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中文网 > 穿越小说 > 明末凶兵 > 第740章 火牛阵
    第740章火牛阵

    夜幕之下,一个壮汉坐在石墩子上擦着钢刀,嘴里不清不楚的说着话。曹源最近倒霉的很,自从卡奇格惨败后,不仅指挥使的职位被免,就连原来的都统之位都没能保住。眼下直接变成小都头了,从指挥使直接降到都头,这降职速度绝对算得上飞流直下三千尺了。西大营那边闹得人心惶惶的,曹源却只能干瞪眼,娘的,要是他曹某人还在西大营驻防,保准将那些大胡子杀的屁滚尿流。

    曹源也算一名猛人了,现在被降职成一个小小的把总,心里别提多憋屈了,不过他也不敢有什么怨言,好好的战事打成那样,死了那么多兄弟,督师没直接砍他的脑袋就算不错了。正自郁闷呢,就看到远处跑来一个人影,看到来人呼哧呼哧的喘着粗气,他顿时就乐了,“啧,则不是小胡么,咋跑到曹某这里来了,是不是大胡子又来了,曹某这就杀他们个落花流水。”

    胡伟贤尴尬的咳嗽两声,他可不敢在曹源面前妄自尊大,傻子都知道曹源这个把总只是暂时的,随时都能恢复原职。拱拱手,胡伟贤小声道,“曹将军,督师有事找你。”

    一听铁墨找,曹源也没心思调侃了,将刀扔到旁边,急匆匆的往帅帐赶。曹源健步如飞,可就苦了胡伟贤,他可是想借这个机会进帅帐见识下世面呢。入锐锋营有些时间,但还从来没参加过军事会议,要说不好奇那是假的。

    曹源可不知道胡伟贤那些心思,来到帅帐外,整整衣襟,这才进去,胡伟贤眼疾手快,从后边直接凑过去,直接把曹源吓了一跳,“小贤子,你跟进来干吗,不知道军中的规矩么,赶紧滚出去。”

    好不容易混进来了,胡伟贤可不会被曹源三两句话打发走,一本正经的行了一礼,“督师,末将已经把曹将军请来了,不知道督师还有没有别的吩咐?”

    曹源气的脸都黑了,老子活生生的站在这里,还用你个臭小子回禀?铁墨也是诧异,不过旋即就明白胡伟贤打着什么心思了,海兰珠抿嘴轻笑,她可是知道哦胡伟贤的,这小子胆子也可是大的很。铁墨一直对胡伟贤另眼相看,连带着海兰珠也是爱屋及乌,“行了,曹大将军,你赶紧坐下吧,小贤子既然来了,就坐下听听吧,对今后有好处,说不定,这小子还能帮上点忙。”

    胡伟贤到底年轻,当即喜上眉梢,拱着手大声几句夫人好。不过韩拦住的性子,再多的马屁话落在她身上也没什么反应。曹源那叫一个郁闷,胡伟贤这个毛猴子到底何等何能,为什么督师对他这么好呢?周定山可知道胡伟贤的事情,拍拍他的肩膀说道,“小子,还愣着做什么,赶紧坐下”。

    周定山指了指旁边的空位,胡伟贤攒着手行了一圈礼,这才坐下。

    铁墨扫了曹源一眼,脸上依旧不见什么笑容,显然还没气消,“附近牧场那边是不是有很多牧民?”

    “是啊,那边几乎家家都养牛羊,尤其是羊群,每个村子几乎能凑上个几百绵羊,督师你问这个做什么,难道粮草存在西大营了?”曹源顿时有些吃惊,也不怪他这么想,自进入伊斯特拉高地后,大军对俄国平民可是秋毫无犯,如果不是辎重出了问题,怎么会对牧民感兴趣呢?

    铁墨直接瞪了瞪眼,敲敲桌面,没好气道,“说什么呢?本督师要是想抢牛羊,用得着把你叫过来么,难道你以为本督师离你你曹大将军,就什么事都做不成了?”

    “咳咳”曹源一阵脸红,当即低眉耷脑,再不敢乱多嘴。

    铁墨稍微思考一番,才继续道,“你对附近比较了解,那里的人也都认识你,一会儿你就出发去一趟,尽可能的收集牛羊,但记住不能偷不能抢,要是惹得众怒,把事情办砸了,你这个都头也不用当了,从今往后给本督师去后边扛大锅吧。”

    被铁墨的眼神一瞄,曹源背后的冷汗都竖起来了,哪怕当个大头兵,也不能去背行军锅啊,他曹某人可丢不起这个人?也不管这事有多难办了,曹源赶紧起身,大声道,“督师你放心,末将保准把事情办的圆圆满满的。”

    “去吧,小贤子,你跟着曹大将军,见识下世面”挥挥手,就像赶苍蝇似的,曹源领着胡伟贤跑出去了。

    都是牛羊惹的祸啊,不偷不抢,还不惹别人众怒,这事可真不好办啊。偏偏胡伟贤跟在身边,这小子哪里是见识世面的,整一个负责监督的小间谍啊。

    没人知道曹源付出了什么代价,反正他离开的时候,当地俄国百姓美滋滋的将牛羊送到了他手上,瞧村民们的架势,不收都不行。牛羊找来了,曹源心中的大石头总算落下,胡伟贤却心生不满,回去的路上一个劲儿的嘀咕,“曹将军这样做是不是不好啊,你许诺那么多好处,你这是把督师当肥羊宰了?”

    曹源垮着脸,双眼使劲儿瞪了瞪,“有什么不妥的?督师不让偷不让抢,还不能惹众怒,曹某不多许诺些好处,他们能把牛羊交到咱们手中?”

    “那你许诺的好处也太多了,只是用一下而已,事后就补偿百斤粮食,损失一头羊,另外补偿二十斤,你这是给督师挖坑呢?”胡伟贤一脸黑气,要不是估计曹将军武力惊人,早就上去厮打一番了。

    曹源脸皮厚得很,摆摆手颇为不耐的哼道,“那怎么办?至少曹某没违背督师的意思吧,开始的时候,督师可没说什么限制。”

    “你....曹将军啊,你这个都头估计也当不成了”胡伟贤懒得理曹源了,卯时中旬的时候,曹源等人赶着牛羊回到大营。胡伟贤是个合格的小间谍,当即站在帅帐里把曹源的所作所为说了一遍,铁墨还算好的,周定山差点没气蒙了,指着曹源的脑袋就开骂,“姓曹的,你还真是开得了口,那么多粮食,都给了俄国人,将士们吃什么?”

    曹源敢跟胡伟贤龇牙咧嘴,可不敢站在帅帐装大拿,只能苦着脸装可怜,“督师,周将军,末将这也是无法啊,不多许诺点好处,那些俄国人哪里肯接招?”

    周定山还要再骂,铁墨摇摇头,轻声道,“无妨,虽然粮食问题难解决,但那也是以后的事情,先应付完眼下的事情要紧。”

    曹源顿时一喜,不过铁墨接下来的话,直接让曹源眼泪差点流出来。铁墨依旧淡淡的样子,缓缓言道,“不过曹将军劳苦功高,应该好好犒劳下,以后就去后厨帮帮忙吧。”

    嘎,曹源面如土色,不断扫着帐中众人,指望这些人能帮忙,可是周定山以及那些指挥使们全都把脸扭到了一旁。胡伟贤得意的扬了扬下巴,哼,这下惨了吧,真以为督师好算计呢。

    曹大将军确实挺坑人的,不过好在顺利将牛羊找来,但是在铁墨看来,曹将军去背行军锅一点都不冤。这混账东西简直就是个商业白痴,啥事不是有商有量的,他倒好,本来值十贯钱的东西,愣是花一百贯钱才买下来,估计那些俄国农夫都笑惨了,这么好的买卖,人家还生怕后悔呢。

    夜袭事件,搞得晋北军人心惶惶的,俄国大军那边却是大有不同,叶利钦高兴得很,本来以为多制造些杀伤就行了,没想到耶罗马如此厉害,居然将整个西大营都给毁了。闻听夜袭成果,军中士气大振,打了这么久,俄国勇士终于赢了一回。

    兵贵神速,趁胜追击,不到辰时,叶利钦就派人通知了东面的华西列夫,准备在巳时发起新一轮的进攻。叶利钦相信,士气此消彼长之下,这一次俄国勇士一定能一举打垮那些可恶的东方人。

    大约巳时中旬,双方再次列阵,这一次与前两天不同,晋北军一上来就摆出了拼命防守的架势,内部阴阳长蛇阵,外部厚厚的圆形阵做防护。圆形阵收缩的很紧,叶利钦心头大快,让东方人再嚣张,现在看他们还能掀出什么风浪来。

    他并没有急着下令进攻,可是通过千里镜观察晋北军的防守阵型,对方防守严密,利用弹雨压制,估计也取得不了太大效果,“通知华西列夫,让他从东南方向进攻,锁死东方人后撤的路线,夸徳雷玛,你亲自领兵于正面突击,掩护撞城木越过对方防线,以最快的速度冲出一道口子来。”

    夸徳雷玛得令处征,这次俄国人可是信心满满,东方人被搞垮了西大营,人心惶惶,正是防守力量最薄弱的时候,如果这还突破不了东方人的防线,那俄国勇士们真该找块豆腐撞死了。这一次,俄国人保持着严密的阵型,为了保存战斗力,以及掩护撞城木,五千士兵集中了军中所有盾牌,几乎人手一块,盾牌举在头顶,如果从高空看去,俄国大军举起的盾牌连成一片,就像一面移动的巨大堡垒。

    当然这种方法很笨,移动速度也会减慢,但效果明显。如今的晋北军可不比几天前,兵马不断折损后,已经无法明目张胆的主动进攻,一但攻出去,损失会更大。铁墨看着俄国人的架势,头皮有些发麻,叶利钦想出的办法笨归笨,但还真拿他们没办法,在俄国人进入射程后,周定山下令尝试了几波弹雨覆盖,结果收效甚微。就这样,上万晋北军眼睁睁看着俄国人像乌龟一样爬过来。

    俄国人冲到近前,撞城木开始发挥威力。撞城木冲击盾牌阵,这种方法乃晋北军所创,当然明白其中的威力,为了顶住撞城木冲击,许多长枪兵放弃武器,帮忙扛着盾牌,可及时人数众多,依旧被压制的节节后退,撞城木所造成的压迫感太强了,狠狠地撞过去,盾牌震得人耳朵蒙蒙作响,脑袋发蒙。

    随着撞击次数增多,需要防守的面积越来越大,终于一处盾牌阵被撞塌,俄国人扛着盾牌就扑上来。连续两天恶战,俄国人也憋了一股子火,现在终于看到了胜利的希望,由不得他们不兴奋了。前排盾牌兵在强大压迫下,转眼间葬送了几十名士兵,为了避免更多伤亡,只能迅速后撤,与后排阵型合二为一。

    虽然看看抵挡,但外围阵型还是被一层层剥开,虽然速度很慢,但只要时间久了,圆阵层层防御,早晚被一步步蚕食掉。铁墨依旧一副云淡风轻的样子,脸上挂着若有若无的笑容,这个时候哪怕心中再担心,也不能表露出来。将为兵之胆,为将者乱,则麾下必乱。

    俄国人一层层突破,效果越来越明显,如果这样发展下去,结果就不言而喻了。叶利钦露出得意地笑容,之前决定夜袭的时候,好多人还不以为然,现在呢,谁还敢质疑他的决定?这辈子免不了要行走悬崖,迈出去要么天堂,要么地狱。

    这一刻,仿佛能看到东方人兵败如山倒的局面了,只要灭掉东方督师,东方人就会变成一盘散沙,凭着他叶利钦在鄂木斯克的威望,只需要振臂一呼,从鄂木斯克到新尼古拉,遥相呼应者会层出不穷。快点吧,再快点,叶利钦攥紧了剑柄,没人发现,他的手轻轻颤抖,眼中透着狂热。

    夸徳雷玛领兵取得成效,第二批的俄国士兵也扑了上去,为了减少进攻阻力,叶利钦终于发动了接下来的计划,“火枪手向前,尽量覆盖对方中军,减小我方进攻阻力。”

    等候多时的俄国火枪手们不断往前移动,到达一定距离后,便开始发动弹雨,整个晋北军圆形大阵终于迎来了最艰难的时刻。

    此时双方厮杀在一起,晋北军从火枪手根本无法进行覆盖抛射,而俄国人不一样。晋北军圆形大阵,从外围到中间有着很长距离,只要抛射圆形阵内部,根本不用担心误伤。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