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中文网 > 穿越小说 > 明末风云起 > 第十一章 缘由
“咳”,“咳”,李信干咳两声,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这些你都知道了呀?看来真是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呀。”

    李牟笑着继续追问道:“到底是遇上什么事呀?让四哥如此失态?”

    “呃~”李信见李牟好奇心很重,大有不说清楚不罢休的样子,于是犹豫一下之后,解释道:“是这样的,崇祯九年,我和二哥陪奏庭表哥去考武举。”

    “奏庭?”李信的话还没有说完,李牟就插话问道:“是不是陈沟的表哥陈奏庭?”

    “对,就是陈家表哥。”

    李牟赞同的说道:“陈家表哥功夫很好,拳术,箭术,都不在你之下,拿个武举应该是没有问题的。”

    李信叹息道:“唉!我们也是这样想的。可是,奏庭表哥在骑射的时候,出了问题。他射出了凤还巢(箭射在之前箭矢同样的位置上),报靶人给他报了个脱靶。奏廷表哥不服气,就去理论。可是那个报靶人很不客气,奏廷表哥没压住火气,就踹了那人一脚。没成想,那报靶人身体太弱,就给死了。”

    “哈哈哈,”李牟肆意的大笑着,说道:“奏廷表哥一定是气急了,忘了收力。他都能把石碑踢断,何况是人呢?”

    李信没有管李牟的幸灾乐祸,继续说着,“眼见着出了人命,我们两个联名具报的也要跟着受牵连,于是我跟二哥和他一起,打出了演武场。家也没敢回,就躲到父亲这里来了(李信是过继给李春玉的,李春玉,字晶白,号精白)。二哥在姨母家教拳,我在这个粮店做账房。后来,我和二哥的功名也都被革除了,还被衙门追捕,要不是现下各处乱起,怕是就要进县衙大牢了。”

    李牟笑呵呵的说道:“我也没有回过怀庆家里,直接就奔这里来了,就是冲着春玉叔的粮行来的。不过,你们肯定没有给考官还有吏员们孝敬,才故意刁难奏廷表哥的。”

    “奏廷的功夫那么好,是真材实料的放到那里的,没想到~,唉~”李信现在是追悔莫及,早知道会是这个结果,他们怎么说也不会省那几十两银钱的。

    李牟喝一口茶,不屑的说道:“不就是一个贡生的功名吗?二哥不就是个教谕吗?有什么呀?还值当的四哥你失了本心。”

    “看来你这几年是历练出来了,”李信感慨的说道:“咱们家也算是书香之家了,叔祖中了进士之后,家里对咱们后辈的希望也就越大了,光宗耀祖到底还是要靠科场中的。可惜,唉!不说了,现在我和二哥是没有希望了。”

    李牟劝道:“四哥,看开些,这大明的江山算是气数尽了,等新朝鼎立的时候,你们再去考就是了。”

    “我也想明白了,不就是一个功名吗?”李信坦然的说道:“现在天下大乱,正是马上取功名的时候,咱们这一身的武艺,也算是有了用武之地。就是回来大病一场,梦了些不着边际的梦幻,我和他们说了,没人信,所以才说我疯掉了。”

    李牟好奇的问道:“是什么梦幻呀?是不是遇到神仙野狐了?给你什么了没有?是金子还是其他什么宝贝?”

    “志怪小说看多了!”李信没有好气的说道。

    “那到底是什么呢?”李牟锲而不舍的继续问道。

    李信陷入了回忆,说道:“我也不知道,光怪陆离。有一种铁鸟,能载着好多人翱翔于九天之上。有四轮铁车,不用马骡,却能飞驰不绝。还有能动的并且有声音的画,纤毫毕现,就如同真的在眼前发生一般。不可思议,不可思议。”

    “这是什么鬼梦幻?”李牟不相信的说道:“这比夜遇神人授金都离奇!”

    “所以他们说我疯了。”李信无奈的苦笑道:“我也觉得这个梦很不可思议,可是我真的梦到了呀,即便是过去了一年多,依然能清晰的记得每一个细节。”

    李牟想了半天,也弄不懂,怎么可能有铁鸟载着人在天上飞,怎么可能有不用骡马拖拽就能飞驰的铁车。他只好放弃,说道:“四哥,还是不要想这些东西了,你这些东西说出来,任谁也会觉得你疯了。”

    “这不是你一直在问吗?”李信随意的说道:“那么你们过了年之后怎么办呢?等招安?”

    李牟不屑的说道:“招安?傻子才去呢!只给个免死牌,回原籍还是会活不下去。别看西营八大王张献忠还有曹操这些人都受了招安,过不了多久,他们就又要反了。现在朝廷连边兵的粮饷都发不出来了,降卒的就更不用说了。等过了年,我打听打听闯将在哪里,再过去与他汇合。”

    “他还能剩下几个人?”李信不屑的说道:“要不是东虏帮忙,怕是就全军覆没了。听说现在老回回也在和朝廷接触了。”

    李牟皱眉想了一会儿,一拍大腿,说道:“要是闯将那里没有消息,咱就自己干!我算是看明白了,这个世道,好人没活路!不想被饿死,就得起来自己去挣!去抢!这几年旱、蝗、雹,天灾不断,再加上东虏肆虐,这就是天要亡大明呀!”

    李信看了一眼有些激动的李牟,开口道:“你们落脚在哪里?我把粮食酒肉置办好了之后,给你们送过去还是你来取?”

    李牟犹豫了一下,还是说道:“我们在城西外一处堡子里,那里的田地都荒了,人也都跑光了。”

    “恩,我知道了。”李信思考一下,吩咐道:“现在粮食最金贵,城外也不太平,等三十上午,你们就在西城门外等着。”

    “好嘞,”李牟站起来,拱手道:“弟弟先谢过四哥了。”

    “自家兄弟,何必这么客气。”

    李牟试探性的说道:“叫上二哥一起来,反正你们的功名也没有了,不如咱们兄弟联手干?”

    李信迟疑一下,才说道:“我和二哥商量一下吧。再说,我也要先看一下你们的成色,光靠饥民凑人数,还是会被官军一次又一次击败的。”

    “行,我们三十儿见。”李牟又是一拱手,道:“弟弟这就先走了。”

    “你注意安全,不要被衙门的人给锁了去。”李信开玩笑的说道。

    李牟毫不在意的向外走,边走边说:“能拿住咱的人,会去做捕快吗?”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