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中文网 > 修真小说 > 易筋经 > 第198章 银月天尸
    蒸腾的雾气和四射的电流,以及夹在电流和雾气之间不断生出又不断消亡的尸煞黑气,遮掩了秦刺的灵识对周围的掌控。盆湖中已经腾浮而起的那具晶莹似雪的女性躯体并没有引起他的注意。

    现在的他,在发现灵神有不受自己控制,脱离而出的倾向以后,已经全身心的投入到了控制体内元神的行动当中。

    神鼠的存在几乎像是秦刺的第二元神,两者的交融让秦刺在关键时刻,总是可以调动这神兽的强大意识协助自己。但这一次,神鼠的意识却并没能帮他缓解这样的症状,甚至神鼠的意识根本就不敢与这雷电所接触。

    终于!

    “唰!”

    一道缠绕着无数电蛇的光影脱体而出,由虚化实,瞬间凝结成一个袖珍小人,正是与秦刺一般模样的赤身小人。元神离体就代表着秦刺的独立意识转嫁到这个小人身上,所见所闻所感也都由元神传递给本体。

    “咦!这是……”

    元神的双目并不受雾气电流的限制,离体的一瞬间,秦刺就发现了那个漂浮在已经干涸的湖面上,那具曼妙到极点的女性躯体。

    如果不包括唐少龙所给他看到的那些碟片封面,秦刺所见过的女性裸体也不过就只有当初在小岛上与那天鼠一脉男子勾搭的九菊一脉女忍者。但相比较起来,跟眼前在这具女性躯体相比,完全不在一个层次上。

    当然,秦刺所关注的并不是对方的身材如何,他所惊讶的是对方的身份。先前的固有思维,已经让他估测这盆湖的下面是不是藏着一具阴尸,而现在这具晶莹似雪的女性躯体,还有那些尸煞之气不断从对方的身体中涌出,这就等于印证了他先前的猜测。

    “没想到,这里竟然真里藏着的竟然真是一具阴尸。看这具阴尸竟然能引发雷电淬体,并且通过雷电的阳刚霸道驱除身体里面的尸煞之气,虽然我在典籍中没有看到过相关的说明,但应该也是阴尸当中稀有的存在了。光是这散发的尸煞之气就能*迫的我灵识无法靠近,不知道这具阴尸若是渡过了这雷劫,会有多么恐怖的实力。”

    但这个念头仅仅是一转而过,秦刺已经无法思考太多的问题,因为随着他的元神离体,周围游离的电流似乎找到了一个宣泄口一般,全都朝元神集中过来。刹那间,耀眼的电光将整个元神都包括在其中,离远了看,就好像一颗正在燃烧的彗星。又像是一个不断吸拢电流的诡异光球。

    转眼间,天空已经劈下了第六道电柱,这一道比一道的粗的电柱延续到第六道,已经是异常恐怖的存在。几乎像是要毁天灭地一般。

    那个女子连续以肉体之能全然承受了五道天雷的淬体,身上的尸煞之气似乎已经排散一空,再也不见奔涌的黑气从身体里排除。整个身体晶莹剔透竟然泛出一种炫目的五色光华,如同一道凝固的彩虹之衣披挂在她的躯体上。

    忽然间,这女子口一张,一颗圆滚滚的珠子在黑气缭绕中从她的口中喷出,带起的残影如同一条拖着尾巴的黑蛇,笔直的迎向垂落下来的电柱。珠子虽小,却如同中流砥柱一般,强行聚拢了所有的雷霆之力,一滴不剩的汇聚到珠子上,紧接着,珠子喷薄出浓郁的尸煞黑雾,弥漫着如同原子弹爆发一般的蘑菇云,但随即有在雷霆中消散不见。

    这种不可思议的景象,任是谁看到了都会大惊失色。

    如此往复,待到珠子扛住了第八道天雷时,已经变得晶莹剔透,与那女子的身体一般,泛出如彩虹般的绚丽光彩。

    但珠子好像散尽了所有的尸煞之气,倒飞而回,落入女子的口中消失不见。

    第九道天雷迟迟没有落下,但天空中却是电闪雷鸣,异象纷呈,一道道电蛇不断的朝中心汇聚,似乎在为这最强的一道天雷蓄积着力量。

    蓦地。

    那女子睁开了眼睛,美眸间梦幻的彩虹光彩如同昙花一现,瞬间不见。她抬头看了看天空,两道好看的黛眉逐渐收拢起来,原本没有任何表情,平静的仿佛处于熟睡中的脸庞,露出一抹担忧之色。

    而此刻秦刺的元神仿佛是白雾中一个迷途的婴孩儿,漂浮在半空中,不断的吸纳着凌乱游离的电蛇。

    情况并没有朝秦刺担心的方向发展,元神直接接触到电流,却不知是不是大部分的雷霆之力都被那女子吸收,这一小部分的游离电流虽然直接没入元神,却并没有击垮秦刺的意识。反倒是让元神的能量变得更加的精粹,一道道电流就好像铁匠手中的巨锤一般,一遍遍锤炼着元神中杂质,每一个意识念头都好像被整整齐齐的梳理了一遍,让整个元神变得通畅无比。

    “这种感觉……这种感觉莫非是要开窍的前兆?”

    由不得秦刺不去这般猜想。关于开窍的种种,秦刺已经与过来人鹿幽衣有关许多相关的交流。虽然他还没有开窍,但是开窍所要经历和感受的情形,他都已经有了一个大致的了解。在察觉到元神被淬炼到几乎不包含任何杂质的地步时,所有的意识念头都通常无比,秦刺就感觉到,自己似乎已经到了开窍的关头。

    开窍期分为三个阶段,主开元神三窍,即人窍,地窍,天窍。

    秦刺点醒灵神的时间极早,这也注定了他日后在淬髓和化神期间的修炼远超于同类人。但化神期一过,迈入开窍期的不乏却不得不延缓了下来。

    因为进入了开窍期的修行就已经是炼体者所谓的先天修行,已经远远不是前面练肉煅筋的后天境界所能比拟。并不仅仅是按照易筋夺窍经一味的苦修就能办到,首先必须要净化自己的元神,通畅自己的意识念头。其次,能否开窍,就想能否点醒灵神一般,要看机缘。

    秦刺之所以选择离开白莲一脉,而不是选择利用这半年时间停留在那里苦修,正是因为看明白了这一点。知道继续按照易筋夺窍经的开窍篇修炼下去,不见得就一定能开窍。所以他想出去走一走,一来联络了一下许久不见的故人,二来也想看看,能否寻找到什么机缘,让他开窍通体。

    但他怎么也没想到这不过才刚刚离开白莲一脉,甚至都还没有脱离开这片青藏高原,他就已经碰到了机缘,并且元神在天地之力的淬炼下,已经净化完毕,念头通达,隐隐已经有了开窍的迹象。

    可惜,秦刺的好运没有持续下去,他所谓的机缘很快就被人打断了。因为,那漂浮在半空中的女子已经看见了他,并且眼中闪烁出莫名的光彩。

    只见那女子手一挥,一道无形的力量就硬生生的将秦刺的元神裹挟着耀眼的电光,*迫回体内,接着,秦刺的整个身子都不受控制的漂浮起来,像是被一只无形的手抓住,瞬间拎起,直到那女子的面前才停顿下来。

    元神归体,秦刺的本体意识已经恢复,他睁着黑白分明的眼睛,盯着眼前这个美的惊人却又赤身裸体的女子。从对方的眼神中,秦刺看到了一种危险的讯号。因为对方看着自己的眼神,就好像疯狂的科学家,盯着实验的小白鼠一般。

    “炼体者。”

    那女子倒是一眼就辨认出了秦刺的身份,随即她又点点头说:“虽然实力差了一些,但是作为傀儡,替我承受这最后一道天雷,还是可以的。”

    秦刺已经被电流击得枯焦的眉头一动,黑漆漆的如同焦炭一般的脸庞也随之抽动,看模样,正是想说话。

    “她想做什么?”

    这是秦刺心里所想的。

    但那女子却不给秦刺任何说话的机会,葱白的手指伸出,一点秦刺的眉心。

    “封!”

    那女子红唇轻启。

    顿时,一股与天地之力相类似的力量横贯进秦刺的识海,一瞬间,秦刺的身体包括元神都被这股强横的力量控制住了。

    “嘶……”

    虽然秦刺已经无法做出吸气的动作,但是他的心里还是狠狠的吸了一口凉气。他确实没有想到,这女子的实力竟然已经恐怖到了这般境地。不说凌空漂浮,光是这一指就能限制住自己的身体和元神,这得需要多么强大的神通。

    以秦刺现在的境界,根本无从分辨对方的实力,究竟处在哪个层次,若是真要给对方定上一个模糊的境界,那秦刺觉得对方即便不到踏破虚空的层次,也相差不了太远。而且,对方抬手间展现的神通,完全是秦刺闻所未闻的。

    女子的目光落在秦刺的脸上,满意的一笑,刹那间盛开的笑容,即便媲比那历史上一笑倾城的佳人也不落下风。

    但她接下来的举动,却由不得秦刺不心惊肉跳。只见那枚刚刚收入她口中的珠子,再次喷吐而出,晶莹剔透的珠子仿佛是一个活物,其间可以看到许多的星斑如同蝌蚪一般不断的游动,闪烁着彩虹般的光晕。

    “噗!”

    珠子一靠近秦刺的嘴,就有一股力量迫使秦刺的干裂的唇不由自主的打开,洁白整齐的牙齿也随之开启,珠子一滑而入。瞬间就化为一道清流,如同汁液一般流淌进秦刺的识海,那经过雷电淬炼的元神瞬间就被这道透明的汁液所包裹。紧接着就仿佛遇到了硫酸一般,迅速的融化分解,刚存的那一点开窍的念想顿时化为灰烬。

    元神消融,秦刺的意识并没有消失,但是已经和那珠子所化的汁液融为一体,盘踞在识海里,完全处于一种蒙昧不醒的状态。元神蒙昧不行,那么表现在外的,很明显的就可以看到,秦刺原本炯炯有神的一双眼睛,瞬间,就变得呆滞起来。

    那女子轻抬皓腕,葱白的手指头在眉心处华夏一道诡异的弧形,随着她指尖划过的痕迹,眉心处慢慢的出现一道银色的弧形波纹,波纹逐渐的凝固,最终变成了一弯银月。若非她是女性,而这枚月亮又闪烁着银色的光彩,倒是和电影电视中的包大人能沾上那么点关系。

    不过可不要小看这枚月亮,换做见识比秦刺更加宽广些的修炼者,或者上古时期的古修士,一眼就能从这枚银月中辨别出这女子的身份。

    这名女子就是传说中,最强的尸修状态“银月天尸”。

    如果说阴尸几乎很难成型,千百年也难以遇到一次。那么银月天尸恐怕上万年也难以出现一次,度过雷劫的银月天尸更是几乎踏入了破碎虚空的门槛。随时都有可能脱离这一界。

    从阴尸进化到银月天尸的状态,所需要的不仅仅是时间,更多的是机缘巧合。这名女子能够成为银月天尸,并且已经开始度雷劫,褪去了全身的尸煞之气,那就不能将其当成简单的尸类来看,从根本上而言,她几乎已经是目前这一界最强大的修行者。

    “天尸借体。”

    随着女子的一声轻叱,她眉心中浮现出的那枚弯弯的银月放射出夺目的银光,化为一道光线直射秦刺的眉心。不过短短一瞬间,银光消失时,秦刺的眉心上竟然也不知道何时被复制了一轮完全一模一样的银月。

    女子不理会意识蒙昧,呆滞的如同傀儡般的秦刺,目光移向电闪雷鸣的天空。

    “来了。”

    那女子目光一凝,只见天空中,一道比之前面粗壮了不知道多少倍的电柱如同盘舞的电龙,肆虐而下,爆裂的雷鸣声像是要将这完整的天空撕开一个口子。

    女子一挥手,秦刺的躯体笔直的迎向了盘旋而下的电龙,相撞在一起。顿时,一道强光甚至将这白天的光线都完全的掩盖。

    于此同时,本没有与这第九道天雷直接接触的女子,却像是和秦刺产生连带感应一般,浑身缠绕了一层电流。但随即,她眉心流转的银月陡然放射出光彩,完全驱散了周身电流,但那银月仿佛受到了重击一般,幻灭了一下,银光已经黯淡的几乎视不可见。

    “吁……”

    那女子缓缓的出了一口长气,自言自语道:“终于度过了九道雷劫,如今我已是半灵之体,不受时间空间的束缚。只要熬过这渡劫以后几年时间的衰弱期,我就可以脱离这一界。找那个重伤我的家伙报仇了。”

    再抬头时,她忽然面色一变,惊讶的说道:“怎么可能,这是……盘古斧魂?”

    天空中,随着第九道天雷的威力消散,倾盆大雨滚落下来,异象在逐渐的消散,与周围一碧如洗的天色逐渐融为一体。

    但秦刺并没有如那女子预料般的,随着第九道天雷的强击而化为飞灰。反倒是好端端的浮在半空之中,甚至原本焦黑的躯体在雨水的冲刷下,逐渐的脱落掉那一层老死的旧皮,露出了里面白嫩如新生儿的肌肤。

    不仅如此,三道青色的斧魂环游在秦刺的周围,阻挠着天雷余威的侵蚀。

    在刚刚那一记威力足以毁天灭地的天雷之下,即便秦刺有铜头铁臂,也早就消融成了一团飞灰。但在那关键之时,秦刺手上所佩戴的铜环戒指,陡然间钻出了三道光影,正是藏在戒指空间里的那柄盘古斧的斧魂。

    三道斧魂凝为一体阻挡了天雷的袭击,才保全了秦刺是身子,不至于在天雷中幻灭。

    “不可能,这一界中,怎么还会存在盘古斧?”

    那女子一脸的震惊,目光紧紧的盯着那不断驱散着秦刺周围电流的三道斧魂,贪婪之意已经再明显不过。但她忽而像是想到了什么,笑了笑自语道:“原来不是真的盘古斧,难怪只有三道斧魂。”

    忽然间,她面色又是大变,疾呼道:“不好,银月天珠还在他的体内,若是被这三道斧魂困住,那可就糟了。”

    仿佛怕什么就来什么一般,她刚欲招手唤来秦刺的身体,却见那三道斧魂已经瞬间钻进了秦刺的身子。

    大惊之下,她一招手,秦刺的身子已经直飞入她怀中,她就这般赤果果的暴露着自己曼妙的身躯,抱着秦刺,眉间全是无奈之色。

    三道斧魂如同三枚盾牌紧紧的盘踞在识海当中,将那枚银月天珠和秦刺的元神融合所化的汁液守护在其中。外力不得进入,而天珠也无法出体。总之,就是将这枚银月天珠生生的困在了秦刺的体内。

    女子皱着眉头,银月天珠几乎储存着她一半的实力,而如今,她刚刚度过雷劫,正是最虚弱的时候,又失去了一般的实力,就算是一个普通的修行者,她也不是对手。自然无法从这三道斧魂的包围中召回银月天珠。

    “哼,三道祭祀斧魂也想与我较劲,待我度过了虚弱期,看我怎么收拾你们。”那女子面色一冷,但现在她却不敢动秦刺分毫。

    目光转动间,落在了不远处起伏的高原丘陵上,似乎发现了什么,再低头看向秦刺时,不由一阵犹豫。最终,她放下了秦刺,一顿足,整个身子没入土中消失不见,所用的,竟然是自上古时期就已经失传的五行遁术中的土遁术。

    大雨逐渐平息,天空的异象没有留下丝毫的痕迹,盆湖中依旧蒸腾着飘渺的雾气,秦刺被随意的置于地上完全昏迷不醒。

    不远处,一个身影越来越近。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