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中文网 > 修真小说 > 太平客栈 > 第二百三十八章 胜天半子
    秦素没有第一时间出手,是因为她现在没了“三宝如意”,虽然是天人无量境的修为,面对天人造化境的大祭酒、隐士、山主们,自保不成问题,但想要取胜,那就是万万不能了。再加上秦素曾经亲手打死了王南霆,真正与儒门有着血仇,又是反儒门阵营两大首领的至亲之人,自然要小心谨慎。

    不过就算如此,当秦素现身的时候,还是立刻引起了儒门之人的注意。到了生死存亡的危急关头,大儒们顾不得什么脸面身份,立时有两人朝着秦素掠来。

    若是能抓住秦素,或是打死秦素,说不定能影响到秦清和李玄都,继而扭转整个局势。

    秦素并非满脑血勇之气,自然不肯正面力敌二人,而是转身就走。

    三人一追一逃,很快便拉开了距离。

    追赶秦素二人分别是白鹿先生和万象学宫大祭酒温仁,两人并非提前商议好的,算是不谋而合,不过论境界修为,还是白鹿先生更高一筹,先一步追上秦素。

    秦素猛地停下身形,用出“百花绣拳”朝白鹿先生打去。

    白鹿先生并不知道“三宝如意”不在秦素手中,不敢有丝毫大意,凝神接下这一拳。

    转眼之间,两人交手十余招。

    秦素虽然身负多种绝学,既有地师的“逍遥六虚劫”,也有忘情宗的“吞月大法”,都是能够以弱胜强的利器,无奈儒门“浩然气”最是擅长以强胜弱,就是李玄都,只要境界修为不及儒门之人,也要被“浩然气”处处压制,只能借助外力。秦素自然也难逃此等窠臼,“逍遥六虚劫”摧之不伤,“吞月大法”吸之不动,很快便被白鹿先生压制在下风。

    就在这时,秦素取出李玄都交给她的“长生杖”,往地上一顿。

    以秦素为中心,一圈涟漪荡漾开来,涟漪所过之处,一切失去了颜色光华,只剩下最纯粹的黑白二色。

    两人之间的时间有了片刻的凝滞。

    趁此时机,秦素丢出一张棋盘,然后这张棋盘越来越大,仿佛要与天地同大,直接将两人笼罩其中。待到白鹿先生回过神来,发现自己正和秦素置身于棋盘之上,便如一颗棋子大小,放眼望去,只见纵横十九道延伸极远,极尽目力也不能看到尽头。除此之外,再不见其他人,也不见帝京城。

    下一刻,整个棋盘轰然震动,秦素和白鹿先生的身形开始向上拔高,向下俯瞰,终于可以纵览整个棋盘,就像身在九天之上俯瞰大地,极为壮观。与此同时,在两人的手边又多出一方棋盒,分黑白二色。

    这正是魏臻的棋盘,被秦素借用过来。

    此棋盘名为“锦绣江山”,仿照儒门仙物“天下棋局”制成,寓意以江山为棋盘,算是半仙物,一入此局之中,若是不能打破此地,就只能分出胜负才能离场,而落败之人,则会遭受反噬。棋盘上的大龙,乃是应双方气机而生,与双方心神相连,若是被屠,折损的是自身气机。

    换而言之,棋盒中的棋子其实就是自身气机所化,棋子的多少也与自身的境界修为高低有关,若是境界修为低微之人,棋子数量不如对方,对弈中途

    便无子可落,自然是输了。而落在棋盘上的棋子若是被对手围住吃掉,折损的也是自身的气机,如果大败亏输,气机折损极多,甚至会危及性命。

    “锦绣江山”常常能够发挥出不逊于仙物的妙用,以弱胜强,起到兑子的效果,不过局限也很大,这件半仙物对于棋力的要求很高。

    说白了就是下棋,若是棋力不如对手,反而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当年的十大明官中,唯有魏臻一人精通对弈,在成为阴阳宗的明官之前,魏臻是一名游棋士,游历四方,以棋会友,以赌棋为生,在二十岁之后,便已经罕有敌手。于是他远赴帝京挑战一位国手,三战全胜,名声大噪。只是在他离开帝京的时候,那位人脉广阔的国手买通了一群盗匪,险些便将他杀死在城外的树林之中,好在徐无鬼刚好路过此地,将他救下,这才有了日后的魏臻。

    以魏臻的棋力,不敢说天下无敌,却也相去不远,徐无鬼在世时常与魏臻对弈,败多胜少,所以徐无鬼将这件半仙物交给了魏臻。

    不过魏臻也有不足,他只有天人逍遥境,对上动辄天人造化境的儒门高人,便力有不逮,容易被人挣脱棋盘,再有就是棋子数量根据自身气机多寡而定。正所谓儒门六艺五德八雅,棋道就在八雅之列,这些儒门大儒人人懂棋,而且棋力不弱,纵然魏臻能够取胜,也不会轻松,若是气机不足,中途没了棋子,岂不是输得冤枉?

    于是秦素干脆将“锦绣江山”借了过来,以她天人无量境的修为,再加上一件半仙物为助力,可以暂时困住一位天人造化境大宗师。

    秦素伸手抓出一把黑色棋子,道:“猜先。”

    白鹿先生想了想,取出两颗白色棋子,表示偶数则己方执白,反之执黑。

    秦素微微一笑,松开手掌,从掌间落下四颗黑子,偶数,白鹿先生持白,秦素执黑先行。

    秦素也学过围棋,立刻取出一枚黑子,朝脚下棋盘落去,只见棋子离手时只有普通棋子大小,可下落时却不断变大,待到落在棋盘上时,已经有磨盘大小,让人看得清清楚楚,刚好落在棋盘中央。

    白鹿先生一惊:哪有第一手落在天元位置的?这可是大大的臭手。

    不过白鹿先生也不敢太过大意,既然秦素敢以此等方式分出胜负,恐怕是有备而来。

    秦素学过围棋不假,可她的爱好太多,君子八雅,琴、棋、书、画、诗、酒、花、茶,都有涉猎,在她有限的时间里,除了音律一途之外,其他七雅,都是稀松平常。

    历代围棋天才,大多在四十岁左右达到巅峰,比如魏臻就是如此,然后在五十岁之后开始衰退,秦素和白鹿先生刚好是错开了这十年光阴,秦素过于年轻,白鹿先生过于年老。只是两人并非国手,秦素用在围棋上的时间自然是不如白鹿先生用在围棋上的时间,以经验而言,反而是白鹿先生更占优势。

    不过秦素始终都是神情淡然,胸有成竹。

    原因也很简单,秦素还有“天算”。

    秦素的双眼不知何时变得雪白一片,不见眼白和瞳孔,只有茫茫白光,已经进入“天算”

    状态之中。

    “天算”可以勘破各种精妙招数的种种变化,自然也能用于对弈。

    两人不断落子,很快在棋盘上便形成一白一黑两条大龙。而在棋盘上方,竟然也随之显现出两条长龙,虎视眈眈,张牙舞爪。

    棋行二十手,厮杀开始。黑棋飞压白棋右下角,白鹿先生毅然冲断。白棋黑棋各成两截,四条龙盘卷翻腾沿边向左奔突。白鹿先生棋力相当不弱,尤其擅长快棋,可秦素更是落子如飞,而且缜密。白鹿先生惊愕之心有增无减,打起十二分精神。黑棋巧妙地逼他做活,他却又把一条黑龙截断。。

    棋盘上的厮杀越发惨烈。白鹿先生不顾一切地揪住一条黑龙,又镇又压,穷追猛打。黑棋却化作涓涓细流,往白棋的左上角渗透。假若不逮住这条黑龙,白棋将全军覆灭。

    白鹿先生的神情变得极为凝重,微微颤抖的白须表露了他此时内心的真实情绪。

    百手之后,秦素利用角部做了一个劫,白鹿先生没有回旋余地,只得一手一手把黑棋提尽。虽然秦素随之受创,但仍旧面无表情,反而利用这劫,吃去白棋右下角,又封住一条白龙。

    白鹿先生不得不逃龙,可是举目一望,周围黑沉沉一片,犹如城外的玄甲大军铺天盖地压来。白鹿先生手捏一枚白子,迟迟不能落下。只有逃出这条龙,才能使黑棋无法挽回刚才的损失。然而前途渺茫,出路何在?

    白鹿先生的落子便越来越慢,每一步都要思量许久。

    在白鹿先生看来,棋盘上杀机四伏,他的每一步似乎都在秦素的算计之中,正应了先前一位儒门先贤对李玄都所言:已落天网之中。

    秦素脸上没有任何表情,只是不断落子。

    一百八十手后,秦素已经是稳操胜券先手收官的大好局面。

    在棋盘上方的半空中,代表白鹿先生的白色大龙已经是遍体鳞伤,而白鹿先生受其牵连,也是脸色苍白,气机衰弱。

    白鹿先生将目光从棋盘上收回,抬眼望向秦素,缓缓道:“好一个‘天算’。”

    直到此时,秦素双眼中的白光才收敛几分,开口问道:“都说人算不如天算,不知先生能否胜天半子?”

    白鹿先生不再说话,以二指拈起一枚白子,然后落了下去。

    一瞬间,白鹿先生感觉自己好似置身于无边无际的旷野之中,天空中有隆隆声,似乎有东皇太一驾车奔驰而过,天地化作一片,无限广大,却又无限拥挤,杀机四伏。

    忽然间,传来一声轻笑,声音不高,是个女子声音,但又没有半分感情,从高远处传来,好似苍天在上。

    接着,一只洁白的手掌和探出衣袖的皓腕映入白鹿先生的眼帘,白鹿先生只觉得眼前一亮,然后那手掌二指夹起一枚黑子擎至空中,一声脆响,落于棋盘之上。

    白鹿先生身形巨震,极为艰难地拈起一枚白色棋子,竟是怎样也落不下去,因为他不知道该落在何处。

    最终,白鹿先生只能将棋子投回棋盒之中。

    投子认输。

    终是没能胜天半子。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