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覆血夜刀行 > 第863章 双刀之战
    此刻安化侍游街过巷,算是头一遭将西梁刀客的众生相给看全乎了。

    不得不说,西梁刀客的风骨绝对是遗世独立的。

    刀主劈砍,剑主刺杀,攻袭方式的不同,也造就了刀客剑客之间韵味的不同。

    相比之下,刀客显得更加粗放,也更加不拘一格。

    放眼望去,安化侍瞧见最多的就是兽皮毡子,除此之外还有厚厚的麻布衣,由于沙漠里温差极大,这种穿着也着实符合调性。

    不过这也仅仅局限于男子,女刀客和寻常西梁女子的穿着就相对温婉了,能看到许多从南靖买来的大红猩猩毡,相比于一瞧便知是西梁生人的男刀客,西梁的女子虽说体态高大健美,可穿着打扮已经被江南水乡同化了不少。加之由于其身高优势,整日骑骆驼驰骋黄沙,其身材曲线比江南江北女子更显几分玲珑凹凸,看得安化侍一阵血脉偾张,不由得又想起了蓝阡夙。

    当然蓝阡夙很早就离开了西梁,不过安化侍也注意到,这种粗鄙之地竟开了好多脂粉铺子,其中有许多诸如“回春粉”“驻颜膏”“兰芳依旧”的牌子卖得很火热,西梁女子也大多都会在体表涂抹防晒的乳粉,因此虽说地处干旱缺水的地界,可保养功夫却做得很到家周全,这让安化侍有些明白了,为何西梁还会盛产美女,试问这种异域风情的高挑艳丽女子,哪个九尺男儿会不喜欢呢?

    路上秦广川还和安化侍说起过,西梁不光大批量向其余三大王朝出产兵器,这妆容驻颜品也是驰名四大王朝的。现在南靖东陈北戎的女子用的脂粉,大多数都采自于西梁,且从西梁采买来的往往最是名贵,特别是从天上峰山脉中取到的原产货最为珍惜,毕竟天上峰气候寒冷,阴阳交叠盛产天山雪莲,这正是滋补养颜的绝佳原料,而普天之下也只有西梁才能够拥有。

    二人继续往前走,安化侍发现西梁刀客真的很喜欢戴斗笠,不管是穷还是富,至少都戴着一顶枯黄斗笠行路,斗笠披风配长刀,一走起来猎猎作响,隐隐还能瞧见露出斗笠的下巴上的刀疤,无论怎么瞧都有一股独到的侠客韵味,亦天生蕴透出一抹高深莫测的风骨气韵。

    接连穿过三个城池,前方是一片黄沙与绿洲接壤的广原,极目远眺能看到天上峰的山脚,视线缓缓上移,又能看到被彻底冻住的巨大峰峦。无数云霞好似巨龙般盘绕期间,令人对山上的光景产生无限遐想,巨龙吞云吐雾缓缓移动,此地的天地灵气也浓郁到离谱出奇。

    “真没想到西梁这种粗放的地方,也能有这种精妙绝伦的锁灵大阵。”

    安化侍望着漫天云雾感叹一嘴,秦广川闻言掀掀斗笠,也露出一抹自豪的微笑。

    “别把西梁人都当成傻子,这锁灵大阵乃是初代刀皇亲手设下,改换周遭天地气运,不受灵气枯竭大世影响,直接令整个刀宗全部收益,可比北戎那些花里胡哨强多了。”

    “如此这般,倒还真的是很实用。”

    安化侍闻言心中震撼,的确这很符合西梁做事的风格,西梁人向来都是这般的,足够泼辣也足够爽朗,做起事情来也只求有用,当然中原的万种风情他们也是理解不了的,不过好在是安化侍也很糙,他自己也理解不了文绉绉的东西。

    “老秦,照你所说这般,那是不是我直接呈上拜帖,以南靖太傅身份面见西梁刀皇就可以了?”

    “理论上是这般没错,不过刀皇究竟有没有空见你,这我可说不好。”

    一语言罢,秦广川忽然眉间紧皱,下一刻右手死死握紧自己的绣春刀!

    “老秦?”

    安化侍已经许久没见他这样了,此刻的秦广川一派如临大敌之相,右手拇指不断将绣春刀弹出鞘又压回鞘,这是他每次准备杀戮之前的经典动作。

    “老安,前面有些不对劲,你感受一下。”

    安化侍闻言不敢轻视,立刻散出神识静默半晌,下一刻他也表情凝重,鬼彻呼啸落地轰隆作响,大地龟裂八方霸气外露。

    “当心点,把他吓跑了就不好了!”

    “我就是要让他知道我们来了,凭我一个可能会怕,今日老秦你为我助拳,我就不信咱们的双刀合璧还拿不下他!”

    秦广川闻言抿嘴邪笑。

    “距离上一次双刀合璧,已经过去好多年了吧。”

    “是啊,不过你放心,我现在手感很热。”

    二人相视一笑,随后两对眸子全部冷血如狼。

    杀意弥漫,毫不掩饰!

    黄沙大漠狂风呼啸,两道比风尘还快的黑影倏忽穿梭千里,荡起两条冲霄而起的千丈沙尘。

    仅仅只用了一次呼吸,秦广川与安化侍便阻截住了一个人。

    他们一前一后,双刀一大一小,将居中者的气机彻底锁定。

    而被锁定之人也毫不慌张,他步履蹒跚走得很慢很慢,看起来高大魁梧好似一座山丘,连安化侍和他相比都显得异常渺小。

    他的脊背像驼峰一般高高隆起,不晓得是长得畸形怪状,还是背负着某种臃肿的物事。远远望去其身量足有一丈多高,黑压压好似一片积聚的硫酸云雾,令人观之心悸,莫名产生一种难以抗拒的压迫感。

    当然这些全都不是重点,重点是这家伙根本没有表露其真实样貌,他全身上下都笼盖在一件漆黑的袍子里,袍子的边角不断往下流淌类似沥青的黑色灰烬余火,简直和之前在天下第一城中见到的家伙如出一辙。

    影!

    “我想过会遇到你们,可却万万没想到会这么快,今日既然你已经来了,那便别打算再随便走了!”

    安化侍此刻可谓是怒不可遏,他横刀横臂直指黑影,浑身煞气毕露,随时随地都做好了玩命厮杀的准备。

    黑影不说话,不过却不像之前在北戎所见那道影子那般傲然冷漠,而是以极慢极慢的速度摇了摇脑袋。

    安化侍这才注意到,从他的整个身量来看,他的头颅竟处在中部位置,很难想象若是褪去黑袍,这家伙究竟会是个什么样的丑陋模样。

    “你不说话也没用,蓝阡夙究竟被抓去哪里,你今日若是不说,我们只好将你打到说了!”

    “等等,蓝阡夙是谁?”

    秦广川忽然有些发懵。

    “我老婆!”

    “你老婆被抓了?”

    “现在先别聊这个!”

    “那他是谁?”

    “影子!”

    “影子又是谁,为何来我西梁?”

    “......你问我我问谁去?”

    安化侍对秦广川着实无语,不过他也很明显能看出,面前这个影子应该不是劫走蓝阡夙那位,不过其外貌穿着已然昭示出,他就是当初劫走安化侍的影子组织的同党成员。

    其实若换做那日劫走蓝阡夙之人,安化侍和秦广川都是万万不敢轻易造次的,毕竟当初那位的实力已经登峰造极,即便像御守阗和张太白这种存在,在其面前都只有瑟瑟发抖的份,安化侍估计其真正实力应该匹敌了大宗主安苾鸢,即便姜京佐来了也得退让三分。当然安化侍并不是觉得姜京佐有大祖的实力,只不过姜大侠在安化侍心里一直都是不败的神话,那个许久未见的谜一样的男人,总是会让安化侍萌生出一股强大的信赖感。

    今日所见的影子,看起来依旧高深莫测,只不过其压迫感却完全没有那日劫走蓝阡夙之人足。安化侍自然不会放过这个好机会,毕竟这种好机会可不常有,将其拿下再顺藤摸瓜,这是唯一能找到影子组织的方法。

    “老秦,今日算我又欠你一个人情,我估测这家伙应该是凝境中期,其时间大神通应该还不算深邃,你我联手只要够快够狠,未必不能将他彻底拿下!”

    “有点意思,这伙计的模样我也蛮喜欢,做成藏品也再好不过,这活我接了,只不过老安你胆子也着实不小,两个大能硬碰凝境巨擘,亏你想得出来。”

    “碰便碰了,哪里有那么多花花肠子!”

    安化侍一语言罢便不再耽搁,抬手便是青龙出海呼啸蜿蜒。

    原始八荒小左道·青龙檀越!

    轰!

    以黑影为奇点,方圆百丈瞬间被浓醇道宗真气全部荼毒,下一刻无数道纹化作三千游鱼,演化太极阴阳连缀咬【合】,像极度精密的齿轮一般缓缓衔接,逐步凝成一道璇玑巧妙的旷世大阵!

    “抬手成阵,老安果真是有你的!”

    “哪里哪里,随心所欲便好!”

    “既如此,秦某也随意起刀!”

    秦广川此刻亦豪迈万丈,只不过他的豪迈向来夹带含蓄,含蓄中是滚滚如狼的澎湃杀意。

    空间大神通全力展开,绣春刀化作十道黑色镰影,带着撕咬大地的十道黑色火舌,朝居中的影子劈出大卸十块的一刀。

    空气被这一刀完全锁定。

    天地灵气因这一刀彻底窒息。

    日月光华因这一刀而黯然失色。

    空境巅峰的秦广川,在与安化侍分隔多年后的第一刀,就已然准备惊艳天上峰下!

    “杀人五脏技第五斩·波流断·十方湮灭!”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