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1984之狂潮 > 第22章情愫
    而在魏颖芝眼中,荆建所取得的成绩并非侥幸。那种学习态度可谓是狂热,每晚都学习到深夜,生活上也宛如苦行僧。

    魏颖芝并不是没见过很刻苦的学生,然而每当比较起荆建,也只能说,那是两种层次的努力。好几次,看着荆建若无其事微笑的脸,魏颖芝居然隐隐的有些心疼。而那种怜惜,也使得魏颖芝对荆建越来越关心、越来越靠近……

    然而滑稽的是,荆建自己却一丁点都不感觉苦,他完全沉浸在学习的快乐之中。更准确点说,是那种可以上大学的快乐。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梦想。或许某位老学究梦想是舞台上劲歌辣舞做明星,或许某位花瓶女明星梦想是写本文集风靡全国做才女。得不到那才是最好的。对于荆建来说,钱能买到的东西,兴趣都不怎么大。而智力上的挑战,凭自己真本事考入大学,那才是在新领域证明自己,那才会在成功后,真正享受到12万分的喜悦。

    ……

    荆建又给赵霞去信后,仅仅过了半月,赵霞就来了回信。随后荆建再去信,赵霞再回信……。慢慢的,这样的写信就变成了一种日常。

    而班里的气氛就越发紧张,已经有好几位都陆续退学。实在没什么希望,有些心理差的已经丧失信心。每一次,都引得全班有种兔死狐悲的感觉。而余下的同学就变得更加刻苦,唯一有所不同,有些是有的放矢,有些则像无头苍蝇。

    光阴如梭,五月的天,说变就变。昨天还在毛毛细雨,今天就有点闷热。

    “荆建,这两道题怎么做?”同桌方娅探过身,额头细密的汗珠,脸红扑扑十分可爱。

    同桌这段时间,方娅早就忘记刚开始的小心眼。更随着荆建在英语等科目上的帮助,俩人现在关系已经很好。

    荆建拿过题目,那是道物理题,于是想了想,先理顺解题思路,拿出纸笔,接着就给方娅进行详细讲解。

    比较有趣,在数学和物理上,荆建在服役期间,也曾经加深学习过。本身就是在炮兵团,专门学习过理论计算,并且还学过简单的高等数学基础。所以这两门的高中难题,反而难不住荆建。反而是那些简单些的记忆题,有时候却还会遗漏。因此现在的荆建更有信心,自己还有提高的可能。于是他近期对死记硬背就更加狂热。

    在方娅期待的目光中,荆建很快解出了正确答案。带着一丝小崇拜,方娅高兴道谢,接着就叹出心中苦恼:“这几次考试,你都稳定在第四,绝对能上大学。我就差了,怎么总不提高?”

    荆建这个高复班的名次排列比较有趣。前三名是第一集团,能拉开第二集团20分以上。而现在,又异军突起了荆建,成为了万年老四,比第一集团差了10分左右,但又领先第二集团10分左右。而他们四人,是他们班进大学最有把握的几人。

    荆建笑着安慰:“你其实也不错,能一直保证15名之内。再冲刺一下,起码大专。”

    “希望吧。”方娅的心情似乎变好了许多。

    “这样,有空我把每门功课的重点标注一下,再抽时间给你说说我的答题技巧。等整理好了给你,那你把握更大些。”既然已经帮忙,那就在能力范围内更彻底些。

    “那太好了。”

    正说着话,魏颖芝走进教室:“各位同学,马上填写高考报名表。记住,不能涂改,有什么疑问就问老师。一定要仔细。”

    拿到高考报名表以后,荆建填写的很快。从小到大,已经不知填写多少张个人资料表了。这次无非增加了自己当兵的内容,还有“受奖”中,多了“曾经荣立战场一等功”(战场一等功和平时一等功是不同的)

    就是填写到“婚姻状况”的时候,荆建有些犹豫。想了想,最后还是填写“未婚”。

    本来就没有结婚证。又不愿意拖累赵霞。也就不给她找麻烦了。

    ……

    天气越来越热,已有蝉声。

    日复一日的学习,时间过的飞快。随着那些知识点掌握的越来越多,荆建的成绩还在不断提高。可他却没有丝毫放松,依然是那样的刻苦,依然是抓紧分秒。唯一可以算得上消遣的是,茶余饭后与魏颖芝聊上几句。

    “这次你居然并列第二?”魏颖芝满心欢喜,“当初你来报名的时候,我还以为你不可能呢。就像做梦似的。”

    “呵呵,不要太迷恋哥,容易让哥哥我骄傲。”成绩再次提高,荆建的心情也相当愉快。

    “你这人什么都好,就是油嘴滑舌爱占便宜。讨厌!”魏颖芝白了一眼,风情万种。在荆建面前,魏颖芝已经越来越不知道什么是掩饰了。

    “王者本色,哈哈哈!”

    “吹吧,你。”

    已经到了五月底,马上就面临预考,学校的气氛也是越来越紧张。而魏颖芝几乎每晚串门,甚至不避嫌,包揽了洗衣做饭。荆建也同样对得起魏颖芝的关心,成功站稳第一集团,并且向重点大学分数线冲刺。

    “能说说你媳妇吗?”俩人已经像好朋友般无话不谈,不过今天魏颖芝能问出这句话,不知道又是多少天积攒起来的勇气。

    “你想了解什么?”荆建笑容一滞。

    “就想问问,你们……有爱情吗?”魏颖芝紧盯着荆建的双眼。

    没想到有突然这么一问,荆建反而有些躲躲闪闪,发现魏颖芝目光越来越逼迫,沉默了一会儿,答非所问:“我的哲学不怎么好。”长久相处,对魏颖芝,荆建又怎么会没有好感呢?又怎么会不明白魏颖芝那一丝情愫呢?

    “爱情与哲学?有因果关系吗?难道你们是没有爱情的婚姻?”今天的魏颖芝步步紧逼,似乎一定想从荆建那里获得答案。

    问题越来越刁钻,沉默的时间越发长。荆建摸出烟,又在魏颖芝凶狠的眼神中放下:“这问题太大,我回答不了。只能说,希望她一生幸福。”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