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中文网 > 穿越小说 > 重生欧美当大师 > 第十一章 迷茫
    现在的比利时总督法肯豪森将军,周南在另一段人生里面印象特别深刻。不仅因为他是霍夫曼的忘年交,更因为他是祖国人民的好朋友。

    法肯豪森在1930年退休后,到内地担任军事顾问。在许多问题上给予了内地人民重大的帮助,并且是难得的不在乎肤色的西方将军。

    1937年纳粹德国正式与日本结盟,而日本当时已在抗日战争中向内地宣战。纳粹德国为了向日本表示善意,承认了日本在内地的傀儡伪满洲国,并撤回德国对内地支援,其中包括以将其家人以叛国罪惩处来强迫法肯豪森辞去顾问职务。

    在这样的形势下,法肯豪森被迫回国,当时的周南也跟他一起来到了德国。1938年,法肯豪森被召回现役,在西部战线担任步兵将军。1940年5月他被任命为比利时军事总督,一直到今天。

    在担任比利时总督期间,他通过周南的同胞钱小姐放走了不少犹太人,也因为这个原因,他在战后没有被判刑,而是被释放,后来隐居在了德国的小镇拿骚,一直到六六年去世。

    周南在八十年代第一次来德国寻找霍夫曼家族人员的时候,就亲自到他的坟前拜祭过他,在他的心里,这是一个值得尊敬的德国将军。

    坐在安静的河堤边,周南将梦境中的一些与身边环境息息相关的变化都说给了霍夫曼知道,这些对霍夫曼来说相当重要,因为只有知道了这些,他才能有更好的计划。

    但是周南过度高估了他的承受能力。这突如其来的冲击让坚强的霍夫曼也有些心神不宁,他站起身来说道:“走,我们去一趟我‘死亡’的地方。”

    这句话不仅霍夫曼觉得怪异,就连周南也觉得怪异。但是,他约霍夫曼在这里见面,其中一个目的也是因为这个,所以当然没有一点意见。

    他们两个人开了一部车,约翰坐在后排,开车向北。那个地方离他们见面的地方只有不到十公里,开车几分钟就抵达了。

    周南将车停在了路边,看了看周围的环境,确定下来了一个地方。“就是这里。为了躲避轰炸你开的车进了森林,但是厄运之神却降临了,偏偏是在森林里面,你……”

    霍夫曼眼睛似乎盯着森林里面,却毫无焦点,平日里那张冷峻的脸也露出了一丝软弱和迷茫,显然是受到了巨大的精神冲击。但是也正因为如此,周南知道,他完全相信了自己的话。

    这种信任让周南的心里格外高兴,他能这么轻易地就相信自己,也是因为真正地把自己当做家人看待。

    而且,在这个时代,欧洲人其实也是相当迷信的,各种意外都可以被编织成神迹。周南原本还在考虑,如果霍夫曼不相信自己的话,自己也可以借用神迹来让霍夫曼相信,不过现在看来是不用了。

    好半天,霍夫曼才平静了下来,说道:“你今天先回去,把你手里的工作安排给蕾娜,然后明天坐火车过来布鲁塞尔。我今天需要平静一下,因为我也不知道要跟你说些什么,更没有面对这些的计划。未来的一段时间,我们需要好好考虑一下,该如何面对未来的人生。”

    周南点了点头,却扯到了脑袋后面的伤口,忍不住呲牙咧嘴了起来。霍夫曼也忍不住一笑,抚摸了一下周南的头顶。“现在我不能继续把你当作孩子来看待了,虽然是在梦中经历了这么多的事情,但是这些心灵的磨难也让你真正成熟起来了。”

    周南忍不住说道:“我是你的孩子,这一点永远也不会变。”

    他欣慰地笑了起来,温柔问道:“饿了吧,我们回安特卫普,我给你找点吃的,然后你再回阿纳姆去。”

    返回到了运河边,霍夫曼似乎已经平静了下来。开上了自己的车。在现在的欧洲,几乎没有餐馆,所有的平民都是统一配发食物,吃什么都要票。

    只有一些高档餐厅在营业,但是这个时候去餐厅,餐厅里肯定是一些德国的军官或者商人,霍夫曼现在只想安静思考周南带来的震惊,不想陷入一场额外的社交活动之中。所以,他带着周南来到了市郊的一处军营。

    在整个西欧都被德国占领以后,安特卫普这里也变成了大后方,这个后世著名的钻石之都由于控制着钻石交易的犹太人的离去,目前的大部分钻石交易已经停止。

    在世局平静下来以后,德国人在这里管理的并不是很严格,跟荷兰大部分地区一样,本地人除了收入低一点,并没有受到太多的压迫。

    在这些地区最少有一小半人是欢迎德军的进入的,当德军进入这些地区的时候,还有无数的人群列队欢迎,许多女人还为德国的士兵送上了鲜花和香吻。

    除了犹太人。

    德国人几乎占领了整个欧洲,他们在欧洲大陆再也没有了生存的土壤,他们的处境也是最艰难的,看不到一点希望。

    作为后勤商人,又有比利时总督的支持,霍夫曼在这里没有受到任何为难。不过由于心中有事,霍夫曼并没有去打扰这里的长官,只是拿出了身份登记,要了两份套餐。

    德军的套餐几乎完全一样,不管是军官还是最低等的列兵,伙食几乎是一样的。军官无非是在其他福利方面稍微多一点,甚至还有单身的军官工资还没有有几个孩子的士兵高的情况,完全体现了人人平等。

    周南这个东方人的出现引起了不少士兵的议论,显然他的名气并没有传到这里来。不过,有一脸严肃的霍夫曼和一位后勤长官的陪同,他的出现并没有引发多大的骚乱。

    但是,还是有一些民族主义份子对周南的出现有些不满,其中就包括了一个满脸络腮胡子的上士。他在一群士兵的蛊惑下来到了周南他们的饭桌前面,他先向那位少校后勤长官敬了一个礼,随后略带傲慢地问道:“马克西长官,我很难理解一个东方人出现在我们的军营之中,并且跟我们吃着同样的食物。”

    马克西看了看周南,还没有说话,但是霍夫曼已经站起身来,大声地说道:“上士,你眼中的这个东方人虽然有着跟我们不同的肤色,但是却也为帝国贡献着自己的力量。你今天吃的香肠,你身上穿的衣服,包括你受伤包裹的绷带,全部都是他负责从德国本土运送到前线。在阿纳姆,由他负责的转运工作总是完成的非常圆满,因此也受到了所有德国军人的认可。而他头上的伤口,就是在半个月以前,被荷兰游击队的地雷炸伤。请问,你认为他有资格跟你坐在一起吃饭吗?”

    这个大胡子显然并不是一个善于言辞的人,听了霍夫曼的话,他对着周南行了一个军礼,说道:“请原谅我的冒昧,这个答案让我非常满意。”

    马克西笑了笑,说道:“上士,我欣赏你的正直和勇敢。不过,现在请先让我们填饱肚子好吗?”

    对于这样的事情,周南已经习惯了。如今的欧洲还是世界的中心。即使是美国人,也被他们认为是一帮乡巴佬,更别说不同肤色的亚洲人了。

    也是因为这个原因,周南如果想要依靠自己的能力在欧洲生存下去,是一件非常困难的事情,除非躲在某一个村子里,不与外界接触,否则总会免不了这种歧视的目光。

    如果不是亚洲的战火会在未来继续燃起,如果不是回到老家会面对几十年的风风雨雨,周南绝对不愿意继续留在欧洲。

    虽然在梦中经历了人的一生,有了比所有人对未来更清醒的认识,但是周南还是认为只是一个普通人。他没有改变世界的能力,只想好好地生存下去。

    吃过午饭,霍夫曼将周南送上了车,只是轻轻地拍了拍他的肩膀。“回去的路上小心一点,到了阿纳姆给我打电话。”

    周南点了点头,坐进了车里,隔着车门说道:“雅尼克,这些先知不应该成为我们的负担,相反,这些是我们改变命运的力量,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相比需要将近两个小时才能到家的周南,霍夫曼用了半个小时就回到了位于布鲁塞尔北郊的塞内弗古堡。

    这座古堡的主人原本是一位犹太人银行家,战争的到来让这座古堡更换了新的主人。由于这座古堡刚好位于机场和火车站的中间位置,距离港口区和拉肯皇宫都很近,加上周围交通便利,所以被确定为德军军事管制政府的总督府。

    霍夫曼在这个古堡里面也有自己的房间和办公室,不过他更喜欢住在码头区附近的一座小别墅里面,那里不仅没有森严的守卫,还因为距离仓储中心更近。当然,更主要的原因是他在这里可以自由自在,没有任何人可以管着他。

    但是今天从周南那里得到的消息给他的冲击实在太大,一直到现在,他仍然感到一股冰冷的寒意从身体内部出现,让他全身僵硬。

    这种不能用科学解释的问题让他感到由衷的恐惧,他现在需要一个安全的地方来认真考虑以后将要面对的困局。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