模样不同的法宝存在,其中数量最多的就是飞剑,其余形状各异的法宝也不知道多少。粗粗一数,恐怕不下于数百件。

    “这么多法宝?”秦刺皱起眉头看向狴永生问道:“族长,我记得您好像说过这法宝似乎是极为稀少的啊?”

    狴永生点头笑道:“法宝因为材料和炼制的缘故,数量确实不多,但那也只是相对来说,我天龙一脉传承了这么多年,数百件质量不错的法宝还是拿得出手的。你们现在所看到的就是我天龙一脉自成立一来的法宝珍藏,其中厉害的不少,当然,就看你们有没有本事收取了。能拿多少拿多少,不用客气。”

    秦刺和狴玲珑对视一眼,目中皆有一层喜意。随即两人像是有默契似的,同时探身而起,一人锁定一个漂浮的法宝,伸手捉去。

    秦刺锁定的是一枚针状的法宝,此宝被一团紫光所笼罩,看不出其真切的模样,但是秦刺一眼就相中了这件法宝,因为这件法宝在众多法宝当中,光芒闪烁的最为低调,但那股锐利的气息却极为明显。

    “咦!”

    当秦刺靠近那枚针状法宝时候,才体会到了狴永生话里的意思,这法宝收取起来,根本就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无主的状态,还是这殿中有什么奇妙的布置,当秦刺满以为自己要拿住这件法宝的时候,此宝居然自行避开,灵活倒好象泥鳅一般。

    “有意思!”

    秦刺看向一旁的狴玲珑,现这姑娘追逐的是一件七彩霞衣,但情况也与他一样,刚触及这件霞衣时,此宝便自行避开。

    两人对视了一眼,像是被这灵活的宝贝勾起了兴致,随即,身形不断变动,齐齐追逐这两件法宝。

    一时间,整个聚宝殿里,两道身形如同疾风般忽东忽西不断转换方向,而在两道身影的前方,则是有两件法宝不断的闪避,不仅仅是这两件法宝,其余的法宝也是如此,凡是被俩人接近的法宝,都会自行闪避,这样一来,本来禁止的聚宝殿仿佛一下子活了过来,包裹着各色光晕的法宝像是被打入石子的水面一般,一下子凌乱起来,人影四移,法宝乱飞,一时间好不热闹。

    不远处,狴永生面带淡淡笑意的看着这个场面,不出一声,似是在考校两人最终能不能成功的取得法宝一般。

    “咦?”

    当秦刺的身形随着追逐,移动到大殿深处的时候,突然间,他的目光扫到了大殿深处一处被某种悬浮阵法禁制的地带。

    “这是?”

    秦刺的身形不由自主的停滞了下来,目光牢牢地盯着那被禁制的地带中央的位置,一颗圆滚滚的金色球体。

    虽然秦刺可以肯定是第一次见到这枚金色的球,可是,却给他一种特别熟悉的感觉。当他转动思绪思索起来的时候,狴玲珑或许是看到秦刺突然止住了身形,也随之飘然在秦刺身边落下,嗔道:“麒麟哥,没想到这里的法宝这般厉害,追了半天也没拿到他们?”

    她话音落时,秦刺的目光突然一亮,因为他终于记起来,为什么会对这金色的球体有一种特别熟悉的感觉了,当初他现的圣肖神鼠的兽卵就是差不多的模样,区别的也只是色泽等等差距而已。

    “圣肖神兽?莫非这就是属于天龙一脉的圣肖神龙的兽卵?”

    秦刺想到这里,顿时激动起来。他清楚的记得,曾听说过这十二脉的十二大圣肖神兽聚集起来,就能化为一整套的法宝利器,而且具备穿梭虚空的能力。他早已经掌握了圣肖神鼠和圣肖神马,如今看到这疑似圣肖神龙的兽卵,又怎么会不激动。

    “嘿,这小子怎么瞄准了此物。眼光倒是不差,可惜这东西可不是你能动的。”狴永生撇嘴一笑,倒也没阻拦秦刺,因为他很清楚,此物根本就不是秦刺能动的,不提此物现在暂时还没有孵化,就算孵化了,对继承它能力的人也有极大的要求,不是谁想拥有就能拥有的。

    “麒麟哥,你怎么了?”狴玲珑有些奇怪的看向秦刺,随即又顺着他的目光看向那被悬浮阵法禁制住的金色圆球。

    “呀,这……这是圣肖兽卵,爹爹怎么将它放到这里了。”狴玲珑诧异了一声,随即转头看向狴永生,可那狴永生还是一副淡笑的模样,压根就没理会俩人在做什么。

    狴玲珑见状,转过头来,她对圣肖兽卵的了解也不算少,自然明白这东西的厉害之处,见秦刺突然痴迷于此物,赶忙劝阻道:“麒麟哥,你停下干嘛,咱们快去追逐法宝啊,爹爹可是说了,咱们可以任意收取,只要咱们有那个本事。”

    秦刺却是摇摇头,指了指那金色的圆球,对狴玲珑说道:“玲珑,你刚刚称此物为什么?圣肖兽卵?”

    狴玲珑以为秦刺不了解情况,便解释道:“麒麟哥,这圣肖兽卵可是族中圣物,练气十二脉每一脉都有这圣肖兽卵的存在。兽卵所孵化的神兽也是其脉系想对应,譬如说我们天龙一脉的圣肖兽卵所孵化的就是圣肖神龙。每一个圣肖神兽都能拟化成一件法宝利器,拥有不同的能力。而且啊,我还听说,要是谁能聚齐十二件圣肖神兽所拟化的法宝,就能够破碎虚空呢,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可惜,十二脉当中,都视各自的圣肖神兽为珍宝,不可能有人会甘心供出来,让某一个人实验的。”

    秦刺听到狴玲珑这番话,嘴角不由微微一翘,心想:“十二脉不愿意贡献,但我还不是照样拿到了圣肖神鼠和圣肖神马,只是……如今这两只神兽都随着我炼体修为的消失而失踪了。否则若是我拿到这圣肖神龙的兽卵,距离我聚齐十二件圣肖神兽所拟化的法宝,就只差九个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