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中文网 > 修真小说 > 一叶落天涯 > 第十四章.无尽寒冰.
    国师看完了好戏,伪善的又指着天涯和隐宗说道“你们竟然杀猕卅掌教!众多弟子听令!这两个人,一个都不能放过,杀无赦!!”双手一背,身上散发出的都是,你能拿我怎么样的气场。

    赤霄幻化人形楚晋,手持剑气,挡在天涯身前。好一副遇神杀神,遇佛杀佛的面孔。

    他蔑视的扫了一眼,抬手勾勾手指“你们,还是一起上吧,省时间。”

    “呦,我看你好大的口气!”国师衣袖随风起,闪到楚晋的身前,两人缠斗不分。

    楚天涯腾云而起,冲到猕卅弟子中大开杀戒。可打着打着,看着还这么多的人,也真是够累了。

    只见她顿了顿,那黯然无色的嘴巴一撇,挑了挑眉,喝令“九段风灵剑!!”

    话音刚落,只见四周的风,卷着劲儿的往这边刮。那一圈下来,夹杂着石粒,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形成了一把风灵剑,和一个九段刀。它们乖巧的在天涯身边侧立,只等主令,便可杀尽这些人。

    楚天涯左手如兰花指,放在嘴边念着号令“九段风灵听我令!一段风起剑;二段无形刀;三段诛妖邪!”随后,手指那些人“去!”

    风灵剑纵身投入人群,剑起刀落,杀人于无形。片刻的时间,这猕卅弟子已经见少了一半儿。

    而另一边,楚晋手持剑气,逼着这国师退无可退,震掉了他的面纱。让人惊讶的是,这女娇娥声后,却是一个男儿身!!两人对视无言,仿佛空气都停止了。

    楚天涯看着猕卅剩余的这些弟子,也跑的跑散的散,她无意恋战,来到楚晋身边,翩翩落下。

    她眼角余光扫了下这国师,也挺震惊“呦呵,你竟然是个男子。怎么着,有什么艺名没有?”

    国师仿佛受了欺负般,幽怨的眼神看着她回“梧鹤。”

    楚晋拿着剑气逼着梧鹤的脖子问“主人,杀不杀他?”

    “这种人留着作甚,杀了。”

    天涯刚要转身离去,这梧鹤大喊“别转身!!!”但等他话落,还是晚了一步。

    柳飘飘的死不瞑目,正好看着这边,也不知是到了时候,还是怎么。她双眼放射出无尽寒冰,将一切都封住后。尸体自己站了起来,诡异的歪着头一笑,转身跳进海中。

    这边三人虽被冰封,但还有意识,现在都快瘆死了。

    楚天涯心想,这怎么可能呢?召泰山神而收的灵魂,无论神魔,都绝对不可能存活至今啊...诶?这怎么回事...

    而楚晋进入了赤霄剑的神识,问着她“主人,你是不是想到什么办法,解开这无尽寒冰的封印了?”

    “没有...你有什么办法...么?”

    “我...也没有。完了完了,要在这儿站成活化石了。”

    “你俩别乱动,小心身离破碎,魂飞湮灭!咱们三一起想想办法,不过可说好了,解不解得开,你们都不能再喊打喊杀我了!我真是毫不知情被她操控的,我根本就不想杀人!呜~呜~你们商量一下吧,好不好~”梧鹤心里也挺委屈,突然清醒后,这世界怎么变了个样子。

    “梧鹤,你说的情况有待考察。主人,你可千万想想清楚!他毕竟...”

    “你们都别说话!”楚天涯安静下心来,用神识慢慢的找回了无忧宫。可这潭山被封的水泄不通,四处都是符咒,只能打道回府了。唉,这可怎么办...

    可谁知,这桥逢尽头终有路。

    只听一声声啼破天际的哧叫声,从地狱烈火中传来。

    鸾鸟与鸾凤合体,涅槃之后,成了真正的凤凰神鸟。它翱翔在火海之间,最终飞向这三人。

    凤凰落在楚天涯的身上,很奇怪。天涯没有被它灼伤,也没有什么异样的感觉。身上冰封,瞬间被解。

    这神鸟也没跑,用那火红的羽翼,蹭着天涯撒娇。

    “哈哈~你这么讨人喜欢呢。那以后你跟着我吧,就还叫做鸾凤吧。以后,我就是你的鸾鸟,护你一世!”天涯看着它悲伤的样子,心动恻隐,抚顺它的羽翼,轻轻说道。

    鸾鸟靠在她的身上,呜啊!的叫一声,表示同意了。

    可就是怎么也不给那两人解封,这...

    皇城之都,正堂大殿上,慕容复乐此不疲的审着暮雪。可这什么计策都用个遍,暮雪始终咬定无人指使,这让他极为受挫。慕容复哈哈大笑说“既然你不识抬举,那朕更要以德报怨了!明日,朕,将娶你为妃!哈哈哈哈~”

    暮雪一脸的难以置信“慕容复,你到底要耍什么花招?姑奶奶我不怕你!别来这套!!”

    “哼,不怕,当然最好了。爱妃~朕自当好好对你,呵呵。来人!”

    进殿一侍卫,跪地听令“属下在!”

    “将朕的爱妃,关在水牢中,明日,朕与她大婚!封号,雪莲!”慕容复手一挥,盖上宝印。

    “是!”

    “你你你,慕容复!你这个小人!有本事你放开我,我要杀了你!”暮雪一看他把话都落实到事上了,是在淡定不下去。气的小脸鼓鼓的,恨不得拿眼睛都想看死慕容复。

    “雪莲,朕给过你机会,不会再给!这药丸是封你功力所用,这再拿凤域进贡的捆仙索将你捆上。哎?你想想,还有什么好的脱身方法吗?哈哈~你想明白了,再找我罢!”慕容复大步流星跨出大殿,回了御书房。

    “慕容复,你个混蛋!!!”

    黑夜悄悄溜走,白昼降临。

    鸾凤将楚晋与梧鹤解开封印,讨赏似的靠着天涯蹭来蹭去。

    楚天涯摊开手“鸾凤,你以后就在我的幻境生活吧。”

    呜啊!呜啊!这鸾凤向她手中光辉飞去,一时没了踪影。

    “你。”只听她说完这句话,掰开梧鹤的嘴,扔进去一个药丸。

    “咳咳!咳咳咳!”梧鹤捶胸顿足,问道“你,你给我吃了什么?”

    “毒药!记住,以后你每月必服一次解药,当然,如果我哪日归西,你也一样。看你再敢害人!”

    “你这女人好不讲理!哼,算了,听你的便是。以后我每日为你烧香祈福,求你多活几年!哼!”

    楚天涯莞尔一笑,心想这叶孤城的方法,有时也蛮有用的~

    “主人,我先回去了。”楚晋摇身一变,一束红光闪进赤霄剑。

    两人一剑,转身向王宫走去。

    可到了柳飘飘的寝宫,又犯愁了。这开启的咒语,谁也不会啊。

    “我之前听到她说了一回,嗯,我试试吧。”梧鹤手里比划比划,嘴上念着咒语“喝!开!!”

    书架后的门一丝没动,空气中尴尬气氛,如同世界静止一般。

    “梧鹤,你到底行不行啊?你再试试呗?”

    一炷香后,在天涯小声督促下,终于把门打开了。

    进去之后,并不像之前那样安静。四周鬼哭狼嚎,那气势压得人喘不上气。封印寒冰在这地狱中,逐渐融化。

    “梧鹤,你,你来封印。”

    “这,我也不会啊...”

    楚天涯向前走着,望下火渊,看到了一张人脸。这张脸,看着很像天上那位凌霄帝君。

    她往后退了退,在这时,里面传来一阵声音。

    “龙宁,你来了。”

    天涯顿了顿,能这样唤她的人,如今...“我来了。”冷淡的话语回应着。

    “哈哈哈哈~看你如今这样,到底还是输给我了!”

    “你什么意思?”她眉头紧蹙,听不懂。

    “咳咳,这样吧,你把我放到你的幻境中。我给你力量,也帮你去打凌霄帝君。怎么样?你考虑考虑。”

    “呵,你会这么好心。世人皆知,你可是个恶魔。放你出来,毁灭世界怎么办?我楚天涯岂不是成了千古罪人。别来这套,你到底想干什么,说吧。”

    “这世界毁灭与否,与我何干?你难道以为,我为了成为始祖,会把你们都杀死吧?你可知这亿万年的种种,不都是始祖的安排?人类自己的罪过,非要赖在我头上。哼,大家不过都是一枚棋子罢了。宇宙中的天权游戏,又怎能赢。”

    “路君,你所言有理。但,不够有说服的力量。你若与我歃血认主,我就同意。”

    “龙宁!你这个女人!你竟敢让我做你宠物?”

    “哼,愿不愿意随你。”天涯想了半天,也只有这一种方法能够约束这位魔鬼。但成与不成,对她都是只有弊处。

    大家心中都在敲着小九九,算了半天账,路君开口道“我同意了。”

    楚天涯在转身走去,用剑气划伤手心,滴血入其火渊之中。

    下方这人,也做了同样的动作,但是...“跪拜之礼就免了吧,我这么大岁数...你看...”

    噗嗤“哈哈,你这人倒是蛮有意思的。我可受不起你这一拜,怕折了命数。”

    嗖~

    这面似凌霄帝君之人,站在她面前。

    “事前说明,你别欺负我幻境中的鸾凤。”

    “就这要求?没了?”

    “你你做人本分点比什么都强,哎呀,走走走。赶紧回去吧。”

    这路君走入幻境之时,不忘回头提醒“龙宁,克制凤来仪的东西,就在这火渊深处。你若下去,九死一生,哈哈~”

    “路君!你这个魔鬼!刚才直接给我拿上来不行嘛!再也不相信你了。”天涯气的原地骂街。

    “呃...我可下不去,下不去...”梧鹤眼睛乱转,也打起来退堂鼓。

    “我自己下去!”天涯说完,纵身跳入火渊。

    “喂喂!你真跳啊!万一死里面怎么办啊???”

    楚天涯哈哈大笑“哈哈~人生只不过是一场天人博弈罢了,生死由我不由命。”

    “龙宁,你变得,很好。”路君心中不知作何感想,蹦出来这一句。

    叶孤城在天楼之上,一股莫名的坠落感,涌上心头。他拂袖生境,见天涯跳进火渊,急的立马站了起来。刚要腾云而去,但心中一些想法压制着他。半晌,他坐回木椅,眼神迷茫的看着天涯。

    皇城之都,张灯结彩筹备大婚。

    正所谓,晚霞归暮处,风烟断黄昏。

    凤来仪见慕容复的书信,心情大好。可自己还是想留在潭山等待机会,便差楼玉前去贺喜。

    “楼玉,你带着这酒回皇城,本座注入了十年功力,保证皇上喝完神清气爽。”

    “是!”

    楼玉遁地离去,到了皇城中,刚好赶上皇帝纳妃的册封礼。

    他看的清楚,那人,是暮雪。可怎么...怎么会...

    为何自己心中,竟怅然若失般难过。

    他带着贺酒,入殿进献。慕容复心情大好,暮雪在他旁边儿坐着,如同一个木偶。

    楼玉起身作揖“皇上,臣有一事不解。”

    “说。”

    “您的这位新妃,是何人?”

    “嗯?”慕容复闻声抬眼,想了想“她是何人,朕怎知。但,她来行刺朕,也不供出幕后主使,朕只能以德报怨了,哈哈~楼玉,你问这作甚?”

    “皇上您可愿这新妃,试试臣的操纵法术。或许能使她开口。否则这祸根不除,微臣实在不放心。”

    “嗯,有道理。你且试吧。”

    楼玉上前,张手钻出一只蛊虫。它爬来爬去的,钻进暮雪的身中。

    他二指打她散项之上,问道“说,何人指使你来行刺我皇!”

    暮雪眼神空洞的张了张嘴“无人指使。”

    “还不说实话?哼!”伸手又出一只蛊虫,向暮雪身上钻了进去。

    同样的话语,问了三次,每次的回答都是一样的。慕容复不耐烦的说“楼玉,别试了。朕都被你们扰没了兴趣!”

    楼玉屈膝作揖“吾皇恕罪,依微臣看来,这女子好生古怪,您。”

    “打住!她纵有千条妙计,朕也有一定之规。小小女子,敢忤逆朕!哼,朕倒要看看么,过了今日,你还能怎样。”

    慕容复拍案起身,打横抱起暮雪,走向后殿寝宫。

    楼玉抬手,张开嘴,始终也没说出话。摇了摇头,叹着气转身退下。

    这夜,权隐几人,眼看快到了北凌国,加快走着,准备进城投宿。

    可好巧不巧,刚要进城,北凌守城门卫一声令下“这月不可入城!尔等哪儿来回哪儿去!”

    隐权这心,直接沉入谷底。一个月,这我可等不了。老和尚说了,北凌擦肩过,此生不复见。

    看来,我得想想办法。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