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众生皆圣 > 第五十八章 我要打十个
    石盒的盖子相继被打开,从里面闪出道道耀眼的光芒。众人不禁伸出手在眼睛上稍加遮挡,陈安刚放下手,就看见钱万能已经迫不及待地向最大的一个石盒小跑而去。

    钱万能跑进一看,眼前顿时一亮,他弯下腰就伸手往石盒里伸出手去,可半天也不见他拿出什么东西上来。他有些着急,直起身子来,把袖子高高撸起,又朝手掌上吐了两口吐沫,这才弯腰继续朝石盒中使劲。

    可陈安却只见钱万能累的是满头大汗,也没有把石盒里的东西拿上来,陈安不禁好奇走到近前朝里面望去,只见一个金光闪闪的护腕静静地躺在石盒中诸多宝物的中央,与周围红色绿色的宝物比起来,显得尤为昂贵。

    “怪不得钱大哥会选这个呢,一看就是最贵的。”陈安心道,可是这件看起来价值最高的宝物,却也是让钱万能最为艰辛,一直到现在,别说拿上来了,就连动,都没看护腕移动分毫。

    “我说,你这什么东西啊,怎么这么重。”钱万能累得满头大汗,放着宝箱里其他的宝物不拿,偏要对着那护腕搬,见实在拿不起来,就向老者问道。

    老者似乎早已料到钱万能看中的是什么东西,他含笑道:“呵呵,那是先祖战胜仇家后得到的战利品,据说是一个叫搬山的肉身神通者,戴上这护腕之后,可增加百倍的气力,移山填海都不在话下。当初先祖也是费了好大一般功夫才弄到这东西的。”老者的眼神中颇有些得意,仿佛那战胜具有恐怖气力的神通者的人是他一般。

    钱万能“哦”了一声,不耐烦地说道:“别扯那些没用的,你就告诉我要怎么拿出来吧。”老者抚摸了一把胡子,悠然地说道:“等你的气力有了这护腕主人万分之一的时候,自然可以,不过...”

    老者话未说完,就只见钱万能已经将宝箱里的护腕放在左手上把玩,他的手臂上却是贴满了许多大大小小的符篆。钱万能得意洋洋地看着老者惊讶得说不出话的样子,说道:“功夫不够,钱财来凑,你看这不是拿起来了吗。对了,你刚才说不过,不过什么?”

    老者为难地说道:“其实当时先祖是砍下那搬山的一只手才取下这护腕的,搬山现在还活着,你拿了他的东西,等于承接了先祖的因果,说不得他要来找你说道说道。”

    钱万能心中一寒,急忙要把护腕放回宝箱,却发现那护腕竟紧紧地缠在了手腕上,仿佛生根了一般。钱万能是急得满头大汗,从怀中掏出了一件又一件说不出名的宝物往护腕上用力,却怎么也不能将护腕从手腕上脱开。

    秦少炎见状也连忙上前,二人想尽了各种办法也拿这护腕没一点办法。“老夫有个建议,不知当说不当说。”老者突然说道,钱万能一听,顿时大叫道:“你怎么不早说啊,你快吧这东西取出来,我可不想以后过上被人惦记的提心吊胆的日子。”

    老者伸出手向下虚压,示意钱万能别激动,而后缓缓说道:“这护腕是当年那位的东西,当年他就已经极为强大了,凭我们现在的力量,撼动不了这护腕分毫。所以老夫建议,不如这位小友把手砍下来吧。”

    老者话未说完,钱万能的脸色已经变得十分难看,他从身旁顺手拿起一个东西就向老者砸去。老者的反应很快,身手极为敏捷,瞬间就躲了过去。钱万能正处于气头上,见一击不中,他又从左边拿起一个小巧的圆珠向老者掷去。

    这次的速度却是远远快于刚才,老者纵使早有预备,却也被那圆珠擦中了衣角,那圆珠继续向前飞去,“啪”的一声,竟然穿透了宝库的墙壁。老者蹲下身子朝圆孔中看去,外面的景色透过小孔清晰可见。

    钱万能被吓了一跳,忍不住道:“天老爷的!这么厉害!”随后他又盯着左手上的护腕,若有所思,老者这时趁机上前说道:“小友,你看这护腕的威力如此之大,况且那老鬼就算活着,当年与先祖一战之后,也是油尽灯枯了,疗伤恢复还来不及呢,哪还心思管这护手呀。你啊,就安心用着,大不了被找上门了,就算你是从某处遗迹上捡到的不就行了。”

    钱万能一听老者这话有几分道理,心里也就稍稍宽慰了几分,又想起刚才护腕展现的威力,心中又有了一些难以割舍。于是就将左手伸进袖子里,对老者说道:“你说的也是,那我平常小心点吧。对了,你说的还有一件宝物任我挑啊,可不能反悔。”

    老者连忙点头称是,轻轻用衣袖拂了一把额头,心中不由得松了一口气,心道:“那老鬼的身份可不一般,现在不知道是什么状况,这东西一日放在这里,我就一日提心吊胆的,你要拿走我还求之不得呢。”

    依依瞥了一眼老者,她跟着老者的时间颇长,知道老者在哄骗别人之后都会下意识地做这样一个动作。于是撇了撇嘴,用只有自己能听到的声音嘟囔了一句:“老狐狸。”

    秦少炎和陈安见钱万能得到了这样一件威力巨大的宝物,不禁有些羡慕,虽然这件强大的宝物也伴随着潜藏的巨大威胁。不过二人深知,无论是神通界还是凡人世界,风险往往是与机遇并存的。况且那老者不是还说了吗,原主人都已经处于垂死状态了,这等宝物,不拿白不拿。

    想到这,秦少炎与陈安也收起思绪,去寻找属于自己的宝物。

    石盒中东西大致都分类的很清楚,有些石盒中堆满了大大小小的药瓶,各种丹药的香味溢满了宝库。有些石盒中则摆放着各种奇怪的金属,大多形状不规则,卖相不佳。陈安作为一个半只脚踏入神通界的雏儿,自然不懂那些丹药和金属的用处,也就扫了一眼,便走过去。

    陈安眼前一亮,右前方桌上一个镶了一层铁片的小巧石盒吸引了陈安的注意,他快步上前,在那个石盒前站定,只见石盒之中的内壁上,挂着数十把精致的小剑,总共有四种颜色,每面内壁上挂着的小剑颜色一致,分为红蓝绿黄四种颜色。

    在盒子的正中央,凌空悬浮着一把精致的锤子,锤子的上方有一个不断旋转的小碗。老者此时没有去看钱万能和秦少炎,而是对这个看起来资历最浅的年轻人颇感兴趣。他笑眯眯的凑上前去,听见陈安口中的话却是嘴角抽搐了一下,笑容也僵在了脸上。

    “碗和锤子放在一起是什么意思?是想说玩个锤子吗?”陈安低声自语道,这时几声轻咳从身后响起,陈安回头望见老者站在自己身后,在老者身边的还有一个娇俏的少女,依依见陈安看向自己,轻哼了一声,将头偏向一边。

    “老先生。”陈安恭敬道,虽然一路走来,老者的言语和行为,给人都是不怎么靠谱的感觉,但是从百姓和村民对老者的尊敬程度来看。眼前这位笑容和蔼的老人,应当是有些本事,再加上进入宝库后的所见,更加确定了老者有着不一般的身份,而这,都不是现在的陈安能够怠慢的。

    知晓了这些,陈安对待老者的态度,自然是以恭敬为主。

    “小友可曾有喜欢的宝物。”老者说道,陈安挠了挠头,要说喜欢的宝物,这一路看见的石盒中,大多是些瓶瓶罐罐和奇奇怪怪的金属,而装着武器的盒子,陈安是一件也拿不到,他可没有钱万能那般财大气粗,将浑身都贴满符篆,只得叹了口气,继续向前看着。只有现在看到的那些精巧的小剑让陈安感觉还能够自己使用一下。

    陈安将自己的心中所想如实说出,老者目露奇彩,上前握着陈安的手,说道:“小友可真是有眼光啊,这个石盒子中的小剑,是本族一位用剑的先祖,呕心沥血制作而成,不过可惜呀。”说到这,老者脸上现出惋惜之色。

    陈安好奇追问道:“可惜什么?”老者叹了口气,缓缓说道:“不过族中虽然天才众多,但都不屑于使用武器,再加上先祖也在这些东西上加了些禁制,只有足够资质的人才能够使用它们,所以这些东西才会被放入石盒之中。”

    陈安听的不禁心神荡漾,心说这不就是江湖小道故事中的主角,有缘人吗。连忙问道:“那请问老先生,怎么样才叫做具有足够资质。”老者摇了摇头,回道:“这个老夫也不清楚,只记得那位先祖说过,能被我的剑认可,就是有缘人。”

    陈安听的云里雾里,心中不禁感慨道:“高人说话怎么都喜欢说的让人听不懂。”老者看陈安的样子,以为陈安是在沮丧,于是便说道:“小友为何不去试试,说不定你就是那个具有足够资质的人。”

    陈安指了指自己,惊讶道:“我?”老者点了点头,眼神中充满了鼓励。陈安心说试就试吧,反正不会掉块肉,随后盯了石盒半晌,回头看向老者,眼神中满是求助,“那个...怎么试。”

    “将你的精神力注入其中,看能不能操纵当中的小剑。”

    陈安哦了一声,便回头照做,精神力量从眉心处向外延伸,如丝线一般直直落在石盒之中。陈安犹豫了一会儿,操纵精神丝线往当中的锤子缠绕而去,锤子轻轻一抖,缠绕在锤子外面的丝线顿时被崩得四散开来。

    陈安接连试了几次,都被这锤子抖落了下来,只得放弃锤子,另寻目标。精神力探入了石盒之后,陈安这才发现,那些不同颜色的小剑,竟然有着不同的属性。

    黄色的小剑十分坚硬,利刃冒着寒光,仿佛能斩断一切,精神丝线一靠近,便被剑气斩得七零八落。红色的小剑,剑身上有一层炙热的气息,使得周围的空间有些略微的扭曲,精神丝线稍微临近,便直接被灼烧掉。绿色小剑上散发的气息很舒服,临近时,陈安感觉自己的精神丝线仿佛沐浴在暖阳之下,但当缠绕其上时,中间像是有一道无形的墙般,总是被轻轻弹开。

    至于蓝色小剑,陈安能够将精神丝线缠绕在剑身上,但却怎么也移动不了。由于陈安此时的境界尚浅,精神力量被消耗的七七八八,脑中出现了几分困意。甩了甩头,困意却是无法甩掉,陈安感觉到身体的异常,猜测是精神力量使用过多的征兆,况且精神丝线也无法对石盒中的任意一把武器产生作用,于是便略微沮丧地将精神丝线收回。

    在收回到小碗边上时,陈安鬼使神差地将精神丝线缠绕在小碗上面。这次无比顺利,将小碗围了个结实,而令陈安更加没想到的是,那丝线竟然将小碗给带了出来。

    看着陈安手心捧着的小碗,老者一阵沉默,他心想要说些什么才能安慰眼前这个备受打击的年轻人的幼小心灵。这是,石盒中嗡嗡作响,小锤率先飞出,在小锤身后,那些精致小剑也按照颜色,依此并排飞出。

    与小碗不同的是,小锤与小剑离开石盒后,并没有像小碗一样变大,而是一直维持原状。

    老者惊讶地看向陈安,恨不得狠狠地抽自己一巴掌,心说让自己嘴贱,偏要让他试一下,这下可好。据老者所知,这石盒中的精巧武器原本只是那位先祖的随意之作,只不过用的材料极为稀有而已,并且制作这么些小玩意,也用不了多少。即便如此,老者也是存着让陈安知难而退,然后在自己的引导下随意选一些不重要的宝物。

    不过既然自己已经承诺过了,老者也不好找陈安要回,只得挤出一副笑脸恭喜陈安,说一些资质过人,以后必成大器之类的话。依依看见老者吃瘪的表情,不由得有些幸灾乐祸,心说叫你诓人家。

    陈安正把玩着小剑喜不自胜,这时宫殿传来一阵剧烈的晃动、随即所有的石盒都迅速闭合,然后沉到了地底之下。

    “糟了!”老者叫道,依依的眼神中也出现一丝慌乱

    “有人在外面攻击神庙,还请三位小友前来相助”老者说道,钱万能与秦少炎早已挑选完了自己的宝物,对于老者的请求自然不可置否。而陈安看了看空无一物的地板,叹了口气,心说我还只挑了一件啊。

    再抬头时,其余众人已经随老者向殿门走去,陈安见状连忙跟上。

    神庙之外,水玉柔正得意洋洋地坐在马上,他的身后,是数十骑身披黑色重甲的骑士。

    “水公子,你这是做啥啊,这可是我们神庙啊,还请水公子手下留情。”神庙之内,赵虎坐在台阶上,嘴角还有一些血迹,脸上却是露出笑容地说道,他手背向身后,悄无声息地将一只生有双翅的小虫子放出。

    “哼,本公子做什么需要向你交待吗。”水玉柔冷笑,随后举起手朝身后的重骑叫道:“城主大人有令,有人假冒黑珠圣使,就藏在这神庙之中。给我将这些禁制破开,搜捕那几个贼人。”

    在水玉柔半个身位后的一名重骑应诺,一挥手,其余的数十名重骑高举手中的长矛,蓄势待发。

    赵虎艰难地站起身来,眼神坚定,身上一股强大的神通气息疯狂涌入神庙外的屏障之中。

    “哼,区区入玄,也想挡住青石军。”水玉柔不屑的看着赵虎,然后出声道,“郑统领,下令吧。”

    那黑甲重骑点头,随后挥手,数十道长矛以不可思议的速度射向神庙。

    赵虎闭上眼睛,紧紧咬牙,又疯狂激发身体的潜能,注入更多的神通力量。然后他也自知,对于这波猛烈的攻势,自己是坚持不住的,只希望能够为还在画中空间的老者等人拖延时间,不至于让他们毁了神庙。

    一阵叮叮当当的声音的撞击声传来,想象中的剧痛并未出现,赵虎睁开一只眼睛看去,只见在屏障之外,一位身材庞大的男子正背对着他,凌空而立,只听那男子说道:“我要打十个!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