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中文网 > 综合其他 > 第十张脸 > 第三十三章悬案之迷
    “什么!”

    语落惊雷。

    张正国虽早有感觉,但听到答案后也是措不及防。

    一件轰动全联邦的悬案,与一件发生在荒岛废宅中的凶杀案。

    他实在想不出宁青是如何将两者联系在一起,并且认为林遇就是两桩案件的凶手。

    宁青像是完全换了一个人,慵懒以及平淡的神情消失不见,语气坚定:“这世界上,永远没有完美无缺、天衣无缝的杀人手段,所有的犯罪现场都会留下蛛丝马迹。”

    “区别在于我们是否真的发现并加以调查。”

    林遇眼角微眯,死死的盯着宁青。

    在对方说出这句话时,他知道自己离暴露不远,赖以倚仗的事情可能将被揭露。

    让他想不通的是,自己从未留下任何线索,对方是如何将两件案子串联到一起,并且坚定的认为自己就是凶手。

    或许是出自于对自己作案手段的自信,心中渐渐嗞起一种对方在诈自己的念头。

    于是,林遇有意慢慢放松过于紧绷的心神,只要宁青顾左言他牵强附会,他便会伺机反咬一口,用千万种说法将对方淹没。

    宁青坐在火堆旁,对林遇肚子里的算盘一点也不知晓,自顾说道:“我记得林兄弟说过自己读得是大学摄影系?”

    “有什么问题?”

    林遇眼角微微眯着,右手微卷成拳放在人中位置,将整个下巴完全遮住,让众人看不清他的神态。

    “没问题,很好。”

    宁青目视火堆中燃烧的火焰,瞳孔涣散,话语声似轻声自语。

    宁青看着火堆走神,林遇则聚精会神的看着宁青,张正国手执准入证站在火堆另一侧,三人的站位人形成一个不规则的三角形。

    张梅靠在墙壁上,同样是双眼盯着火堆走神,瞳孔没有焦距。

    没有存在感的她,好像一直是如此的安静。

    大堂正中央位置,神龛里摆放着散乱不堪的灵牌,地上还有烧了小半截,杨芳无人问津的灵牌。

    冯候与柯丽的尸体躺在神龛下,刀插在两人后腰上,鲜血顺着衣角流淌到地板,体温正以极快的速度消散在台风中。

    楚小荷蹲在大堂一角,双手环抱自身,半张脸深埋臂膀下,秀发凌乱的掩盖住姣好的面容,露出的两双大眼带着泪痕。

    似乎离尸体越远越能让她感到安心。

    熊熊火焰照在屋内的每一个物体上,时而又随着从门窗缝隙中渗透进来的狂风摇摆不定,也将众人脸庞照得一暗一明,构成一幅诡异的画面。

    啪!

    一簇火星在火堆中爆裂,带起星星点点的火光,将突如起来的平衡打破。

    宁青往火堆里添了一截干柴,“张老师,麻烦你确认下,宿舍准入证上写的是什么专业。”

    张正国低头看向手中卡片,语气确定:“播音系。”

    “那好,林兄弟我可以再问你一次,你的专业到底是什么吗?”宁青还是看着那堆火,头也不抬。

    对这个恶意满满的问题,林遇微微迟疑几秒才开口:“你...想说什么?”

    “不是我想说什么,而是你想如何解释自己的谎言?”

    “算了,不如我帮你解释?”

    “我刚在楼上看过你相机里的照片,其拍摄手法之烂乃我平生所见之最。”

    “就算有人说你是拍照上的钢铁直男我都信。”

    “这么烂的拍摄手法,我都不知道你是怎么混进摄影系?难道你不怕摄影系的祖先棺材板压不住?”

    “看到宿舍准入证上的个人信息后我恍然大悟,原来你学的是播音系专业。”

    “我想这个时候,林兄弟你肯定会说,你是双修专业,主修播音,辅修摄影。”

    “友情提醒,你最好不要这么说。”

    “我对联邦高等音乐学院还是有一点点浅显的了解,摄影专业在五年前已经被该校取消。”

    “林兄弟你现在才大三,也就是说,你还没上大学的时候,这个学校已经没有这个专业。”

    “我想接下来你肯定又会说,出门在外不向陌生人透露自己的实际情况也是理所应当。”

    “这个理由确实说得过去,没毛病!”

    “不过也无所谓,只要你承认自己说了谎,隐瞒自己是播音系专业的事实就已经足够。”

    林遇听着宁青自问自答般的聊天,手脚渐渐陷入冰冷。

    对方岂止是有备而来,简直是步步紧逼,将自己所有退路焊上一道铁闸,不留活路。

    逼自己只能承认谎报专业的事实。

    “即使我是播音系专业又如何?难道仅凭我撒了一个谎,你就污蔑我是凶手?”

    林遇还没输,对方的指控仍然不痛不痒,远没到图穷匕见的时候。

    宁青摇头失笑:“林兄弟,你的求生欲可真强!看来是不到黄河不死心。”

    “哦?那劳烦分析,我洗耳恭听。”

    “唔...怎么说呢...”

    “‘江民小区回魂案’轰动联邦时,我对此案很感兴趣,于是便赶到祁城,私下走访江民小区调查。”

    “当时我花了三个月的时间走访,调查了死者一家三口半年内接触到的所有人。”

    “但最终与联邦警方一样,我也没查到任何有用线索。”

    “直到现在遇上张家明被害,又在你背包内看到准入证上的个人信息,我才想起我在哪里见过你的名字。”

    “‘江民小区回魂案’事发前两个月,死者女儿高二第二学期刚结束,下学期读高三。”

    “其父母为了给女儿备战高三学业,便在暑期给女儿找了一名家教补课预习。”

    “而这名家教刚好是你——林遇。”

    “联邦高等音乐学院也在祁城柏慧区,与江民小区仅仅相隔两条街。”

    “暑假一开始,你便开始到死者家中给对方女儿补课,没有趁假期回老家。”

    “但不知为何,你在死者家里呆了半个月便不再给死者补课,当天直接收拾行李返回老家。”

    “直到9月份开学才从老家回到学院。”

    “我当时没注意到你,是因为你有不再场证明,而且离案发时间也过去一个多月”

    “但是现在情况不一样,两桩行凶手段相同的案子接连出现你的身影,只要不是傻子都会怀疑你是不是有问题。”

    “然后我一直在想,如果是你动的手,你是怎么让这些不符合逻辑的声音出现的呢?”

    “播音系!”

    “播音系可是个好专业,里面个个都是人才,长得帅说话又好听。”

    “在这个专业里找一个男朋友或女朋友,每天都能享受到新鲜的对象。”

    “声音百变!”

    “大叔、老头、小鲜肉、娘娘腔、御姐、萝莉、少妇声自由切换。”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