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中文网 > 穿越小说 > 重生欧美当大师 > 第一七零章 人类社会完稿(第三更求订阅)
    蔡老他们离开了,约纳斯农场也就恢复了平静。只有每隔一段时间,牧场收割牧草的时候,才会热闹一点。

    平日里,农场里只有二十多个人,大部分都是周南的助理,除了两个单身汉住在周南家的客房里,大部分都是回镇上自己的家里。

    除了这两个助手之外,周南的家里还住了四个华人学生,他们同时也在帮周南整理讲课的内容。

    然后就还有两个驯马师,他们这些人都住在客房那边,却都是自己开火,或者买着吃。

    礼遇下人是个好品质,但是非常讲究策略。

    比如你的家里人在一起吃饭,如果有佣人,是不是让佣人跟你一起吃饭,这就是一个很矛盾的问题。

    没有等级的区分,的确可以笼络人心,但是对方是个什么样的人,却很难控制。

    特别是当自己的身份不同的时候,不讲究分寸,对自己没有任何好处。

    这么做往往只会让佣人油然而生不该有的心思,助长他们不该有的想法。

    周南不想划出冷冰冰的等级,却也不愿意让自己的私生活暴露出来,所以家里一般不用佣人。

    驯马师这样的人,流动性非常大,他们跟周南一家接触太多,出卖的机会也会更大。

    至于陈汉林他们这几个学生,虽然帮着周南整理讲课的内容,但是周南也不愿意助长他们的优越感。所以只是让他们住在客房里,却不让他们跟自己一家一起吃饭。

    就是周南在家的时候宴请他们,往往也是一次性喊一大批人来宴请。

    陷入政治对自身的学术研究影响是非常大的,即使是天才如牛顿,在进入政府工作以后,也没有天才的突破。

    如果周南不是拥有后世的思想和经验,他怀疑自己现在根本就不可能再有所创作了。

    因为这些繁琐的事务需要耗费大量的精力来处理,根本不能精心来研究。

    他脑子里面的东西都是现成的,都没有时间提炼出来啊!

    仔细回想了一下历史上这段时间发生的事件,在十二月之前这段时间,没有什么需要他操心的事情了。

    所以周南再一次宣布闭关。

    奥黛丽上了大学,选修课当然也选了周南的课。

    不过周南现在已经教到第二学期了,他们大一的课程,换成了周南挑选出来的两个讲师在讲课。

    他们是过去一年一直听完了周南所有课程的老师,然后经过周南的考核,发现他们的思想和认识也跟自己几乎保持一致,所以将新生让给了他们来教。

    他们除了自己讲课,周南每次来上课,他们跟一帮老师也在继续旁听,连续三年,周南最少要教出六个合格的老师,以后才能完全解脱出来。

    三年过后,他会把把自己整理出来的教材精炼成完整的政治经济学教案,然后出版。

    以后,他就不需要完整地授课了,偶尔来讲讲课就可以了。

    每次周南讲课的时候,前排中间靠通道的位置就变成了奥黛丽的专座。周南需要助手的时候,奥黛丽也总是当仁不让地上去帮忙,这在学校也变成了一段佳话。

    奥黛丽上了大学,也不需要家里每天开船送她了。因为卢塞恩大学就在火车站的旁边,希尔顿酒店每半个小时,就会有一艘游船航行在酒店码头和火车站码头之间。

    这样,周南和格莱温不需要再送她,也有了更多的自由时间。

    周南每天早上都是锻炼,骑马,干农活,会客。午休过后一直到晚饭时间,都会专心创作。

    晚餐时候,也是总结一天工作的时间,周南需要对发生的大事做一些安排。

    晚饭之后,一直到午夜,会继续专心创作。

    有时候,遇到创作瓶颈,他就会转移注意力,写《罗马假日》的剧本。

    时间来到了十一月初,第一场冬雪降下的时候,周南的第二本巨著《人类社会》终于完本了。

    这本《人类社会》与作为框架的《枪炮、病菌和钢铁》,在角度是一样的,但是在内容上,几乎没有相似的地方。

    《世界通史》周南有一半的内容是借鉴老斯的,但是这一本,最多有三成与原书有一些关系。

    周南新书的第一个读者这次不是奥黛丽了,而是一直住在他家的维特根斯坦。

    从被周南邀请到自己的家里来做客,身为奥地利人的维特根斯坦对瑞士也没有任何的不适应。

    他每天最喜欢做的事就是骑上一匹马,在湖边悠闲地散步,几乎不跟任何人打招呼。

    这不是因为他不喜欢理人,而是他的脑子里一直的考虑问题。

    他白天的时候几乎从不创作,就是晚上也很少动笔,许多东西他都只是在大脑里思考。

    只有到了冬天,户外不适宜运动了,他才会把自己关在房间里,开始写东西。

    周南的文稿他一直是第一个读者,并且给周南提了许多的建议,完善了许多内容。

    要不是他反对,周南都想把他列为第四创作人了。

    周南的终于写好了,最开心就应该属英国的霍姆了,这本书,他已经等了快两年了。

    所以周南第一时间也给他发了电报,邀请他到瑞士来。

    穆勒却没有表现的太高兴,只是对周南表示了祝贺。他自认为自己贡献的资料只是一些基础东西,作为一个资料提供者,被列入作者行列有些不恰当。

    他也拒绝了周南要给他的版税,实际上,他也根本不在乎这些钱。

    他是巴塞尔医药公司的首席科学家,现在又是南华医科大的校长,他的实验室规模宏大,除了自己的实验室,他还管理着十几个实验室。

    特别是上个月,诺贝尔委员会宣布了今年的获奖名单,他获得了今年的生理和医学奖,这更是让他的名气越上了一个新的台阶。

    当然,跟周南相比,他还是略逊一筹,因为周南今年又获奖了,这一次荣获的不是文学奖了,而是和平奖。

    实际上,去年周南就有很高的呼声,但是去年周南已经荣获了文学奖,所以诺布尔委员会考虑到这个问题,将他的名单改到了今年。

    周南的获奖理由是欧洲复兴计划,从今年欧洲复兴计划实施以来,欧洲经济的恢复有目共睹。

    加上今年欧洲没有遭遇极端天气,农产品虽然依旧供应不足,却也差的不远。

    南华那边还组织了大量商船往欧洲运送大米,大米不是欧洲人习惯的主食,但是最起码,人们不用饿肚子了。

    这一切,都让欧洲人们对周南感恩戴德,现在欧洲的媒体,不管是保守党还是激进党,不管是左牌还是右牌,没有任何一家会说周南的坏话,共同维护周南的声誉。

    因为只要谁敢说周南的坏话,那就是自绝于民众。

    闻知了周南的新书完稿,约纳斯农场立即变得热闹非凡起来。

    以前合作的各大出版社纷至沓来,各国关系好的学者也都前来先睹为快。

    但是最高兴的还不是他们,而是百代唱片公司。

    因为图书的出版合作是埃廷尼跟这些出版社一开始就已经谈好了,现在不过是水到渠成的事情。

    但是百代唱片公司等了两年,他们甚至帮着周南整理了数十首世界经典小调,想让周南改编成箫曲,但是都被周南以写书更重要给拒绝了。

    如今三十三又三分之一转的唱片已经被广泛应用了,百代一直期待着周南能早点把书写好,就又能够大赚一笔了

    两年的时间,旧版一套五张的唱片就卖出了一千五百万套,这个销量虽然没有突破音乐唱片史的最高纪录,但是也排在了前三。

    唯二能超过周南的唱片销量的是两套舞曲合集,不过那都是融合了多位音乐家的著名作品的唱片集,跟周南的个人作品集没有可比性。

    比如施特劳斯的蓝色多瑙河与莫扎特的费加罗婚礼在一套专辑里面,而这些唱片只要是舞会都用的上,所以根本不好比。

    纯音乐欣赏作品中,周南的个人作品销量,已经是最高的了。

    百代公司赚的盆满钵满,现在因为唱片升级换代,他们又把他的唱片重新发行在一张唱片里,依旧卖的非常好。

    海廷加的旗下就有三个律师整天在全球各地统计数据,版税方面,周南也是赚的盆满钵满。

    周南也早就做好了发行第二张唱片的准备,甚至有可能不止一张,因为他还准备把《梁祝》拿出来。

    《梁祝》的完整版本就有将近半个小时,差不多够一张唱片了。不过这还要看埃廷尼跟对方谈的结果,唱片公司也有可能会分成两次发行,保持周南的热度。

    约纳斯农场热闹起来了,维特根斯坦有些不习惯了。

    他跟自己的几个姐姐关系都很好,每年的冬天都会回到萨尔斯堡过圣诞节,所以这次他准备提前回去。

    周南却劝住了他:“再等几天,托马斯就会从南华回来,我们都准备去做一次全身检查,我希望你也一起去。”

    他摇了摇头笑道:“生命对于我来说可有可无,我更愿意接受上帝的裁决。”

    周南诚恳地说道:“路德维希,就当是为了我们这些朋友,好吗?”

    他迟疑了一下,点了点头。

    周南放下心来,希望穆勒的检查能查出来他的前列腺疾病,不要等到两年后,发现的时候变成了癌症,想治也治不好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