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中文网 > 修真小说 > 易筋经 > 第498章 精英聚会
        “好!”

    狴玲珑见秦刺表现的并不慌乱,心中的担心也减退了几分,随后便退了出去。没过多长时间,閖灵犀便在她的引领下款款而入。

    “閖夫人,请坐。”

    狴玲珑引手客气的招呼了一声。

    閖灵犀点头称谢,却没有马上寻椅落座,而是将目光投注到了房中的那个年轻人身上。时隔七八年未见,当年的秦刺早已经褪去了一身稚气,变成了一个沉稳刚毅的血性男儿,即便是静静的站在那儿,却也给人一种宝剑出鞘的锋利感。

    “变化真的不小,若非汉生的交代,即便是当面撞见,我恐怕也难以分辨出来他就是当年的那个人。”

    閖灵犀看着秦刺,暗暗的想道。

    “閖夫人!”

    秦刺淡淡的点点头,算是招呼了一声,于此同时,他也坦荡的打量着面前这个丰满秀丽的美妇人。

    在秦刺看来,这位閖夫人的变化并不大,与当年相比,除了更添了几分瓜熟蒂落的熟美之态,也就是气质上似乎多了几分温婉哀怨的味道。

    对于女子来说,保持永恒不变的相貌,是一种难以抗拒的诱惑。只可惜,俗世之人也唯有依靠那些化学制剂来遮掩衰老的进程,远远无法做到如修行之人这般自然而然的固定住体态的衰老。

    当然,也不是每一个修行之人都能够做到将体态的衰老停止下来,也唯有如閖灵犀这般达到一定修行层次的人才能够轻易的控制。直到寿元将近的那一刻,才会陡然爆出来,显出一身老态。

    “秦……”

    閖灵犀刚欲开口,忽然想到了什么,转头看了看身旁的狴玲珑,微微一笑道:“玲珑族侄,我有些话想要私下里和这位族侄谈一谈,不知道你放不方便暂且先回避一下,我想,用不了太长时间。”

    秦刺见状,微微一怔,心头却是升起了几分疑惑。閖灵犀张口的一半秦字,毫无疑问,是要称呼秦刺的名字,而从这一点上,秦刺也完全可以判断出,这閖夫人定然是已经知晓了他的身份。

    只不过从他欲言又止的表现,以及请玲珑暂时回避的行为,显然是在替他遮掩身份,怕玲珑听出了什么。这与秦刺原先的设想并不相同,不由暗想道:“莫非这位閖夫人并非是来兴师问罪,揭穿我身份来替她夫君柏水寒报仇的?”

    狴玲珑虽然有些不大乐意,但也知道这时候确实不太合适在场,便点了点头,心想:“等回头我在找麒麟哥问问情况。”

    临走时,狴玲珑递给秦刺一个眼神,示意秦刺若是有什么情况不对劲的话,别忘记找她帮忙,秦刺心领神会,淡淡的一笑。

    待狴玲珑离开,閖灵犀才将目光重新转到了秦刺的身上,浅浅的一笑,开口道:“秦刺,呵呵,说起来我们也有七八年没见了吧。真是没想到,你的变化居然这么大,我差点都没能认出来。”

    秦刺若有所指的淡笑道:“人经历的多了,变化自然小不了,不过閖夫人倒是变化不大,我可是一眼就认出来了。”

    閖灵犀目光一闪,随即笑道:“是啊,挫折的确会叫人快的成长起来,不过也有很多人在挫折中永远的沦陷下去。说起来,你倒是非常了不起呢。连我都没有想到,当年你在离开了天蛇一族之后,竟然加入到了天龙一族,看现在的修为层次,而且居住在这峰顶,想必如今的在这天龙一族应当是春风得意顺风顺水吧?”

    秦刺淡淡的说道:“閖夫人,你来这里,该不是为了和我拉家常的吧?我们之间好像也没有那么熟悉。”

    閖灵犀一笑道:“当然不是。”

    秦刺道:“我想,你能准确的找到这里,并且还知道我现在的身份,想必,应该是小柔姑娘告诉你的吧?”

    閖灵犀一怔,诧异道:“小柔?怎么,这丫头知道你现在的身份么?”

    秦刺心下一奇,见这閖夫人的模样并不似作伪,不由诧异的想道:“难道不是小柔告诉她的,可若不是小柔,那这閖夫人又是如何知道我现在的身份呢?”

    閖灵犀见秦刺没有回答,而是露出一脸怔怔疑惑之色,心里顿时明白了几分,笑道:“看来小柔这丫头还真是胳膊肘向外拐了,知道了你的身份,却不向族里汇报,而是替你隐瞒下来,该要重罚才是。”

    秦刺面色一变,冷哼道:“閖夫人,我的事情和小柔无关,你的来意我很清楚,虽然我不知道你是如何得知我现在的身份,但若是你对小柔不利,别怪我不讲情面,我能杀柏水寒,同样也能杀你。”

    事已至此,秦刺根本不会怀疑这閖夫人已经知道自己是杀掉柏水寒的凶手,所以坦荡而言,同时一身杀气也勃而出,若非念着面前这女人曾经是爷爷青梅竹马的恋人,恐怕秦刺已经动手了。

    閖灵犀秀眉一挑,似挑衅般的看着秦刺,淡淡的笑道:“哦,看不出来,几年未见,你倒是练的一身杀胆。不过,你在此处杀了我,想不被人知晓,恐怕很难吧?若是暴露了,你觉得你能走的出这里?”

    秦刺冷冷的说道:“那是我的事情,不需要你来考虑,我要杀你,自然就不怕暴露。”

    “那你为什么还不动手。”閖灵犀面色一沉。

    “唰!”

    秦刺的身形猛然一动,禹步瞬间踏出千百道变化,整个人就突然在原地消失,下一刻,便出现在閖灵犀的身后,狠狠的一掌拍向其天灵盖。但是在距离閖灵犀的天灵感仅有几分距离的时候,秦刺的手势猛然一滞,并没有拍实。

    閖灵犀似是根本不在意一般,缓缓的转过头来,浅笑道:“怎么不拍下去了?”

    秦刺冷哼道:“你为什么不还手?”

    閖灵犀道:“我为什么要还手?”

    秦刺见状,眉头耸动,终于还是收回了掌势,淡淡的说道:“你到底想要做什么,不妨明白点说吧?”

    閖灵犀缓缓的起身,目视着秦刺,忽然扑哧一笑道:“你这小家伙倒是有趣,跟你爷爷的性格倒像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一样的不懂得怜花惜玉。呵呵,怎么说我也是你的长辈,若是带上你爷爷的关系,你还得叫我一声奶奶,难不成,你和长辈一见面,就非得要痛下杀手么?”

    秦刺不为其言语所动,淡淡的说道:“爷爷是爷爷,你是你,不要混为一谈。”

    閖灵犀笑道:“你这小家伙倒是真没良心,你可知,当初若不是我救你,你这条小命早在七八年前就已经命殒了。焉能如现在还活蹦乱跳的跟我耍威风。要是你爷爷在,非得大耳光抽你这个忘恩负义的小家伙。”

    “恩?”

    秦刺眉头一耸,诧异的看着閖灵犀,道:“你救我?”

    閖灵犀微微一叹说道:“当初柏水寒决意要杀你,可不单单只是毁你内丹,断你筋脉那么简单,若不是我出手阻拦,你以为你还能活着离开天蛇一脉吗?”

    秦刺一怔,心里的某些疑团终于随之而解。当初他死里逃生,被唐雨菲搭救在游艇上之后,也曾有过迷惑,不明白那柏水寒为何突然又放了自己,当时他以为这是柏水寒故意留着他的命,让他尝尝生不如死的滋味,却没想到原来这中间还有这位閖夫人的功劳。

    这样一想,秦刺的面色顿时缓和了下来,他并不怀疑閖灵犀的话,因为在这一点上,对方没必要欺骗自己。

    “原来是你救了我。”

    閖灵犀笑道:“你现在是不是还要杀我了?”

    秦刺坦荡的摇头道:“不会,我不会对我的救命恩人动手。”

    閖灵犀一笑道:“那若是我惩罚小柔,还要揭穿你的身份,为你杀我的夫君报仇,你也不对我动手?”

    秦刺的面色一紧,显然是有些为难起来。

    閖灵犀见状咯咯笑道:“你这小家伙果然有趣,好了,我也不逗你了。我若真的是要报仇,也完全没必要和你好言好语的说上这么多了。直接揭破你的身份,你想要活命,恐怕很难。”

    “那你到底想要做什么?”秦刺冷静的问道。

    閖灵犀笑道:“我来这里,并不是找你兴师问罪,而是替一个人传话而已。那个人不方便露面,我就只好代劳了。”

    秦刺诧异道:“谁让你带话的?”

    閖灵犀笑道:“这个人你很熟悉,他姓秦,叫秦汉生。”

    “爷爷?”

    秦刺一惊,随即惊诧道:“爷爷还没有离开么?难道……爷爷一直和……和您在一起么?”

    閖灵犀满脸笑意的说道:“怎么?这会儿知道用‘您’了,刚刚不还是要对我打打杀杀的么?”

    秦刺微微有些讪然,但这会儿态度却显得恭敬了起来,“刚刚我不知明细,有不敬之处,还忘夫人您海涵。”

    閖灵犀摆摆手道:“你我之间不需要那么客气,你说的没错,你的爷爷暂时还没有离开此处,现在正在我的住处藏身。他怕你为其担心,所以托我来找你,告诉你他现在很安全,你不需要担心什么。”

    秦刺心头一松,点头道:“那可真是多谢您了,这几日我确实有些担心爷爷,但好在外边的风声并没有传出什么对爷爷不利的消息,我还以为爷爷已经顺利的离开了此处,却没想到他原来藏身在您的住处。可是……”

    说到这里,秦刺微微一顿,有些疑惑的看向閖灵犀,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

    “可是我为什么要接纳你爷爷,并替他遮掩,容他藏身,而不是为我的夫君报仇,对吧?”閖灵犀淡笑着接口道。

    秦刺点点头。

    閖灵犀微微一叹道:“这些事,我没法跟你这个小辈说清楚的,不过小柔既然知道你的身份,想必对你所做的事情应该也有几分了解吧?”

    秦刺点头道:“不错。”

    閖灵犀笑道:“这姑娘为什么不揭露你的身份呢?她是我天蛇的族人,柏水寒是她的族长,按道理,她应该要为族长报仇,而不是替你隐瞒身份才是。”

    “这……”

    秦刺眉头一皱,却摇摇头道:“我不知道这是为什么。”

    閖灵犀叹道:“所以,你也不要问我为什么要替你爷爷遮掩身份,因为我同样不知道这是为什么。”

    秦刺心头一动,恍然间已经明白了几分,同时对这閖夫人又添了几分好感。

    “好啦,话已经带到,我就不久留了。我来此不太方便,毕竟你我从表面上来看,没有任何关系,若是有人问起什么,你就说我是为小柔的事情而来,这样可以掩饰一下。”閖灵犀交代道。

    秦刺点点头。

    閖灵犀微微一笑,随即衣袂一动,就款款朝门外走去,到门口时,她忽然又顿住脚步,回头笑道:“小柔这丫头对你不错,这些年也时常念叨起你,你可不要辜负了她的这番情意。你这小家伙不简单,性格硬朗,相貌又颇为英俊,更难得是有这一身修为,恐怕很容易招惹姑娘家,我看刚刚那玲珑姑娘对你就很有意思。我也算是你的长辈,对男女一道也算是过来人,奉劝你一句,有花堪折直须折,莫学你爷爷那根木头。”

    说完,便飘然而去。

    留下秦刺面色怪异的盯着门口,良久才露出一脸苦笑。

    閖灵犀刚走不久,狴玲珑这丫头就一脸急匆匆的闯了进来,一看见秦刺,就慌忙问道:“麒麟哥,怎么样了?那閖夫人有没有说什么?”

    秦刺摇头道:“没什么,她并不是来兴师问罪的。”

    狴玲珑奇怪道:“那她是来做什么的?按道理来说,她应该不知道你的身份才对啊?难道……是那天那个姑娘告诉她的?”

    秦刺摇摇头,并没有对她隐瞒,开口道:“不是,是我的爷爷告诉她的。”

    “啊?你的爷爷?他也在这里么?”狴玲珑吃惊道。

    秦刺点头说:“我以为他离开了,却没想到原来他一直藏身在这位閖夫人的住处,她来此就是替我爷爷传话,让我安心的。”

    “原来是这样。”

    狴玲珑恍然点头,但随即却是更为吃惊的说道:“啊?你说什么?你爷爷就藏身在她的住处,可是……可是那閖夫人不是柏水寒的夫人么?”

    秦刺耸肩道:“不要问我,我也不明白,虽然我问过那閖夫人,但她也同样没有答复我。不过我想,她应当还是念着和我爷爷之间的情谊吧。”

    狴玲珑目光一亮道:“我知道了,那位閖夫人一定是还喜欢着你爷爷,你不是说过,你爷爷和这位閖夫人当年是青梅竹马的恋人么?嘻嘻,真是没想到,这位閖夫人倒是痴情女子,为了自己的恋人,能做出这么大的牺牲,情愿替她遮掩。”

    说到这里,狴玲珑声音一顿,脸色有些泛红的偷偷想道:“倒是跟我很像呢。”

    不过她这点心声没有表露出来,秦刺自然就不知晓了。

    “对了,爹爹已经知道你的修为突破到培婴成神了,爹爹也很为你高兴呢。他说等这一段时间过去,会好好的指点一下咱们俩个的修行。”狴玲珑笑道。

    秦刺点点头。

    …………

    翌日。

    秦刺和狴玲珑正在婴交修行,忽然有人造访,来的不是别人,正是这天虎一脉的族长之子琥啸天。

    对于此人的突然造访,秦刺和狴玲珑都很惊讶,因为自从上次会面过后,双方都没有任何的接触。

    倒是因为气脉大会开启在即,距离印证较技的时间也不远了,所以底下对这次十二脉印证较技的人选和夺冠之人有诸多谈论。其中风头最劲的有六个人,排在第一位的就是琥啸天,随后的便是狴玲珑和秦刺。

    还有三位秦刺暂时还没有遇到过,但听狴玲珑提起过,据说其中有两个是来自天兔一脉,皆是筑元成婴大圆满的境界,最重要的是,这两人和秦刺狴玲珑他们一样,也是一对婴交伴侣。最后还有一位则是来自天鸡一脉,同样拥有筑元成婴大圆满的境界。

    从这新一代的十二脉年轻人当中不难看出,在十二脉里面却是藏龙卧虎。便是秦刺和狴玲珑这样的杰出之人,放在十二脉当中,也无法做到鹤立鸡群。

    “玲珑族妹,麒麟族弟,不知道这几日在我天虎一脉呆的如何。”琥啸天接过狴玲珑递来的香茶,称谢一声,便笑着开口道。

    秦刺淡淡的说道:“还不错。”

    琥啸天微微一笑,浅饮一口,随即说道:“麒麟族弟似乎喜静不喜动啊,这些时日,似乎从不曾见到麒麟族弟露面,倒是玲珑族妹,我偶尔还能遇上几次。”

    狴玲珑接口道:“我麒麟哥一向喜欢安静。”

    琥啸天笑着点头道:“我来此是有一个不情之请。”

    秦刺点头道:“你说。”

    琥啸天笑道:“呵呵,其实是这样的,你们也知道,各脉族长已经将气脉大会的时日确定了下来,两天后就将举行。随之,我们年轻一辈的印证较技也要开始,我最近和诸脉的年轻弟子们商量了一下,准备让我们这一批参加较技的年轻弟子先碰头来一次聚会,一来联络一下感情,互相有个大致的了解,二来,将来较技时,也不至于伤了感情。不知道麒麟族弟和玲珑族妹意下如何?”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