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中文网 > 修真小说 > 易筋经 > 第509章 虎子身亡
        空阳神将那如同波纹覆盖一般的躯体,在金烙剑阵那强大的攻势下,开始动荡不定,如同被无数石子击中的水面,凌乱不堪。这种情形,落在任何人的眼里,都会觉得,金烙剑阵的威力是这空阳神将所不能抵挡的,落败也似乎只是迟早的事情。

    “还好我将这十二枚金烙剑带来了,这才能克制住此怪异之人,否则今天恐怕是真的要麻烦了。”

    眼见金烙剑阵挥了功用,成功的将面前这个自玄光中所生的怪异之人克制住,并且对方已经隐露败相,琥啸天这才松了一口气。随即手头一番,又一枚传信符落入手中,但就在将要捏碎之时,琥啸天的动作忽然微微一顿。

    “眼看着就要拿下此人,若是我现在出传信符,唤来其他人,这份功劳可就没办法完完全全的属于我了。”

    一时间,贪心作怪,琥啸天又悄然收起了传信符,又开始掐动几个法决,加强金烙剑阵的威力。想要尽快的拿下这个能力不凡的怪异之人,只要解决掉了此人,琥啸天相信,依那白袍青年的能力,根本飞不出他的手掌心。

    “糟了。”

    不远处隐身观战的白袍青年,见到这琥啸天所使用的剑阵居然成功的克制住了空阳神将,并且打得空阳神将狼狈不堪,丝毫没有还手之力,他这心里顿时焦急不安起来。若是今夜无法杀掉琥啸天,那么不用得到明天,他的小命就得玩完了。就算他能顺利的逃离,而这任务失败以后的代价也不是他所能承受的,终究会逃不过自裁谢罪的下场。

    白袍青年心念急转,额上急出一脑门的冷汗。他清楚的记得,少主人将这安倍家族的顶级‘识神’交给自己时所说过的话。

    少主人说:“这空阳神将乃是传自安倍家族的鼻祖安倍晴明所遗留下来的十二神将中最为厉害的两个之一,有空阳神将在手,只要择准目标和时机,杀掉你要杀的人并不难。你的任务就是查探这十二脉聚会的相关事宜,也可借机行事,一切尺度由你自己把握,不过一旦出手,便不容许有任何失误,否则下场你是知道的。

    另外,你还需记得,这空阳神将我只能暂时将其封印在这枚‘神鬼骷髅头’当中,交给你使用,一旦唤出神将,必须要尽快的拿下你的敌人,时间拖延过久,神将便会再次返回到骷髅头当中,需要一夜的时间才可重新召唤。”

    白袍青年仔仔细细的回忆着少主人曾经交代他的那些话,有些不安的想道:“少主人不是说这空阳神将解决掉练气者中神阴转阳级别以下的对手并不困难么?可如今,怎会如此不济?难道是因为这空阳神将未被少主人直接控制,而是被我间接控制,从而能力大幅度下降的缘故?”

    想不明白其中的缘故却让白袍青年更加着急,因为时间继续拖延下去的话,恐怕不等到那剑阵将空阳神将绞杀,这空阳神将就得自己回到骷髅头中,需要过去一夜的时间才可以重新唤出来。

    可是,他哪里还能等待一夜。

    就在这白袍青年心急如焚的时候,忽然间,他面色一喜,目光直射不远处那苍天峰顶的战局。

    就刚刚这一刹那间,战局居然生了转变。

    “唔!”

    琥啸天双目一凝。

    在他的前方,那被金烙剑阵封锁住不断绞杀的怪异之人,在看似无力反抗的支撑了这么久以后,忽然间动了。

    这一动,琥啸天面色大变。

    只见那怪异之人扬手一挥,一道道玄光自他的手中射出,追逐着十二枚列阵穿梭的金烙剑。金烙剑的度虽快,但这些玄光的度也慢不了多少。渐渐的,玄光越来越多,几乎将整个剑阵充斥而满,乍一看,如同一个圆形的球体。

    而那些在其中穿梭的金烙剑逐渐的被这些玄光攀附住,虽然拥有剑阵威力的金烙剑没有立刻被这些玄光的能量所侵蚀,但是行进度却明显的慢了下来,并且这种慢还在不断的延续,到最后,金烙剑仿佛被冻结住了一般,没行进一步,都变得极为困难。

    “嘶!”

    琥啸天猛吸一口气,面色一寒。十二枚金烙剑所布下的剑阵,虽然不是顶级剑阵,但威力也绝对不小。若想破阵,不掌握一定的方法,或是拥有强横的实力可以强行破阵,根本就奈何不了。

    可是,琥啸天怎么也没想到,眼前这怪异之人居然在举手投足间,就轻易的化解了剑阵的威力。不仅表现的轻松,而且其破阵的方式也极为怪异。竟似是将这十二枚金烙剑都冻结住了一般。

    “这怎么可能。”

    琥啸天难以置信,他很清楚剑阵讲究的就是锐利之气,一旦结成剑阵,那强横无匹的锐气,几乎可以摧毁一切可以阻挡之物。如果说剑阵会被生生冻结,那绝对是个大笑话。可现在,这样的景象却真实的生在琥啸天的眼前。

    “唰,唰,唰……”

    手指搓动间,衣袖带起道道风声,深奥繁杂的法决手势不断的在琥啸天的手上凝结开来。

    转眼间。

    一道道法决打入剑阵,但良久却不见剑阵增添丝毫活力,仍旧半死不活的被冻结在了那一片怪异的玄光所交织的能量当中。

    “不行,看来此人的实力远远在我之上,若是继续纠缠下去,恐怕我真要应先前那白袍小子所言,命殒在今夜了。”

    心念一动之下,琥啸天也顾不上心疼他这十二枚金烙剑,干脆弃之不管,手掌一动,四枚传信符便出现在了手中。由于刚刚那传信符被毁之事叫琥啸天记忆犹新,所以为了保险起见,他干脆将身上携带的全部传信符都取了出来,然后齐齐捏碎。

    “唰,唰,唰,唰……”

    四道火光升腾而起,随即幻化为四只红光小虎,朝四个不同的方向激射而去。

    与此同时。

    琥啸天的身躯一动,化为一道残影,极的朝着山峦间射去。

    “糟了,他要跑。”

    不远处那座山峰上观战的白袍青年在看到琥啸天射出四枚传信符,并且想要逃跑之时,顿时记得跳脚。可惜他却没有能力阻拦琥啸天,只能将全部的希望寄托在那空阳神将身上,心里早已经是一片焦躁慌乱。

    可情况很快的就叫这白袍青年松了一口气。

    “嘭!”

    一声爆响。

    那一团裹成圆球,将整个剑阵都封锁在其中的玄光骤然凝缩了一下之后,便猛然爆散开来。

    这种能量的大幅度释放,所造成的动静不小,而由此带来的威力也显而易见。气浪翻滚能量四射间,那十二枚金烙剑如同被霜打的茄子一般,萎靡不振的掉落在地上,周身都被一股怪异的能量所覆盖,随即剑身出现了道道裂纹,显然已经损毁了。

    空阳神将抬手间暴射出四道玄光,同时身子一动,下一刻,就拦住了琥啸天的去路。

    “噗噗噗噗!”

    四声闷响从四个不同的方向同时传来,琥啸天听到这样的声音,心里一颤,他知道刚刚捏碎的那四枚传信符所幻化的小虎已经被眼前这怪异之人给击溃了。

    “阁下如此高明,想必在巫教中的身份应该不低吧?你可知,这里是我天虎一脉驻地,如今更是十二脉汇聚与此处的时候,若是你和我继续纠缠下去,很快就会被人现,到时候,你就算有通天的本事,又能从我十二脉的围剿中逃脱么?”

    琥啸天盯着面前这怪异之人,色厉内荏的说道。同时,他心里也困惑的想着:“这到底是什么人,怎么如此近的距离,我都看不出来他的相貌和躯体,也不知道用的是什么功法,居然能将身体遮掩的朦朦胧胧。”

    可惜,他这番出口,却没有取得预想中的效果,对方似乎根本连和他说话的兴趣都没有,阻断在路上,静静的与他对立着。

    琥啸天的脸色顿时阴晴不定起来,换做平时,如果有人对他这样的态度,他绝对会给对方一个难看。但现在,这怪异之人所表现出来的实力,让琥啸天根本无法生出任何其他的心思。他现在只想着,如何能在这怪异之人的手里顺利的逃脱。

    “打是肯定打不过他的了,而且似乎无论我说什么也打动不了对方。这可要怎么办才好,此处偏僻的厉害,即便打斗的动静再大,恐怕也很难被爹爹以及其他的族人察觉。若是与其纠缠下去,恐怕结果对我大为不利。”

    思琢了一番,琥啸天找不到任何的方法摆脱眼前之人,心里不由焦躁起来。

    “咦,不对。”

    琥啸天忽然心里一动,因为他现,这怪异之人似乎并没有主动对他攻击的想法,如今也只是拦住他的去路而已。

    “莫非……”

    就在琥啸天转悠着侥幸的想法时,现实打破了他的幻想。那似乎酝酿极久的怪异之人终于开始主动攻击了。

    “唰!”

    空阳神将身形一动,整个身体骤然消失,下一刻,就出现在了琥啸天的眼前,轻飘飘的一指点出,一团玄光在指尖凝聚,迅凝结成团,随即如同一枚玄珠般激射而出,目标正是琥啸天。

    琥啸天知道这种玄光能量的厉害,他手上那块沾染了这种能量的地方,到现在还无法驱除。这自然让他不敢硬抗对方这一击,脚步一撮,就想要避开此珠,岂料,这玄光凝聚球体仿佛长了眼睛一般,紧追不放。而更让琥啸天无奈的是,他的移动度远远比不上空阳神将,无论他行进到哪里,很快就会对方拦住去路,让他根本无路可走。

    “拼了!”

    琥啸天本就是自负之人,哪里能受得起这种猫戏老鼠般的侮辱,牙一咬,便一指点亮了眉心的“王”字。随即周身浮现出了朦胧的光华,也就在这片刻间,那枚玄光凝结的珠子已经*近。

    琥啸天飞快的掐动法决,总算是在那珠子近身的一刻以最快的度幻化出了那头猛虎,猛虎一现,张口将那颗珠子吞入了腹中。

    “咦!”

    琥啸天一惊,随即却又一喜。

    他本是抱着拼命的想法,唤出了虎魄,这是他压箱底的绝技,到如今,他所携带的几件厉害法宝都已经损毁,自身又被对方*迫的无路可走,那他就只有拿出看家本领拼命一搏了。但是他却没想到,这虎魄似乎并不惧怕对方的这种怪异能量,吞噬了那枚玄光凝化的珠子以后,并没有受到损伤,也没有什么异象生。

    这样一来,琥啸天的神情自然是大为振奋,驾驭着猛虎开始对那空阳神将展开攻击。

    而这空阳神将本身就是被间接控制,远远没有被直接控制时的灵活,更没有什么复杂多变的攻击套路,似乎一成不变的释放着那种玄光。但此时,那玄光对虎魄失去了效用之后,这空阳神将便只有任凭这虎魄的攻击了。

    “轰,轰,轰……”

    虎魄一连在那空阳神将的身上拍出数百记重爪,而那空阳神将的体表上的波纹顿时再次动荡不堪起来。

    可是,随着虎魄的接连攻击,一丝隐隐不妙的感觉在琥啸天的心头升起。可惜他却分不清这种不安的感觉从何而来,所指何处,况且时他已经别无选择,只能全神贯注的运转功法,控制着虎魄进行攻击,尽快的解决掉对方,否则危险的就是他。

    空中,两道快一动的身形如同影子一般交叠在一起。空阳神将身为识神,移动度自然不是常物可比,但虎魄乃是圣肖神虎所化,这种神兽级别的存在,比之这空阳神将自然也是毫不逊色。

    所以这空阳神将根本无法避开虎魄的攻击,在接连不断的能量爆破声中,空阳神将的身上也不知道挨了多少下,躯体表面的那一层波纹已经完全被打乱,闪烁不定起来。

    不过这空阳神将也并非是一味的挨打,在与猛虎交手的过程中,也适时还击。一道道玄光从他的指尖,掌风,拳头中射出。这些玄光所蕴含的怪异能量虽然被这虎魄所消化,并像是没有对这虎魄产生伤害的模样,可是这虎魄身躯却是膨胀起来,而能力也似乎像是增长了许多,对空阳神将的攻击也变得更加激烈。

    “咦!”

    琥啸天忽然眉头一紧,因为他竟然有一种控制不住虎魄的感觉。这种感觉叫琥啸天的心里开始慌乱。

    “砰……”

    骤然一声爆响。

    交手的两道身影骤然分开,那空阳神将跌落在地,周身上下有好几处波纹已经全然消失,但裸露出来的也不是肌肤,而是漆黑的如同镜面一般的躯体。

    “嗷!”

    虎魄骤然引颈一声狂啸,虎目中凶光四射。

    “不好!”

    琥啸天一声惊呼,他忽然现自己居然完全失去了对虎魄的控制。于此同时,他感觉到体内的功法运转开始变得混乱起来,元婴在识海中不断的冲撞,像是要破体而出一般。

    “这是反噬。”

    琥啸天这下子是彻底的慌乱了,他没想到在这样关键的时刻,虎魄居然会反噬。一直以来,在兽魄激元功的作用下,虎魄都是非常的温顺,从没有出现过任何异常现象。而如今,琥啸天更是将此功法修炼到了第七层,只差两层,就可以完全将虎魄与自己融合。可是希望就在眼前,却没想到在今夜这场关键的战斗中,兽魄居然反噬了。

    琥啸天隐隐能感觉到应该是那些玄光的原因,但这时候,他已经来不及多想了,拼命的压制着体内的混乱,想要尽快的恢复对兽魄的控制,将其收入体内。

    岂料,他刚欲如此去做,那虎魄居然转过身来,不理会倒地受伤的空阳神将,居然一转身朝他扑了过来。

    “畜生,你想干什么?”

    琥啸天心急之下,一声大喝。

    但却根本无法阻止这头虎魄的反噬行为,虎爪重重的一击落在他的天灵盖上。琥啸天连哼都没哼一声,就被抓破了天龙盖,身子萎靡到底,一个巴掌大小的元婴从他破损的天灵盖中钻了出来。

    逃窜出来的元婴惊慌的看了那虎魄一眼,随即身子一动就激射而去,想要逃离。岂料,那虎魄根本不给他机会,身子一跃,虎口一张,就将那元婴吞入口中,只留下一声尖叫,却迅被湮没。

    吞噬了元婴的虎魄似乎进入到了某种玄妙的状态之中,身躯周围泛出了妖艳的光芒,吞吐不定。

    而此时,倒地的空阳神将已经失去了支撑的能力,化为一道玄光射入到骷髅头中。紧接着骷髅头激射而出,飞向不远处的一座山峰。整个过程,那虎魄连看都没看一眼,似乎根本不在乎这骷髅头想干什么。

    “呼!”

    白袍青年松了一口气,一抬袖子,擦掉了额头上的汗水,眼见骷髅头飞射而回,他赶忙将其收起,口中喃喃道:“总算是死了,没想到此人这么厉害,空阳神将也差点不是他的对手。看情形,刚刚空阳神将在战斗中受伤不轻,这下子,恐怕没有几天的功夫都恢复不了了,看来我的计划必须得推迟几日才能施展了。”

    说着,白袍青年的目光落在对面那只浑身生芒的猛虎之上,目光有些贪婪:“这只猛虎如此厉害,若是我掌握了,我还用惧怕谁?”

    可随即,他又有些胆怯的摇摇头道:“还是算了,不说我能不能掌握住这头猛虎,单是看刚刚的表现,这头猛虎竟然将他的主人给杀了,我若是控制住了他,若不准那天也会被他所杀,我还是别多想了。现在这琥啸天既然已经被杀,我的任务也已经完成了,还是先离开为好。”

    思绪一定,白袍青年便立刻启步,快的离开了远处。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