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中文网 > 修真小说 > 易筋经 > 第710章 小明王阵
    在玉无瑕的鼓动下,两个姑娘再次仔细的排查起这座大殿。不得不说,这座大殿的整体构造,对于这两个对修行界的奇异之地接触不多的姑娘来说,有着许多玄妙和蹊跷之处,但现在,她们俩早没有心思理会,只是一门心思的纠缠在隐藏的入口上面。

    蓦地。

    夏娜一声惊叫:“无暇,好奇怪!你快看看,这些柱子里边,还想有人的血管在流动一般。”

    之前两个姑娘的神识探索,都集中在地面和四周的墙壁,没有涉及到大殿内的这些奇异的柱子。

    而这第二次的细密搜索,夏娜首先就将注意力放在了这些柱子上,于是立刻就发现了与众不同之处。

    玉无瑕闻言连忙探过神识,果不其然,她也有了和夏娜一样的发现。“奇怪,这是怎么回事?”

    对于这些柱子的怪异情景,两个姑娘都说不出个所以然来。当然,这也不能说他们阅历不够丰厚,即便是阅历惊人的秦刺,当初在察觉到这些柱子的异常之处时,也同样没能从中理出个头绪来。

    “无暇,这些柱子如此怪异,你说会不会就是通往其他地方的入口?”夏娜忽然开口问道。

    玉无瑕沉吟道:“是不是入口,这一点我没办法断定。但这些柱子必然藏着什么玄妙之处。”

    夏娜道:“那咱们还等什么,赶紧试试这些柱子,看看能不能从中发现什么,或许它就是入口也不一定呢。”

    玉无瑕急忙摆手道:“不可!”

    夏娜急道:“为什么?”

    玉无瑕皱眉道:“这些柱子如此怪异,若是咱们莽撞出手,难保不会有什么始料未及的事情发生。”

    夏娜嗔道:“难道咱们什么都不做?就在这儿干看着?或者,咱们直接轰开这四周的墙壁。反正从外边看上去,这座大殿的规模不小,远远不可能是咱们进来之后,所处的这片方寸之地,轰开了墙壁,或许就可以直接找到其他地方,也省的那么麻烦的去找入口了。”

    玉无瑕谨慎道:“事情没有那么简单,这四周的墙壁似乎也蕴含着一些门道,虽然我不了解究竟,但是我想,应该也不是那么轻易就可以被破开的。你想想看,要是这样可行的话,小刺想必早就做了。

    既然小刺没有轰开这四周的墙壁,而他和那光头男子又都同样消失在了这里,那说明此处还有一些变化,不在咱们的掌握之中。若是咱们莽撞行动,说不定没能帮着小刺,反而会给他带来麻烦。”

    夏娜无奈道:“这样也不行,那样也不行,那你说怎么办吧?”

    玉无瑕纠结的摇摇头说:“我现在也不知道该如何去做了,或许,咱们还应该好好的想一想。”

    “想?还能想什么?”夏娜撇撇嘴,刚欲继续说下去,忽然目光一亮,指着不远处的一个柱子说道:“无暇,你快看,那个柱子上是不是有一个拳印?”

    玉无瑕闻言一怔,随即便顺着夏娜的指示,朝着不远处的那根柱子看去,果不其然,她看到了一个淡淡的拳印呈现在上面,不过这个拳印好似可以自主平复一般,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逐渐变淡,等到两个姑娘移身到这柱子身前时,那上面的拳印已经变得淡不可见,几近消失了。

    “奇怪,这拳印怎么会自己消失?”夏娜盯着那几乎已经难辨形迹的拳印,一脸惊讶的开口道。

    玉无瑕沉吟道:“我觉得不是拳印自己会消失,而应当是这些柱子里的那些怪异的现象的,导致这拳印自然的消散了。”

    夏娜眉头一动道:“咦,要是这样的话,那就说明,这个拳印存在的时间并不长,否则它应当早就消失了。既然直到现在还留有痕迹,那就说明,正是不久之前,有人留在这根柱子上的。你说,这会不会是小刺留下的?”

    玉无瑕点头道:“极有可能,而且从痕迹上来看,也极似小刺的拳风,我想,应当就是小刺的手笔。”

    就在两个姑娘说话的时间里,柱子上的拳印已经完全消失了,好似从来就不曾存在过一般。

    不过很显然,这个拳印就是秦刺先前所留下的那个拳印。当秦刺一拳轰在了柱身上以后,整个柱子,包括整个大殿就发生了脱胎换骨的变化,犹若幻境,但却在秦刺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将他纳入到了隐藏在大殿中的某个独立的结界当中。

    可是这些变化,在秦刺消失在大殿中以后,一切也都平复了下来。以至于,玉无瑕和夏娜进入到大殿之中以后,大殿中所延伸出来的种种异象,都已经消失的一干二净,除了这个不起眼的拳印,没有给两个姑娘留下任何可以参考的蛛丝马迹。

    不过这唯一的拳印,也给两个姑娘困惑和茫然的心里,带来了一丝亮光。因为她们不仅从这枚拳印上找到了秦刺留下的痕迹,也由此展开了种种联想,让她们对下一步的打算,有了一点的眉目。

    ……

    就在秦刺落入结界居于赤身族客房里思索退路,而玉无瑕和夏娜这两个姑娘正在研究柱子上那秦刺留下的拳印所隐藏的意义时。那名被秦刺击成重伤的光头大汉,却是已经狼狈的藏身到了佛殿深处的某个密室当中。

    “该死的,没想到终日打雁,竟差点被雁啄瞎了眼。若非我不惜折损修行,拼了命的逃到这禁地中来,恐怕就得葬身在那人之手,将我苦练了一辈子的修为毁于一旦了。”密室中,光头男子盘坐在方榻之上,一脸怨恨的自语着。

    这座密室不大,方圆不过丈许,算得上是真正意义上的方丈之地。不过麻雀虽小五脏俱全。这密室之中,该有的设施一应俱全,而且打造的工艺都显得极为精美。除了没有食物和水,倒也可以长居于此。

    倒是令人奇怪的是,四周墙壁全封,如同佛殿入口处的大殿一般,丝毫不见出入的通道,也不知道这光头男子是如何来到这间密室当中的。但显然,他既然能来此,必然是有特殊的方法。

    “也不知道他跟进来没有?若是跟进来了,呵呵,想必应该逃不过先祖所布置下的囚奴结界。”

    光头大汉喘了几口粗气,阴笑了一声之后,起身自靠在墙壁处的高柜中,拿出一方木匣,打开匣盖,其中赫然躺着一枚乳白色云雾缭绕的丹丸。此人想也不想的,便捏住这枚丹丸,含进了口中,随即再次盘腿于方榻之上,开始默运功法,修补自身的伤势。

    ……

    草原深处。

    蒙古包。

    数十名赤身的女子规规矩矩的分立在蒙古包,从光头大汉离开以后,她们就没有动弹过。

    唯有阿尔斯楞像是一个没头苍蝇一般,焦灼的走来走去,更是不时的撩开帐门,看看外边有没有什么异象发生。也不知道过去了多久,阿尔斯楞终于止住了乱动的步子,狠狠的跺了一下脚。

    这个举动自然将周围的那些赤身女子们吓了一跳,但她却只敢畏惧的看着,一点儿声响也不敢发出。

    “都过去这么久了,师傅不仅没有回来,连一点消息都没有,会不会是出什么意外了?”跺脚之后,阿尔斯楞自言自语道。

    自从一手组建的新纳粹党被破掉,而自身的小命儿也差点玩完之后,阿尔斯楞恍如丧家之犬,他的那点胆子就愈发的变小。如今,他唯一可以依靠的就是他的师父,也就是那光头大汉。

    若是光头大汉出了什么意外,那阿尔斯楞就失去了唯一的凭借。到时候,若是被摸金派的那些人找到,他的下场可想而知。所以,对于光头大汉的安危,他无比的看重。如果事情真的朝最坏的方向发展,那他除了赶紧想办法离开这外猛古之外,就没有其他的路可以走了。

    “不行。”

    静默了片刻之后,阿尔斯楞还是按捺不住心里的那股焦灼之意,从身上缓缓的取出了一个罗汉雕像。

    细看这罗汉雕像的形态,不难发现,和当初这阿尔斯楞差点被秦刺斩杀时,取出来用以救命的那个罗汉雕像一摸一样。虽不知道是不是同一件,但显然,它们的功用都是一样的,就是可以联络到光头大汉。

    而此刻,阿尔斯楞取出这枚罗汉雕像的用意,也正是如此。他在焦灼的等待中,始终没有关于师傅的任何消息,这让他七上八下之余,已经按捺不住内心的焦急,所以期望通过哟这雕像,联系到师父,至少知道师傅的一些情况,他心里也更加有底一些。

    不过捏着这枚雕像,阿尔斯楞的心里也有些犹豫。因为这罗汉雕像是不可以轻易动用的,光头大汉将此物交给他的时候,就给了他明确的限制,除非是遇到危机关头,否则不可轻易动用此物。

    但现在,他并非是处在危机关头,仅仅是希望通过此物联系到那光头大汉,若是如此做了,事后肯定会得到光头大汉的责罚。

    “不管了,若是不知道师傅的消息,远比事后接受责罚还要来的难受。”犹豫片刻以后,阿尔斯楞便打定了主意。

    随即,他便掐出法诀,驱动这罗汉雕像。可是过去了一段时间之后,罗汉雕像,丝毫没有显现出任何的异象出来,这不由让阿尔斯楞大为惊讶,心里头越发的涌动起一股惊恐之情。

    “难道师父已经死了?”

    阿尔斯楞立刻就想到了最坏的可能。

    因为他知道,这罗汉雕像若是没有任何的反应,那就只有一种可能,就是师傅已经失去了生命。

    想到这样的可能,阿尔斯楞的心里哪能不惊恐。

    但他不愿意接受这样的事实,所以,他立刻再次尝试着重新释放一遍法诀,结果却是仍旧没有任何的反应。

    经过数次尝试,却结果如一之后,阿尔斯楞心里最后的一点侥幸也被消磨的一干二净,他不得不无奈的放弃了。

    “师傅……师傅……他真的死了。”

    一时间,阿尔斯楞失魂落魄。心里没有悲伤,有的只是一种令他麻木的惊恐。

    可惜他却不知道,这罗汉雕像没有任何反应的原因,除了那光头大汉已经失去了生命之外,还有另外一种可能,那就是他处在某个被隔绝的空间里。因为空间的阻断,罗汉雕像和光头大汉之间的联系也就被中断了。

    而此刻,光头大汉正处在禁地之中,禁地之外佛殿里所隐藏的那个结界,实际上就起到了阻断空间的作用,也正因为如此,阿尔斯楞驱动了半天的罗汉雕像,才没有做出任何的反应。

    但不管如何,对于现在的阿尔斯楞来说,他就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师傅已经死了。虽然他有些难以接受这个事实,但却不得不去接受。

    “不行,我得立刻离开这里。以师傅的手段,都会丧命在那个人的手里,若是让他一路找到了这里,恐怕我的性命也会堪忧。”短短的惊恐之后,阿尔斯楞立刻就反应过来,想到当前的首要任务,就是保住自己的小命。

    可是,当他看到周围的那些赤身女子时,心里又微微有些不舍:“这些可都是师傅精挑细选的鼎炉,若是善加利用的话,可以大大的助长我的功力。若是就此放弃了这些人,倒是颇为可惜了。”

    当然,这个念头只是在阿尔斯楞的心里转了一转,就马上被抛弃了。他知道,这个时候,已经顾不上这些女子如何了。鼎炉虽然难寻,但是仔细找,还是能找到的。但小命只有一条,若是丢了,那可就再也找不回来了。

    是以,他不敢再浪费时间,翻箱倒柜的搜寻这光头大汉的一些珍藏和宝贝以及一些修炼的法诀。

    这些东西,光头大汉在的时候,他这个做徒弟的根本就不敢起染指之心。但现在,阿尔斯楞认为师傅已经死了,这些东西自然就顺理成章的过度到了他这个做徒弟的手上。虽然没办法带走那些赤身女子,但这些物品的珍贵之处,他却不舍得就此放弃。

    精挑细选一些有用的带上,对以后肯定大有帮助,而且带上这些物品,总比带上几个人要轻松许多。

    阿尔斯楞一连串的举动,让周围的那些赤身女子们,一个个茫然不知所措。但她们的身份无法和阿尔斯楞相比。所以阿尔斯楞要做什么,她们也不敢干涉,只是有些畏惧的看着他的一举一动。

    可惜,事情的发展,并不像阿尔斯楞所想象的那么顺利,就在他快速的打点好行装之时,忽然间,蒙古包外传来了雷鸣般的声响。

    这样的动静,顿时让手忙脚乱的阿尔斯楞为之一滞,细听之后,他顿时面色大变,因为他听了出来,这些声响,并非是什么雷鸣之声,而是数十匹快马奔行的声音。

    若是放在平时,马蹄声断然不会让阿尔斯楞惊慌。虽然这座蒙古包处于草原深处,但真要是有人找寻到此,也并非是绝对不可能的事情。可现在,阿尔斯楞已经成了惊弓之鸟。特别是刚刚得知了师傅的“死讯”,现在就有人驱马找上门来,这不难让他联想到最坏的可能。

    “糟了,肯定是他杀了师傅之后,一路摸到这里来了。”

    大惊之下,阿尔斯楞根本顾不上手头上打点的那些东西,匆忙的一卷包裹,便冲到帐门处,撩开帐门就想逃跑。

    这座蒙古包的设置,只有帐门这一条通道,想要离开,就只有从此而过。这本来是为了安全考虑的设置,但现在,却给阿尔斯楞的跑路,带来的极大的麻烦。因为当他撩开帐门的时候,门外齐刷刷的一排马头,已经将帐门团团的围住了。

    “唰!”

    在阿尔斯楞还没有反应过来之时,一道身影便如鬼魅般掠到了他的身前,随即,便有一股怪异而蕴含着无比强大威力的能量将他的全身都封锁起来,竟然顷刻间,就将他禁锢的完全不能动弹。

    当他看清楚出手的这道身影是一个面容绝美的姑娘时,他拼命的回忆着,却发现从未见过此女。但是另一边那齐刷刷的马上,所坐着的一批人,他倒是看的很眼熟,也很快便辨认出来,这些人就是一手摧毁了他所建立的新纳粹党的元凶之一,是摸金派请来的实力强大的帮手。

    显然,这些出现在蒙古包外的驱马之人,正是随秦刺一路来到草原上的影卫以及摸金派的一些精锐。

    自从那平地骤生的怪风,让秦刺失去踪迹以后,影卫等人便在鹿映雪和暮秋堂的带领下,四处搜寻。

    当然,由于没有任何的目的性可言,他们的搜寻时间用的极长,距离秦刺失踪到现在,早已经过去了数天时间。

    不过尽管如此,经过锲而不舍的努力,他们终于找到了此处,虽然秦刺不在这里,但此处已经是那光头大汉的大本营,找到这里,也就不难得知秦刺的踪迹了。

    “天姬,且慢动手。”

    马上端坐的鹿映雪疾呼一声。

    第一时间出手挟制住阿尔斯楞的,正是天姬。此女自从失去了秦刺的踪迹,和秦刺断了联系之后,一直处于莫名的狂躁状态中,像是丢了父母的孩子一样,心性极为不稳定。是以,在抓住了这阿尔斯楞以后,她居然立刻就动了杀心,想要了此人的小命。

    好在,鹿映雪及时出声制止,天姬才住了手。但是此女只听从秦刺一人的命令,对于鹿映雪的话,她根本不理会。

    正因为这样,她只是稍作停顿,居然又要下手。

    鹿映雪见状,急忙说道:“不能杀他,我们还得靠他来帮助我们找到教主秦刺。”

    这话立刻就生效,天姬眨巴着眼睛看了鹿映雪一眼后,杀意就消退的一干二净。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