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中文网 > 穿越小说 > 娇妻来袭,相公请淡定 > 第34章:爬墙来了
杜如笙回来的时候,已是深夜,平氏两眼挂泪,未语泪先流,把所受的委屈添油加醋说了出来,还顺带把杜且在寺中与纪澜幽会一事也一并说了,“薄荷那丫头那么懂事,就是因为看见她和清远侯的丑事,被她赶走的。”

    “你是说有薄荷这个人证在?”杜如笙虽然对平氏不能管家表示遗憾,可能把杜且嫁入清远侯府,却是他一直都在筹划的事情。

    平氏说:“妾已经把薄荷接回来安置。”

    杜如笙点头,“这事你办得极好。”

    “可是这个家……”平氏咬牙。

    “横竖这个家也是要交到虞氏手中,她是大家出身,绝不会亏待你。”杜如笙怎么敢对虞氏不敬,把她当佛供起来还差不多,之前是虞氏自己不说,他也就装糊涂,只要不是被杜且掌了这个家,又有什么关系。

    折腾一整日,杜且捂着疼痛发胀的脸庞更衣躺下。薄荷被她赶走后,她屋中只剩一个白芍,白日跟着她四处忙碌,晚上还要上夜,难免困乏不堪,回了杜府杜且便让她好生去休息。

    可杜且躺下却睡不着,脑海中全是父母的冷漠和平氏的嚣张,她出嫁之前始终缩在梧桐轩这个壳里,从不曾理会过兄嫂的难处,稀里糊涂地嫁了纪澜,背负杜家这个沉重的枷锁,却又妄想得到纪澜的宠爱。纪澜对她的轻视是从骨子里散发出来的不甘心,可她没有能够倚仗的人,母亲对她不闻不问,兄嫂自身难保,父亲把她当成光明前程的踏脚石,庶妹对她曾经的未婚夫虎视眈眈。

    而这一世,她再也不能听之任之,受人摆布。

    贾氏的严厉苛刻在她的预料之中,却在她的想像之外。

    除了叹气,杜且不知自己该做怎样的反应。一个女人深爱自己的夫君,也不是什么错事,可她把一双儿女也当成筹码,苛刻以求,这是杜且最不能接受的。

    啪嗒一声,有重物击中门板,而后落地翻滚。

    寂静的深秋,任何的声响都尤为清晰,杜且听出那重物是石头。可就算秋风再盛,也吹不动石头,更不会说击中门板。

    杜且打了一个机灵,不会是纪澜吧?

    纪澜就是因为深夜误闯她的香闺,被杜如笙发现,而不得不娶她。而纪澜重生了,他深知自己曾经被杜如笙算计,却对她纠缠不清,不会是又想故伎重施?

    杜且迅速起身,换了一身厚实的衣裳,头发随意绾起,打开门走了出去。

    月华如练,洒落一地清辉,繁星隐去,只剩帷帷天幕,一轮圆月当空。院中花开正盛,都是平氏不知从何处买的名贵品种,还花巨资请了花匠每日照料,只为了营造杜府不俗的品味。

    她淡淡瞥了一眼,环视周遭,并未看到人影。

    杜且一向柔顺乖巧,平氏把她安置在府中最北面离主院最远的梧桐轩,而把杜乐安置在主院东面的小院,以便能随时与杜如笙如叙伦常。

    北面风寒,杜且不敢多留,正欲转身去开右边的耳房,却见墙头趴着一人,正冲她挥手。

    “女君女君,是我,阿松。”阿松很快表明身份。

    杜且讶然,“你怎么来了?”

    阿松一副我很了解的表情,“你是想问郎君吗?”

    杜且胀痛的脸已经没有再红的可能,冷声道:“三更半夜爬墙偷香,是你该干的事情吗?”

    “抓墙这事,某认了,可偷香却是万万不敢当的。”厉出衡低沉的嗓音穿墙而来,杜且东张西望,却只闻其声,不见其人,“香还没偷到,女君要定某的罪,是不是该先让某行这一事实呢?”

    阿松冲她挤眉弄眼,杜且这才发现他一个独立于墙外老槐上,风吹起他的衣袂,灰色的布衫在月色下似踱了一层清霜。遥遥望去,高高在上如同神祗降世,那一双褐色的眸子在黑夜中如同不灭青灯,无端让人心安。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