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1984之狂潮 > 第949章无语问苍天
    既然已经找到原因,荆建立刻回忆起“八一九”事件的过程。然而能回忆起的东西很模糊,只知道在苏联解体前夕,有这么一场政变的发生。

    苏联的解体过程,就是一个权力和财富私有化的过程。苏联时代的经理、厂长变成俄罗斯时代的资本家,大官僚变成政客,加盟共和国主席变身为总统。整个过程之中,绝大多数苏联官僚成为新的精英统治集团的骨干,大家不再受任期的束缚,可以直接把财富和权力作为遗产,交给自己的子女,可谓是皆大欢喜。

    然而有一个团体就很失意,那个团体就是——军队!

    由于大撤军和大裁军,军费开支严重不足,拖欠军饷成为常态更不可能在私有化进程中分一杯羹。原先的苏军像中国的解放军一样,身为精英团体,并且社会地位和待遇都很良好。然而现在待遇上是一塌糊涂,形象上不断的被苏联的官方媒体抹黑,他们又怎么不会一肚子的怨气呢?更可悲的是,大批苏军从东欧和阿富汗撤退后,苏联国内,甚至营房紧张。当年的英雄,苏维埃的铁拳,甚至成为连住处都没有的丧家犬,许多部队只能住养马的地方?

    不平则鸣,古今中外皆是如此。因此借着这股怨气,在八月十九日凌晨六点,当时苏联的副总统,政变后的代理总统亚纳耶夫在电视台和电台广播中公开宣布:“鉴于苏联总统戈尔巴乔夫健康状况已不能履行总统职务,根据苏联宪法,他本人即日起履行总统职务。亚纳耶夫同时宣布,成立由八人组成的苏联国家紧急状态委员会。在苏联部分地区实施为期六个月的紧急状态。在此期间,国家全部权力移交给苏联国家紧急状态委员会行使……”

    与此同时,军队全面发动,坦克和全副武装的军队出现在莫斯科街头……

    可是荆建知道这次政变的结果。短短两天时间就无疾而终。而且莫斯科的平民涌上街头,设置路障、用语言和鲜花说服那些士兵,因此很快的就失败了。

    当然,现在还是在半夜,凌晨六点的讲话还没有发生。不过政变明显的已经开始,可是让荆建糊涂的是,怎么缪科元帅这么重要的军方人物,他竟然是和自己一起知道这个消息的吗?

    一时之间,荆建就觉得这事有趣了。从开始的组织上就那么混乱,怪不得最后那些保守派会领盒饭啊?

    ……

    反正这一切都与荆建无关。反而拨开了谜团后,他很快就陷入沉睡中。第二天更是睡了个自然醒,等诺娜亲自送早餐的时候,荆建都还没起床。

    不过诺娜的一身衣着让荆建惊艳了一下,漂亮的少校军礼服,套裙下,两条修长的大腿让人心旷神怡:“呵呵,真不错,还是少校?要不要我向你敬礼?”

    “当然!”诺娜骄傲的一扬下巴,“你还要大声喊——长官好!”

    “好吧!我今天乖乖的,长官能不能喂我吃饭?”

    “你就不怕我把饭菜扔你头上?”诺娜忍住笑,说的语气实在没什么威慑力。

    “那就扔吧,扔的准些。”荆建就是不动手,对着诺娜张大了嘴,惹得她笑的是花枝乱颤。

    打闹了一番,荆建终于起床。大口喝着热腾腾的燕麦粥,感觉自己的胃舒服了许多。荆建随口询问诺娜:“有没有电视?能收看英语节目的那种?”

    诺娜稍稍犹豫了一会儿:“我会安排的。其实庄园里风景不错,你可以随便玩。只要不出庄园的范围,你是可以随意的自由活动。”

    毕竟荆建是客人,享受的待遇还是挺不错。不过他最需要的就是电视机,可以通过节目了解到外界的情况。

    电视很快送到。诺娜似乎很忙碌,连副官加布洛夫也都率领着士兵不断外出。终于收看到英语新闻台,虽然是苏联国家电视台的节目,但关于此次政变的消息依然是很详尽。

    让荆建咋舌的是,那些报道居然相当客观。不是打引号的客观,而是真正的客观。不仅有紧急状态委员会颁布的官方消息,而且民主改革派的消息同样不缺。这还是苏联的官方媒体吗?仿佛他们站在中立立场。这一刻,荆建都为紧急状态委员会而可怜,他们发动了政变后,居然连新闻都无法控制?

    没多久,诺娜又来到荆建房间。发现正在看新闻,诺娜依然是满脸兴奋:“你看到了吗?从今天开始,苏联将获得新生。未来的苏联必将更加伟大,我们会把国内外的敌人全部打倒!”

    荆建看了一眼正在播放的新闻画面:“……民主改革派的领导人在坦克上发表演讲,宣布国家紧急状态委员会是‘非法的’,是‘右派反宪法的反动政变’,要求立即召开苏联非常人民代表大会,呼吁‘苏联人民对叛乱分子给予应有的回击’,号召在苏联全境内进行无限期罢工……”

    荆建顿时无语,不知道诺娜的乐观从何而来?他实在忍不住,询问道:“你们……连这样的人都不抓?”

    诺娜同样看了一眼电视,表情就有点尴尬:“布兰布尔,有些人我们会抓,可有些人影响力太大。紧急状态委员会里意见不统一,虽然我伯父坚持,但只有他这一票,我们也没有办法。”

    天哪!荆建只能够无语问苍天。虽说他同样没什么政变的经验,但受到中国历史的长期熏陶,并且看过不少外国政变的新闻,因此多少明白一些,政变最急需的就是控制新闻,尤其是反对派的新闻绝对要严防死守。而且能抓捕的尽量抓捕,千万别犹犹豫豫,就算怕国际舆论,最多事后不杀,改流放国外嘛!

    话说,你们苏联历史上的流放传统难道忘了吗?

    更可笑的是,居然在紧急状态委员会里还在玩投票?都什么时候了呢?你们首先应该在委员会里选举出一位强力领袖啊?

    。着笔中文网m.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