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中文网 > 穿越小说 > 重生欧美当大师 > 第二零五章 惶恐
    艾比路录音室在后世成为了一个音乐圣地,披头士,弗洛伊德,皇后乐队都是从这里走向世界的。

    但是这个时代,这里还仅仅只是一个世界第一流的录音室而已。

    乐器的录音要比唱歌容易的多,因为人的声音是最难控制的,而乐器的演奏,更主要是看技巧的掌握。

    竹箫的录音是最容易的,四支曲子周南一天就录完了。

    因为乐团的演奏录音早已完成,现在只剩下了混音。

    但是,小提琴的演奏,周南就体验到了录音的苛刻。

    因为小提琴的名家有很多,周南的演奏只能算得上中规中矩,根本算不上优秀。所以在录音师的耳朵里面,周南的演奏瑕疵就太多了。

    而偏偏梁祝还是一首非常需要技巧和情感的曲子,这一首曲子,周南就录音了足足一周,才算是勉强让大家满意。

    奥黛丽根本没有笑话周南的机会,因为她这个大明星也被一帮专业人士挑剔的只差一钱不值。

    要不是有周南陪着她接受批评,周南很怀疑她还有没有兴趣继续录下去。

    《爱的罗曼史》从吉他曲改成了钢琴曲,不损原有的魅力,这本来就是一支小调,旋律简单,所以比较好录。

    但是,《布列瑟农》被称作最悲伤的曲子。这首曲子要求的技巧与感情,需要非常饱满却又淡泊,不能爆发出来。

    这让奥黛丽从头到尾又跟着这些音乐大拿们好好学习了一番演奏与情感的配合,就连周南也跟在后面学到了一些有用的东西。

    比如说他的竹箫演奏,为什么会震撼人心,不是因为竹箫的稀有。因为苏格兰风笛,其实跟笛子和竹箫的音色就差不远。

    而是因为周南在另一生,把自己的人生的情感都融合进了箫声里面,所以虽然他在技巧方面似乎很平凡,但是每一个音调表现出来的情感就恰如其分。

    但是在小提琴和钢琴方面,每一个音色的轻重,长短,包括转折。都不是完整的演奏出来,不走音,不走调就算成功的。

    不能把情感与音乐结合起来,永远只是一个匠人,而不是大师。

    一直录了八天,比周南的《梁祝》还多了一天,奥黛丽才完成了这支几分钟的曲子。

    听到录音师终于认可了她的演奏,她没有激动地扑进周南的怀里,而是可怜兮兮地说道:“约纳斯,如果再出专辑,就请一个钢琴家来演奏吧。”

    周南忍不住哈哈笑了起来,演技上她被费雯丽吊打,音乐上又受到了这么大的打击,小可怜一点自信也没有了。

    他抚摸着奥黛丽的长发说道:“如果没有你的演奏,我宁愿不再写曲子了。”

    “那我……那我继续努力吧!”

    他们的录音完成以后,还需要混音,而最新的唱片,最少还要几天以后才能拿到样品。

    所以他们并没有在伦敦等待,而是直接从艾比路前往机场。

    抵达了机场,周南先下了车,而奥黛丽则去了温莎小镇,跟玛丽塔两个人单独见了一面,相互告别。

    周南没有过去,在他跟玛丽塔之间的感情有了萌芽的时候,为了避嫌,他几乎是避着玛丽塔,有她出现的场合,周南几乎不出现。

    乔治他们也绝对不希望周南出现,他们希望让玛丽塔冷静下来,让时间冲淡她对周南的情感。

    想到这里,他也觉得头疼。

    对玛丽塔,他其实并没有太多的感情,因为他的爱都给了奥黛丽。

    但是这样一个年轻漂亮的公主对他有意思,也的确给他增添了许多男人的自豪感。

    所以,他的内心里并没有觉得是麻烦,反而很骄傲。

    如果玛丽塔只是一个普通的女孩子还好办,但是她是这个傲慢帝国的公主,她对周南的感情不仅仅是两个人的事情了。

    王室,政府,家庭这些因素都直接影响着本来不算投入的感情。

    周南这是一直保持着冷静和克制,要是他不是太爱奥黛丽了,稍微对玛丽塔表现出来一点意思,这件事都能变成一场严重的外交危机。

    在机场等待埃廷尼办手续的时候,周南忍不住叹了口气。

    每天都是面对各种勾心斗角,即使这些天在录唱片,依旧访客不断,他感到太疲惫了。

    这种疲惫不是生理上的,而是心理上的。

    只有回到约纳斯农场,他才能彻底放松下来。

    而且,大学的课程又耽搁了几节,几次例会也没有参加,瑞士政府已经敦促了他好几次了。

    所以才会决定今天要回去瑞士,而百代这边,也是因为这个原因,算是勉强通过了奥黛丽的录音。

    当奥黛丽从温莎小镇回到了机场,他们的专机就直接被排到了待飞的序列中。

    奥黛丽的情绪也不算高,窝在宽大的座椅里面,只是把头歪在周南的臂膀上。

    飞机引擎的声音响起,开始了缓缓移动,周南才在引擎的声音遮挡下问道:“怎么了?跟玛丽塔的见面不融洽?”

    她的头摇了一下,才抬起来低声说道:“约纳斯,玛丽塔很消沉,她都瘦了许多。”

    周南脸上的微笑凝固了,好一会儿才毫无水准地说:“她会……慢慢忘记的……”

    奥黛丽盯着他看了好一会儿,嘴唇动了动,却又没有说话。

    这个时候,飞机起飞了,周南抓着奥黛丽的手,心里突然有点难过。

    这是她第一次欲言又止,以前不管有什么开心不开心的事,她都第一时间跟自己说。但是现在,她为什么不告诉自己了呢?她又想说什么呢?

    是因为她长大了,还是因为自己给她纯净的心上蒙上了阴影?

    但是一路上,奥黛丽再也没有提起这个话题,而是跟周南商量起了去意大利的安排。

    《罗马假日》的电影马上就要开拍,奥黛丽也已经做好了准备,提前修完了今年的学分。

    她所学的新闻传播在卢塞恩这个小的可怜的大学里是一门新学科,学习任务一点也不繁重。

    等罗马的剧组准备好了,奥黛丽就会前往罗马。不过周南一开始不会有时间,他要玩一段时间才能过去。

    刚到家,周南就得到了一条最新消息。美英法三国盟军司令部,在法兰克福宣布了在德国的占领法以及通过了德国的政体法规。

    从去年9月开始,西占区以阿登纳为首的65名州代表就开始拟定新宪法。

    四天前,德国议委会通过新法。今天盟军司令部在法兰克福批准新法,这也意味着,西德从今天开始,正式成为了一个独立的国家。

    而在他们宣布西德成立的半个小时后,莫斯科的铁人也正式宣布,解除对西柏林的地面封锁。

    这标志着,持续了十一个月的第一次柏林危机,也正式解除。

    接下来,就要轮到东德独立了。

    德国最艰难的时候已经过去了。虽然他们被分成了两个国家,但是却也获得了一定程度的独立自主,不再是一个没有主权的被占领地了。

    相比之下,他们在亚洲的同盟国却幸运无比。

    刚踏上码头,约翰就像一个撒娇的孩子一样,痴缠了上来,两只前脚趴在周南的身上,脑袋不停地在周南身上凑过来凑过去。

    周南抚摸着它光滑的皮毛,安慰了它好一会儿,它才老实了下来。

    凯莉也在报纸上得知了有人要刺杀他的消息,见了他回到家里,才长舒了一口气。“感谢上帝……约纳斯,最近一段时间,不要随便出门了。看到报纸上面的消息,我都快要担心死了。”

    周南拥抱了她一下安慰说道:“别担心,波普勒他们都是专业的。”

    “不管怎么说,再也没有比家更安全的地方了……”

    周南当然不会反驳她的话,从她的话里,也能感觉到,她是真的担心自己。

    也许,以后应该更加低调一点,不要再让这些关心自己的人担心。

    但是,他现在的一举一动都被放在了放大镜下面,想低调也很难了啊!

    夜色如水,从乌烟瘴气的伦敦回到了鸟语花香,空气清新的家,周南也不愿意把自己关在房间里面。

    吃过了晚饭,周南就带着奥黛丽在湖边散步,累了就躺在了南岸的草坪上。

    奥黛丽枕在他的大腿上,也跟他一样看着湖对岸的灯光。

    约翰非要钻进两个人的中间,伸出个舌头,呼哧呼哧地喘着粗气。

    周南抚摸着它背上的毛发,想了半天,还是把下午回来时候的疑问问了出来。他不愿意两个人之间有任何的猜疑,不管有什么话,都要开诚布公地讲出来,才不会产生误会。

    “亲爱的,是不是因为我跟玛丽塔之间的事情,让你难过了?”

    听到周南的话,奥黛丽侧过了脑袋,在朦胧的夜色里面,看不清她的样子。

    但是周南感觉到她轻轻地叹了口气,随即她嫌约翰卧在了两个人之间,坐起身来,直接趴在了周南的身上,然后把下巴垫在了周南的胸膛上。

    “亲爱的,任何女人在玛丽塔的面前,都会失去应有的自信,我也不例外。而在你的面前,我也没有任何的自信,爱情就像是一座天平,但是现在我把所有的一切都压上,也不能取得平衡。你知道这样的我,内心有多惶恐吗?”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