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中文网 > 修真小说 > 易筋经 > 第105章 原始教派
    秦刺在提出以机会换机会的时候,就已经想到了屠苏必然会这么问,也知道这个问题不好回答,但是他有一定的准备,便淡笑道:“在弟子看来,开拓视野确实比提升修行更重要。”

    屠苏眉头一皱。

    秦刺却接着说道:“当然,这也是因人而异,弟子之所以这么说,那是因为我本身的原因,到现在为止,我还始终练不出任何修为,与我同期进入的师兄弟们,却多多少少都有了一定的进步,所以我觉得,出去走走,见见世面,或许能够找到一些灵感和感悟。”

    这个回答中规中矩,也算是联系到了实情。

    所以殿内原本那些迷惑不解的长老们,也都暗自点头,显然是认同了秦刺这样的想法和说法。

    毕竟一个在同等条件下,却迟迟练不出修为的人,其根本原因就不是出在功法亦或是丹药上,很有可能是自身的心境有了问题。

    而面对心境上的问题,最好的办法,自然是出去走走,多看看,多见见,在这个过程中,极有可能就会在心境上有所领悟,从而带入到修行中,辅助修行的提升,打破原来的关卡。

    事实上,许多处在瓶颈期的修士,都是这么做的。

    所以秦刺这么说,倒是可以说得过去。

    “原来是这样。”屠苏微微点头,沉吟片刻后,说道:“好,我就破例答应你这样的要求,但是到时候事情会不会有变化,我却不能完全肯定。刚刚你在殿中,也应当知道我们落日谷如今面临的问题。

    极乐教的人很可能会在极短的时间里,对我们落日谷报复,而我们落日谷如果没有积极的应对措施,很可能要陷入困境,甚至会发生更严重的情况。而天道门掌教的寿宴还要在一个月之后,极乐教不一定会给我们这样的时间。

    所以,若是到时候事情出了变化,时间不允许我们再去参加寿宴,到时候你可就去不成了,你还愿意拿进入珍楼宝阁的机会去交换这么一个可能无法达成的要求么?”

    秦刺毫不犹豫的点头道:“我愿意。”

    “好!”屠苏一拍巴掌,道:“取舍干脆,毫不犹豫,看来,你在辅炼房正是浪费了,我再额外给你一个奖励,说吧,你想调到哪儿去,落日谷里任何一处堂口,你都可以自由挑选。”

    秦刺摇头说:“多谢掌教的好意,我觉得辅炼房很好。”

    “是么?”屠苏有些意外的笑道:“虽然我不常管下面的事情,但是对于辅炼房我还知道一点儿的,据说谷内的弟子都很排斥这个地方,认为此地耽误修行,你为什么觉得这个地方不错呢?”

    秦刺道:“辅炼房的事情简单,地方清净,这很符合我的要求,我喜静不喜闹,况且,我向来认为地方和修行没有直接的关系,而辅炼房这个地方又是炼丹堂的重要之所在,他的事务总归是要有人负责的。”

    屠苏无比欣赏的看了秦刺一眼,也看出对方这性子喜静不喜动,便点点头道:“你的心性绝佳,难得目光之深远,远超旁人,这很好,假以时日,定当前途不可限量。

    你的要求我记下了,如果事情没有变化,一个月后参加天道门掌教的寿宴,会去通知你的。

    此外,有关你升入的相关事宜,很快就会有人传达全谷,并且会为你配备相适应的待遇等等,你暂且和这位弟子,先退下吧。”

    秦刺和李胖子点头称是,随即二人便退了下去。

    等到秦刺和李胖子两人走出了大殿,屠苏才把目光收回,若有所思了一会儿之后,开口道:“这名弟子当初是谁负责收进来的,还有他的有关背景,全部都调查清楚了么?”

    稽核堂的一位长老站出来道:“这位弟子当初是我负责暗中观审的,他接受选拔时的表现和现在的表现基本上一致,当时就有点异于常人,并且言谈举止,虽然还没有涉及到修行,但似乎天性就比旁人深远,当时负责后期审核的长老们,都对这名弟子的表现非常满意,所以才通过了选拔。”

    “那他的背景呢?拥有这样的身法,在俗世之中应该背景不浅吧?”屠苏又问道。

    稽核堂的这位长老回道:“此弟子的背景我们也做过排查,没发现任何的问题,他本是南陵城人,父母自幼双亡,后来搬到了落日城。据说本家原先有些能力,他的这套身法,或许就是他的本家传下来的。不过一套俗世之中的身法,就能达到如此骇人的程度,料想这套身法应该很不简单。”

    屠苏点点头道:“等这次的事情过去了,让稽核堂再派人重新核对一下这名弟子的身份背景,务求不要出错。另外嘛,他的这套身法确实不错,等过段时间,让授业堂派人跟他接触一下,看看他愿不愿意把这套身法贡献给谷内,如果愿意的话,就给他记上一功,赐给她上等的功法和丹药。”

    “是!”

    这名长老应了一声。

    授业堂的长老也跟着应了一声。

    “对了,还有天道门和剑池派的人,给我照看好了,如今他们居在谷内,一举一动,我们都不能错过。让谷内负责巡查的弟子,都个我打起精神来。另外,负责山门的弟子,也要给我提起十二万分的小心,外界已经有我谷内的消息流传,极乐教又走逃了一名女修,所以极乐教想必很快就会察觉到什么,说不好立刻就会带人杀过来,不得不防。”

    屠苏又接连下达了一系列的命运。

    自由负责相关事务的长老应声领命。

    不过有长老担忧的问道:“掌教,看天道门的意思,似乎也不见得就那么可靠,若是极乐教的人马很快就杀过来,咱们可怎么办?”

    屠苏叹了口气,觉得头疼,随即摆摆手道:“现在也没什么办法了,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八大门派如今只来了两个,料想其他的门派应该也会一一到来。到时候,就看哪个门派愿意帮助我们落日谷了。

    不过天道门作为八大门派之首,他们是最佳选择,如果天道门愿意出力支援我们,我还是倾向于将灵器赠与他们,不然我之前也不会先开口把这事儿定下来,再以灵器走失为由,暂不放手了。

    好了,会议开的这么长,大家也都累了,都回去休息一下,以后的日子可不好走,大家都得养足了精力。我还得去应付一下那位凶长老和鲍长老,散了吧。”

    说着,屠苏挥挥手,便起身转到殿后。

    余下的殿中长老,也都愁眉苦脸的纷纷散去。

    秦刺和李胖子刚出了大殿,李胖子就迫不及待的说道:“秦哥,你傻啊你,珍楼宝阁那样的地方,别人想去都去不了,你怎么就放弃了呢?换来参加那个什么狗屁寿宴有什么用,那里高人云集,眉眼朝天,哪儿是我们这种人可以插进去的。”

    秦刺淡淡的一笑道:“我只是想开开眼界罢了。”

    李胖子还是觉得可惜,连连摇头,恰在这时,殿内的长老鱼贯而出,有谷膳堂的长老看到了李胖子,便招收道:“李含参,今天表现的不错,走,随我回谷膳堂,我有些事情需要交代你。”

    李胖子见状,只好无奈的跟秦刺道别,随即便和那名长老一起离去了。

    秦刺和鱼贯而出的那些看向他的长老们打了些招呼,随即也掉头朝辅炼房而去。

    ……

    辅炼房。

    羽长天突然出声,把杨全才吓了一跳,待听到对方要他把手里的东西亮出来时,顿时一颗心都提到了嗓子眼,心里暗骂自己,怎么就这么蠢,竟然到现在都还不知道把印影石给藏起来。

    原来这杨全才的手里确实握着东西。

    而握着的不是别的东西,正是他用来记录证据的那块印影石。

    因为之前被发现的突然,几乎是一眨眼就被揪了出来,所以他根本没留意到手里还握着这么一个至关重要的东西,只顾着想办法摆脱现在的困境,摆脱羽长天可能到来的杀机,便忽视了这一点。

    可也正是这个东西,让杨全才本来出现的转机,忽然一下子又消失了。

    如果被羽长天看到这块印影石,看到里面录制的东西,杨全才知道自己的性命肯定难保,一张脸顿时就白了。

    “怎么?手里拿的是什么见不得人的东西,不能拿出来看看么?”羽长天盯着杨全才发白的面孔,心中大起疑心。

    “师……师兄,这不是什么了不得的东西,就是个小玩意儿,不敢污了您的眼,我看……就……”

    杨全才结结巴巴的说着。

    羽长天却是挥手打断了他,冷声道:“让你拿出来就拿出来,哪儿来那么多废话,你是拿,还是不拿?”

    “我……”羽长天犹豫着,忽然间一咬牙,身子骤然冲出了休息间,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逃,趁着这个机会,逃出辅炼房,只要回到炼丹房,他羽长天就不敢拿他怎么样。否则的话,凭着这块印影石里的东西,他刚刚编造的那些谎言,全部都会被戳破,性命也将难保。

    杨全才这么一逃,羽长天就完全肯定了此人的手里确实是拿着什么至关重要,或许就跟他和宁采兮刚刚谈话有关的东西,否则对方不可能吓到逃离,所以他的身形一闪,几乎顷刻间,就在休息间门外,拦住了逃跑的杨全才。

    比身法速度,杨全才这样的七级不入元的修士,又岂能和羽长天这种入元的修士相提并论。

    何况,羽长天因为背靠珍楼驻守长老这棵大树,身上的功法身法都是谷内一流的,又岂是杨全才这种弟子可以相比。

    拦住杨全才以后,羽长天就森然冷笑起来:“怎么?还想跑?在我的面前,你认为你能逃得掉。现在,给我把手里的东西叫出来,否则……”

    杨全才知道事已至此,再无路可逃,眼珠子一转,就放声道:“羽长天,咱们明人不说暗话,你的事情我都已经知道了,我也不想拿此事威胁你,今天的事情就这么算了,你走你的阳关道,我走我的独木桥。“羽长天哈哈一笑道:“看来之前我还差点被你蒙骗了,就冲着这一点,我也不可能相信你。况且,凭你这点本事,也想在我的面前讲条件。你不觉得可笑么?把你手里的东西交出来,我再说最后一遍。”

    杨全才见对方杀机毕露,知道自己再敢迟疑,立刻就会命丧当场,便扬手一抛,就将手里的东西扔给了羽长天。

    “印影石?”

    羽长天接过东西一看,顿时脸色大变,不是害怕,而是惊怒。

    因为这块印影石,让他想到了半年前的珍楼时间,当初那个宇文天也是利用印影石记录了他的丑态,以此来威胁他。

    后来,宇文天和那女子都被处于人炼大刑这样的极刑,烟消云散,所以他也一直没有机会亲自报仇。

    如今看到这块印影石,想到这里面肯定是记录刚刚他和宁采兮之间的对话,顿时新仇旧恨涌到了一起,把当初对那宇文天的仇恨,一股脑的叠加在了眼前之人身上,可怜的杨全才,还不知道,他不知不觉间,已经无辜的替死去的宇文天担起了一份怒火。

    “好,很好。”羽长天一边咬牙点着头,一边输入法力,那块印影石上顿时冒出来影像,影像中播放的正是不久之前,他和宁采兮说的那些话。

    “澎!”

    元力一送,那块印影石在羽长天的手上变得粉碎,此时,他已经脸色铁青,猛地拔地而起,飞扑过去,一掌狠狠的击向那杨全才。

    杨全才猝不及防,仓促举掌相对,实力的差距,让他立刻倒飞而起,狠狠的撞在了墙上,吐出一口精血。

    “你……你想做什么?”杨全才惊惧的看着羽长天。

    “你说呢?”羽长天狞笑着一步步的走近杨全才。

    “我告诉你,你要是胆敢害我的性命,你在落日谷里就别想生存,落日谷容不下你,你也别以为可以遮掩过去,炼丹房的人都知道我来了这里。”杨全才颤声道。

    “是么?”羽长天哈哈一笑道:“怕是你望了,我现在还不是这辅炼房的主事弟子,所以你死在这里和我无关,明白么?”

    杨全才见吓不住对方,性命又危在旦夕,猛地一咬牙,砸出了一颗黑丸。

    这黑丸是杨全才当初表现不错,炼丹堂的长老赏赐给他的。

    这枚黑丸不属于丹药,但是却用丹药的方式炼制出来的,爆裂之后,可以喷出毒雾,不仅能迷惑视线,而且可以毒倒对手。

    杨全才一直将其视为保命之物,不到万不得已,他却对不会动用这枚黑丸。

    “澎!”

    黑丸骤然裂开,一股股黑色的雾气弥漫开来。

    杨全才见状,身形一动,就想趁机逃离。

    羽长天却又哪能给他这样的机会,穿过这层层黑雾,一掌狠狠的拍在了杨全才的百汇上。

    这一掌包含了元力,居然生生将杨全才的脑袋给拍开了花。

    一道元婴钻了钻了出来,却见那羽长天手脚飞快的掏摸出一颗玉葫芦,一拍葫芦口,就将那元婴给吸了进去,同时,羽长天手一扬,葫芦口又开始狂喜周围的黑色毒雾,很快就将这些毒雾吸收的一干二净。

    待做完了这些,羽长天的脸色变了变,刚刚他为防对方逃走,不顾周围的毒雾,强行斩杀对方,但自身也吸收了这些毒雾,这些毒雾确实有些厉害,他立刻感觉到身上有些不舒服。

    不过他倒也不担心,连忙从储物袋里摸出了一枚解毒丹药,吞服了下去,很快,身子里那股不舒服的感觉就消失的一干二净。

    做完这一切,羽长天看了看地上的尸体,皱皱眉头,低骂道:“妈的,搅和了老子的好事,还想暗中录下老子的事情邀功,不杀你,难道让我陷入绝境。哼!”

    不过人是杀了,处理起来却有些麻烦。

    虽然他说他现在并没有开始主事辅炼房,但来的路上的,却被不少人看到,如果谷内有心追查,还是能发现到这一点。

    所以他必须要做些掩饰。

    但如果为了处理这具尸体的后续事宜,必然要耽误了他今天的好事,这让羽长天的心里无比的愤恨。

    “妈的,死了都不然我安心。”

    狠狠的踢了地上的尸体一脚,又骂了一声,随即羽长天自语道:“不管了,先把老子的好事干完,余下的事情再说。”

    这样想着,羽长天就转过了身,却发现那彩衣女子不知何时正站在辅炼房门口看着他,不由一笑道:“好妹妹,麻烦的人已经解决了,哥哥说过,咱们之间的事情绝对不会让其他人知道,现在你可以放心了吧。”

    宁采兮现在确实是放心了几分,但是对眼前这羽长天她还是一万个不放心,就皱眉道:“你杀了他,不怕有麻烦?”

    羽长天嘿嘿笑道:“有什么麻烦,待会儿我就会把这事情处理掉,不会让人看出什么马脚。但这事儿不急,跟我的好妹妹,双宿双飞才是正事,哦,说错了应该是三宿三飞才对,嘿嘿!”

    PS:第二章,^_^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