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1984之狂潮 > 第528章纷纷扰扰的说客
    老李其实说的没错,这个年代都是单位人、关系人,只要寻找到认识的人,尤其是单位的领导或者同事打声招呼,一般人都会给三分面子。

    想到就做,老李立刻打电话回单位,让招商局的同事们群策群力。于是“六人定律”的车轮滚滚而动,没多久,朋友的同学的亲戚……,就联系到了京影的某位老师……

    “嗯?您是摄影系的寿山老师?您好、您好。”

    “小荆,朋友托过来的,好像有个外商找你?那是好事啊?就见一面,你也不吃亏不是?”

    “哦?寿老师,您这可是为难我了,我真有事。”

    “没啥,我也不过抹不开面子,您就忙您的……”

    “……”

    “小荆,我是后勤处的张敏。”

    “呦,张科长,有啥指示?”

    “您这玩笑可大了哈?您可是领导。”

    “呵呵,那咱就别一本正经。您叫我小荆,我称您老张?”

    “这样好,这样好。有件事,你在羊城?好像羊城招商局让你见个外商?”

    “是有这事。不瞒您老张,我不想见,美国那边过来的麻烦事。他们派了几个羊城的干部过来骚扰,也求到您头上了吧?”

    “嗨。这我可得倚老卖老说一句,太祖不是说了吗?糖衣吃下去,炮弹打回去。来的是美国人?那就吃顿好的,换点外汇,那也不错啊?”

    “呵呵,怎么说呢,就像托你办事的人你不想办。懂这意思吗?”

    “嘿,美国人还托你办事?那是得拿乔。不过掌握好分寸,注意国际影响,到时候也能多敲一点。你到学校的时间还不长,脸皮可能还嫩,反正心里明白不办,虚与委蛇,打官腔嘛。好了,好了,反正我把话带到了。”

    “……”

    “小荆,我是李琴。”

    “呦,李姐,您也当说客来了?”

    “对,抹不开面子打电话,别管我这里,你自己拿主意。你在羊城?”

    “对,过几天和香港朋友见面。诶,李姐,要帮你从香港带点啥?”

    “这……很贵吧?”

    “没多少钱,就给你带个包吧!”

    “呵呵,都老太婆了,还用啥洋气的包?”

    “这你可太自谦了。反正就这么定了。”

    “……”

    就房间里洗澡换衣服的功夫,荆建这里是电话不断。最没想到的是,他们居然搬出了李琴。

    而在图书馆,李琴和荆建相处的不错。本来就没有利益冲突,要知道,大学图书馆的核心管理人员同样是科研人员,如果有不知道的话,可以了解一下现代图书馆学。像李琴那样的馆长,当然是科班出身的研究员。而荆建其实是政工行政干部,完全是两条系统。也就是说,李琴离开了,荆建照样没资格当那个馆长。

    既然没利益冲突,荆建又对揽权没丝毫兴趣,那两人的关系又怎么会不好呢?因此,李琴那个电话就有些难办,多少要给她一点面子。再说,那个老李应该是歪打正着吧!荆建无所谓那些单位人、关系人,但他确实已经被烦个不轻。

    因此餐厅早餐的时候,见王华琼和老李又阴魂不散般来到身旁,荆建索性直接道:“我下午三点有空,就底下咖啡厅,让钱伯斯一个人来。”

    王华琼立刻露出了惊喜的笑容,可接着她又低声劝说:“荆老师,让美国客人过来?这不太好吧?还是您去迎宾馆吧?”

    荆建吃着煎蛋,不耐烦道:“就这样,爱来不来。”

    一旁的老李连忙道:“那我们派车送您去迎宾馆,下午三点是吧?外交无小事,尽量让外宾满意。”

    荆建顿时变得无语,这一番话好有道理呦,中国外交的未来就靠你们了!笑话,到底是谁求谁?有这样上杆子送上门去的吗?

    不屑废话,荆建断然道:“就这里。说不说随便你们……”

    目送着荆建离开餐厅,突然看到七、八人把荆建簇拥在中间,老李已经瞪大眼说不出什么话了。而一旁的王华琼同样是目瞪口呆:“李师傅,这……,这……哪里来的?”

    然而没等老李说话,更惊讶的一幕出现在两人面前,宾馆门口停着三辆皇冠,这些人护送着荆建进入到中间的那一辆。宾馆有专业外宾车队,今天荆建已经安排包了三辆。

    “老师傅,荆老师真的就是大学老师吗?”王华琼期期艾艾的问道。

    “我也不知道。”老李冷静了一下,“小王,别管他了,咱们快走,先去通知顾局长和钱伯斯先生吧!”

    ……

    今天上午荆建确实有安排,他要拜访两位来自东瀛的客人,平田康和他的二哥平田正。从这名字就可以看出,平田康从小被他父母放弃治疗,而平田正是作为家族继承人培养的。

    十几分钟后,车队来到了家日式料理店,几位明显的中国女服务员身穿和服,在门口鞠躬相迎。荆建忍不住看了看天色,好像连早上九点还没到?这家料理店居然已经开门了吗?为了赚外汇,也真够拼的。

    荆建很快被领到一间包厢,里面坐在两位跪坐在榻榻米上的西装男。

    “布兰布尔先生?很荣幸与您见面。”也不用介绍,平田正标准的日式鞠躬礼,那口纯正的伦敦腔也同样标准。

    “我也很荣幸,平田先生。我和康桑是好朋友,其实不用这么客气。”

    “好了,二哥,荆桑。”平田康立刻本性暴露,“随便一点,让他们上酒,边喝边说。荆桑,这次简直太棒了,起码能有一、两千万美元吧?财团那些老家伙根本就不听我们的,嘿嘿,他们倒霉了。”

    “咳咳。”一旁的平田正实在有些忍不住。自己这个幼弟说话都不经过脑子,那些老家伙也包括他们俩的父亲啊?甚至在财团决策的时候,平田康的哥哥和姐夫们也都清一色的认为中国经济将会崩溃。

    对荆建微笑点点头:“还是要感谢荆桑,阿康让您费心了。多谢您这些年对他的照顾。”

    “呵呵,客气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