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友,你怎么了?”宁风致关切地问道。

    虽然她不知道千仞雪为什么叫一个看上去顶多九十岁的小孩保护他们但是,作为一个久来身居高位的人,只是一眼,就可以看得出唐千羽对千仞雪很重要。

    眼神中的担忧是骗不了人的!

    所以,作为七宝琉璃宗的宗主,他还是保持着礼貌问一下。

    “宁宗主,你可看见我们身后的榕树笑了?”唐千羽沉默了一下,有些无奈地问道。

    “这……榕树,怎么可能会笑呢!”宁风致愣了一下,虽然有些奇怪唐千羽为什么会问这样不着边际的问题,但久居高位的他还是保持着温和的态度向唐千羽说道,“我们身后的这个大榕树也算是历史久远了,似乎是七宝琉璃宗立宗以来就存在了,具体的时间不为人知,但是这颗榕树在我们七宝琉璃宗绝对算得上祖宗级别的古树了!我在七宝琉璃宗这么多年都从未见过它笑呢,小友,你这是出现什么幻觉了吧!”

    先前听见宁风致说没听到,唐千羽暗道一句果然,看来这个精神力波动是只有自己捕捉到了。

    而自己身后的这颗元老级榕树,或许已经不能算是完完全全的树,它应该已经有了自己的意识,而且还不弱,不然绝对不可能突破邪老的精神防御到他的识海里面。

    虽然可能是邪老没有察觉到他有什么恶意,但是,就凭他一手强悍的生命力量掌控,这就绝对不是个简单的人物。

    唐千羽再次看了看身后的大榕树,它还是那样年迈却生机勃勃,显得与这个阴暗的时间格格不入,但它周身散发出的生命气息却是实实在在的把邪恶属性一点一点吞噬。

    这是唐千羽生死转轮眼全力释放所察觉到的。

    正当唐千羽还在思考的时候,一声声咆哮把他拉回现实。

    “就算我会死,也要让你们陪葬!”

    “啊啊啊,你们都该死!”

    黑袍男子的声音从骨穆的口中传出,刺耳的声音磨灭了周遭数十里内的希望。

    “所以的邪魂师,都给我上,不死不休,谁要是不听话,后果,你们知道的!”

    一声令下,无数的邪魂师开始抬起杀戮的刺刀,邪恶气息越来越浓郁,黑袍男子原本已经被骨穆搞得破碎的身体在这股邪恶气息的包裹下,竟然慢慢还是修复,血液翻涌着,充实着他的身体。

    “不好,这个身体的控制权貌似已经被夺回去了!”千仞雪心头一震,自语道。

    看来,他是想要同归于尽了。

    不成功便成仁!

    不行,不能再让这些邪魂师屠杀下去了,虽然现在剩下的都是精锐之师,皇宫的守卫也调派过来了,但是,邪魂师的人数和战斗力还是远远的超过我们,这样此消彼长下去,觉得会全军覆灭的。

    她现在只希望木齐他们早点到,要不然,唯有背水一战了。

    黑袍男子虽然附身与骨穆的身上,但是终究不是自己的身体,灵魂与身体的共同排斥还是相当不可小觑的,在邪恶力量注入身体以后,虽然他还是恢复到了九十六级,但是从他半白半红的脸上就可以看出,这是力量衔接不协调的缘故。

    一股股强大的黑暗气浪在他周身涌动,被自己所伤的脊背和腰间还隐隐作痛。

    黑袍男子操控着骨穆的身体一握手,死神之镰就回到了他的手上,锐利的锋芒间,杀意诛心。

    唐千羽一直都有注意到剑斗罗的神情,他英气的脸上有着淡淡的忧伤。

    之前一直都看着千仞雪,看她无可奈何地释放了六翼天使武魂,虽然只释放了两个羽翼,但唐千羽可以肯定,他绝对会有所怀疑。

    在看到黑袍男子重新掌控身体的时候,他的气息有些不稳,眉头冷冷地一皱,脸上有些痛苦的表情,这不是之前的内伤发作,而是由于担心牵动伤口引发的疼痛。

    他们,到底有什么关系呢?

    就在唐千羽思考的时候,千仞雪已经和黑袍男子交上手了。

    不出所料,这次黑袍男子没有再挑逗的心情了,出手狠辣,招招致命!

    恐怕不过几个回合,千仞雪就会败下阵来,毕竟她只是区区一个魂宗,虽然有着六翼天使武魂极致光明属性的压制,至少会削弱黑袍男子接近一半的力量,但,绝对的力量差距可不是靠武魂压制就可以弥补的。

    一刀划破苍穹,刀光之下,是隐藏于邪恶之间的大恐怖。

    千仞雪就在第五回合的蓝色刀影下败下阵来,被一刀劈飞。

    剑斗罗眼神射出一道寒芒,手中的长剑握了握就要不顾伤势出手。

    但是一个小小身影比他更快冲了出去,一道白光闪耀,折叠小刀在空中回旋一圈又回到了唐千羽的手里。

    千仞雪已经被他护在身后了。

    “又来一个,又是你们,啊啊,可恶,一次次挡在我面前的,都该死!”黑袍男子咆哮道。

    那些邪气朝他牵引地更快了,他身上的压迫感越来越强,很快就要接近九十七级了。

    到了那一级,那才是真正的强者,拥有着这个世界的话语权。

    唐千羽眼神严肃地看着他,内心一阵呼喊:“邪老,邪老你快点出来呀!再不出来我就要被打死了!”

    “邪老!十万火急啊!”

    然而,一个回答都没有,唐千羽真的是快要奔溃了,关键时刻就不靠谱,真服了!

    连忙他释放出六蛛黑翼准备脱离战场的时候,一句满是怨气的声音在他脑海里响起:“你小子怎么回事,不是已经帮你找到邪魂师聚集地了吗?怎么又来吵我老人家睡觉!”

    “你知不知道,老人家可是很需要睡眠的!”

    “谢天谢地啊,邪老,你要是再不来,可能就要搬家了!”唐千羽直接忽略了邪老骂骂咧咧的抱怨,嬉皮笑脸地说道:“邪老,快,搞他,他要杀我!”

    “额,你说什么?”邪老一脸茫然地问道。

    “我说快点宰了他呀,他要杀了这么无辜的我还要搞你的家!”唐千羽无辜地说道,“就是那个穿着黑袍子的大老粗,快弄他,我给你喊加油!”

    “哦!这样啊,忘了告诉你,为了给你塑造武魂,我短时间已经不能使用法则了,而且刚刚给你找邪魂师大本营都耗费了我大量神魂之力,我可要回去好好恢复了,你自个哪凉快哪待着去吧!”

    邪老一脸无奈地说道,下一秒,就消失在唐千羽的面前,不知道又去识海哪里休息了。

    唐千羽瞬间有一种被坑了的感觉,看着步步紧逼的黑袍男子,他真的是,欲哭无泪啊!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