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中文网 > 恐怖灵异 > 锦瑟古音 > 第十二章 锦瑟弦(1)
    月如殿里月贵妃把头靠在皇上肩上,双手紧紧扣住他温暖的大手,殿中的熏香烟徐徐升起,时光在此时显得那么缓慢。

    “圣上还记得阿月入宫多久了吗?”

    “二十五年了,时间过得太快了。但是阿月还是初见的样子,让朕惊艳。”

    “圣上又在打趣臣妾了。二十五年前在边疆小城,圣上当时打了一场胜仗,凯旋而归时在臣妾家的酒馆喝了一坛酒,那时臣妾见了您,还不知您是圣上,只想着非您不嫁,就算皇帝来娶臣妾,臣妾也不会同意,臣妾只想和您在一起。”

    皇上抬起头来,回忆到过往,感叹了一句,“那时见你朕便决定要把你带回去。”

    “好在我们心意相通,这就是最好的结果了。”月贵妃把头往皇上的怀里蹭了蹭,似是撒娇。

    两人又沉默了一阵,月贵妃轻声开口:“前几日我见了琪郡主,她是个可怜孩子,自小长在宫中,令妃虽待她极好,但终究没让她感受到什么是家。她同我说她心里另有他人,皇上的赐婚却不可违逆,只是痛哭了好一阵,太让人心疼了。”

    皇帝叹了口气,他已经听说了万如国突然冒出了三个皇子,如今琪郡主作用大不如前,并且也是他看着从小长大的,恻隐之心顿起。

    “可是朕已经下旨让她和玄夫成婚了。”

    “圣上,您不必撤回您的圣旨,只是再下一道就行了。”

    “哦?”

    “您就说考虑到琪郡主也是万如国的公主,婚姻大事应该由她自己做主,若她愿意嫁给玄夫便可以完成婚约,若她无心玄夫,也可自己另择良枝。这样也彰显您的大度和仁爱。”

    “阿月思虑周全。”

    “为圣上分忧是臣妾的责任。臣妾的两个孩子,玄夫和珏雅,我也想看到他们能够嫁娶心中所爱,能和圣上和臣妾一样。”

    “放心吧,朕一定会让他们幸福的。”

    顾裴青明白了什么叫祸福相依,虽然脖子受了伤,但是有两个月的休假还有两千两银子的收入,最重要的是居然派了阿叶来照顾他的生活起居。

    阿叶如同一只小鸟飞进了顾裴青的小院子里,他笑容满面的给顾裴青换洗衣服,煮饭做菜,打扫房间。“到这来可比内务府好多了,我在内务府花栖阁每天就是打扫打扫,做错一点事还要挨大太监的骂,顾大人待人和善,我可喜欢跟顾大人在一起了。本来圣上是安排一个宫女照顾您的,但是飞岚公公说顾大人还未娶妻,如今院子里也只有他一个人,若是安排个宫女进去免不了要遭人嚼舌根,不如派个太监去,圣上同意了。飞岚公公说我跟大人熟,过来照顾大人方便,还说叫我给大人带话,说是我虽在大人这里干活,但是俸禄还是内务府发,所以不用担心这个问题。”阿叶嘻嘻笑着,一口气说了老多话。

    顾裴青的脖子上的伤口半个月就恢复的差不多了,这半个月间苏现来了一趟,他恍如变了个人,关心了下顾裴青的伤势,然后说他已经不在钦天监了,去了户部,在他父亲手下干活,语气淡淡的,那个并城潇洒公子哥似乎不存在了,他也不谈郡主的事情,两人之间奇怪的有了疏离之感。

    沈翡明半个月来了五六趟,跟他讲了琪君主的事情,偶尔带几本书来,偶尔拿点祛疤膏,偶尔送点汤,阿叶一直在内务府,也同顾裴青一样以为她是红丝姑娘。沈翡明带着她的婢女杏仁来的,她早就告诉了杏仁不要揭穿她,每次顾裴青和阿叶叫她红丝姑娘时,杏仁都要憋笑。

    半个月后,沈翡明奇怪的不来了,顾裴青还不便出门,只在自己小院里转转,突然吴越然敲了他的门,那个如松竹一样的男子失却了往日的清傲之气,只感受到了一些凝重。

    “越然兄,你怎么来了?”

    “来倾吐烦恼。”他晃了晃手中的酒。

    “顾大人如今还不能饮酒。”阿叶在一边提醒。

    顾裴青点点头,道:“阿叶觉得我还不能饮酒,那阿叶没看到就算我没饮酒了。阿叶你回你自己屋子里呆着去。”

    阿叶眉头一皱,认真说道:“大人你的身体要自己保重啊。”

    “知道了,你快进你的屋子里去,啰啰嗦嗦的。”

    阿叶把门一关,生起闷气来。

    “一开始我以为阿叶是个拘谨的人,没想到他就是个苏现翻版。”顾裴青给吴越然斟满酒,自己也倒了一杯,两人举手碰杯,一饮而尽。

    “苏现变了,”吴越然又把酒倒满,“我不知道该是喜是忧,变成了大家期望的样子。”

    “我还是怀念以前那个苏现。”

    “谁都不能随心所欲啊,谁都会长大。”吴越然笑了一下,“只是我们年少时太过于快乐,后来越来越多的阴谋围绕着我们。”

    “越然兄可有心事?”

    “我…我听说,一些传言。”

    “什么?”

    “说是圣上正打算把珏雅公主嫁给我。”吴越然无奈地笑了一下,又饮下一杯酒。

    顾裴青知道娶了公主之后会是什么样子,享不尽的荣华富贵和被斩断的仕途。苍支国防止外戚干政,驸马在朝中最高只能到五品官,而吴越然一心想在朝堂上建功立业,毫不夸张的说他想进太知阁,成为六相之一。他文采斐然,又有见地,很多人猜测他确实能够进太知阁,若是娶了公主这一切都将成为美梦。

    “那只是传言,越然兄莫放在心上。”

    “若这传言其实是靠谱的呢?”吴越然再来了一杯,他此时脸上微醺,说道:“裴青,我该怎么办?”

    顾裴青不知如何安慰他,只是拍了拍的肩膀,也饮下一口酒。两人沉默着一杯接一杯,竟同时倒下,阿叶从房里出来,把顾裴青抗回床上,又把吴越然抗去厢房,直到打理完两人他才气喘吁吁回了他自己的房间熄灯睡觉。“没一个省心的。”他气鼓鼓的说道。

    顾裴青受伤一个月了,他觉得自己好的差不多了,完全可以出门玩了,伤口制造者五皇子出现在了他的门前。不过五皇子就带了个车夫,也不是什么大阵仗,顾裴青估摸着五皇子是来道歉的,想着应付一下了事,把五皇子堵在门口,直道:“小院窄小,杂物又多,灰尘也多,五皇子您进来会脏了您的衣袍。”

    “没事,顾大人我是来道歉的,我知道你喜欢梦叶居士的书,所以给你找了一些珍藏本。”他示意车夫搬出那些书来,顾裴青看着那两箱书一时间震惊和心花怒放两种情绪互相杂糅一起,那是两箱珍藏本,甚至还有孤本。

    “这…五皇子这些书太珍贵了。”

    “你喜欢就好,顾大人明白这些书的珍贵它们才是珍宝,它们就该待在懂它们的人那里。”五皇子看他喜欢,内心也是雀跃不已。

    “对了,顾大人,你叫我五皇子真是生分,你叫我玄道吧,我叫你裴青怎么样?”

    “五皇子身份珍贵,我等不敢僭越。”

    “唉,闭关一个月,一出来四哥哥就忙着他的事情不理我,我想着给裴青来道歉,顺便结识朋友,却没想到裴青一点也不领情,我只好回宫一个人待着了。”五皇子做出了一个孤单的表情,“我母妃还跟我说出来一定要交上朋友,但是没关系,其实我一直都是一个人。”

    顾裴青实在是佩服五皇子,那一脸孤单单可怜的样子真是像极了流浪小狗,“玄道,你可以常来,反正我也是一个人。”

    五皇子听了,扯出一个太阳般的笑容,“那我们接下来去哪里?”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