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囚爱成婚:强拥小妻入怀 > 第128章:他身上斑驳的疤痕
    其他的,她就不知道了。

    她有些不甘心,接下来又翻了好几页,可是始终没有再提到钥匙和那个男人。

    安小琳有些气馁,又返回来看了一遍,想要看出这个男人究竟是谁。

    奇怪了,妈妈当天跟那个男人见面,她应该看的很清楚这个男人是谁,以她的视角,应该画出来啊,可是为什么只画了一个背影?

    是妈妈想要留下什么信息,又怕被人发现吗?

    安小琳想了想,又接着翻看起来。

    翻到这一本快结尾的时候,安小琳惊讶的发现,妈妈的绘画里,思想里浮现出了那个男人的身影,然后她就在安小琳去上课之后,把钥匙带了出去……

    带出去的时候,已经是天黑了,绘画上看的出,那一天的安小琳,根本就不会回家。

    安小琳继续想往下翻,想看妈妈拿着钥匙去干嘛,可是……这本手绘本竟然看完了,已经到了最后一页。

    安小琳大惊,连忙扔下手里的手绘本,在一堆手绘本和画卷里面翻找,终于在最下面的位置,对上了日期,找到了刚才那本的衔接手绘本。

    安小琳的心已经开始“噗通噗通”乱跳起来。

    她抱着手绘本擦拭了封面的灰尘,深吸一口气,努力让自己镇定一点,手指有些发抖的揭开了手绘本的封面……

    然而,让安小琳惊讶的是,这本衔接的手绘本前面几页竟然被人撕掉了!

    很是奇怪。

    上面有明显撕开的痕迹,除了那些撕开的,接下来的绘画就是当时日期半个月后了。

    安小琳数了数,那被撕掉的绘画,大概有十二页。

    手绘本比较厚,十二页撕下来,痕迹更是明显。

    安小琳心一沉,又仔仔细细的看了看,发现那些撕裂的痕迹已经十分老旧了,应该是有些年头,不是才被人撕掉的。

    是妈妈自己撕掉的?

    因为安小琳在没撕掉的第一页上面,看到了类似眼泪干涸后的痕迹。

    妈妈拿钥匙去哪里了?为什么又要哭呢?

    能让妈妈哭的人……跟安楚怀有没有关系呢?

    安小琳有些紧张,看了看日期,大约回忆了一下,算一算,竟发现这段被撕掉的日期前后,正是妈妈检查出来大病确诊的日期!

    这一切,有什么关联?

    钥匙被妈妈怎么了?她又为什么撕掉这些?是害怕,还是愤怒销毁?

    安小琳就着手上这本手绘本飞快的翻动着,发现妈妈记录的,果然是刚发现病魔时的无助和仓皇,然后渐渐转化成对安小琳的不舍和对安楚怀的不甘心。

    可是,再也没有提过钥匙,也再也没画过那个男人,至少这一本是没有的。

    安小琳犹豫了片刻,决定去找皇甫夜谈一谈。

    也许那个熟悉而又年轻的西装背影是个关键!

    她看起来有些眼熟,说不定皇甫夜认识。

    就算皇甫夜不认识,他也可以让人去调查吧?

    他让人去调查,一定比安小琳在这里空想要有用多了!

    打定主意,安小琳随意拿了一件披肩睡衣套上,往二楼皇甫夜的客房赶去。

    到了客房,经过姜秋兰房间的时候,似乎还看到里面有些光亮。

    安小琳稍稍驻足,心想,面对一个被她害死的人的自画像,她今晚只怕睡不好吧?

    就算她不信神佛不信鬼魂,可是看到妈妈那温和纯净的脸以及笑容,她难道一点想法都没有吗?

    就算没有,总会害怕那些化学物质吧?

    她看着门框透出来的光,无声而笑。

    这不过是个开始而已。

    敲响皇甫夜的门,想来他已经熟睡,过了许久才传来脚步声和他不满的问话:“大半夜的,怎么还不睡?”

    他也不问是谁,直接说出那么一句话,大约他很清楚,在这里,除了安小琳之外,没人敢在这个时候来敲他的门吧?

    房门打开,他裸着上身倚在门框上,一身结实的肌肉,小麦色的肌肤泛着健康的光泽,有些睡眼惺忪,可是安小琳看到他裸着的上半身时,惊讶的嘴.巴撑大,完全合不拢了。

    “你,你……你的身上……怎么有那么多的疤痕?”安小琳满脸诧异,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皇甫夜的睡意一下子消散了,似有些后悔,随即又不在意的笑笑:“男人身上有点疤算什么?进来吧?”

    那叫有点疤吗?

    他除了手臂手腕之外,前胸后背几乎就没有一块好肉好不好?

    什么刀伤箭伤数不胜数,更有一些莫名其妙的疤痕,斑驳在他的身上……

    之前安小琳跟他亲热的时候,多数都是在灯光不大好或者被他强迫的时候,根本就没有注意,刚才借着走廊的灯,看的那么清楚……

    不过奇怪的是,他身上有疤,却不像是那种特别严重的伤,倒像是小孩子打打闹闹受了点皮外伤,然后因为年龄小又慢慢长起来,没留下凹凸的印迹,只是有个印子而已。

    若不是那些印子比较大比较明显,又有形状的话,安小琳还真看不出来。

    想到这里,安小琳正想看他肩膀上前段时间受的枪伤和手臂上被她咬到的伤口,他已经披了一件睡衣遮住,开了房间的床头灯,回头对安小琳道:“大半夜的,不会是来陪我睡觉的吧?”

    “我,我才不是,你胡说什么?”安小琳回过神来,吞吐的说道。

    “哦?若不是的话,干嘛用那样的眼神看着我?”皇甫夜说罢,很是自然的往被褥上躺下,拍了拍身旁的空位:“来吧,不用不好意思。”

    “……”安小琳不理会他,回头把门锁好,然后才抱着两本手绘本对皇甫夜道:“你快点起来,我发现一点东西。”

    皇甫夜这才来了精神,忙爬起来:“嗯?发现什么?”

    “你不是对钥匙的秘密知道的很多吗?为什么你还等着我去发现,而不是直接告诉我?”安小琳忽然想起什么一般,抬头看着皇甫夜。

    皇甫夜一怔,随即正色说道:“我了解的跟你们了解的不一样,况且……很多事情,我也不能够完全确定,明白吗?”

    看着他严肃的样子,安小琳点点头。

    其实她也不过是随口一问而已,毕竟皇甫夜若是什么都知道的话,他才不会那么无聊的还来探究和询问。

    他这种人才没那么多时间不是吗?

    “你过来,我翻给你看。”安小琳也不再纠结,忙翻开自己发现的可疑之处一一指给皇甫夜看,然后奇怪的说道:“你觉得这个背影有些眼熟吗?”

    皇甫夜点点头,万年不变的冰山脸难得现出一丝惊讶:“还真是……有些眼熟,好像在哪里见过,可是一时间又想不起来。”

    “是吗?那看来……是我们共同认识的一个人!”安小琳听皇甫夜这么一说,就立刻说道。

    “共同认识的人?”皇甫夜的眼眸慢慢眯了起来:“我们共同认识的人,除了天堂岛,就是安家的人了!可是,天堂岛的人都是罪犯,他们基本上是不可能出来活动,要出来活动,也没理由找你母亲。”

    天堂岛每一个人的底细,他都调查的十分清楚,不可能是他们其中一个找过安小琳的母亲而他却什么都不知道。

    “那么……就只有安家的人了,或者,颜家的人,也有可能。”安小琳道。

    颜晨有那么多哥哥,家里那么多人,万一是他们见过却不熟悉的一个人,也有可能。

    “年龄都不对。”皇甫夜道。

    “也是,那就是……对了,你说,会不会是那个楚年?”安小琳脑子里忽然想起什么一般,忙对皇甫夜道。

    皇甫夜听安小琳这么一说,看看她,又看看画上的那个背影,然后点头道:“可不就是那个楚年吗?看来……他还真不是个简单的人物。”

    “不过……若真是楚年的话,其实也很好理解啊。”安小琳想了想,道:“不然,我把钥匙藏在那么隐蔽的地方,爸爸怎么可能找到的?”

    “那倒不是。”皇甫夜摇了摇头的,道:“若是安楚怀那么早就知道钥匙,还让楚年去要了钥匙,他怎会等到这个时候把钥匙偷走?为什么不是那个时候直接去要,或者你.妈妈过世的时候主动去找你?”

    安小琳点头:“你说的对,以我妈的心态,肯定会把钥匙直接给他了,又怎会等到今日?”

    “那当然容易多了,他之所以接你回来,就是因为想透过你找出钥匙的秘密,也就是说,他肯定是才知道钥匙的存在,时间并不久。”皇甫夜道。

    “既然如此……楚年为什么不告诉安楚怀?他不是安楚怀最得力最衷心的助理吗?”安小琳有些不理解了。

    “这才是有趣的地方啊……”皇甫夜慢慢的把手里的手绘本给合上,看着安小琳,慢悠悠的笑道:“楚年给你爸办事,却那么早就知道钥匙的存在,甚至……还在我之前查到在你母亲的手上而一直隐瞒着,这就有点意思了。”

    不是有意思,而是事情变得越来越扑朔迷离了。

    安小琳看着皇甫夜那兴奋的样子,奇怪的问道:“你干嘛那么高兴?你不觉得事情很棘手吗?”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