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中文网 > 穿越小说 > 重生欧美当大师 > 第四十章 政治新人
    从伯尔尼到韦吉斯差不多一百二十公里,但是由于第二天上午周南要正式加入自由民主党,下午还要前往伯尔尼大学演讲,所以周南会在伯尔尼住一晚。

    奥黛丽前一晚就听周南说了这件事,但是演出回来,看见周南没有在家里,她仍然感到有些失望。

    洗完澡以后,奥黛丽躺在没有周南的床上,将头鼻埋在蓬软的枕头里,贪婪地吸着还有周南一丝气息的枕头,心里就觉得格外满足。

    她起身将这两天演出挣的一百六十瑞郎握在手里,穿着睡衣又来到了楼下,坐在了客厅新装的电话旁边。

    “奥黛丽,今天演出不累吗?还不去睡觉?”

    凯莉总是闲不住,手里拿着一件周南的旧衣服,准备给干农活的格莱温当工衣穿。他们的身高虽然差不多,但是周南要瘦一些,所以要把衣服剪开,加一点布料,改大一点。

    看到奥黛丽有些神不守舍地窝在沙发里,她摇头笑了笑。年轻人啊,连短暂的分离也受不了。不过这样真好。“这么晚拿着钱干什么?”

    奥黛丽这才回神,有些沮丧地说道:“这是我这两天演出挣的,我在想,要送给约纳斯什么礼物。”

    她更想的是当着周南的面,把钱交给他,告诉他,自己也能挣钱了,不再是个废物了。

    可是他却今天偏偏不在家。

    凯莉安慰她说道:“约纳斯今天晚上有集会,应该会很晚才结束的,你明天还要上学,不要等他了。”

    奥黛丽轻轻地摇了摇头说“他今天早上答应了我,会给我打电话的……凯莉,你说我应该给约纳斯买什么礼物呢?”

    “只要是你买的,他都会喜欢。”

    “那你呢?”

    凯莉笑了起来。“还有我的吗?不过我还真不知道想要什么呢!”

    “这是我第一次挣钱呢!一定要买……”

    两个女人有一句没一句地搭着话,都在期待着电话的响起。

    在伯尔尼的周南作为一个新人,一直等到集会散去才准备离开。不过今天集会的召集人马克斯珀蒂皮埃尔叫住了他。“约纳斯,虽然时间已经不早了,但是我还想跟你喝一杯,单独喝一杯怎么样?”

    跟在周南身边的施托尔科闻弦歌知雅意,手抚胸前微微鞠了一躬。“那我先回房间了,祝你们交谈愉快。”

    听到施托尔科这样说,周南就知道,跟这位马克斯交好,对自己以后很有利。他对瑞士目前政坛的人物认识不多,什么样的人值得交往,应该交往,都需要靠施托尔科来指点。

    所以周南愉快地接受了邀请:“当然,这也是我希望的。不过,我需要先去前台那里打个电话。”

    他笑着说道:“还是我跟你一起去吧,要不然,他们会把你的电话费记在账单上。”

    周南不认识这位马克斯,也不知道,这位马克斯,一年后成为了七位执政官之一,四年后的50年,他成为了这个国家的委员会主席,就是他主动给主席写了一封信,承认了新中国,并且与中国建交。

    而且,他还在55年和60年,又两次登上委员会主席的宝座。五年也是瑞士法律规定的委员会主席上任的最短间隔,由此可见他的能力有多受公认。

    接到了周南的电话,已经有些迷迷糊糊的奥黛丽根本不在乎周南说了什么。她只知道约纳斯记住了自己的承诺,给她打了电话报平安,就已经满足了。

    在电话里缠绵了一会儿,奥黛丽心满意足地挂了电话,跟凯莉亲吻了一下,就开开心心地上楼去睡觉了。

    这家酒店就是马克斯的产业,打完了电话,马克斯没有让侍者引路,跟周南来到了一间属于他的办公室,两个人在办公室的两张并排的沙发上坐了下来。

    打开了一瓶珍藏的红酒,马克斯倒了两杯,递了其中的一杯给周南。“约纳斯,明年就是全国大选,而我已经准备保留党籍,参加大选。”

    周南接过了酒杯,点头致谢。“今天入住这家酒店的时候,我就已经听施托尔科说了这种可能,他也认为你有足够的能力胜任委员会的工作。”

    瑞士的联邦委员会虽然大部分都是从议员里面选出来的,但是如果成功当选,就必须放弃自己的党员身份,以示自己将会以公平公正的态度面对政局。并且从此不允许跟自己的政党有任何密切的联系和暗中操作,违规的话,惩罚是一般人都接受不了的。

    议员大部分都是兼职,只有议会的十二个常设委员会的议长们,因为职责在身,才会选择完全从政,但是像一些商人,也可以不放弃自己的本职。

    但是如果被选举成为了联邦委员会的执政官,这就属于是行政工作了,也就是职业政客。这个时候不仅党员的身份要放弃,也不能再从事任何其他业务。

    不管你是商人,还是农民,还是工人或者是教授,这些本质工作全部不允许再涉及。从此以后的四年任期里面,每年有大约相当于普通人十倍收入的年薪,即使退休以后,也有五倍普通人的收入。

    这七位委员从此也拥有了一些特权,比如专属警卫和管家,虽然没有官邸,但是却能使用委员会的专属庄园。并且在外交和刑事豁免有属于自己的特权。

    实际算起来,整个瑞士,除了专业行政官员,真正的政治官员就只有这七个人。虽然这七个人的所有开销基本上都是国家包了,但是人数却少的可怜,所以民众的压力一点也不大。

    他们四年一届,大部分人最少可以连任一届,如果能力比较优秀,甚至四届五届都能继续连任。

    根据周南手里的资料,从1848年到现在差不多一百年间,瑞士只出了六十三个执政官,平均一年还不到一个人。

    马克斯在周南的身边坐了下来,笑着说道:“我知道你现在可以算是个艺术家,也能算是个文人,却还不能算是一个政客。所以我们不需要用这种官方语言来交流。我对遥远的东方充满了好感,对华人也没有半点歧视,甚至我认为,曾经领先这个世界两千年的中国人,是这个世界上最聪明的种族。”

    周南点了点头说道:“但是遗憾的是,大部分欧洲人因为这一个世纪的崛起,就再也看不起我们了。”

    “这只是因为他们的愚昧和短视,真正的历史学家,无一不对中国的历史充满了敬意,对中国人也充满了欣赏。”他放下了酒杯说道:“约纳斯,作为党内现在最耀眼的明星,我可以预见,你在未来会为我们带来更大的影响力。而在现在,你也能够发挥足够的作用了,我希望你能帮我一次。”

    周南尽量平静地说道:“要到明天,我才能成为一个正式的党员,而且我也不认为我现在就具备了广泛的影响力。”

    他笑了笑说道:“你现在虽然没有,但是别忘了对你寄予厚望的让诺德。他虽然在某些方面的行为不能让人苟同,但是在人际交往方面,他却是一个人人都给几分面子的温和派。”

    既然他把话说的这么明了,周南也有意跟这个资深议员拉好关系,所以他也干脆地说道:“我的确可以在某种程度上影响让诺德,但是却不能代替他做出任何选择。所以,我现在不能答应你什么,我只能保证,我会把你的意见传达给他。”

    “这就足够了。”他举杯跟周南碰了一下,说道:“他需要的是你的未来,我需要的是你的现在,所以我跟他之间也没有竞争。我想,他会重视你的意见的。”

    周南忍不住问道:“为什么你们都看好我这个华裔党员的未来?仅仅因为我写了一本历史巨著吗?”

    “不,你小看了你的书。在历史学家的眼里,你的书是历史巨著;在人文学家的眼里,你的书是人文巨著;在政治学家的眼里,你的书是政治巨著;在哲学家的眼里,你的书是哲学巨著;而在经济学家的眼里,你的书是经济巨著。哪怕,你只是拥有这些理论……”

    周南沉吟了一下,问道:“我是否可以理解为,没有在乎我个人的能力,只是需要我这个招牌?”

    马克斯哈哈大笑了起来,忍不住摇了摇头笑道:“的确可以这么说……约纳斯,你才24岁,哪怕你是一个天才,已经可以把几千年的历史用一本书来总结,但是这些仅仅只是理论。你不知道我跟谁是盟友,跟谁是对手,你不知道我真实的执政思路是基于什么理论,你也不能把这些理论直接套在现实中。或许以后你能够成长起来,但是在此之前,没有人会有耐心等待。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周南点了点头说道:“你的意思是说,虽然我是值得扶持,值得期待的,但是现在的政坛,我还只是个旁观者。”

    “是的,你现在只能当一个宣传的招牌,而没有人会真正把一些政务交给你。约纳斯,即使是天才,也需要学习,也需要历练。”

    周南笑了起来说道:“其实这更符合我对自己的定位,能做一个宣传的合格招牌,也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呢!”

    他正容说道:“所以,你今天的帮助能换来我未来的帮助,这对我们双方都是有利的。”

    有了施托尔科开始的暗示,周南也放心接招了。“我会为此努力的。”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