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中文网 > 穿越小说 > 重生欧美当大师 > 第五十一章 搅浑水
    周南自然不知道家里的雅尼克和让诺德,还有赫姆斯特拉夫人会把奥黛丽送来巴黎,他的目的之下要让赫姆斯特拉夫人夫人回一趟阿纳姆,让那里的民众炮制几条对他有利的新闻出来。

    每个人总是习惯用自己的认知和阅历来考虑问题,周南的自身阅历和经验,比起他们三个人都差的多,更别说是他们三个人做出的决定了。

    当然,周南不是没有自己的优势,他的记忆里面有着丰富的学识和经验,但是那些对他来说就像是看了一场他某一个层面的人生电影。那些知识容易借鉴,但是那些经验想要变成自己的,却不是那么容易。

    如果那些经验也变成他自己的,那他的短板也就只剩下决断了。

    他性格温和,但是不代表愚蠢,他经验不足,但是有梦中的经验可以利用。但是另一世他就是随波逐流了一辈子,很少自己做出决定性的意见,这一点,即使把梦中的知识和经验全部融合,也解决不了。

    所以他这个人只能当一个军师,参谋之类的角色,或者说,他能扮演一个掌舵的领导者的角色,但是永远不可能成为一个执行者的角色。

    值得庆幸的是,以前有雅尼克,现在又多了让诺德,赫姆斯特拉夫人,施托尔科这样人来帮他,让他永远不用自己冲在第一线。

    指望他自己面对风雨,像托马斯那样的角色再出来几个,他恐怕也只能被动承受。

    周南很清楚自己的短板,所以把事务安排了下去,他就不再去想了。

    前往巴黎的路上,他和费弗尔坐在一部车里面,一路上仍然还在交流费弗尔创立的年鉴学派学说。

    用年鉴学派后世成熟的理论来压制费弗尔刚建立的的理论,只会是全方位的碾压。

    这是周南的长项,短短两天的接触,费弗尔已经对周南的才华再也没有了任何怀疑,转而变的崇拜起来。

    能得到这样一个学者的崇拜,周南那本来有些郁闷的心,也变的开阔了起来。

    现在,只要学术不被彻底打压和击垮,他就是立于不败之地啊,其他都是小节。

    但是想要靠学术方面的理论来打败他,周南相信,现在没有人能做到。

    从斯特拉斯堡前往巴黎,差不多有五百公里,上午出发,一直到傍晚时分,他们才进入了巴黎的市中心。

    由于在二战期间,巴黎成为了不设防城市,所以这个城市在战争中并没有遭受到太多的损失。相对于许多几乎夷为平地的城市,这里的人民要幸福的多。

    这个时代,巴黎还不像后世一样,几乎占了整个法国将近一半的资源,但是最少在教育方面,巴黎一个城市的教育资源,占了整个国家的差不多一半。

    巴黎的大学很多,法国有名的大学,前十名里面,巴黎一个地方占了六个位置。哪怕里昂自诩为教育之城,但是最少在教育资源上,也远远比不上巴黎。

    周南这次的法国之行,最重要的一站就是巴黎。只要他的学说能被巴黎的人承认,整个法国也就拿下了大半。

    巴黎人很骄傲,整个法国,除了巴黎,全是乡下。

    这一点很像那个南朝鲜,首都把全国一半的资源都占了,但是,只是没有那么极端而已。

    巴黎的大学大部分都在市中心的第七区和第六区,在塞纳河左岸,卢森堡公园周边,就有不下于十座大学。

    周南会在这里住一周左右,因为他要演讲的学校,就包括了巴黎政治学院,国家行政学院,巴黎第四大学,巴黎高等师范学院,巴黎第五大学和巴黎第十大学。

    除了国家行政学院是为法国培养官员的地方,其他的五座大学的社会学科,占据了整个法国社会学科前六名的五个位置,唯一一个漏网之鱼是排在第四位的里昂高等师范学院。

    这里面,巴黎政治学院的地位无与伦比。即使在全世界范围内,他们的政治学科,社会科学学科,国际关系学科综合起来,排在世界前五是没有一点问题的。

    法国几乎所有的政治家都出自这个学院,在周南的记忆里,二战以后,所有的总理都出自这个大学,七个总统,有六个毕业于这所大学。

    当然,周南也没有想过跟他们去拉关系,因为周南记忆里比较熟悉的法国政治家们,要么还没有出生,要么还是小孩子。

    征服了这里,以后的法国政治家们就要抱着自己的书来学习,光是因为这一点,他们对东方古国的印象就不会太差。

    当然,也有可能会因为需要记的太多,背的太多,他会被无数学生背后骂娘。不过,要是到了那个境地,就是被骂他也高兴。

    入住的酒店是圣日耳曼大街的一座豪华酒店,酒店里,自由民主党在巴黎的协调员德维尔,还有几家关系比较好的媒体,以及相关学校的联络员,都已经在等在周南他们了。

    当然,那些法国人更加重视的是跟周南一起前来巴黎的费弗尔,好歹他也是法国人民的骄傲。

    虽然天色已晚,但是却没有人顾得上吃饭。所有人都在等着周南的表态,如果周南真的曾经帮助纳粹镇压过荷兰人,他就是再有才华,法国方面也会取消周南的演说行程。

    纳粹刚刚战败,全世界现在都在去纳粹化。任何跟纳粹有关的东西,现在都是被打压的对象。不管你是商人,农民,工人,还是政客。

    文人掌握着舆论引导的作用,更是所有人关注的行当。哪怕周南的学说再好,能帮助到无数人,但是周南也不要指望依靠这个能被别人认可。

    如果真的查到了周南作恶的证据,如今的监狱虽然人满为患,但是也能给他腾出一个位置。

    酒店的会议厅早已经被准备好了,进城的时候,费弗尔就已经坐回了自己的车,在周南还没有澄清的这个时候,即使是他,也要先避嫌。

    周南也在车上特意穿上了一件古式长袍,一条灯笼裤,用一根同色的绸带系在腰间。这种奇异的打扮让所有人都震惊了。他一下车就被围了起来,记者们都激动不已,闪光灯啪啪地响了起来。

    他穿这身衣服不是为了哗众取宠,而是有目的性地引导。他就是要把媒体对他的指责,故意引向种族歧视。虽然效果不会很好,但是转移媒体的舆论方向还是很有用的。

    他的确为德国人服务过,虽然没有欺负过荷兰人,但是总不是那么名誉。所以,故意搅浑水,也可以把媒体的舆论方向引向更深的争执。

    好不容易才挤进了大厅,周南被安排到了会场旁边的一个小房间里面先休息一下,等待着大家都准备好。

    巴黎这边不仅电台,报刊来了一大批人,就连电视台也安排人在会场中间竖了一个摄影机。

    这个年代的摄影机还是庞然大物,摄影师都需要挑选身强力壮的人才能扛得动。除了拍电影的时候,大部分电视节目的拍摄,摄影机都是固定在一个位置的。

    埃廷尼和皮埃尔协助着德维尔安排会场,施托尔科却已经跟约好的几个巴黎这边的政治捐客,先一步回到了早就安排好的房间里。

    周南一个人在房间里,又看了一遍自己在路上起草的告法国人民书,因为时间匆忙,他这一封公开信里面也借用不少经典演讲稿的内容,其中就有马丁路德金《我有一个梦想》的片段。

    随后,他平心静气,将所有的杂念都驱逐出去,放空自己的脑子。

    会场安排好了,埃廷尼敲了敲门,将门打开一条缝,探进来半个身子。“约纳斯,可以开始了。”

    周南将写好的稿子放进了衣兜,整理了一下身上书生长袍,翩然地在所有人的目光中站在了前台的话筒前面。

    “今天,是我第一次来巴黎,在来之前,我对这个城市充满了期待和憧憬。我想看看,这个现代思想的启蒙地,这个孕育了一大批思想家和哲学家的发源地,这个以自由思想而享誉世界文化之城。可是,当我还没有抵达这个城市,我就已经感受到了这个城市对我的恶意和嘲讽,对一个将这里当做文化圣殿,思想圣殿的忠诚信徒的排斥。”

    “这是因为什么?是因为我的学说触及到一些人的灵魂了吗?是我的学说冒犯到一些人的利益了吗?还是有人认为我的学说根本就是塞纳河底的污泥,巴黎圣母院地下的恶魂,所以一开始就要将我这个异教徒驱赶出去!我不知道什么时候,以自由思想而著称的法国,以现代文明发源地自居的法国,就再也容纳不下一个卑微的新人!”

    文字记者们也都快速地在速记本上记下周南的话,但是这个时候,却都被震惊地忘记提笔,因为周南一开始竟然就开了地图炮。把整个巴黎,甚至整个法国都拖下水指责,这是所有人一开始都万万没有想到的。

    但是,摄影机仍然忠实地记载着周南的一言一行……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