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中文网 > 恐怖灵异 > 影视世界学才艺 > 第452章 汤巫山,北岩山人是谁
    徐多艺没有食言,和易小川分别后便前去吕家拜访。

    由于吕公与沛县县令交好,沛中的豪杰、官吏们听说县令有贵客,都前往祝贺,搞得吕府门庭若市。

    初至此地的吕公哪有心情会客,只得称病推辞。

    徐多艺则因为吕公的提前吩咐,得以入府拜会。

    得知徐多艺暂时无处下榻,吕公热情地邀请他在吕府落脚。

    吕府肯定是比外面的客栈舒适,徐多艺便没有推辞。

    然而易小川迟迟不至,搞得心焦不已的吕雉多次来徐多艺这里打探情况,生怕心上人一走了之。

    入夜后,易小川才浑浑噩噩地来到了吕府,整个人看上去失魂落魄的,他已核实死的人真的是泗水亭长刘邦。

    未来的汉高祖,创业未始便卒了!

    “我还是不能做刘邦,我要去找回家的路。”易小川找到徐多艺道,“人是你杀的,也该由你来补救。”

    “我若不愿呢。”徐多艺悠哉道。

    “你不能这样,历史不能改变。”易小川恢复了些精神,高声说道。

    “为什么不能?”徐多艺反问。

    “历史改变了,就没有你我了。”易小川激动道。

    “真的吗?你觉得你的到来,对这个时代一点影响都没有吗?你脑中的历史还是历史吗?”徐多艺眯起眼道。

    易小川肆意妄为,经常口不择言地说出超越时代的话语,运用超前的技术。

    他本人可能感觉不到,可古人只是没见识过这些新鲜玩意,而不是没脑子。

    潜移默化之间,他就已经对身边的人造成了影响。

    更别提他后来还参与了争霸天下,哪怕刘邦最后将他从史书中抹去,可他所带来的影响却不是刘邦可以抹去的。

    易小川想不明白这个道理,一心想要维护历史的“正常发展”,可徐多艺看的分明,当他出现在这里的时候,他就已经是历史的一部分了,历史的走向部分是靠他们来定义的。

    虽说原剧中可能有宿命论这样的东西,但是徐多艺本不属于这个世界,所以他的行动可以打破这种宿命,正如他杀了刘邦。

    易小川想要维护这种宿命,这种历史,他就必须按照徐多艺说的去做!

    “再者说,你既然知道历史,就该知晓华夏这么多年经受了多少磨难,你既然身在秦朝,为什么不想着去改变?”徐多艺正色道。

    “我……”易小川说不出话来,尽管他生活在和平幸福的年代,却也是知道华夏历史上遭受了多少屈辱的。

    可他依然不想做,因为改变历史,就意味着他和他的家人都有可能消失。

    徐多艺看穿了易小川的心思,看来易小川的圣母心也是有选择性的,只选择对他有利的。

    “为有牺牲多壮志,敢叫日月换新天。”徐多艺忽然感慨道,“倘若让那些人来,我想他们绝对是愿意改变的。”

    徐多艺的思绪一下子被拉得很远很远,仿佛回到了那个炮火连天的年代。

    “无论怎么讲,不管你作何选择,我是一定会做些事情的。”徐多艺回过神道。

    “不行。”易小川坚持道,但是他已没有了底气。

    “那你就试着阻拦我吧。”徐多艺浑不在意道。

    易小川这种弱鸡他弹指可灭,只是那样太过无趣,且还没有摸清北岩山人的底细,他也不好莽撞行事。

    “汤巫山还是要走一遭的,你可以在那之后再做决定。”徐多艺道。

    “真的?你也知道汤巫山?”一听汤巫山的名字,易小川的眼睛顿时亮了,什么刘邦项羽统统抛之脑后,他只想回家!

    “知道,你准备准备,我们明日启程。”徐多艺颌首道。

    原本徐多艺是没打算带着易小川这个累赘的,但是为了以防这家伙作妖,害了吕素那朵柔柔弱弱的小白花,他觉得还是暂时让易小川跟着自己比较好。

    “好嘞好嘞。”易小川喜笑颜开,似是全然忘却了之前的不快。

    翌日,徐多艺和易小川便和吕公辞行。

    尽管吕公再三挽留,两人依然坚持要走,于是他们便在吕雉凄怨的眼神中离开了。

    “也不知道这辈子还能不能再见到这位易公子。”吕雉幽幽一叹。

    易小川没心没肺,再加上他得知了吕雉的身份后,有种天然的畏惧感,根本没敢去注意吕雉的神情变化,所以他还是很开心的。

    徐多艺和易小川乘两匹快马向北奔去,速度比之前坐马车快上不少。

    由于徐多艺有丰富的野外生存经验,打猎更是一等一的好手,两人倒也吃喝不愁。

    “老徐,真没想到你还有这手艺,这秦朝的菜我真是吃够了,还是烤肉够味啊。”易小川一边啃着烤肉,一边点赞道。

    徐多艺亦有此感,跟着吕公一路行来,每天除了蒸菜就是煮菜,不仅菜的种类少,味道也极其匮乏,若非没有调料,他早就大展身手了。

    这次出发前,徐多艺买了足量的盐和花椒,虽说品质比较次,但是味道还是可以的。

    提到做菜,徐多艺自然而然地想到了易小川的准大舅子、大厨高要,想必他还在哪家不知名的客栈里当大厨呢。

    只可惜高要人在咸阳附近,并不在徐多艺他们北上的路线上,否则倒是可以顺手捎上他。

    两人疾行数日,终于在燕地找到了汤巫山,并从附近的农户口中得知山上住着一位隐士高人。

    但是当他们来到山上这间草庐中时,那位北岩山人早已离开,只留下一位年轻弟子在此等候。

    “请问两位先生是不是从千里之外而来?”年轻人见到两人先是一愣,随即才恭敬问道。

    “没错,我们是从很远的地方来的。”易小川连连点头,感觉他们确实是找对地方了。

    “两位贵客果然来了,我已经在此等候多时。快请坐,喝杯清茶解解乏。”年轻人笑着招呼道。

    闻言,徐多艺眼睛微眯,这北岩山人是算准了他会来,还是因为他取代了高要的位置,所以才给这年轻人交代会有两人前来。

    “哎呀,先生这个虎形坠可是一件宝物啊,恢复创伤,强健筋骨都有奇效。”年轻人看到易小川胸前的玉坠,居然主动说出了它的功效。

    徐多艺眉头一挑,不动声色地问道:“小兄弟,你怎么识得此物?”

    “有幸跟着师傅见过此物,听师傅提起过此物的用处。”年轻人属实答道。

    “这东西是否是你师父打造的?”徐多艺继续问。

    “那我就不得而知了。”年轻人摇摇头。

    “那你见没见过一个盒子,上面有一个凹槽,就是这个虎形坠的形状。”易小川追问。

    “见过。”年轻人点头,“我当时看到这个虎形坠的时候,确实也见过宝盒。”

    “那盒子呢?”易小川激动不已,他感觉回家的路就在这里。

    然而令他失望的是,年轻人摇摇头:“宝盒被师傅收起来了,我也不知道它在哪里。”

    “那你师傅呢?”易小川急得不行。

    “师傅七天前便下山云游去了。”年轻人的面色有些怪异,“只是当时师傅说你们一个月后才会到来。”

    “哦,你师傅当真这么说?”徐多艺奇道,看来这位北岩山人并没有算到他的到来,他的预言还是针对易小川和高要的。

    “正是,这也是我刚见到两位时有些不敢置信的原因。”年轻人低首道。

    “原来如此。”徐多艺微微一笑。

    北岩山人算不到他的存在,却预言了易小川和高要的到来,这说明北岩山人的能力并没有他预想中强大。

    关于易小川和高要一月后到来这事,有可能是既定的命运,不过也有可能是人为操控。

    这时候,一个人的名字便出现在徐多艺脑海之中,神医崔文子。

    崔文子是《神话》中颇为神秘的一个人,他不仅能够治疗瘟疫,而且还能炼制长生不老药。

    而且在炼制完长生不老药之后,这个人就神秘失踪了,再没有任何踪迹。

    在秦始皇命令易小川修建地下天宫之后,崔文子便给易小川介绍了他的好友,喜欢云游天下的北岩山人。

    好巧不巧的是,这北岩山人幽居之处就离皇陵不远。

    在这里,易小川并未见到北岩山人,而是找到了他留下的天宫图纸。

    将所有线索串联起来,崔文子对易小川的成长意义非凡,甚至若没有他,就没有易小川,所以他就是北岩山人的可能性非常之大。

    既然如此,北岩山人是否具有什么超凡之力便存疑了。

    北岩山人最神奇的地方在于他能够预言易小川和高要到达汤巫山的时间,可细细想来,这事并非人力无法操控。

    假使北岩山人就是崔文子,而他提前知晓易小川和高要穿越的时间和地点,那么他只需借助一个人帮助就可以达成此事,这个人就是项羽的亚父,范增。

    易小川穿越的地点是死囚项梁行刑之处,从天而降的他一定会打断行刑过程,就算间接救了项梁一名,那么知恩图报的项羽一定会将其救下。

    以项氏叔侄的本事,逃脱追捕并不是什么难事,哪怕带上一个拖油瓶易小川。

    之后,他们一定会去会稽投奔项梁的好友范增。

    正是在范增这里,易小川知道宝盒上刻着的字是汤巫山。

    而且如果没有范增的暗中支持,易小川未必能够轻易脱身离开。

    毕竟连项梁都知道易小川这人倘若不能为他们所用,日后可能反成其患,范增这位项羽阵营最重要的谋士又怎么会看不分明,他放虎归山的态度确实值得玩味。

    严格控制好易小川的离开时间,便基本能够确保他可以在不远处碰到吕氏一家。

    徐多艺现在甚至有点怀疑那伙土匪是不是崔文子或是范增故意安排的。

    易小川刚到沛县,刘邦马上自动凑了上来,再加上孩子们都知道刘邦骗吃骗喝的行径,说明大概率刘邦只要看到外来人就会蹭一顿。

    只要清楚了易小川的底细,那么肯定能够推测出他会主动与刘邦相交。

    从这条线推断下去,易小川跟着送徭役刘邦前往咸阳就十分自然了。

    至于易小川中途感染瘟疫,以及吕素的死在不在崔文子的计划之中便不得而知了,不过他的命确确实实是崔文子救的。

    而帮易小川去请崔文子的恰好是在客栈中与其结识的高要,如果崔文子是布局之人,那么他提前来认识高要自是合情合理的。

    这么一想,只要设局得当,确实能够做到“预言”的效果。

    更何况北岩山人这徒弟是否撒了谎,说不定不管易小川和高要什么时候来,他都会这么说,以增加其师的神秘感。

    “老徐,你可是想到了什么?”易小川见徐多艺一副成竹在胸的模样,瞪着大眼问他道。

    “小兄弟,你师傅长什么样子?”徐多艺没理会易小川,而是再次发问。

    “我师傅是个不羁之士……”年轻人正说着,徐多艺立刻打断了他。

    “你就告诉我,你师傅的脸型,眼睛大小,鼻子形状等关键特点就好了。”徐多艺道,同时他从地上弄了一堆沙子铺在院中的石桌上。

    “老徐,你这是要画沙画?”易小川啧啧称奇,他怎么没想到这一招呢,有了画像,那找人不就方便多了嘛。

    “不对啊,我们为什么要找人呢?我们直接问清楚他师傅什么时候回来不就行了。”易小川忽然一拍脑袋道。

    “师傅曾留下一句话,请二位在一个甲子之后再回来相见,到时一定把宝盒交给二位。”年轻人如实道。

    “你说什么?一个甲子!”一听这话,易小川眼睛瞪得似铜铃一般,一个甲子,那可是六十年啊!

    “好了,你别捣乱了。”徐多艺按下易小川,“赶紧描述你师傅的长相。”

    年轻人确实是个老实人,根据他的描述,徐多艺很快在沙子上描绘出一个中老年男子的形象。

    虽说徐多艺最拿手的是油画,但是触类旁通以指为笔画幅沙画也不是难事。

    ‘可以去找崔文子印证一下了。’徐多艺将这人的面容牢牢记住,看上去确实有点像崔文子的样子,不过这些隐士高人长得都比较潦草,暂且无法确认。

    而后,徐多艺将目光投向年轻人身后的草庐之中,说不定里面还留有什么线索。

    “哎,你要什么?你不能硬闯的……”

    7017k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