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中文网 > 修真小说 > 易筋经 > 第109章 幽衣现身
    凶长老听着屠苏的话,就下意识的看了乌戈一眼,此时的乌戈已经在屠苏这位五元强者的连续重击下,陷入了昏迷,四肢皆被噬日指的指力爆开,血肉翻飞,精血横流,惨不忍睹。

    “真是没用,连这点事情都办不好,还闹出了这么大的动静来,真是把我们剑池派的脸都给丢尽了。”

    凶长老在心里恼火的想着。

    但不管怎么说,乌戈都是他们剑池派的弟子,是他凶长老带出来的,出了事情,那就是丢的剑池派的脸,就是丢他凶长老的脸。

    所以这口气,凶长老是怎么也咽不下去。

    哪怕知道屠苏说的都是事实,他也没有丝毫的心绪,反而怒气勃发,浑身气势翻腾,把目光从乌戈的身上移开,落在屠苏的身上,森然道:“屠道友,我这弟子现在已经昏迷了,没办法反驳你,当然是你想怎么说就这么说了。

    不是我小看你们落日谷,凭你们落日谷还不配让我们剑池派私下里来报复。

    你说我弟子毁你辅炼房,斩杀你弟子,我可是什么都没看见,我只看见你屠道友倚强凌弱,自持五元修为,便对我这三元的弟子下手,将他击成重伤,不仅如此,若不是我及时出手挽救,看屠道友的意思,还想要了他的性命。

    哼,但是我们剑池派,绝对不容许任何人污蔑,我们剑池派的弟子,也不是谁想动就能动得了的。

    所以,今天的事情,看来必须要跟屠道友做个了断了。”

    屠苏面色一紧,知道对方有了动手的打算,心里盘算着双方的实力,想到对方能斩杀强于自己数阶修士的传闻,心里着实没有与其交手的欲望。否则要是应了传闻,折损在对方的手上,丢了落日谷的脸面倒是不说,他这一死,可就什么都完了。

    但是看到周围落日谷的弟子都望着他,他要是在这时候低头,那他这个掌教也就再也谈不上任何威严。

    两难相权之下,屠苏也不知道该如何抉择,只盼着天道门的人能尽快出现,同时也不得不硬着头皮开口道:“不知道凶道友想如何了断?”

    凶长老冷冷的说道:“既然屠道友有欺负弱小的兴致,那我凶某人也想向屠道友讨教一下高招。”

    屠苏的目光一凝,随即干巴巴的笑道:“凶道友真是说笑了,你乃我谷贵客,又岂能主客互斗,传出去叫人笑话。”

    凶长老哼了一声道:“那我这弟子就不是客人么?怎么屠道友对他动手的时候,就不怕传出去笑话呢?还是说,屠道友怕了,不敢与我交手,那可就真是笑话了,我的修为可不如屠道友,不知道屠道友怕些什么?”

    屠苏羞刀难入鞘,恼怒道:“屠道友,你这样强词夺理有意思么?”

    凶长老淡淡的说道:“今天,你战也是战,不战也是战,除非你愿意束手待毙。”

    屠苏哼道:“凶道友可知道你这句话意味着什么?难道凶道友忘记灵器的事情了么?”

    屠苏知道,这时候,只能抛出灵器,让对方顾忌了。

    果不其然,凶长老听到这话,气势稍稍一减,但随即又旺盛起来:“如果你现在和我们剑池派合作,把灵器交由我们掌教一观,那么看在彼此都是朋友的份上,我可以权当今天的事情没有发生过,但你愿意么?”

    屠苏自然无法回答。

    凶长老就大笑起来,笑声未收,突然间,他浑身的凶兽气息骤然扩张了几倍,随即那柄刚刚接下了屠苏一记噬日指的重剑猛地冲天而起,待他双手紧握之时,已是狠狠的一剑削了下来。

    屠苏没想到对方说动手就动手,感受到对方那无形剑气,铺面而来,丝毫不敢怠慢,吞日精元功瞬间运转,浑身修为鼓胀到极点,在身前瞬间布下了一层又一层的元力罩,生生抵消了对方的剑气。

    “凶道友,你难道真的想把事情闹僵?”挡住了对方的剑气,屠苏的脸色阴沉了起来。

    凶长老狂笑一声道:“无需废话,第一剑是让你有个准备,接下来,就看你屠道友的实力到底够不够格了。”

    说话间,凶长老脸上恐怖的凶兽纹身,顿时像是活过来一般,扭曲挣扎,随即居然发出了光亮。

    这些光亮融入到凶长老的重剑之上,兄长当即一声大喝:“接我一剑。”

    这一剑的威力可非同小可,远比刚刚那一剑强了不知道多少倍,剑气刚刚生成,那锐利的气息,就迫使周围的落日谷弟子不得不纷纷后退,将场地让给两个五元强者。

    而当剑气挥洒而出之时,居然迅速凝结成形,化为一头凶兽的模样,凶猛无比的朝屠苏扑去。

    “不好!”

    屠苏的脸色顿时一变,对方的招数他闻所未闻,但是其恐怖之处已经显露无疑,稍有不慎,很有可能就会重伤在对方这一击之下。

    想到这里,屠苏哪里还敢怠慢,连忙扬手急点,数到噬日指的指力如同划破夜幕的流行,激射而去。

    于此同时,屠苏掏摸出了六个紫色圆环状成套的法宝,拥有上品宝器的级别,被屠苏抛出之后。

    六个紫环,便连成一个大环,像是要将那头扑来的剑气凶兽给套住一般。

    轰轰轰轰轰!

    数道噬日指的指力,当先点中了那头气势汹汹而来的剑气凶兽,发出剧烈的能量震荡,但却未能击散这凶兽。

    当指力被消耗一空时,凶兽的体积只是稍稍变小了些许,仍旧速度极快的猛冲过来。

    但是这时候,那六连环却在屠苏的指挥下,骤然狂转,每道紫环都转,环与环相连形成的大环,也在转。

    一波波紫色的能量扩散出来,化为一圈圈紫色光环,飞速的环绕在那剑气凶兽的身上,居然生生拖住了那剑气凶兽的脚步,一圈圈的摩擦,一圈圈的消减,最后生生将这剑气凶兽给磨损耗尽。

    “呵,倒是没看出来,你还有点本事,那我到要看看,你能挡到什么时候。”凶长老见第二剑又被对方挡住,冷笑一声,手中重剑再挥。

    但是屠苏不是傻子,被对方抢先两次发招,勉强抵挡住了对方的攻击,哪里还容得对方再次抢先发难。

    怎说,他的实力也比对方高上一阶,虽然对方的身上流传着种种传言,但也不至于让对方压着打!

    所以这一回,屠苏根本不等对手招式发动,就已经驱使那紫色六连环横冲过去,转眼间就扩散出一道道紫色光环,笼罩在了凶长老的周身。

    凶长老剑招未来得及发,便已经被这些紫环缠住,这紫环看起来温和,但那能量却如小刀子割肉一般,一点点的磨损着他的元气。

    迫使他不得不放弃继续动剑,转而鼓动修为,震开了周身的紫环。

    哪知道,这紫环刚被迫开,马上又纠缠上来,根本不给凶长老喘息的空间。

    而与此同时,屠苏颤手急点,又是几道噬日指的指力横冲而去,目标直指凶长老。

    屠苏的招式远不止这么简单的几种,但是面对高手之间的战斗,繁杂低微的招式根本派不上用场。

    只有拿出最强的手段,才能够在战斗中保持持续且均匀的战斗力。

    同时,这也是那凶长老出手之际,只挥重剑的缘故。

    噬日指袭来。

    凶长老却在全力迫开周身的紫环,待发现之时,已经躲闪不及,只能匆忙闪避,却被击倒指力擦过,身上顿见伤势,一丝精血顺着嘴角流了下来。

    “找死!”

    这一下,凶长老顿时狂性大发,狂吼一声之后,面上的五头凶兽纹身瞬间散发出一道道的光影,竟然在他的身前,生生凝聚成了五头凶兽的模样,而且周身那狂暴的凶兽气息,比真的凶兽还要来的凶猛。

    “吼!”

    五头凶兽齐齐发出一声狂吼,吼声震天,天上的白云都在这声波中被震得四分五裂。

    周围观战的落日谷弟子,实力稍微弱一些的,都被这股吼声直接震得倒飞而出。哪怕是实力强点的,也是身子一阵不稳。

    “好厉害!”

    “这凶长老果然名不虚传!”

    “难怪他可以斩杀高于自己数阶实力的修士,原来他还有这么厉害的手段。”

    “掌教这下麻烦了,这几头凶兽虽然不是真的,但似乎也具备了真的凶兽,一小半的能力,五头凶兽齐齐发飙,再加上这凶长老本身的实力,掌教恐怕不一定是他的对手啊。”

    周围的弟子纷纷讨论起来。

    屠苏的面色变了变,终于感觉一股前所未有的压力迎面扑来。

    这种感觉,就好像当初他在面对极乐教那位五元上阶的强者时一般。

    五头凶兽瞬间就将周围的紫环冲破,随即不等那六连环再做攻击,便已经抢先冲了上去。

    五头凶兽联手对着那六连环攻击,最后,这六连环,居然被生生击损,悲鸣一声,便缩了回去。

    屠苏收回这六连环法宝的时候,心中大骇。

    这六连环的法宝,是他手上除了那件灵器之外,最为厉害的法宝,却没想到,居然被对方这五头凶兽,联手之下,眨眼间的功夫,就被击损。

    “要是这五头凶兽扑上来,我可远远不是对手,这凶长老到底是从哪里学来的这种攻击手段,简直闻所未闻。”

    屠苏的心里不安的琢磨着,岂料,他的想法刚落下,对面那凶长老便已经重剑一挥,随即便看到那五头凶兽的身躯骤然一缩,落到那重剑的剑气中,和剑气融为一体,随即有猛地释放,如炮弹般朝屠苏砸来。

    屠苏心知不妙,脚下遁光一起,就想暂时退避。

    那知道,刚刚驾上遁光,那五头凶兽就猛冲过来,生生将遁光击的粉碎,而屠苏也被两头凶兽,挠中了两爪,顿时前胸后背,鲜血淋淋。

    若不在关键时刻,屠苏拼命的将五元强者的元力猛地的释放出来,迫开了这五头凶兽,恐怕他就会遭遇更大的伤势,甚至会有性命之忧。

    “好险!”

    跌落在地的屠苏心头余悸不断,同时也感应到自身已经受到了不轻的伤势,心里顿时又是一沉。

    五头凶兽只是暂时被迫开,却没有停止攻击,在屠苏落地之后,再次疾扑上来。

    “糟糕!这样下去,我恐怕会有大危险。”

    情急之下,屠苏拼命闪躲,但是很快,身上又新添了几处伤势,不过在他的噬日指下,倒也有两头凶兽被生生击爆。

    周围的落日谷观战弟子乃至长老们,一个个面色大变,看到掌教深陷险境,就有人看不下去了。

    眨眼间,数到法宝从周围激射而来,有的直接冲向凶长老。

    有的则是直接冲向那五头凶兽。

    “呵呵,想要围攻么?那今天就让我痛痛快快的战上一场。”凶长老一身冷笑,满脸凶戾之色,整个人看上去,愈发的像是一头凶兽。

    可就在这时,天幕中忽然划来数道遁光,遁光的速度极快,待落地时,已经化为几名身着太极道袍的修士。

    正是那天道门的人。

    为首的便是那鲍长老。

    鲍长老一现身,看到屠苏深陷险境,马上就加入到战团。

    他也是五元强者,虽然实力和屠苏,但是手段却比屠苏要高明了许多。所以在他的帮助下,两人联手总算是击溃了那些凶兽。

    凶兽被击溃,那凶长老似乎也受到了一定的影响,身上的气势大减之下,看到天道门的人出现,他也止住了进一步的攻击,冷冷的看着这些横插一杠子的天道门之人。

    “屠道友,你的伤势怎么样?”鲍长老看也不看那凶长老,而是把目光放在了屠苏的身上,假意关心道。

    屠苏摇摇头说:“还没什么大碍,多些鲍道友关心。”

    鲍长老闻言道:“没有大碍就好,不知道屠道友,你这边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屠苏听到这话,面色就是一沉,忍着伤势,也顾不得周身的狼狈姿态,指着那凶长老怒喝道:“这你得问他。”

    鲍长老便把目光转到了屠苏的身上,淡淡的说道:“凶道友,你是不是应该解释一下,我想,剑池派还不至于连为客之道都不懂么?要真是这样,那我们天道门不介意以后教教你们剑池派如何当一个好客人,而不是恶客。”

    屠苏冷笑道:“我们剑池派的事情,还轮不到你们天道门来插手。这里的事情也跟你们天道门无关,你们该干什么就干什么去!”

    “哈哈,好!”鲍长老一拍巴掌说道:“以前听别人说剑池派如何如何,我还不大相信,今天算是彻底的相信了。不过你凶道友的话说的可不对啊,在殿中的时候,我就说过,日后落日谷就是我天道门的朋友,谁敢对落日谷不利,那就是对我天道门不利,所以这事儿不仅和我们天道门有关,还是大有关系。”

    凶长老道:“那你又能怎么样?”

    鲍长老冷笑道:“我也不想怎么样,只是想把这里的事情弄清楚。”

    凶长老也不是傻子,知道这天道门的人硬插进来,今天的事情就没办法在继续下去了,便把眉头一皱,冷哼道:“那你就弄清楚吧,我不奉陪了。不过今天的事情,休想就这么罢休,屠道友,我这弟子若是出了任何问题,就算有天道门的人护着你,你也别想过的轻松,哼!”

    说着,凶长老抓起地上昏迷的乌戈,带着自己这边的人马,扬长而去。

    辅炼房的事情很快就被弄清楚了。

    很显然,那乌戈因为在殿中被秦刺羞辱,所以才私下里一路寻到辅炼房来,找秦刺报复。

    但是随后在辅炼房的废墟下,发现了两具尸体,经过辨认,一个是羽长天,一个是杨全才,却没有秦刺的身影。

    羽长天和杨全才出现在辅炼房的原因也很快被调查清楚,最后,他们两人的死自然也算在了乌戈的头上。

    这让那珍楼驻守长老得知消息之后,当即就要去找那乌戈报复,但是最终被屠苏拦了下来。

    至于秦刺无所踪影,在落日谷调查之后,一致认为以这名弟子无修为的身份,对上这乌戈,肯定是被挫骨扬灰的下场,死的不见痕迹,也属于正常。

    对于秦刺的死,谷内高层也只是稍稍可惜,毕竟秦刺之前的表现相当不错,给众位长老都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而李胖子得到了这个消息,嚎啕大哭,恐怕在这落日谷里,得知秦刺的“死讯”,最伤心的人就是他了。

    不过落日谷的调查,也只是基于自己的认识,和真实的情况相差太远,可是由于乌戈被击成重伤昏迷,一直未曾醒来的缘故,是以,关于秦刺的种种异状,包括最后秦刺消失的无影无踪这样的事情,就无法从他的口中被人所知了。

    这倒是叫秦刺在一走了之之后,并没有成为被落日谷怀疑亦或是追查的对象。

    ……

    而在屠苏和那凶长老战斗的时候,落日山脉的一处峭壁上,忽然间,山石涌动,紧接着,峭壁上被生生开出了一个洞口。

    随即,几道身影从中冒了出来,一男两女,不过其中一位女子处于昏迷状态,正被另一位女子抱在怀中。

    显然,这三人,正是秦刺和宁采兮,以及那个昏迷的女修。

    “终于走出来了。”宁采兮看着洞口外的起伏山峦,喜笑颜开道。

    秦刺却是皱皱眉头,看了看她抱在怀中的女修道:“你可知道带上她会有多不方便?”

    PS:第一章,今天更的有点迟,主要在思考后续情节。第二章六点,第三章八点,第四章十点。^_^!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