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中文网 > 修真小说 > 一叶落天涯 > 第十三章.鸾凤之怒.
    夜初静,人已寐。天涯和隐宗,每人一套夜行服,在王宫中上蹿下跳的。

    “嘘!”天涯转头做了个手势“就是这儿了,你仔细看着。”

    “呃……嗯。”

    深夜,一片静谧祥和中,那诡异的弯月,时不时的被飘过的乌云遮挡。这偶尔没有光亮的黑暗中,他听到一阵脚步声,赶紧拽了拽天涯,问道“宫主,您上次看到的,可是这人?”

    天涯捂住他的嘴,食指在嘴边,又做了一个噤声的动作“隐宗,你能不能小点声…要是被发现就惨了!真是的!哎?哎对对对,上次我看到那国师脸上的面具,就是这张。但…是不是这人,我不敢确定。”

    “嗯。”

    两人趴在房顶,大喘气都不敢,一直死死的盯着屋里这人。

    这(国师)进了房,坐在茶坛边喝了杯茶,满意的看着这一屋子的死尸,可一会儿又摇摇头。她放下茶碗,起身走到一个空地之处,双手合十,念叨了一会儿,手掐着符,片刻便烧没了。

    楚天涯一看这情形,思考起来。

    如果不跟着进入,我们终会毫无所获的打道回府;可要是进去了有什么埋伏机关,那……

    当断不断,必受其乱。天涯回头“隐宗,走!”

    二人跳下房顶,左右探头看,错身闪入国师的房中,紧跟着进去了地道。

    大概走了半炷香,跟在后面的两人,也看到了道路尽头的亮光。

    “给您请安~!属下已将祭品准备好,今夜月圆高挂之时,绝不会误了您的事。”

    “嗯。”

    “属下先行告退,替您准备沐浴更衣。”

    只听这脚步声往回走着,嗒,嗒,嗒。天涯一边拉着隐宗往回跑,一边想着这两人到底是谁。

    呵!

    两人跑到房顶,继续看这屋里的一举一动。

    “宫主,属下想,这事情似乎没这么简单,我认为她们应该是猕卅的人。”

    “哦?猕卅?虽说不算是什么名门正派,但,也不是邪教中人啊。这...”

    “宫主你有所不知,猕卅在江湖中人眼里,不过是一个中立的门派。但据属下所知,猕卅的掌教,多年来明里暗里的没少打玉魂的主意。”

    “嗯?可,孤城和我说,玉魂没什么太大的威力和用处了啊。”

    “呃...是,但近年来,这些人似乎发现了玉魂的另一个秘密。重生与远古众神的诅咒!”

    “听着真矛盾。哎,你看你看。就是这个铜漆。”天涯指着下方向他介绍。

    隐宗看完之后“属下现在可以确定,就是猕卅的人!”

    “走,我们先回去。”

    两人飞檐走壁回了寝殿,喝了壶茶,事情在沟通下,也算缕清了。

    猕卅,历代掌教以复活大地之根(黎摩帊)为己任。这黎摩帊并不是代表了一个人,它是保持着人间的一个根,有些像树种这类的含义。这几年民间江湖中,相传谁先找到黎摩帊,就会成为这人间乐土/废土的决策人。也就是说,世间会开始新的篇章。每月的月圆之夜,这些人会用平时,以铜漆活活烫死,又凝固成雕塑般,九十九位重阳而生的人,为月祭祀。为掌教祈求力量的注入,从而寻找黎摩帊。

    楚天涯看着茶杯中的一瓣花叶发呆,但随即眼神也越来越坚定的说“这样的世界,我不喜欢。隐宗,随我走一趟。”

    “啊?宫主,你不会是想...阻止他们吧...这...”隐宗记得一头汗,这先不说能不能打过,问题是逆天而行,谁敢啊。

    “隐宗,你如随我去,便去;不去,便等我回来。”顿了顿又说道“若我两炷香未归,你必须立刻回无忧宫!”

    他起身跪地“宫主,我随你去!”

    天涯诧异的笑了笑“嗯。”

    这一夜,在两人焦急的等待中,过得特别漫长。

    不过,也终于等到了这所谓的(掌教)和之前看到的国师,带着一众人出来。

    这帮人绕来绕去,最后到了北凌国与天地的交界处,牙海。

    带头的掌教,走到海边最远处的一嵩礁石上。将黑袍褪去,她身着深红色衣裙,双手合十,很虔诚的默着祭月录。而后面的国师,带着一群人也跪在了地上,非令不得语。这场景,透露着一种诡异的气息。

    “我,猕卅世代传承下掌教。今呼唤月神,苍天的信使,请您指引我!”掌教恭敬的说完,曲膝下拜,以额触地。就好像她身前的空气中,真的存在着月神,长跪而无令不起。

    风,吹着海浪。云,也逐渐遮住了漫天星光。

    只见那云层中,有一人,随雷而下!

    这海天相接的安谧景象,突然变得像末日一般,咆哮着、嘶吼着。恭贺着,月神降凡。

    她没有落地,只是轻轻地踩在一小片雷云,在掌教前方悬空而立“起。”

    “是!”

    “神降凡尘,传达帝令:猕卅掌教,若你能掌握黎摩帊,帝君将赐你万年长青!若做不到,也赐你,万年在沉海海底守护龙宫之墓!你可,听清了?”月神半眯着眼睛看着这些人,嘴角也带有一丝不屑。

    “听清了,但...能否让帝君再宽限些时日?我...”

    喀!嚓!

    月神指尖落出一雷,劈在掌教脚前“你只需记住,猕卅与天庭的契约中,立誓,世代为奴!其他的无需多言!”

    掌教也不敢擦汗,直应“是是是,众生的神,您说的对,您说得对。”

    “今,赐你五年之力。你最好,好好的做事。不然,哼~”挥手抚云之间,月神手中,出现一物。

    法宝,日月乾坤!这东西,可以容纳巨大能力的注入,也可以随时取出。

    “心中有日月,万事皆乾坤!谢,苍生众神赐世!”掌教简称的说着,这日月乾坤也发出了华光,将她笼罩。

    楚天涯在远处看着,用手敲着小脑袋,有些惆怅。

    “宫主,我看,我们还是回去吧...这...”这也打不过啊,咱俩又不是叶孤城...

    “不回。今日我与她,只能活一人!”天涯起身指着远处喊道“你!那个什么掌教,出来,我要和你单挑!”

    这边儿的人都愣了,什么情况啊~

    月神瞬间隐入夜色,不见踪影。掌教回眸之际,楚天涯吓了一跳。

    两人皱眉对立,异口同声问“怎么是你!”

    与此同时,暮雪在皇城之都游荡了数日,也没见凤来仪的踪影,只好潜入宫中,行刺慕容复!

    “狗皇帝,今日我必去你狗命!看剑!呵!”暮雪握着冰剑,腾身冲向慕容复。

    慕容复坐在宝座上,抽出斩妖剑,冷冷一笑“呵呵~”

    呯!叮!两把剑交锋之间,呲的一下擦出了火星!

    “冰封万里!”

    “哼,气吞山河!”

    “看剑!”

    “呵呵,我看你长得倒是俊俏,不然,我别看剑了~嗯?哈哈~”

    暮雪气的满脸怒红,狠狠的将剑挥了起来“你这狗贼!拿命来!呀!!!”

    慕容复移形换影,将她身上三处真气大穴一点,夺了剑扔在地上,回身坐上皇位。

    “你有本事,行,我算栽你手里了。但我瞧不起你,身为男子,竟行此等卑鄙下流的手段!哼!”

    “哈哈哈~啊呀,哈哈~”慕容复突然大笑,又突然停止“技不如人,多此一句。来人!”

    吱呀——

    一众侍卫,作揖抱拳“是!”

    “把这位,对了,你叫什么名字?”

    暮雪没理他,皇上说道“你不愿告知,我也懒得问。哼!你们,将这位白痴,扔入天牢!”

    “遵命!”

    “狗皇帝你卑鄙无耻,下流龌龊!有本事你解开我的穴位,看我打不打死你!!!你才是白痴呢!”

    然而,不管她怎么扯脖子喊,皇上也没回她。只是笑着,看侍卫拖她下去。

    潭山无忧宫附近,被凤域的人围了个水泄不通。

    楼玉撩开营帐,上前单膝跪地“掌门,属下已安排包围,里里外外十圈人看着,绝无差漏!”

    “嗯。如果见到叶孤城,算了...你下去吧。”凤来仪神情疲惫,这些日子为了加强功力,将凤血炼化了不少。但欲速,则不达。

    楼玉也没多问,回到自己帐中,用傀儡给梦寒带了一封信。

    这几日落晟倒是很清闲,有事没事就上天楼,找叶孤城取经论道。没办法呀,这万一打不过,天涯倒是不能怎么着叶孤城。但落晟不行啊......人比人...

    “主上,道可道,非常道。为什么啊?”双眼翻白,一脸迷糊的问。

    叶孤城也不是傻子,心中自然知晓他为了逼自己出手,淡淡的说“回去自己悟。”

    “主上,你说这霓凰软甲,真能刀枪不入,增加护体功力吗?”

    “......”

    落晟歪着头又问“主上,你说你这心思,宫主知道吗?属下可从来没见过你对谁有这耐心。”

    虽说这话不假,但叶孤城不耐烦的骂道“落晟,你赶紧走走走!”

    “......”

    隐权和两个弟子在悯生寺休息,这两日将应用盘缠之物准备充足,要继续赶路。

    老和尚找他论禅“施主,您这是要往何处去,寻何人?”

    “哎呀,高僧您怎知我?”

    “哈哈~施主抬举老衲了。诅咒之事,不是那么好去除的。前方路途凶险,施主可准备好了?”

    “当然。无论怎样艰险,我穷尽一生也要找到她!您,您是怎么知晓我的事?”

    “施主,你族中并没有什么大的磨难。但诅咒乃是苍穹之上的契约,依老衲看,命里无时莫强求啊。”

    “不不...我,我想问问您。我隐氏一族的命系之人,现在何处,您可否为我指点迷经?”

    “这恒古不变的天地,一切皆有定数。北凌有佳,如若你错过这一次,那么这一世,你们将死生不复相见。”

    慕容复起身作揖“谢高僧指点!我这就起程!!”

    老和尚闻声了然一笑,闭眼敲着木鱼念起经文。

    可这刚出寺,婉盛从树上纵身而下,又跟在了隐权身后。

    隐权转身便问“你,究竟意欲何为?嗯?”

    婉盛用两根手指绕着丝帕,怯怯的说“我只想,弥补过错...我不会给你们添麻烦的,真的!”

    “呵呵,可,你就是个麻烦啊!”

    “对不起啊...”她小声嘟囔着“对不起嘛...”

    “算了,日后你与我们一起同行罢。楚云,照顾她。”

    楚云回头一愣“啊,是是,师父。”

    婉盛开心的跳起来喊“好诶~哈哈~~”

    “停!以后有个老实样子,不然你就自行离开!懂了么?”隐权黑着脸训她。

    “哦,人家知道了...”

    “......”

    楚天涯与国主柳飘飘,相对站在牙海的礁石上。

    “怎么,楚郎你怎么来这儿了?你,你要做什么?”柳飘飘略显紧张。

    哗啦~天涯挥着法术,还原了自己的样子,好一个绝色佳人立人间“谁是你的楚郎!我倒想问问你,你又在此处作甚?嗯?”

    国主脸色大变,指着她便骂“你,你是女的?你竟敢骗我?”

    “原本我对骗你一事深感歉疚,但你为人狠毒,心如蛇蝎。害死了那么多人的性命,手段残忍至极!如今我的歉疚,只在这些枉死之人身上!”

    “楚郎,你一直在骗我?”

    “对,废话少说!今日不是你死,就是我亡!看剑!”天涯拔出赤霄剑,杀气腾腾的向柳飘飘刺去。

    “你竟敢骗我,没有人可以骗我!我要杀了你!啊!!”

    二人打斗,柳飘飘咬牙切齿的表情,好似斩世地裂般恐怖。

    “池谷术!!”

    “哼,凝破!!”

    “翊赤落!!”楚天涯话毕,只见赤霄剑从她手中飞出,幻化成人类侠义之身,冒着金光向柳飘飘杀去!

    “哈哈哈哈~这点小把戏~凤鸟破晓!!”

    赤霄一看又是上次那两只鸟,却没有跑,矗立风中向它喊道“鸾凤鸾凤,吾栖于枝。鸾凤伏兮,鸱枭翱翔!”

    只见,这两只鸟儿听着赤霄唱和,竟一动不动了。若有所思的张口道“你,是何人?”

    “呵!我乃帝道之剑!你本是凤域神鸟,在这儿当奴隶的滋味儿,不好受吧?啊哈哈?”赤霄捧腹大笑。

    柳飘飘一看这情形,挥剑斩下鸾鸟之翼,扔下地狱烈火中大喊“鸾凤听令!杀了他!”

    虽说凤凰涅槃,重生之后更加凶猛。但它毕竟也要接受火的洗礼,痛苦非常。

    鸾凤飞向烈火中,携出鸾鸟,怒视柳飘飘。哀嚎之西,啼破杜鹃;鸾凤合体,翱翔于空;飞向烈火,已死破规。

    “哼,柳飘飘,你果真歹毒!”天涯持着剑喊道“悟天剑道!”

    随后,赤霄剑向苍穹中,笔直的飞了进去。随后,划破天际,剑身雷火缠绕,只见远处天边,泰山神苍老的声音传来“应帝道剑之誓。北凌国主,不得轮回!不得转世!直至宇宙终结!死!!”

    赤霄现身,柳飘飘被一剑毙命。倒入血泊之中,双眼含恨,泪尽不甘。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