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中文网 > 修真小说 > 易筋经 > 第466章 东山再起
        待得父亲和族叔离开,狴玲珑便缓缓的走到屋中的圆桌旁坐了下来,此时的她,已经从母亲早逝的那种伤感中摆脱出来,她知道母亲的死和自己有着根本的关系,如果自己不是天生结婴体,母亲这样的炼气修行之人又怎么可能因为生孩子而丢了性命,但毕竟已经过去这么多年了,那点自小没有母亲疼爱的痛楚早已经缓缓的压在了心底最深处,轻易不会被触及到伤口。

    “唉!”

    狴玲珑托着香腮,微微叹了一口气,美目一眨不眨的望着高卧在床榻上的年轻人,或许是想到这年轻人和自己有着一模一样的资质,想必其出生之时,母亲也早已经消亡,这种一出生便丧母的情怀,让玲珑生出几许同病相怜的感觉。

    “咦!”

    看着看着,狴玲珑忽然讶呼一声,因为他似乎看到床上的年轻人动了一下,随即便用力的揉了揉眼睛,再去看时,却现那年轻人的眼帘颤动了几下,居然缓缓的睁了开来。

    “呀,你行啦?”

    狴玲珑惊喜的立刻起身,赶到床边。

    床上的年轻人确实醒过来了,但若是仔细观察的话,便不难现,此人不像一般人在长时间昏迷中清醒过来时,目中会带有茫然之色,他一睁开眼,目中就显得很清明,只是眉宇间带着一种掩饰不住的困惑,这只有一种解释,那就是此人早已经醒过来了。

    “哎呀,你不要动。”

    狴玲珑虽然从没有照顾过别人,但也知道刚刚从昏迷中醒转过来,身子想必非常的虚弱,见这年轻人撑起手臂想要起什么,便赶忙伸手扶着他,拖着他的背,让他靠在床沿上,口中还埋怨道:“你刚刚醒过来,身子还虚弱的很,乱动会伤了脏气。”

    年轻人微微一怔,随即诧异的打量起眼前的姑娘。

    狴玲珑被这人的目光看的有些不自在,毕竟从没有这样的经历,又是姑娘家一个,被一个英俊的小伙子炯炯的注视着,难免会有些羞怯,就有些慌张的说道:“哎呀,你一定饿了,我去给你拿点吃的。”

    说着,狴玲珑就急急的起身,也忘了去问秦刺到底要不要吃,就这般自顾自的匆匆出了偏殿。

    床上的年轻人眼见狴玲珑离开,眉头微微一皱,随即扫视了一下四周,低低的纳罕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我不是应该在虚空之中么?怎么会突然跑到这里来了?这……这里究竟是什么地方?”

    毫无疑问,不久前特行组的于小刚在看到车内的年轻人面孔时,所揣测的想法是正确的。这个年轻人正是于小刚曾在伦敦见过的秦先生,也就是秦刺。

    当日,秦刺在一线神隙的缘故世界中,恰逢孔潮爆,不慎之下被吸入到了虚空之中,不幸的是,他身上唯一可以动用的穿梭虚空的利器圣甲虫并没有随他一起,而是释放出光球结界裹住了玉无瑕以及夏娜不知道飘散到了虚空中的何处。

    以虚空中完全凌乱的法则,秦刺的神识根本无法联系到圣甲虫。而传说中可以穿梭界面的利器天启神叶,也并非是秦刺可以动用,并且此物藏于识海金圈空间之内,与另外几样强悍的法宝僵持,一旦轻易开启空间,在虚空这个完全不讲规则的环境下,恐怕会造成更加严重的后果。

    是以,秦刺无计可施之下,唯有以一击之力,硬抗这虚空中的能量乱流,以及各种各样的灾害,并极力思索脱困的办法。可惜,秦刺还没有到达破碎虚空的境界,又哪能想到什么办法,在以肉身强碰几股能量之后陷入了昏迷,随后的事情,他就一概不知了。

    “这里该不会是另一个界面吧?”秦刺有些怀疑现在的处境,但片刻后就否定了这个想法,摇摇头暗想道:“应该不会,此处的建筑风格并没有逆异之处,而且刚刚那几个人说的语言也与我无异,应该是在原来的界面,而且应该是在华夏之地。不过……对了,刚刚他们说什么来着,好像说,通天谷,炙光麟豹,天生结婴体,还有……”

    秦刺开始极力思索起来。

    其实,秦刺早就已经醒了,不过刚醒来的时候,他身体极为虚弱,几乎很难动弹,缓了好一段时间,才总算可以睁开眼来,也逐渐恢复了气力。不过就在他醒来的时候,恰好听到了狴永生和百腾蛟的谈话,言语中的一些含糊的意思,让秦刺隐隐捕捉到了一些重要的信息,但当时只是在浑浑噩噩之中将这些话完全记了下来,没有深思,如今彻底清醒过来,自然而然的就回想起了先前听到的那些话。

    “没错,他们确实提到了通天谷,还有炙光麟豹,并且听那人的意思,似乎当时我也在谷中,并且浑身鲜血淋漓,他们认为我是被炙光麟豹所伤,而后驱走了麟豹,探查我的伤势,现我是……是什么天生结婴体,甚为重视,是以将我带了回来。”秦刺一转开思绪,记忆顿时就如潮水一般恢复,先前的那些听到的谈话内容也逐渐清晰起来。

    “炙光麟豹和我在一起……看来,这必定就是当初我在虚空之中所遇到的那只炙光麟豹了。”秦刺虽然不知道自己昏迷以后究竟生了什么事情,但稍一琢磨,就隐约的判断出,当初自己昏迷之后,被虚空中混乱的能量攻击,应当是那只炙光麟豹救了自己,否则自己断无活命的可能,更不可能从虚空之中脱离出来。

    “这些人倒是误会了那只炙光麟豹,他可是我的救命恩人呢。”秦刺心中恍然,但随即有浮现出一层迷惑之色,暗自想道:“这炙光麟豹和我都被困在虚空之中,它究竟是如何将我带出虚空的呢?”

    琢磨了一会儿,秦刺想不透这样的问题,自然也就不在深思了,毕竟这是昏迷之后的事情,“或许炙光麟豹恰巧遇到了什么虚空通道,又正好连接着现在的界面,所以才轻松的逃了出来。至于出现在那通天谷中,想必此谷应当就是那条虚空通道另一头连接的地方。”

    当然,秦刺不知道的是,他这种猜想与实际情况也相差不了多少。炙光麟豹叼着秦刺,在虚空中冲撞了也不知道多少时间之后,恰逢一个虚空通道闪现,便就此钻了进去。而这条虚空通道所连接的地方也的的确确是通天谷。

    正如百腾蛟曾说的那样,这通天谷经常出现虚空漩涡,虚空漩涡其实就是一条通道,分为正反两种,如果是正向通道,那么人或物都会被吸纳进去,传送到莫名的虚空之中,而若是反向通道,则就会有一些莫名之物喷吐出来。

    当然这两者是相对的概念,相对于在这一界面的人来说的。如果你本身就在虚空之中,被一个虚空漩涡给吸纳进去,那对于这片虚空来说,这就是一个正向通道,而这个漩涡的另一头则会将吸纳之物喷涂出来,那么对于另一头来说,就是反向通道。

    炙光麟豹所碰到的那个虚空漩涡就是面朝那片虚空的一个正向通道,所以他们就被吸纳了进去,而这个虚空通道所连接的另一头就是通天谷,对于通天谷来说,这个通道是反向的,所以他们就被喷吐了出来。

    只不过,秦刺被喷涂出来的时候,早已经伤重昏迷,遍身是血,这种人体精血的流失对于炼体者来说是不可想像的事情,但是在虚空中连续不知道多少时间被各种能量攻击,仅仅是流淌精血,还没有完全丧命,这已经是秦刺莫大的运气了。

    倒是说那只炙光麟豹是秦刺的救命恩人也确实不假,但若是说这麟豹完完全全的救了秦刺,却也不全对,炙光麟豹只是带着秦刺离开了虚空,对于那些招呼过来的虚空能量,它自己都照顾不暇,又岂能保护得了秦刺,在那关键时刻,是秦刺识海中的那枚灰色的能量小球挥了功效,这才护的了秦刺一条命没有就此消散。

    掠过了炙光麟豹的事情,秦刺对那个天生结婴体却有些纳闷不解,他听的明明白白,那两个人都说他是什么天生结婴体,是相当罕见的一种体质,并且听他们的谈话,刚刚照顾他的那个姑娘似乎也是同样的体质。

    从这个字面意义上来看,天生结婴体很显然就是指天生体内凝结了元婴的意思,可秦刺是什么样的情况,他自己难道还不清楚么,他根本就是炼体之人,怎么可能是什么天生结婴体,简直就是荒谬。

    但那俩人说的如此肯定,也难免叫秦刺有所迷惑,随即,秦刺暗自查探一下自身的情况,从情形到现在,他还没有仔细的查看一下自己的身体状况,此时想到了此处,自然是急忙查探一下身体的状况。

    “呀!”

    秦刺一声惊呼,随即脸色变得极为难看。虽然他记得在昏迷之前,似乎第一元神和周身穴窍,都在那虚空能量的冲击下,也不知道是溃散还是隐藏了,总之根本无法招寻,也动用不了任何能量。

    本来他心里还尚且存有一点希望,希望这丢失的元神能量以及周身消失的穴窍可以重现,谁知道,仔细探查一下身体之后,状况依旧如初,他的第一元神以及周身的穴窍真的完全失踪了,根本找寻不到半点痕迹。

    “怎么可能,这怎么可能。”

    这种打击不是每个人都可以承受的,特别是对于一个曾经被人废去了修为的人来说,经历第二次同样的痛楚,那简直会叫人陷入疯狂。好在秦刺尚且好能保持几分能静,想起昏迷前的一丝猜想,仔细琢磨了一番之后,秦刺又升起了几分希望。

    “修为不可能这么容易就消失的,就算消失了,也不可能一点痕迹都没有留下,此刻看起来,我像是丢失了炼体的修行,但是我的肉身能力依旧如初,这说明第一元神和周身穴窍因为某种不知名的原因被隐藏了,等我回到巫教总部,好好的翻查一下相关的典籍,应该能找出答案。”

    如此一想,秦刺总算是松了一口气,心念稍稍转动,他不由又被第二元神所吸引,识海之中,如今第一元神消失了,但这第二元神居然还有滋有味的存在着,甚至比当初看起来,那与秦刺一模一样的元婴体似乎还要丰润了一些。

    “倒是奇怪,这第一元神都因为不知名的原因消失了,为何第二元神还能存在呢?”秦刺不由皱起了眉头,可却想不通这个问题。

    当初在一线神隙中修行时,他曾现,这第二元神所表现出来的某种迹象不像是元神,倒有些像是元婴。

    只是秦刺从未修炼过元婴,对此也不是十分的了解,所以不敢肯定,如今结合曾听到的那两个人的谈话来看,他们之所以肯定自己是什么天生结婴体,定是因为这第二元神的缘故,这也不由让秦刺疑惑,“莫非这真的是个元婴,而非元神?但为何先前收服炼化的时候,感觉和元神并没有太大的差别呢?”

    问题一个一个的出现,但却都不是秦刺现在所能想明白的,是以,一时间,秦刺的眉头凝成了一个疙瘩。

    “咦!”

    就在秦刺思索的时候,突然间,他有现了一件出乎意料的事情,那便是原本一直存在于他识海中的那个灰色的能量球居然消散不见了。这个能量球是无尊宝印所化,后来有参杂了舍利子的能量,经过一些机遇,最终变成了一个如同混沌般的能量小球,可现在,识海中除了第二元神之外,便完全空荡荡的一片,灰色的小球完全不见了。

    “怎么可能不见了。”

    秦刺迷惑不解,下意识的想要运转法印,但任凭秦刺如何转动念头,都不见往日那般,冒出法印加持在身上,似乎这灰色能量球已经完全消失的一干二净。

    “难道是和元神一样,消失不见了?”

    秦刺的心里说不得有多沮丧,从昏迷中醒来之后,打击就一个接着一个,简直让他有些应接不暇,甚至都习以为常了。

    只不过,秦刺当时陷入了昏迷,并不知道这灰色能量球后来的变化,若非这灰色能量球护住他,他早就毙命了。但奇怪的是,当初灰色能量球化为纯粹的能量护住秦刺的全身,却在一拨拨的能量攻击,像是被锤炼进了秦刺的肉身当中一般,与肉身融合在一起,后来就逐渐的消失不见。

    “灰色能量球不见了,那……糟了,神鼠所化的七霞玲珑眼不会也消失了吧,还有……还有那神马所化的啼风神靴。”

    秦刺的心里顿时一跳,随即赶忙去检查七霞玲珑眼和啼风神靴的状况,但这一会儿的打击对秦刺更大,这两样对秦刺来说,无比重要的存在,都不见了。特别是神鼠,秦刺对它的感情是相当的深厚,几乎当做自己的兄弟看待,可如今也这么不明不白的消失了,这又让秦刺如何不心痛。

    秦刺的眼眶红了,双拳紧紧的握着,死死的咬着牙关,才没有让心里那剧烈的痛楚流淌出来。

    “为什么,这到底是为什么,早知道这样,还不如死了算了。”

    秦刺无声的呐喊着,但秦刺并非是个被轻易被挫折打倒的人,一闪而逝的沮丧过后,他又重新燃起了斗志。他不相信命运,修行者本身就是抗击命运的存在,既然他没有死,那就完全有东山再起的机会,何况,他现在也不是完全失去了所有,至少他还有第二元神,这就是他未来的资本。

    “我不服,只要还有一线希望,我就要达成我的目标,我还要报仇,我还要破碎虚空。我一定能成功。”

    秦刺的脸色缓缓的恢复正常,紧捏着的拳头也缓缓的松开了,可是就在拳头松开的同时,秦刺搓了搓手指,忽然心头一动,下意识的一看手掌,顿时面色苦的摇摇头道:“连那枚空间戒指也消失了,这下倒好,一夜之间,回到原点了。现在我总算是明白了那几个人为何对我没有丝毫的怀疑,完全肯定我是天神结婴体,因为我现在除了体内的第二元神,无论怎么看都是个背景简单的普通人。”

    秦刺这话说的不假,无论是空间戒指,还是炼体之术的元神,亦或是灰色的能量团,只要有一眼存在,都难免会引起百腾蛟和狴永生的怀疑,但偏偏这些都莫名的消失了。从表面山看,秦刺除了第二元神之外,也就只是成就了微弱的精元,还有体质出众了一些,除此之外,并没有其他异象,这也直接导致了百腾蛟和狴永生对秦刺的身份没有丝毫的怀疑,认定他就是一个隐藏在民间被俗世所蒙蔽的天生炼气奇才。

    摇摇头,秦刺苦笑了一下,或许是被空间这个词所触动,他忽然想到了自己所拥有的储存空间并非只有一个,除了这戒指空间还有给了玉无瑕的那个空间手镯之外,还有一个金圈空间在识海之中。

    可惜这时候的秦刺已经完全不抱任何念想,下意识的觉得此空间应当也同样消失了。但这一次,却给了他惊喜。

    当他心念一动时,识海之中,一圈金光无中生有的浮现出来,正是那金圈空间,此空间完全虚化,除了秦刺自己,根本不可能有人现。所以在百腾蛟和那狴永生探查秦刺体内情况的时候,才没有现这空间的存在。

    “金圈空间还在!”

    秦刺的心头难免惊喜,受到如此多的打击,此刻看到这个金圈空间浮现出来,自然如同沙漠中饥渴的人看到水源一般的兴奋。

    但秦刺并没有打开这金圈空间,一来这空间里所储藏的东西实在太过霸道,以前秦刺都不敢轻易打开,现在这修为丢失了,就更加不敢打开了。何况,这里到底是个什么地方,他还不敢肯定,而且随时都有人可能进来,他若是开了金圈空间,几枚彪悍的法宝冒出头来,那就不好收拾了。

    知道金泉空间还在,这对于秦刺来说就足够了,至少这是秦刺除了第二元神之外,另一个不为人所知的资本了,有这个资本在,秦刺也多了几分信心。

    心念一动,金圈空间就隐没了下去,恰在此时,偏殿厢房的门被推开,刚刚离去的狴玲珑端着一个食盘走了进来。秦刺见到这姑娘,心头一动,暗想这姑娘看起来似是单纯,或许可以从她的口中套出我现在处身的环境,还有那些我不知道的事情。

    食盘中托着的是一碗清粥和一小碟咸菜,狴玲珑走到床边,赧然一笑道:“厨房里没什么吃的东西,我临时让人做的,你刚刚醒转过来,还不能吃太多的东西,这清粥正好合适,来,我喂你吃吧。”

    秦刺点点头,随即道:“姑娘,是你救了我么?不知道这里是?”

    狴玲珑舀起一勺子清粥,就着点咸菜轻轻的吹散上面的热气,一边递到秦刺的唇边,一边笑着开口道:“是我和族叔一起救了你,你可不知道当时你的情况有多么的危险,差点就被那只怪兽给吃了。不过你的命也真大,浑身都是血了,却还是活了下来,只不过陷入了昏迷之中,我和族叔就把你带了回来。”

    秦刺此时的食欲不算多大,更不习惯被人如此此后,但见这姑娘一片盛情,倒也不好拒绝,便咽下了一口粥道:“我还有力气,我自己来吧。”

    狴玲珑摇头道:“你好好躺着,你刚醒来,有力气也不能乱使,会留下后遗症的。”

    秦刺见状也就没有再坚持,吃了几口道:“姑娘,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呢,对了,这里到底是什么地方,你都还没有告诉我呢。”

    或许是和秦刺说了几句话,狴玲珑也渐渐放了开来,不像一开始那般羞怯,反倒是恢复了几分往日里活泼调皮性子,她眨眨眼笑道:“我叫狴玲珑,这里当然是我的家咯,真笨。嘻嘻,我都说了我的名字了,你还没说你叫什么呢?”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