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农民医生 > 第三十一章 禽兽不如
    扬益一脚将门踹开,就看见朱建军趴在林晓丹的身上,嘴还在吻着林晓丹的脖颈。

    朱建军正在兴头上,被扬益踹门的声音吓得软了。骂道:“谁让你们进来的,赶紧滚出去!”

    扬益冷声说:“朱大少好兴致啊。”扬益偷偷瞟了一眼,只看见林晓丹白花花的身体还在不停的蠕动着。心道‘这小妮子的身体真白啊,身材真好,那高耸的双峰,那修长双腿。难怪这家伙会这么做,要是我,,,’他还真不确定会不会像朱建军一样。

    朱建军猛的从床上爬起来,“是你?你怎么进来的?”他实在想不明白扬益怎么躲过摄像头,怎么躲过楼下的两个保镖的。

    “这个不重要!”扬益走过去,将自己的外套裹在林晓丹的身上。才回头冷冷的盯着朱建军说:“你想怎么死?”

    “你···你要干什么?我告诉你,你别乱来啊。我爸可是认识很多当官的。”朱建军吓的身子不住的向后退,靠在床边不自觉的擦了擦头上的冷汗。

    “呵呵,你以为我会害怕吗?”扬益路出恶魔般的笑容,慢慢的向朱建军靠过去,他要慢慢的在心理上折磨他。

    朱建军的手伸到了枕头下面。从枕头下边拿出一把枪,指着扬益,狞声大笑了起来,就这么光着屁股从床上站起来。“你想怎么死?”他将扬益的话又原原本本的还给了扬益。

    扬益还真的有点担心。他不知道自己能不能躲过子弹,这狗日的也太小心了吧,谁能想到他在床上都藏了家伙。可是又替他觉得悲哀,时时刻刻都要防着,怕着。扬益暗暗的将神元布满全身提防着。

    “你可去死了。记住,下辈子眼睛擦亮点,知道什么人该惹,什么人不该惹。”朱建军狠声说道。手指慢慢的扣动了扳机。

    “嘭”的一声,没有想象中的血花四溅,也没有听到中枪的惨叫声。扬益就在枪响的那一刻动了,速度骤然加快,只能看到一道模糊的影子。扬益已经将速度加到了极致。看着子弹射过一道弧度,然后击中,···击中了自己的残影。嘴角扬起一丝笑容。一脚将朱建军手里的枪踢飞。然后在口中接住,顶在了朱建军的太阳穴上。

    朱建军嘴巴张的大大的,他实在想不明白,一个人的速度怎么可以快过子弹?一定是幻觉,一定是。他努力的揉了揉眼睛,可是扬益拿枪指着他太阳穴的场景没有丝毫的改变。“你,,,你···”朱建军实在想不出该怎么形容。变态吗?好像还不够。

    扬益也懒得和他废话。一脚直接将踢在了朱建军的那活上。朱建军缓缓捂着裤裆蹲下。脸色瞬间变的苍白如纸。眼珠子突出。红的,黄的,顺着他的指缝里往外流。嘴里‘嗬嗬,,’的想发出声音,喉结上下蠕动着,可是却怎么也发不出来。

    扬益懒得看他一眼,直接抱住林晓丹从楼梯走了下去。门口的两个保镖看到扬益从朱建军的房间里走了出来。都是一脸的错愕。急忙冲上来。扬益抱着林晓丹。身子一错,躲开了一个保镖的攻击,反手一拳将他砸飞,碰到墙上又反弹到了地上,半天也站不起来。扬益飞起一脚,另一个保镖同样躺到了他同伴的跟前。扬益抱着林晓丹从墙上翻过去,挡了一辆出租车直奔家里。

    林晓丹嘴里低吟的声音越来越大,手在扬益的身上乱摸着。出租车司机在后视镜里偷偷看两眼,不自觉的咽了咽吐沫。心里一个劲的叹息‘现在的年轻人啊!’

    扬益回到别墅就急忙往里冲。汪老汉看见扬益怀里抱着一个衣衫不整的女人。干笑了两声,就退了出去。扬益也没时间解释。将林晓丹放在自己的床上。他心里很纠结。到底是用医术治呢,还是用最原始的方法治呢?

    林晓丹此时脑子里什么都没想,她需要男人,极度的渴望。难受的要命。胡乱的撕扯着裹在身上的一切。很快,扬益的外套就被撕的四分五裂。她想到了扬益,嘴里也在不断的喊着扬益的名字。现在她好像扬益在她的身边。

    扬益看着看着,鼻血就不争气的流了出来。用干裂的嘴唇舔了舔。很咸。最后无奈的摇了摇头,他怎么就TMD这么正人君子呢?拿出龙行针,给林晓丹施了一遍针。又用冷水将毛巾弄湿敷在额头。

    等一切弄完,扬益已经累的不行了。躺在沙发上将就着睡了。

    早上起来的时候,林晓丹已经醒了。用被子捂住身子,躲在床脚静静的看着扬益。

    “醒了?”林晓丹面无表情的问扬益。

    “嗯,你,你醒的真早!”扬益灿笑着。

    “怎么回事?”林晓丹问。

    “什么?”扬益没听明白。

    “我怎么光着身子在这?”她的声音很冷。在她看来,一定是扬益对她做了什么。

    扬益将事情说了一遍,当然,将自己犹豫了半天的事情说成了毫不犹豫。

    “真的?”林晓丹半信半疑的问。

    “真的。”扬益肯定的说道。

    “哼···,我不相信,在那种情况下,你对我什么都没做?”

    扬益气的鼻子都歪了。“我扬益是那种人嘛我?”

    “是!”

    “我,,好吧,我承认,我是有那么一点点犹豫,可是我好歹也是一个男人不是。怎么可能一点反应都没有?”扬益脸红了红。要死啊,还非要人家说出来。

    “那你准备怎么办?”林晓丹嘴角带笑。歪着头看着扬益。

    “什么怎么办?”扬益感觉她说的话好奇怪啊。怎么都听不懂。

    “你看光了我的身子,你不打算负责?”

    “那,,那是事出有因的。”扬益可不想这么早就背上个包袱。

    “就算事出有因,可是我还是不相信你什么都没做。”

    “真没有,我可以发誓。”

    林晓丹心里把扬益骂的死去活来的。突然问道:“你有没有听过一个故事?”

    “什么故事?”

    “一个女人和一个男人睡在一起。女人说‘你要是对我不轨就是禽兽。’然后那男的果然没敢碰那女的。第二天那女的扇了那男的一巴掌说‘你禽兽不如。’”

    “什么意思?”扬益还是没听明白。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