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老子断你修仙路 > 第一二六章,真魂归来
    “怎么没见呢?”

    星汉满身是汗,擦了好几次,依然流到眼皮子,有点涩涩的,还妨碍了视线,找了好久,依然没发现有五叶草和红楂子。

    无奈,只好继续往前。

    荆棘越来越多,这路,不像有人走过的痕迹啊?眼前是一片蛮荒,杂草、灌木、树杈密密交错,要不断挥舞斧子才能往前。

    星汉心里的疑惑又袭来一波,不过,他想起山竹的话,现在扭头回去,肯定会被他笑的,以后的日子就更加难过了。

    继续埋头苦干,他终于发现,地势慢慢往下倾斜,看来,前面就是山谷了。

    在偌大的山地,却有一处突然凹下去的地方,像被从天而降的巨拳,一锤砸了个大坑,经年岁酝酿,长成一方清爽又遮阳的密林。

    有点口渴,去找点水喝,星汉顺着低洼处,渐见地面湿润,看来前面便有水源。

    呼!一阵带着烤味的烈风,从前方扇过来,星汉看到一个满身腾火的巨鸟,高冠如雄鸡,啸声尖锐,嗖,长嘴里又喷出一道火焰。

    星汉不禁按捺住脚步,眼看一汪清泉在眼前,却有一头大鸟在喷火烤。

    对,这巨型火雕,扇动着长翅,将火焰源源不断地喷向一潭泉水,并不时地长啸几声。

    泉水被烈火烤得滋滋冒泡。

    正当星汉疑惑,一只火鸟,你烤水干甚?

    呼,又是一阵烧焦的空气味,那火雕,收敛长翼,伫立岸边,弯下长脖子。

    它在喝水。

    原来这家伙是用火烤过再喝,它就不能喝凉水,这么挑剔的鸟?

    看着巨鸟喝完水飞走,洛走到水泉边,用水指来试探一下温度。

    我擦!这么烫,洛一下子把手指缩回去。

    这天气本来就热辣辣的,好不容易看见一汪清泉,却被一只臭鸟给煮热了。这可怎么办?

    星汉只好在旁边摘下一片硕大的叶子,把水舀上来,吹上几吹,才能勉强入口。这尼玛,太斯文了,可是一点儿办法都没有,因为四周围,就这么一滩泉水。

    咻咻,咻咻咻~

    星汉喝着热水,忽而听到身边有异响,他回头一看,有四头蜥蜴正吞吐着舌头,往自己靠拢。

    条条有三丈余长,暗红的舌头,在獠齿边呼呼抖动,双脚暴裂的浮鳞,尤显恐怖。

    洛赶紧放下叶子,慢慢地摸起旁边的斧子。

    砰!一颗石子飞溅,四头巨蜥从两侧,一跃而起,朝星汉扑过来。

    星汉反手一斧子,横劈之间,带出一道斧风,将最先飞过来的舌头削断。

    热血喷涌,那头巨蜥立即倒地翻滚,另外三头巨蜥,在洛的左右肩头处,留下抓痕。

    一对三,形势不容乐观。

    既然如此,星汉脚底暗暗凝力,嗡地一声蹿响,他的身形已化利箭,斧影击落倒一棵树干下,呯一下,那靠在近旁的巨蜥脑袋,化成一团血雾。

    遭了!星汉一下子察觉手感不对,原来刚才那一击,用力过猛,斧柄已断掉,斧头在树干上留了个大洞,树正咯吱咯吱地往一旁倾倒。

    一头重创,一头被击杀,剩下两只巨蜥,气势明显滑落,正死盯着星汉盘走。

    呜呜呜~

    树顶上的飞禽齐齐飞散,嗷嗷的狼叫声崛起。

    不过一息,星汉感觉,自己已然被包围,在三四十丈范围内,数十头黑狼呼呼着热辣的舌头,盯着血人般的星汉。

    原来,刚才那场动静,已然惊醒了这群恶狼,那浓郁的血腥味,它们大老远就能闻到。

    未睡醒的狼眼,獠牙下挂着缕缕口水。

    此处无生路啊?星汉不禁头皮发麻,最要紧地是连斧子都没了。

    他用余光看向水面,只见一条水纹顷刻涌现,又诧然静止,那水中,竟然匍匐着水蟒,它那砧板大的扁头,平浮于水面,等候时机。

    水有巨蟒,陆满豺狼。星汉的拳头,握得呯呯响。

    他一发狠,径直往前走,那恶狼,见一块行走的大肥肉,就挂在嘴边,岂有不口之理?刹那间狼头乱影,鱼贯疯来。

    星汉左闪又跳,上抡下锤,伴随这凄惨嗷叫声,他身上又洒了一层鲜血,只是不知是自己的,还是那恶狼的。

    他两眼发昏,衣衫几乎没一处成块,都是带着血色的条丝。

    不行!要死了。星汉第一次感觉到死亡的气息如此亲近,只不过是肉体被撕扯,鲜血淋漓,一切都近在咫尺。

    我是谁?我为何在这儿?采药?采何药,假的,都是假的?

    星汉脑海中的记忆疯狂翻滚,一个个身份密密切换,他不是皇帝,他不是杀人魔王、他不是……

    嗡!疾速的旋转陷入空灵,他布满血丝的双眼,将眼前的豺狼尽收其中。这些畜生只是一个个小光点,闪闪灼亮在他的意海。

    忽而,一颗硕大的光点,与洛意海深处的魂识共鸣。

    是头狼!

    同一时刻,从意海中泛起一缕意灵,融入那一光点,猛然一哆嗦,一声长啸戾鸣,落木成群,那些细小的光点,转眼间消失无踪。

    那头狼紧接着一声嘶鸣,头颅直直撞在大树,树干簌簌几下,只留下一滩血迹,和尸体。

    意灵回笼,洛在模糊间,看地满地污血,头狼的尸体安静躺于一旁。

    “我刚才化成了头狼,是我让它撞树上的?我想它死。”

    “我是谁?我到底是谁?”星汉的脑袋又开始剧痛。

    一幅幅画面疾速晃过,“这些不是,这些也不是!”

    回笼的意灵,如一根小草丝,跌落意海中,泛起圈圈异样的细纹,那细纹呈现出从未有过的画面。

    “洛,你别哭,来,跟五婶来。”

    这是泊谷镇?

    “蓟洛,你这臭小子,马上给我去练功!”这是庚子叔?

    对,我不是什么星汉,我是蓟洛,蓟洛……

    洛终于想起来的,断断续续的画面,被回笼的意灵惊醒。

    洛脸色惨白,刚才生死一刻,体内的《意灵通神》不自觉发动。不单救了自己一命,当意灵回笼,竟能帮自己重拾记忆。

    可是,意灵通神的副作用仍没有消退,刚才他入头狼之身,长啸嘶鸣,喝退所有恶狼,更是一头撞于树干。此时,他的喉咙犹如被火烤过,脑袋更是剧痛欲裂。

    他强撑着召唤出大枣剑,插于地上,御剑气划地,形成一简易的灵禁圈。

    夕阳入幕,凉风轻抚,洛佩戴上小狼牙,调息养灵,脑袋的疼痛也渐渐消退。

    他彻底觉醒了属于修士的灵力,灵穴中的仙晶,还完好无损,只是因吃了些烟火凡食,需要将体内残留的毒素排出。

    五叶仙晶的修为,排凡毒还是很简单的。从灵穴之中施放出仙灵之气,仙灵清气化作一阵雾风,刮过洛的五脏六腑,将体内的毒素驱逐于一处,凝神闭气。

    只听见砰地一声,一颗黑色烟球,从洛的口中射出。

    他再次睁开眼睛,已是月亮高挂,淡淡的白光透过叶丛,稀稀疏疏地点缀入林中,蟾蜍欢叫,萤火翩飞。

    洛深舒了一口气,站立起来,拔出大枣剑。

    他明白了,原来被吸入冥渊暗珠后,不紧要承受身体巨大的痛苦,连人的记忆也会被掩埋。

    那时摸到的满地骷髅,就应该是不能承受痛苦而死去的人,每每触碰到他们的骸骨,他们的悲惨记忆便会塞进自己的脑海,逐渐将自己的记忆深埋。

    这便是冥渊暗珠。

    不得不说,细思极恐。

    第一重,飙风伤害,肉体折磨,第二重,精神的悲惨重播,直到了失去所有记忆。

    难怪,千万年以来,从来没人说过能从冥渊暗珠中生还的。

    幸亏,洛此前修炼的《通灵神意》觉醒,通过意灵分裂,再回笼,重新唤起被深藏的记忆。

    要是洛不是练有这门灵法,估计这辈子,也记不起自己是谁?更无法知晓,这一切都是那颗地狱般的黑珠子作祟。

    洛徐徐走着,夜已深沉,虽然时有野兽嗷叫之声,但恢复记忆的洛,显然不惧这些凶兽,来几只剁几只。

    对了!紫冷公主她们,应该还不知道自己活着吧。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