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中文网 > 修真小说 > 易筋经 > 第468章 潜龙在渊
        夜色渐渐深沉,明亮的夜明珠放射出璀璨的光芒,将厢房内照耀的如同白昼,狴玲珑舒展着腰肢,可爱的伸了个懒腰,随即揉揉眼睛对床上的秦刺说道:“嘻嘻,今天就说这么多了,天色已经不早了,你早点休息吧,我也得回去了,不过我今晚就睡在你隔壁的厢房里,有什么事情你捏碎这块玉符我就会过来的。”

    说着,狴玲珑将一块半个巴掌大小的玉片递给了秦刺,秦刺接过玉片,扫了一眼,便点点头道:“我知道了,今天真是谢谢你,陪我聊了这么长时间,耽误你休息了,我看你也困了,早些回去休息吧。”

    狴玲珑嘻嘻一笑道:“应该是我谢谢你才对,我还从来没跟别人这么畅快的聊过呢,族里的那些同龄人大多都在练功,就算有不练功的,也很少能和我玩到一起,因为族里的长辈早就对他们交代,说谁也不能干扰我的修行,否则就是大罪。哼,不就因为我是天生元婴体嘛,我可一点儿都不稀罕。”

    狴玲珑撇撇嘴,似乎对长辈们的安排很是不满意,甚至旁人羡慕都羡慕不来的天生资质,在她的眼里都成了累赘。好在这姑娘长到这般岁数,早也就习惯了,而现在有多了个和她一样是天生元婴体的年轻人,这让她简直心花怒放,否则也不会以族长女儿的身份,亲自照料秦刺了。

    “不过现在好啦,以后有你陪着我说话,我也不用总是跑到猊奶奶那里,听她老人家说些老掉牙的故事了。”

    狴玲珑已经笑着起了身,目光掠过秦刺英俊的脸庞,却也没有一开始那般羞怯了,或许是两人聊了这么长时间,虽然相比较天长地久来说是极其短暂,可对于这姑娘来说,已经足够让她觉得自己已经熟悉一个人,自然也就放的开了。

    “你好好休息吧,明天我一早就过来陪你聊天解闷儿,你若是休息不好,我可就找不着说话的人了,嘻嘻。”狴玲珑笑着一拍手道:“好啦,我走了,对了,这些夜明珠亮的很,你若是睡的不习惯,可以拉下帘帐,或者也可以将床头的那个龙头扶手拧一下方向,便自会有光罩落下来,遮住夜明珠的光芒。”

    秦刺点点头,狴玲珑又看了秦刺一眼,便嬉笑着离去。

    看着她的背影缓缓的消失,秦刺也不由露出了一抹笑容。他本不是一个爱说话的人,但跟这姑娘在一起的时候,却破了例,这当然不是他改变了原则,而是初来乍到,他必须要用最快的度将周围的讯息掌握住。

    而通过和这狴姑娘的闲聊,秦刺已经有意无意的将这天龙一族的情况摸了个七八分,可是了解的越多,秦刺就越心惊。

    因为相比较四分五裂,甚至离了根漂泊在海外的巫教来说,练气十二脉不仅仅是整体实力上高了巫教几筹,并且由于占据了最优渥的资源,表现在各个方面的都远远要强过巫教太多。

    “看来当初还是有些自大了,以巫教现在的实力,谈及重返华夏恢复荣光还为时尚早,没有百年的休养生息,根本就难以做到这一点。”

    秦刺摇头微微一叹,忽而想起了那个冒充自己身份,以极其嚣张的态度表明将要重返华夏的人,不由暗自诧异起来,这个人的身份秦刺不知晓,但是他这样做的目的就很值得推敲了。

    “会是郎志远么?”

    秦刺摇摇头否定了整个念头,他不相信郎志远会干出这样的事情,就算此人有野心,也不可能置巫教于不顾,贸然的杀回华夏来,而且还假冒自己的名义,以秦刺对郎志远的了解,这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

    “但若不是郎志远,还会有谁呢?巫教之中,能掀的起风浪的角色似乎也没有几个,会是这些人做的么?”

    稍一思索,秦刺还是摇摇头,他不仅也否定了这个念头,甚至将整个巫教否定在外。秦刺本就是巫教教主,对巫教的了解自然比任何人都清楚,巫教根本就没有培养什么洪荒猛兽,自然也就不可能干出什么冒用自己身份,纵兽伤人的事情。

    当然,如果巫教真有此念的话,也不是说没有机会培养洪荒猛兽,虽然这一界的洪荒猛兽早已经消亡了,但是一线神隙的世界当中还保存着大量的洪荒兽,如果巫教从一线神隙中捉来洪荒兽培养也不能说这是完全不可能的事情。

    但是一线神隙千年才开放一次,最近的一次开放更是刚刚才过去,秦刺也参与在其中,并因此而得了教主之位,他自然清楚那一次并没有人寻得什么洪荒兽回来培养。而对于巫教之人来说,下一次开放还要等上千年,唯有秦刺从百巧老祖那里才得到了如意进出一线神隙的方法。

    知道这种方法的只有秦刺和百巧老祖,不可能再有第三个人知道,何况前段时间,秦刺就在一线神隙之中,若是有人进去寻兽他也不可能不知道。况且,这培养洪荒兽可不同于培养其他的野兽,除非是寻得兽卵从小培育,或是机缘巧合,否则基本上人为的是很难控制洪荒猛兽为己用的。

    正因为如此,秦刺完全将巫教排除在外。但这样一排除,秦刺却有些茫然起来,他有些想不明白,到底是什么人会如此做,有为什么要这样做。

    “咦!”

    突然,秦刺讶呼一声,他的思绪又转回到了洪荒猛兽身上。因为他忽然记起来,洪荒兽在这一界虽然消失了,但并没有完全的灭绝,至少从特性组那里所了解到的国家秘密研究部门就掌握了洪荒兽的兽卵,并成功的进行过培育。

    国家部门自然不可能干出自己人伤害自己人的事情,更不可能假冒他的身份行凶挑衅整个练气十二脉。但是玉无瑕曾说过,秘密研究部门曾被日本九菊一脉的人攻陷过,从中抢夺了不少的兽卵和刚刚培育的洪荒兽,领头之人就是安倍雅正,当然,准确的说就是阎摩。

    “难道是阎摩做的?”

    秦刺越想越觉得有这样的可能,阎摩跟他的仇怨早就结下了,阎摩对他自然是恨之入骨。而此人占据了安倍雅正的躯体之后,一直借助九菊一脉来疗伤,如今不敢说完全复原,但是以他的能力,将整个九菊一脉玩弄于鼓掌根本就没有问题。而利用九菊一脉,探查清楚巫教,探查清楚自己的身份,这也不是什么难题。

    如此一来,通过巫教了解到练气十二脉,也了解到巫教和十二脉之间的矛盾,这就更不是什么难事了。

    “看来冒充我的人十之**就是阎摩了,他这样做,恐怕就是想故意挑起巫教和十二脉之间的争斗,等我们双方争得两败俱伤的时候,他就可以从中渔翁得利,既可以干掉我报仇,又可以轻松的将拿下巫教和练气十二脉,从此由他一个人掌控。呵呵,真是打得好算盘。”

    想通了这些,秦刺反倒是放松下来,正所谓不知道的敌人才最可怕,既然已经知道敌人是谁,打的是什么主意,秦刺自然就不那么担心。他虽然修为莫名失踪,并且被带入了天龙一脉,但他的身份还没有变,他依然是巫教教主,只要他不话,任你阎摩如何使用阴谋诡计,巫教又怎么可能轻易上当。

    “阎摩,呵呵,原本还想稳定下来,再去日本将你还有九菊一脉绞杀干净,如今看来,倒是留你不得了。”

    秦刺的面上浮现出一丝狞笑,随即又化为浓浓的杀气,但这股杀气刚一扩散出来,又迅的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皱的很紧的眉头和一脸的担忧之色。因为秦刺想到了日本想到九菊一脉之后,就突然想起了玉无瑕。

    玉无瑕本来的目的是要随秦刺一起找九菊一脉算账,拿回那些丢失的洪荒兽卵,可惜秦刺并没有急着去处理此时,而是带着她和夏娜去了一线神隙。遇到孔潮的时候,他和玉无瑕以及夏娜失散了,但在秦刺被吸入虚空漩涡的时候,也看到这两个姑娘同样被吸了进来,只不过双方一前一后,最终被传送到了不同的虚空中。

    如今秦刺已经顺利脱困,虽然惹得一身修为失踪,但最起码命还在,第二元神还在,有这样的资本,秦刺就可以东山再起。但是玉无瑕和夏娜这两个姑娘流落到虚空之中,也不知道有没有出来。

    “无暇和夏娜都不是短命之相,应该不会早亡的。”秦刺也唯有这样安慰自己,但还是忍不住悠悠一叹道:“唉,是我害了他们啊。希望她们能平平安安的从虚空中走出来。不过以她们的能力,根本就做不到这一点,幸好那只圣甲虫还留在她们的身边,而他们也被圣甲虫的那层光球结界所笼罩,如今也只有寄希望与那只可以穿梭虚空的圣甲虫,希望它有办法将两个姑娘带出来了。”

    秦刺慢慢展开了愁眉,虽然担心,但他也无计可施,这种谁也无法预料的事情,不是想躲就能躲得了的。而如今,秦刺的元神失踪,置放在圣甲虫的那一缕神识也和他失去了联系,即便玉无瑕和夏娜随着那圣甲虫脱困,他也无法感应到,所以也只能将这份担心暂时按捺下来,只希望两个姑娘不要出事才好。

    掀开被褥,秦刺下了床,来回走动了几步,感觉到身体的状态其实还算可以,虽然不及以前,但秦刺总举得体内似乎隐藏什么巨大的潜力,可惜真要去寻找时,却丝毫都没有现,好像仅仅是一种错觉一般。

    “如今只剩下这第二元神,而根据狴姑娘以及那些天龙一脉的炼气高手们检查过我身体后的看法,都一致的认为我是天生结婴体,也就是说,我体内的这第二元神根本就不是元神,而是元婴才对。这些人都是炼气之士,对元婴了解颇深,他们既然如此认为,那想必是不会错的。难怪我自从收纳了这第二元神之后,此元神便一直没有什么动静,似乎根本不为所动,而在我修行之时,这第二元神又暗自调动五脏精元,原来这根本就不是元神,而是一个元婴。也不知道亚瑟王的精神种子,为什么会直接向元婴转化。”

    秦刺想到这里,也不知道该喜还是悲,但是背脊有些凉那是必然的,相信不管是谁遇到同样的事情,恐怕在知晓之后,都会后怕不已。因为只要是修行中人,都明白一个道理,那就是炼体和炼气这两种完全相悖的法门,只能选择一样,若是两者同修,下场是什么样的,用大脚拇指去想,也能知道。

    而秦刺虽然一直有体气同源的想法,但这仅仅是个想法,甚至可以称得上是天马行空的想法,在没有实际的依据之前,这个想法跟现实永远也不可能挂钩,所以在秦刺知道自己的识海中曾有一段时间同时存在着元神和元婴的时候,心里的那份后怕是完全可以理解的。

    当然,秦刺不知道该喜还是该悲,这其实也说明秦刺的心里是既喜又悲。

    悲什么?

    很简单,元婴和元神同时存在,即便暂时没有出问题,但这种隐患一旦爆出来,他的下场完全可以想象。

    喜什么?

    秦刺的喜悦源自于如今体内的状况,如果说当初这第一元神和第二元婴的同时存在是一个定时炸弹,随时都会将自己折腾的粉身碎骨的话,那么现在这第一元神的突然失踪,只剩下第二元神独存的情况,就等于将秦刺从生死的边缘给拉了回来。

    如今的他,除了失踪了炼体的修为,却不会再有任何的潜在威胁,只要花费大毅力将这第二元婴给培育起来,那他依然不弱于任何人,所需要的也不过就是时间罢了。

    “如此看来,我这第一元神的失踪倒也不见得完全是一件坏事。甚至,这或许可以称之为一种变相的机缘,若非如此,恐怕我到现在都还没弄明白,自己这第二元神的真正性质,也自然不知道这其中的危害,长此下去,或许哪一天我因此而粉身碎骨,还会被蒙在鼓里呢。”

    想明白了这一点,秦刺的脸上多了笑意,因为修为失踪而失落的心情也畅快了几分。

    “不过,这第二元神的培育倒是一件麻烦事,以我现在的能力,也就是比普通人高明一点儿,甚至连巫教中的一般弟子都不如。若是遇到那些仇人,恐怕顷刻间,就会有生命危险。就算是回到了巫教,我这修为的丧失,恐怕也再不能压住阵脚,反倒不如……”

    秦刺的目光骤然一亮,掠过一道璀璨的精光,他的心头猛的萌生出一个大胆的想法,就是留在这天龙一族当中修炼他们的炼气之术,等到实力回到一定的层次之后,再考虑离开这里,暂时将此处当做自己潜伏的栖息地。

    这个想法不可谓不大胆。

    大胆之处在于,秦刺若是潜伏于此修炼这天龙一族的炼气之术,那即便学有所成,怕是巫教也无法认同他这个非炼体一脉的教主,而更重要的是,他这般做就是刀尖上跳舞,稍有不慎,恐怕就会落得被天龙一族直接击杀的下场。

    但秦刺却极为认同自己的这个大胆想法,因为这是绝处逢生的唯一出路。留在此处,虽然隐患颇多,但好处也是巨大的。

    先,他不用担心自己如今的实力会遭到曾经的那些敌人反扑,以这天龙一族的实力,只要自己不露出马脚,那是绝对安全的地方。

    其次,这天龙一脉乃是练气十二脉中的强脉,也是相当核心的脉系,如今那阎摩挑拨是非,阴谋诡计都是冲着他和巫教来的,若是他留在此处,自然就可以随时掌握十二脉的动向,也好在关键时刻插手化解,不要让那阎摩从中得利。

    最后一点也是至关重要的一点,直到现在,秦刺都不认为自己的炼体修为就一定是消失了,他更加认同的是不知道什么原因,这炼体的修为暂时的隐藏起来了,而且隐藏的相当干净,不管是他还是旁人,都无法寻找到踪迹。所以,他必须要有一个安全的地方,慢慢的寻找恢复的方法,或是其他有用的线索。

    当然,对于隐患,秦刺也有着充分的思考。

    譬如说这体气同修的隐患,若是炼体修为真的只是暂时失踪,他改修连体之气,等到他日炼体修为再冒出来的时候,必然会生冲突,但对于这一点,秦刺已经不在乎了,毕竟已经进展到这一步,伸头也是一刀,缩头也是一刀,倒不如坦然面对,说不定他就能改变历史,成为修行史上第一个达成体气同修的人,也或许通过他这个例子,就证明了体气同源的存在是正确的。

    再譬如说,秦刺炼气会否影响教主之位的问题。这个问题就要简单很多,秦刺当上教主从一定程度上来说也是被迫的,当然秦刺也想拥有一定的势力,一方面更方便自己的修行,另一方面对自己的复仇也有帮助。但坐不坐这个位置真的不是那么太重要,秦刺最根本的**还是修行,有朝一日破碎虚空。所以,他和巫教之间是双向选择,如果巫教真的放弃他这个教主,那他自然也会放弃巫教。此后巫教的任何事情,跟他秦刺都无关。

    至于其他的小隐患,只要秦刺稍微注意一点,不露出什么马脚来,应该就不会出现什么太大的问题。

    “啪!”

    秦刺猛的合掌一拍,拿定主意道:“看来,我是一定要留下来了,这是我现在最好的选择。而且,以天龙一族对我的态度,他们对我似乎也是志在必得,一个天生结婴体的人,这样的良才美玉,想必练气十二脉任何一脉拿到手上都会想办法让其留下的。

    既然如此,我顺了他们的心意,反倒会对我日后的修行帮助极大,比起其他的普通弟子,我应该会得到最多最优越的修行条件,这对我恢复实力,自然也是帮助极大的。”

    前前后后将思绪理了个透彻,秦刺也终于卸下了心里的担子,安然的躺在床上,陷入了香甜的睡眠当中。

    翌日。

    天不亮,狴玲珑就钻到了秦刺的房间里,这姑娘显然对睡眠的要求并不高。但她进来时,却是轻手轻脚,谁知道推开门才现,秦刺早已经醒了,并且已经下了床,正在欣赏着房间那精美到堪称艺术的装饰。

    “呀,你怎么这么早就醒了。”

    狴玲珑没想到秦刺居然这么早就醒过来了,随即看到秦刺已经下了床,顿时俏脸一变,埋怨道:“你怎么下床了,不是告诉你,你现在的身子还很虚弱,要在床上多休息,不要随便乱动吗?这要是伤了脏气怎么办?”

    秦刺转过身笑道:“狴姑娘,你也起的很早啊。放心吧,我的身子我还不清楚么,昨日休息了一天时间,今天已经觉得身体好多了,下床走动走动,对身体也有好处。久卧伤气的道理,相信你也应该懂吧。”

    狴玲珑撇嘴道:“久卧伤气那说的是普通人,你可不是普通人,就算卧一辈子也没有问题的,倒是随便乱动,反而会伤了脏气的自然调理。唉,算了,换做是我就这么躺在床上也熬不住了,本来我还想早点过来,省的你一个人无聊呢,既然你下床了,那今天我就带你参观一下我们天龙一族吧。”

    秦刺笑了笑,点头说:“那就有劳狴姑娘了。”

    “不过,还是得先吃了早饭再说。”狴玲珑嘻嘻一笑,随即便溜了出去,没过多长时间就提来了一个食盒,盒中放着稀粥咸菜,还有各种各样的点心。

    秦刺昨晚睡的极为香甜,这或许是他自打炼体过后,真正意义上的一次美觉,以往几乎对睡眠没什么渴望的,而如今大概是因为修为失踪的缘故,反倒和普通人相像起来。甚至在闻到点心的香气之后,秦刺居然萌了早已经消失了很久的食欲,忍不住食指大动,顷刻间,就风卷残云。

    而那狴玲珑只是喝了一碗稀粥,便笑吟吟的看着秦刺狼吞虎咽,时不时的出声让秦刺吃慢些。

    待吃完之后,狴玲珑略微收拾了一下,就对秦刺说道:“走吧,我带你餐馆一下我们东海龙宫,不过这里很大,一天时间是走不完的,好在你在这里还要呆上很长一段时间,也不急在一时,咱们慢慢看。”

    秦刺点点头,随即,便与狴玲珑偕同离开。

    …………

    转眼间,秦刺在天龙一族已经呆了一个星期,这七天的时间里,秦刺每天只做一件事情,那就是在狴玲珑的陪同下,游览整个天龙一族,随着时间的加深,通过自己的眼,和狴玲珑的介绍,秦刺对天龙一族的了解已经越来越熟悉。

    但同样的,随着这种熟悉感的增强,秦刺的也愈的感觉到巫教重返华夏的大计有些莽撞。当初去那天马一脉和天蛇一脉的时候,由于时间的关系,根本来不及深入的了解,而现在通过对天龙一脉的了解,秦刺完全可以预想到,如果凭巫教如今的实力,短时间内返回华夏和练气十二脉交锋的话,恐怕十之**是输多胜少,甚至可能会再次出现曾经分崩离析的局面。

    当然,通过这些天的了解,秦刺已经不需要可以的去装作什么也不懂,他已经可以渐渐的表现出接受了这里的一切。而在与狴玲珑的交谈中,秦刺也若有若无的表露出了对炼气修行的向往之心。

    狴玲珑见秦刺有此意,那自然是很开心,连忙将这件事情告诉了她的父亲,也就是天龙一脉的族长。

    于是,这天秦刺在房间中正思索着如何加快脚步,早点进入到修行状态,弥补自己的修为时,狴玲珑忽然闯了进来,一进门就拉着秦刺的手臂说道:“麒麟哥,快跟我走,我爹知道了你想炼气修行的事情,想跟你谈谈呢。”

    麒麟是狴玲珑给秦刺取的名字,因为秦刺一直扮演失忆,想不起自己的名字,为了方便称呼,狴玲珑便自作主张的给秦刺去了个名字。当然,取麒麟这个上古神兽的名字并非是没有根源的,因为狴玲珑认为秦刺当初是被炙光麟豹所伤,而此兽据说是麒麟种,而秦刺又能从此兽手中逃脱,便取了这个名字。

    当然,还有一个更重要的原因,就是这麒麟传说也是龙种,取麒麟这个名字这也正好应和了天龙一族与龙的关系。

    秦刺当时对这个名字既没表示反对,但也没认同,狴玲珑以为秦刺默认了,便麒麟哥,麒麟哥的叫开了。

    当然,这姑娘的称呼还是有些意思,对旁人年纪长于自己的,她最多叫一声族兄,唯独对秦刺直接以哥称呼,也不知道这姑娘是不是觉得这样叫,更显得亲热点。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