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中文网 > 穿越小说 > 重生欧美当大师 > 第七十七章 发酵
    《世界通史》中册的出版发行,给周南的欧洲巡回演讲又增添了一把火。约纳斯周这个名字,不再是一个陌生的符号,在欧洲各国之间形成了一个清晰的概念。

    上册的出版,其实一开始是被炒作出来的,从自由民主党的热捧,到汤因比的作序,一位世界公认的大师的吹捧,给周南带来不仅是名声上的爆发,更是实实在在的利益。

    但是上册的内容大部分讲述的是中世纪以前的内容,跟现在的社会相隔太久,除了学术界,普通人对这本书的关注并不高。

    周南的名气,一开始是被吹捧出来的,但是他在瑞士和法国的演讲,才是欧洲人认可周南的最主要原因。

    在瑞士各所大学的演讲,是所有人认识周南的一个过程。从斯特拉斯堡开始的法国之行,才是真正推动周南声名鹊起的重要因素。

    欧洲的历史关系,法德两国的国际关系,一战和二战对欧洲的影响,然后到对未来社会的预测。

    周南虽然年轻,但是他把整个欧洲的历史和现在糅合在一起的有序的演讲,让所有人知道了周南在社会人文方面的深厚功力和清楚认识。

    法国学术界跟周南的辩论,周南并没有落在下风,他是以一己之力跟数十位学术大家在辩论,这一点就非常难得了。

    而年鉴学派的创始人费弗尔,存在主义的大师萨特,荒诞主义的代表人物加缪,女权主义的先驱波伏娃,他们对周南的认可,也让学术界真正认识了周南,接受了周南。

    这个时候,周南在里昂开始脱离了对他的作品的宣传,将学术由历史人文,第一次转移到了他的思想性上面来。

    人道主义思想的诞生,源自于欧洲文艺复兴时期人权对神权的怀疑和否定,在几百年年的时间里,虽然这些思想已经深入人心,但是却从来没有人能完整地整理出来其中的逻辑和思想。

    周南在里昂和后来的马赛,却第一次完整地解析了人道主义思想,总结出了人道主义的所有内容,并进行了分类。

    所以,周南的逼格立刻得到了极大的提升。原本他只是一个比较博学的历史人文学家,但是现在,他已经开创了一个属于自己的思想流派,成为了一个真正的思想家。

    人道主义虽然在之前并没有人能整理出来,但是也是符合普世价值观的,所以影响深远。

    周南现在不仅总结出了属于西方的资本主义的人道主义,还开创性地分析了属于东方唯物主义思想的人道主义精神,他这个开山鼻祖的地位,几乎没有人能撼动了。

    一个符合普世价值观的思想学派,这让周南的影响力不仅限于欧洲,还流传到了东方,跨过了大洋,流传到了美国。

    学术界原本还有一些对周南的质疑,立刻就烟消云散了。因为周南的学术现在已经跟普世价值观联系在了一起,否定周南,就是跟主流社会作对。

    不管是谁,在没有找到一个能质疑周南的学术的方向的时候,都不敢再胡乱开炮了。

    红十字会只看到了人道主义精神的价值,却没有想到这种思想对周南的重要性,所以他们想要找人来完善里面的内容。

    却不知道,这是周南开宗立派的重要核心之一,怎么可能容许其他人涉入进来。这个思想是属于他的,完完全全属于他的,任何人想要插足,周南都不可能会允许。

    相反,对这本书可以创造的经济价值,周南却不会太在意。因为这种思想是需要宣传的,哪怕自己贴钱进去,周南也愿意做。

    红十字会想要帮他出版,帮他宣传,周南只会开心。

    至于附带的经济利益,周南成立一个基金会,每年奖励一定比例的在人道主义精神方面有特殊贡献的人。在全世界范围内的影响力就能够持续不断地延续下去,与之相比,那点钱算什么呢?

    就像诺贝尔,因为他成立的五个奖项,他在全世界的影响力,恐怕要大于任何一个人,这是花多少钱都买不来的。

    这个人道主义的奖项虽然范围更小,但是有红十字会这个国际组织来帮他宣传,影响力以后也不会小。

    这也是他没有想过自己干,而是借助红十字会的主要原因。

    周一的时候,大雨依旧没有停,不过却并没有影响周南的行程。

    在施托尔科从家里过来之后,他们就从塞纳尔别墅出发,直接前往日内瓦。

    梅丽莎恋恋不舍地离开了奥莉,走的时候依旧在惦记着它肚子里的小狗。

    在日内瓦,埃廷尼已经跟红十字会就人道主义思想的单行本出版跟红十字会达成了协议。

    红十字会在周南的授权下取得了这本书在全世界范围内,各种语言版本的三十年出版权。但是这本书的所有收益,将会进入一个特别监管的账户,专款专用。

    每一年,红十字会将会在全世界范围内挑选二十名左右在人道主义方面有特殊贡献的人,对他们进行物质奖励。

    以后,将会根据奖金池的多少,来确定奖励的资金,不足部分,甚至可以接受社会的捐款。

    但是,这个基金会的名字将会以约纳斯周来命名,原本周南还想把霍夫曼也加进去,但是这个有着明显德国味的姓被红十字会给否决了。

    战败的德国,已经被分成四块控制区的德国,这个时候在国际上根本没有了任何影响力,反而被歧视。

    所以他们坚持不肯把霍夫曼这个姓加进来。

    不过这些只是小节,所以周南并没有太多坚持,就答应了下来。

    接下来,就是海廷加跟他们开始完善合约内容了,而周南带着施托尔科和埃廷尼,开始了他们的意大利之行。

    意大利之行一开始确定的行程并不多,只有两个地方,一个是首都罗马,还有一个经济首都米兰。联络的几所大学都是让诺德和自由民主党帮周南公关的,还颇有点免为其难的味道。

    这主要是意大利的学术思想实在太混乱了,这个国家是文艺复兴时期世界的文化中心,许多学术思想都是从这里流传开的。

    可以这么说,全世界的思想浪潮,都是受到了意大利的影响,不管是法国,还是俄国,还是英国,所有的改革都是受到了意大利的影响。

    这里的人打仗或许不行,但是论起嘴皮子,几乎没有谁能比得过,也自视甚高。

    但是由于周南在法国之行的演讲大受欢迎,特别是在后来的人道主义思想被周南完整阐述出来之后,周南的演讲就在欧洲大受欢迎。在法国,有不少学生连课都不少了,跟在周南的后面听演讲。

    开始他的身后只跟了瑞士的几家媒体,但是当他离开法国的时候,有超过二十家媒体一直跟在了他的身后。

    意大利的大学也都不是不食人间烟火的真正象牙塔,他们看到了周南身上的话题性,邀约也就一份份地纷至沓来。

    埃廷尼和施托尔科为周南挑选了一番,帮周南又多挑选了几家大学的邀请,其中就包括了世界上第一座大学,在意大利排名第一的博洛尼亚大学。

    “约纳斯,在意大利的演讲内容都准备好了吗?”

    “这些天太忙了,目前只准备了在米兰的两场演讲的内容……这一次我准备以东西方的意识形态之争作为演讲主题。”

    施托尔科却皱了皱眉头说道:“约纳斯,我认为我们的进度应该慢一点……”

    “什么意思?”

    施托尔科正容说道:“为了宣传《世界通史》我们进行的这次巡回演讲,你已经讲了太多的新思想和对时局的分析,我个人认为,你不应该一次性抛出太多的热点问题来吸引人,更应该给民众一个消化的时间段。”

    周南沉吟了一下,问坐在副驾驶座上面的埃廷尼。“你也这样认为吗?”

    埃廷尼点了点头说道:“是的,我也认为光是一个人道主义精神的探索,就需要很长的一个时间段才能发酵开。你也应该留一些论题,留着应付以后的宣传。”

    他们并不知道周南其实有着非常丰富的知识储备,生怕周南一次性丢出来的学术问题太多,以后跟不上时代了,这对他名气的持续发酵,是有损害的。

    因为这会给周南带来流星,或者是江郎才尽的印象。

    但是周南其实并不担心这个,他在另一世涉及到的学术是非常丰富的,经过他自己的提炼,即使每年出一部书,也能出到他六十岁以后。

    不过,他还是决定接受埃廷尼他们的意见,因为总要给民众一个接受的过程。不管是他的学术,他的思想,还是他的形象,都需要一个漫长的过程才能定型。

    汽车沿着尚贝里,穿过了瓦娜色国家公园,进入了意大利。埃廷尼顶替皮埃尔,将车开进了意大利第三大城市都灵的市中心。

    这个原本没有在周南宣传之旅的城市,现在却成了周南意大利之行的第一站。

    在抵达预定的酒店之前,周南跟施托尔科他们已经商议好了,这次的意大利之行,将不会在宣传新的思想,除了对一些社会热点进行分析,他将会继续完善人道主义的内容。

    演讲的内容,将会为即将要写的人道主义单行本服务,让这个思想被更多的人接受。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