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中文

字:
关灯 护眼
看书中文 > 吻风筝 > 3 雾的

3 雾的

3 雾的 (第1/2页)

晚上放学回了家,程雾宜负责守快递驿站,程大有则在前面的水果摊给客人切西瓜。
  
  她找了面镜子,摘下墨镜,重新戴上口罩和渔夫帽,看向镜中的自己。
  
  ——“没见过。”
  
  ——“我们当然没见过。”
  
  这是白天在学校,程雾宜给景峥的回答。
  
  程雾宜的脸很小,口罩几乎能遮住她大半张脸,即使是从正面,也很难完全看清楚她的相貌。
  
  更不要说那天在美院家属院,景峥自始至终都是从背后虚搂住她的。
  
  对着镜子,程雾宜一遍又一遍地告诉自己:景峥不可能认出她来。
  
  但不知怎么的,程雾宜仍觉得心慌。
  
  或许是因为她闯入了,原本只属于景峥一个人的世界。
  
  即使这并非她自愿,但事实就是——
  
  整个云嘉一中,只有程雾宜知道景峥好好学生面皮下,那具真实的骸骨。
  
  ——“你有新的快递订单!”
  
  手机发出巨大的提示音,把程雾宜吓了一跳。
  
  她有些慌乱地合上台面上的镜子,却在看到下单人的信息之后,心跳得更厉害起来。
  
  【上门取件地址:云嘉市佳月大道800号云嘉美院附属家属院2-101】
  
  【下单人:景峥】
  
  “……”程雾宜捏着手机,几乎忘了呼吸。
  
  订单最下方,还有一行小字备注:
  
  【所以小姐姐,欠我的后半段生日快乐歌什么时候唱?】
  
  “……”
  
  -
  
  月亮是弯月。
  
  到了后半夜,城中村的灯火依旧,长夜似乎看不到尽头。
  
  隔壁大排档生意正旺,几个女人从夜场下了班,正坐在红色塑料凳上吃炒河粉。
  
  “老板,来碗水果捞。”
  
  程雾宜应了一声,麻利地将水果切片。
  
  夜里风大,圆桌上铺了薄薄的一次性塑料桌布,被风吹得乱飘。
  
  风口处坐了一个穿红色包臀裙的女人,潋滟红唇、眼睫毛能夹死苍蝇。劣质粉底液在她脸上斑驳了也不在乎,胡乱一抹,开口就全是脏话,毫不忌讳地在吐槽刚刚的客人有多抠门,一点小费都不给。
  
  程雾宜将果盘放在桌上,女人看见她,打量了一阵,又瞅了眼快递店:“妹妹,就你一个人啊?”
  
  云嘉是座移民城市,外来人口占了大部分。
  
  女人将妹妹两个字读成嗲嗲的三声加两声。
  
  程雾宜听出熟悉的乡音,没回答她话,指了指果盘,只说:“十八块。”
  
  “十五。”女人不由分说掀开皮包,水钻指甲翻了翻,捻出几张破票子甩在餐布上,拉着她那些姐妹就要走。
  
  “怎么就走了?萍姐,我刚跟人说好了约在这儿的。再说了,这水果捞才刚上——”
  
  “吃吃吃!还吃!”包臀裙女人踹了她姐妹一脚,大姐头气派十足,“你看看你那象腿,丝袜都快给撑破了!”
  
  一群女人招摇地往村里走,程雾宜回到店里,想了一会儿,又追了出去。
  
  便利店里,包臀裙女人已经在跟老板交涉着什么,她上半身倚在柜台上,媚眼如丝。没一会儿,便利店老板就给她塞了一盒计生用品和一叠散钞。
  
  看见程雾宜,女人没什么太大反应,从容地收好东西,好整以暇地盯着她。
  
  程雾宜只是上前去,往她水果捞塑料袋里多插了几根竹签。
  
  女人一愣,被她的举动逗笑了,掏出个锃亮的男士打火机,掸出一条烟抽起来。
  
  香烟盒上写着七匹狼红狮,香烟售卖有着严格的地区限制,这不是本地烟。
  
  “做你们这行,能赚多少钱?”程雾宜问。
  
  女人歪过头看她:“怎么,想入行?”
  
  “……”
  
  “谢了。”女人指着水果捞,朝程雾宜脸上喷了口烟,笑着消失在城中村里。
  
  十二点的时候,程大有骑着摩托回来了。
  
  接到景峥那个上门快递的单时已经是十点半,程大有知道了,担心女孩子晚上出去不安全,于是就自己去了家属院。
  
  程大有语气里满是欢欣:“阿雾,你都不知道,今天那个小客人有多大方,上门还给小费的,还加了我微信,说我和他投缘,以后就有快递就让我寄送。”
  
  “对了,他说他是云嘉一中的,叫景峥,阿雾你认识吗?”
  
  “……”
  
  “阿雾?”
  
  程雾宜回过神来,啊了一声,忙说:“不认识。”
  
  程大有顺着又叮咛了几句,拿了堆在墙角的寻人启事,便又要出门去。
  
  程雾宜表情变了变,劝道:“很晚了,改天再弄吧。”
  
  程大有却叫程雾宜先睡,自己执拗地出了门。
  
  -
  
  翌日一大早。
  
  田沁萍换下包臀裙,穿着睡衣去城中村另一边的早餐店买肠粉。
  
  还在吃着,没过一会儿,一个穿汗衫的中年男人过来,在肠粉店门口的电线杆上来来回回地绕了几圈,模样气急败坏。
  
  肠粉店小工探出头问道:“老程,你在那儿干嘛呢?”
  
  程大有指着电线杆,语态崩溃:“我昨天贴的寻人启事,今天全被人撕了!!!”
  
  田沁萍闻言,饭也不吃了,裹了睡衣走出去。
  
  电线杆上密密麻麻贴满了小广告,二手房出租、性病专治、小额民间贷。
  
  哦还有无痛人流。
  
  放你妈屁,草你妈痛死了。田沁萍暗骂。
  
  程大有看见田沁萍,那桃红色睡衣太鲜艳,让他往后退了半步。
  
  “最近城管管得严,可能小广告都不让贴了吧。”小工随口说。
  
  “那也不能动作这么快!”程大有气急败坏,撕下电线杆上一张重金求子广告,“这不也是前两天才贴的!”
  
  “也可能是小孩子恶作剧。”田沁萍走前一步,“老板,你这寻人启事,找的是什么人啊?”
  
  鲜久没有跟女人靠这么近,程大有耳朵烧起来,说:“我老婆。”
  
  田沁萍哦了声,没再继续这个话题,只说昨天水果捞不错,想再吃一份,跟着程大有回了店里。
  
  门口,程雾宜正在系鞋带。
  
  店里寻人启事还剩几份,田沁萍挑了一张看起来。
  
  纸上的女人照片像素不太高,穿着土气的花布衣裳,但仍能看出是个大美人。
  
  “许艳,2006年9月1日离家出走,下落不明,岷安人。”田沁萍啧了一声,“哟,跟我还是老乡呢。”
  
  程雾宜已经穿好鞋,听到田沁萍对程大有说,没见过,但之后会帮忙留意一下。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灯花笑 逼我重生是吧 我满级天师,你让我进规则怪谈? 九龙剑皇 仙人消失之后 黄昏分界 火影中的心灵导师 大明:弃婴开局,老朱求我当皇帝 棺香美人 这游戏也太真实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