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中文网 > 修真小说 > 赤心巡天 > 第一百六十二章 竹海听潮
    崔一更拔剑的时候,整片竹海仿佛都静了。

    那尖锐的、不安的、刺痛的一切,都在此时沉寂。

    被剑割伤的一切,也为剑所慑服。

    崔一更那不大不小的一双眼睛,看着姜望的时候,和他看竹子的时候没有区别。

    他好像在探究着什么,又好像只是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

    他握剑的手非常稳定。

    你感觉以这样的姿态再过十年、二十年,他的剑他的手,也不会有丝毫偏转。。

    他拔剑的过程非常具体。

    在视觉之中显得相当缓慢。

    他的五根手指,一根根落下。

    他的指骨开始发力,细长的经络浮现在手背,根根凸起。

    那原木制成的剑柄,好像长在了他的手心里。

    他从竹鞘拔出他的剑,就像是从身体里抽出他的骨头。而他的血液,他的坚持,他那汗水浇透的无数个日日夜夜,早就熔铸在剑刃里。

    姜望在这一刻,甚至于想到了观河台上赵汝成拔出天子剑的场景。

    这是怎样的一剑!?

    出鞘的过程就像是已经结束了一个人的一生!

    而他出鞘后的长剑,只是在宣布这样一个结果。

    十年来,二十年来,自垂髫之时起……秋霜春月,夏风冬雪,在所有的经历里,崔一更就只练这一剑。

    无日有歇。

    他手中长剑,名为“一心”。

    读圣贤书,练一心剑。

    其时也,竹海波涛敛,天地寂无声。

    百万竹叶所指,剑意全部凝于此剑。

    于是这一剑独来。

    剖开了空气、剖开了空间,甚至于剖开了视线。

    所见、所经、所逢的一切,  都要被它剖开!

    姜望发现自己根本不可能化解这一剑!

    仅以剑术的层面,  他已在冲击此境绝顶。在复刻出剑气成丝的技巧之后,更无疑是已在绝顶中。

    但他不可能以纯粹的剑术接下这一剑。

    名门真传如宁剑客者,所修绝剑术,每一门都堪称绝顶剑术。她将每一门绝剑术,  都练到了当前境界的尽头。

    但宁剑客也挡不住这一剑。

    因为有些剑术在特定的人手上,  是可以冲破极限的。

    宁剑客修的是前人之剑。

    崔一更修的,却是他自己的剑,  且已臻于极境。

    所谓绝顶之上高一线。

    是此境所不可能见之风景。

    唯有真正贯彻自身,  真正感悟极意者,才能够做到这一步。

    那无比纯粹的一剑迎面而来,

    在视觉的感受里,  好像整个世界都陷入了黑暗——那是因为这一剑已经把视线斩得支离破碎。

    虽然眼前什么都看不到,但是仍能够感受这一剑。

    它的锐利,它的坚决,  它的锋芒。

    无法回避,不能阻挡。

    于是近前来。

    于是剑至也。

    有五府神通之光,  耀于胸腹间。

    有流火绕身而起。

    有霜披迎风招展。

    有赤金色的眸子里,  剑光照耀。

    天府之躯,  显化剑仙人!

    姜望整个人笼罩在一种难以述尽的煊赫中,势、意、术、道、气……统合成最极致的剑意。混同此身,  更达天外。

    所谓剑仙人者,剑演万法之神通。

    本就是统合自身所有的极意神通,本就会随着自身实力的成长而成长。

    今日之姜望。

    独坐兀魇都山脉,  潜心悟道的姜望。

    消化了山海境、淮国公府、不赎城所有收获的姜望。

    以术破术,砸碎了仁心馆易唐最强防御的姜望。

    以剑演自身,化出这绝巅倾倒之剑,  锋芒无尽!

    撑天之柱已折。

    此时如何?此世如何?

    当天塌地陷,以绝人间!

    他无法在剑术的层面上战胜崔一更这一心之剑。

    但崔一更这至精至纯的一剑,  也有一个最恰当的应对方式——自倾所有,爆发全力,以极意对一心。

    是以力破巧,以大锤砸剑尖!

    整个竹海,位于姜望身前的翠竹,  全部向后反仰。无所不在的恐怖剑意,  如狂风使之折腰。折的是崔一更之腰!

    但它们的竹叶,仍然剑指姜望。

    指的是崔一更之剑心。

    一心剑与长相思终相遇!

    甚至于剑气都已经先一步撞出了声音,那叽叽喳喳如千万燕雀鸣叫的……恰是厮杀正烈的剑气。

    不。

    两柄天下名剑事实上并未相遇。

    在那或许已经不到一毫的间距里,崔一更忽然往后撤步。

    他这一步,又退进了“空”里。

    他从那个锋芒毕露、仿佛要斩破一切的剑客,又退到了世外,孤立于某一个并不存在的地方。

    而他又以一个具体的动作,在视觉意义上的缓慢中,还一心剑于竹鞘中。

    他已经看到了两剑对撞的结果,所以不必再继续。

    他只有这一剑,因而胜负已分。

    有时候收剑比拔剑更见勇气,也更见能力。

    在他的对面。

    姜望鼓极意一剑,推倾天之峰,驾驭如此恐怖的剑意——

    最后却是轻轻一挑,长相思的剑尖微颤,如秋湖泛漪,挑起了一朵剑气剑意编织的剑花。

    半透明的剑花,映锋刃如霜雪。

    花瓣一瓣一瓣的凋落。

    而关于剑势的所有煊赫的一切,也随之云淡风轻的消散了……

    他归剑入鞘。

    有和崔一更相似的具体。

    两柄天下名剑,各自安静了。

    那些弯折的翠竹又立直,那些尖锐的竹叶,当然也和缓了锋芒。

    此时才有风能吹来。

    于是哗啦啦,哗啦啦……

    竹海听潮。

    “你赢了。”崔一更从‘空’的状态中走出来,很平静地说道:“需要我通过书院昭告天下吗?”

    姜望很认真地道:“我此行只为切磋,不为声名。天下不会有人知道这一战的结果。”

    崔一更只“哦”了一声。

    那实在不是什么重要的事情。

    姜望于是向他拱手:“告辞。”

    对于这样的一个人来说,不要浪费他的时间,就是对他最大的尊重。

    ……

    ……

    离开勤苦书院,继续往东走。

    牧景两国已经正式在开战,现在战线仍然在离原城一带展开。

    但这种局面势必不会持续太久。如景八甲以及铁浮屠、王帐骑兵这样的劲旅,是不可能困宥在方寸间的。可以预见的是……随着战争的加剧,整个盛国或许都将沦为两大霸主国的战场!

    北域和中域,也难免会陷入动荡中。

    从未踏足中域的姜望,这一次却是亲身来赴。

    与想象中风雨已来的氛围不同,沿途所见倒是宁和非常。人们好像根本对正在发生的大战没有什么觉察,两大霸主国的碰撞,好似天边云翳一般。

    或许是姜望走到的地方离盛国还很远,或许是因为中域人在漫长时间里建立起来的自信。

    毕竟从道历新启一直到如今,景国始终占据现世的中心。

    当然,对于景国,现在的姜望没有太多想法。

    若是约战景国的外楼境天骄……也不知陈算是否成就神临,想来即便没有,陈算这会也是没空搭理他的。

    当初在星月原借观衍大师所赠星光,压了对方一剑,姜望自己不能够心安理得,想必陈算也不会真个服气。

    但在个人荣辱和景牧大战这样的盛事里,陈算会如何选择不言自喻。

    至于其余人等……不战也罢。

    倒不是说景国无可战者,只是姜望只要寻最强的那一个。

    在黄河之会前死在万妖之门后的那位景国内府第一,若是能够存活下来,想必现在也是足堪一战的人物。

    但现实就是这样冰冷的,像尸体一样,失去了体温,逐渐冷却……不论那人如何天资卓绝、力压景国同境,身死之后,很快就没人记得。

    别说姜望了,就连景国内部,恐怕也没有太多人还记得其人的名字。

    但也不很紧要。

    姜望此行是为青崖书院而来。

    在几乎是道门一言堂的中域,青崖书院能够立足并且声名远扬,位列天下四大书院,成为所有读书人心向往之的书香殿堂,自然有它的不凡之处。

    或许是因为中域道门风流的关系,青崖书院也有一些任性自然的道家气质在其间。

    在勤苦、龙门、暮鼓这样进取向上的书院队列里,青崖书院的散漫别具一格。

    当然,姜望对此也有非常深刻的认知……

    拿着易唐的引荐信登门拜访,倒是并没有受到什么阻碍。

    也非常轻易的见到了此行的目标——

    人称三绝才子的莫辞。

    与自称神秀才子的许象乾不同。

    莫辞这三绝才子的雅号,可是前辈名儒亲口认证过的。

    所谓三绝,乃诗绝,琴绝,剑绝。

    莫辞自认诗第一,琴第二,剑第三。但即便是这第三的剑,也冠绝书院同辈。

    而他的诗集《云里桃花》,更是畅销中域多年,一度叫天京纸贵。

    相较之下,许高额创作并自费结集的《神秀诗集》,至今也只“卖”出去了十九本。

    买家分别是李龙川、姜望、晏抚、姚子舒……

    此时出现在姜望面前的莫辞,长得有些清瘦,眉眼之间很见神采,一袭长衫,自显风流。腰间只悬一块墨色环玉,隐有极细的刻文,不仔细瞧很难瞧见。

    他的态度可以称得上是极好的,尤其是在姜望揭下斗笠自陈姓名之后——

    “这不是咱们赶马山双骄里的另一骄嘛!”

    姜望:……

    他发誓他一辈子都不想跟人提起,他曾经去过赶马山。

    但莫辞的语气其实是亲近的,当然有一些揶揄的成分在,不过并没有什么恶意。

    姜望也只好道:“没想到赶马山这么有名。”

    “那是当然!”莫辞一本正经地道:“正所谓‘赶马山绝唱,文思如水飙。人间已无敌,绝世这双骄。’这首诗在我们这里可是传唱一时啊……哈哈哈哈哈……”

    他说到一半,自己也忍不住大笑起来。

    姜望当场就想告辞。

    好在莫辞笑了一会反应过来,换了一种相对严肃的口吻:“对了,你这次来青崖书院,所为何事?”

    他抖了抖手里的信:“还用得着让易唐写信么?”

    “实不相瞒,我这次来青崖书院,本是想找莫辞师兄切磋的。”姜望苦笑道:“没想到来晚了。”

    之所以说来晚了。

    是因为眼前的莫辞,灵识凝练,气机深藏,俨然已经是神临修为。

    莫辞当然明白姜望的意思,表情有些古怪地道:“你想要试剑天下,难道不先查一查情报么?我成神临已经很久了。”

    情报的重要性毋庸置疑。

    所谓“知己知彼,百战百胜”绝不是一句空话,而是千万年来用鲜血一次次验证过的兵家至理。

    在战场上如是,在个人争杀中亦如是。

    姜望当初若不是提前得到竹碧琼的报信,又通过重玄胜掌握了海宗明的情报,再有重玄褚良提供的针对思路……哪怕有向前的帮助,也很难杀死海宗明。

    反过来说,如果海宗明对姜望的情况了如指掌,那他基本也不会存在翻盘的可能。

    莫辞这话是觉得……姜望未免也太过自信了。竟然连最基础的情报工作都不做,就挨个登门挑战,把胜负完全寄托在自己的个人实力上。

    但话出口之后,又想了一想,试剑天下、问剑各宗第一,本身即是一种自信的体现。

    姜望年纪轻轻, 得享盛名,有这样的自信倒也正常。

    “非是姜望狂傲,小觑天下英雄。”姜望很认真地说道:“只是我这一路走来,是想要验证一身所学,不想被其它任何的因素所干扰……诚实地说,我战斗的能力,会影响我对自己修行的判断。”

    这话乍听之下非常狂傲!

    因为自己战斗的能力,强到足以影响对个人修行的判断。所以不事先探知情报,不让自己有提前的准备。只管一路走过去,在战斗中接触,在战斗中了解,只管与天下大宗同境最强的那些人切磋,尽情地考验自我!

    有几个人敢这样说?

    然而姜望的表情是如此真诚。

    莫辞于是知道,他的确是这样想,也的确是在这样做。

    “有趣,有趣!”

    莫辞道:“就你这份心气,我青崖书院应当没有哪个师弟师妹能够胜过你。不过你既然来了,也不好白跑一趟。今日在书院的外楼弟子,我看得过眼的有……”

    他捻指算了算:“一十七人!”

    脸上不自觉的有了笑容:“我都叫过来,与你切磋一二,帮你验证自我,如何?”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