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中文网 > 穿越小说 > 刀斧 > 第三十四章 出兵
    宋,康定元年五月中,汴京延兴军大营,辰时末。

    李现接过亲兵递来的湿毛巾,擦了擦脸和脖子,天气越来越热,不过李现的操练强度却越来越大。

    除了每天早上雷打不动的登山运动外,还时不时的来个夜间突袭,几乎每天傍晚都有对军士技艺的考核,前后已经淘汰了一百多人。

    “今日可有公文?”李现对杨龙问道。

    “还没有,属下一直都盯着,若是有公文到了,一定及时告知大人!”杨龙答道。

    “唉,这朝廷到底在等什么呢?不会时间记错了吧,可历史上就是这个点出征的啊…”李现心里暗暗想着。

    这是从外面跑来一个传令兵,身后跟着一个文官打扮的人,一到军部议事厅看到李现,连忙拱手行礼道:“可是延兴军军都指挥使李现?”

    李现稍稍打量了一下,拱手沉声道:“正是在下。”

    “将军,枢密院公文!”

    李现打开公文,略略一扫,道:“回去告诉你家大人,我安排军中做好准备,立即去枢密院!”

    待此人告退后,杨龙道:“大人?这是…?”

    李现此时脸上神色昂扬,心中悬着的石头终于落下,扬一扬手中文书道:“看!咱们要去西北了!哈哈哈…”

    杨龙刘虎知道自家将军功名之心很重,有时晚上都能听到李现在梦中叫着“杀敌”、“出征”等等,不过叫得更多的却是“锦姑娘”、“不要”、“春娘”这些,如今得了枢密院调令,心中必定大喜。

    众人还在说笑,又从外头来了一个步军司军吏,李现所料不差的话,应该是与枢密院调令相对应的军令,如此就代表着皇帝和朝廷都已经同意,北宋军士出征必须打开三把锁,如今已经打开了两把,最后只需要一人拿着册封主将的公文圣旨,按照程序李现就得跟着这个统制主官出征了。

    这就是北宋的军权三分而立,没有枢密院的调令,军队不得擅离职守,没有三衙的军令,枢密院的命令无法确认,没有皇帝的任命,调动的军队就不知道去哪儿,从此唐末之祸再也没有在中原大地上再现,一直到现在,各个国家管理军人大都采用类似的分权制。

    不过弊端也很明显,就是统兵的大多是文人,这些文人做做文章、搞搞内政行不行另说,不过让这些练鸡都没杀过的去指挥作战,太勉强啦。

    最关键的是整个社会鄙视武人,搞的文人都不愿意研究武事,还自认为比武人懂得多,临到战场上就会乱指挥,本来能赢的打输了,从上到下都是如此,太祖皇帝还乐忠于在出征前发下阵图,怎么走路都标的一清二楚,这要是能打赢就见鬼了。

    不过现在是康定元年,赵祯一点也不喜欢画阵图。

    “找虞候速速来见我!”李现决定立刻带着张义去枢密院复命。

    巳时一刻,李现和张义跨过了枢密院大门,今日枢密院与往日十分不一样,门子一看两人就道:

    “两位将军可是步军司神卫军右厢延兴军的?”

    “正是,我是军都指挥使李现,这位是军都虞候张义,来寻韩大人说话。”李现拱手行礼道。

    “两位将军不必多礼,快写进去吧,直学士一下早朝就吩咐过,说是两位可能会来寻他,这不,大人刚进去没多久你们就来了…”

    “多谢您了,麻烦帮我们通报一声,今日是在下自己过来寻他的。”

    “不用了,大人早上吩咐的时候让你们来了后快快去找他,不用通报。”

    李现一听,心中惊奇,还真有这种拿捏人心如此准确的情况,老韩能力还是杠杠的,反正自己被他捏得死死的,还心甘情愿来献殷勤,嘿嘿,世事奇妙。

    “哟,李大将军稀客啊,来寻老夫何事啊?”韩琦正站在值房门口,与一个中年男人说着话,李现连忙过去行礼。

    “这位是范大人,老夫的好友,刚刚从杭州调回京师,李现过来拜见。”韩琦心情显得非常不错,应该是看到老友终于又被朝廷起用,而且这些天朝议中官家隐隐约约透露出范仲淹将会和自己一起奉旨经略西北,这下两人成天凑在一起研究西北之事。

    “希仁,可知昨日老夫在早朝上提出的平夏战略是哪来的,哈哈哈,君子不夺人功劳,就是这李现前些时日与老夫分说的。”

    “哦?”范仲淹郑重的打量着眼前这个年轻人,道:“武人之身能有如此见识,不容易啊!”

    “官家和朝廷待我等厚恩,吾辈应当自省自强,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自上云从军以来,时时刻刻不敢懈怠。”李现很不要脸的将老范的名言祭了出来。

    韩琦和范仲淹听得眼睛睁得老大,这还是一个武人的见识吗?韩琦负着手,突然仰头大笑了起来,对范仲淹说道:

    “怎么样,我也觉得不可思议,我朝人才辈出,上云将来一定是武人中的佼佼者,这次去西北我可是老早就点了他的将,他可练得一手好兵,文采也是不一般,自己普军歌几首,自有大家风范,豪气冲天啊…”

    范仲淹也觉得有趣,于是众人在韩琦值房门口又是一阵笑谈。

    “韩琦那边怎么那么吵闹?”阴沉沉的声音从阴暗的屋内传出来,门口的随从连门小声回道:“使臣,韩琦和范仲淹交了延兴军的军都指挥使过来商议西北战事。”

    “哼,鸡犬升天罢了,还与武人交好,文人的脸都被他们丢尽了,西贼可是那么好打的,我倒要看看能蹦跶到什么时候?”说完,这人又淡淡的隐入屋内的黑暗中…

    “上云,延兴军准备好了吗?”韩琦招呼大家进了自己值房,关上门后正色问道。

    “回大人,延兴军全军两千五百人,已经枕戈待旦,只待朝廷一声令下,奔赴边关义不容辞!”李现起身大声道。

    “好,此次经略西北,除了你们延兴军,还有捧日军左厢一营骑兵,到了西北后定要精诚团结,不要在边军面前坠了禁军的名头。”韩琦满意道。

    “太好了,骑兵若是运用得当,说不定这次李元昊那小儿也逃不掉,哈哈哈…”李现听到好消息后心里藏不住得意,韩琦也是满脸春风,官家临行前有定下一营骑兵,这是简在帝心。

    坐在韩琦右手边的范仲淹倒是神色平静,见李现得意就问道:“韩大人一直说你在兵事上颇有建树,你说说到了西北当如何从事啊?”

    李现心中欢呼一声,范公你果然是个好队友,这韩琦什么都好就是特别自负,认识了这么久也就上次聊了一下对夏的战略,其他的一概不聊,一副运筹帷幄的样子,到时候出篓子的也肯定是他。

    “两位大人,那在下就得罪了,末将延兴军中推广战争演练制度,简单说就是由一部分人假象为敌人,一部分人为我军,在地图上推演各种战术,以此来推测战争的胜负…”

    张义在旁边耳朵动了动,这是什么时候的事儿,我这个军都虞候怎么不知道,这小现儿这实在排挤我?

    “若我是贼酋李元昊,再犯西北,我的目的肯定就是六盘山,摧毁我朝最后一块养马地,今后西贼在边境那就是来去如风,防不胜防,所以末将断定战场就在六盘山附近!”李现一边说一边将手指朝下面的虚空中重重一点,不容置疑。

    “朝中的意见也是差不多,你继续…”韩琦淡淡地说道。

    “啊…?”李现心中想道:“这么牛逼?那怎么最后就败的那么惨呢,还不是你韩琦的责任…”嘴上却说道:“判断对了战场,还需要临阵应变!”李现此时已经豁出去了,不把事儿挑明了,到了西北,韩琦油盐不进自己就跟着任福送死去了。

    “大人,末将敢请西北地图。”

    “来人,拿西北地图来。”韩琦冲门外叫道,不一会一个书吏送来一张西北地图,比较抽象,不过已经比上面上的好多了,毕竟山川河流都标注其上。

    李现指着六盘山说道:“若我是李元昊,我自知一个最大的弱点,那就是时间!我虽说有五十万大军,但是这是整个西贼三丁抽一弄出来的全民皆兵,我不能在大宋境内耗太久,耗得太久明年我会没有粮食,我还不能损失太大,损失一大,那些个贵族头人以后就会反对我…”

    韩琦和范仲淹都是第一次看到这种新奇的分析方式,不过仔细一想,李现说得确实是实情,于是频频点头称是。

    “那我能如何呢?那我就设伏,找个地方做好圈套等大宋上钩。如今的大宋官家恨我入骨,边关守将一定会有人贪功冒进,我只要干干净净地吃掉一部分宋军,把大宋打疼,打得他们不敢出城,那我一样可以威胁六盘山,宋人一样不敢在六盘山养马,以后西北依然是我西夏骑兵的天下!”

    “如何设伏?”韩琦默默不语,身边的范仲淹到时急急问道。

    “若我是李元昊,如果真要找大宋决战,断然不会分兵,要打就是雷霆万钧,若是出现万余人西夏人围攻我边关城堡,我敢断定这就是西贼大部所设圈套的诱饵,都不需要佯败,十有八九会被我军援兵杀散,西贼只需要向大阵逃,就能把我军引入圈套。”

    李现继续指着地图说道:“两位大人请看,六盘山西部,全是山川河流,而且地形起伏多山,若我在群山峻岭中埋伏十万大军,效仿三川口,不掠我城堡,只杀我军士,西北形势一样会恶化,届时我军有生力量被大量消耗,只能躲在城堡中不敢外出,慢慢的会形成西贼对我军的心理优势。”

    “嘶,你说西贼会将战争重心放在杀人,不在乎攻城掠地?可西贼知我朝富足,财富皆藏于城堡中啊。”韩琦似乎对这种论调很疑惑。

    “大人,若我是李元昊,只要杀得西北边关没有了敢于野战的军队,那么你说得这些,我就可以从战后的和谈中得到。”李现淡淡地说道。

    “那我均应当如何应对,感觉上云说的就跟真的一样?”韩琦将信将疑道。

    李现觉得气氛有点不对,他还想以后能够多多出战立功呢,连忙说道:“刚才末将只是推测了一种可能性,但是不排除西贼与我想法不同,觊觎我城堡中的财物也不一定,到时候如果西贼真要攻打坚城硬寨,那我们不介意让他们在城下流尽鲜血。”

    “不过末将智仅尽于此,其他的也是无法想到了,到时候还请韩公、范公多多授以方略。”

    够了够了,再说有点过了,现在不是汉唐,还是要藏点拙,把风险点出来,若是以后碰到这种情况二人并定会警醒,只要不派我傻乎乎往埋伏圈里跳,我就谢天谢地了,李现在旁边低下头躬身行礼。

    韩琦和范仲淹盯着地图,久久无语,两人心中不仅惊讶于这种清醒的危险,也震惊于李现于军于政的见解,良久,韩琦沉声道:

    “上云所言并非空穴来风,若在战场上遇到这种情形,老夫定要谨慎对待!”

    转头看了看范仲淹,两人相视一笑,双方眼里尽是对李现的欣赏之意,韩琦拍拍李现的肩膀:“今日回家看看,明日再回营,后日辰时初刻,从军营出发,到时候官家说不定也在,你把上次那套再整一遍,让你在官家面前露露脸!”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