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中文网 > 穿越小说 > 汉宫春 > 第二卷 摇曳的虞美人花 108.夜宴
    刘钦遇到了初恋关必惠,二人在房中诉说着多年的相思。

    “你还是那么年轻漂亮啊,我可老了。”

    “不老,你没有一根白头发。”

    “有的,你看,在这。”

    关必惠笑笑,“你身体有隐疾,是不是有时候胸痛。”

    刘钦点点头,关必惠出言关怀,“切莫动怒,日常多散步,不要熬夜,我回头传你套五禽戏,强身健体,再开些药,调理身体,保你健康。”

    二人谈天说地,畅所欲言,关必惠拍拍刘钦的胳膊,“你读书吧,我听听,我喜欢看你读书的样子。”

    “好。”刘钦摊开一本书,抑扬顿挫的朗诵起来,“《诗》云:‘经始灵台,经之营之,庶民攻之,不日成之。经始勿亟,庶民子来。王在灵囿,麀鹿攸伏,麀鹿濯濯,白鸟鹤鹤。王在灵沼,於牣鱼跃。”

    关必惠眼神灼灼,一如多年前,刘钦读书写字,关必惠为之翻书研墨。

    雄鸡鸣唱,刘钦看看天光渐亮,“我得回去了。”

    “嗯。”

    刘钦抱拳离去,走到门口,“我觉得我放下了心中的执念了。”

    关必惠笑笑,“不知了了是了了。”

    刘钦一愣,“有道理,原来我还在意着。”摇摇头叹息一声。

    “我承认我依旧爱着你。”关必惠幽幽说着。

    刘钦站住了,点了点头,推门离去。

    刘钦刚刚躺在床上,樊氏冷哼,“老妖婆,要不是关家樊家世代交好,我非挠她不可。”

    “你醒了,我没有做什么不该做的事。”

    “我知道,我都看着了。”

    “关必惠历来守礼,当年没有,现在也不会。她什么样的人,我心里清楚得很。”

    “谢谢你理解她。”

    “嗯?”

    “哦,我说谢谢你理解我。”

    “哼,明明四十岁的人了,皮肤水嫩光滑的跟二八少女一样,吃了什么灵丹妙药!”

    “那是道家的养生术和驻颜术。”

    “哎,要我也会就好了。”樊氏拍着自己的脸蛋。

    “回头,我让她教教你。”

    “真的?”樊氏欣喜起来,复又嘟着嘴,“我拉不下面子。”

    “我开口,大家是朋友,也是一家人嘛。”

    “夫君,你快睡会吧。”

    刘钦搂抱着樊氏睡着了,梦里他梦到了自己与樊氏、关必惠三人一道泛舟湖上,享受天光云影,采莲、钓鱼、弹箜篌。

    关必惠躺在书房,“我承认我依旧爱着你。”

    墙上挂着一幅画,画中是只有一个背影的女子,持剑轻舞。关必惠知道那是她自己。

    玄发新簪碧藕花,欲添肌雪饵红砂。

    世间风景那堪恋,长笑刘郎漫忆家。

    明镜湖中休采莲,拜师姑母学神仙。

    朱丝误落青囊里,犹是箜篌第几弦。

    六月初六,申时时分,刘家便置办了夜宴,要热闹到深夜。

    刘家来了不速之客关必惠,府内说什么的都有,刘钦坐在主座,樊氏挨着,关必惠坐在主宾位,由樊梨陪着。

    刘钦道,“黄儿,你们来拜见关姑姑。”

    樊氏一听,心中很满意,因为姑母意味着二人是兄妹相称,如果喊姨,那就不妙了。

    刘黄、刘元、刘仲依次行礼。

    关必惠从鹿皮囊里掏出来礼物,“拿着,见面礼,希望你们喜欢。”

    刘黄要拒绝,刘钦道,“别推辞,拿着,符家珍宝楼的首饰,一家人,别推辞。”

    樊氏安慰自己,“嗯,不知了了是了了。”

    刘仲出言,“爹,今天为何夜宴庆祝啊?”

    刘钦捋着胡子,“相传春秋时期,晋国大臣狐偃功高居傲,他的儿女亲家赵衰对他不满,言语数落,狐偃不服,二人争执,赵衰年老体衰,竟然情绪激动,一命而去。

    狐偃也不登门言语安慰,赵衰的儿子也就是狐偃的女婿恨岳父不讲仁义,决心在狐偃六月初六的生日那天责打狐偃出气,让狐偃丢人。

    狐偃得知便主动请来女儿、女婿坐了上席,宴席上承认了自己过错,向女婿赔礼,女婿也叩头谢罪,前仇尽释。于是满座宾客又惊又喜,从此后,狐偃真心改过,为了记住这个教训,狐偃每年生日都请回女婿一家团聚。

    而后百姓效仿,每年六月初六,出嫁的姑娘回娘家与家人团聚,于是家庭更加和睦,人们只图消灾解怨,免灾去难,天长日久,相沿成习,流传至今。

    她虽姓关,却是你们祖父收的义女,我的义妹,今日是你们的姑姑回家了。”

    樊氏崇拜地看着刘钦,“夫君大才,没有不知道的事。”

    关必惠点点头,刘钦笑道,“我也不瞒你们,当年关姑姑妙手回春,救了家父重病,关姑姑于刘家有恩。来,为你们关姑姑接风。”

    关必惠笑着说,“我也是因缘际会,举手之劳。黄儿、元儿,我还会武术的,你们想不想学武?”

    樊氏一听心中满意,关必惠有了事情做,就没时间跟刘钦说话了,当下出言,“当然要学,我替他们做主了。”

    刘钦诧异,旋即明白了樊氏的小心思。刘黄刘元早就想学武术了,白日里关必惠还教了她一招撩阴腿防身,当下跪地拜师,刘仲大喜,“我也学武。”

    关必惠笑笑,“都收了,刘郎的孩子人中龙凤,我都收为徒弟。”说着从樊梨怀里抱来无病,“你要不要学武?”

    关必惠自打见到无病第一眼,就格外关注他,得知名叫无病,惊诧不已,了解了名字的由来,才舒了一口气。

    关家遗训,找寻无病。关必惠对此心知肚明,找到这无病很难,纵使驻颜有术,也当是四五十岁的壮年相貌了。而且这天下叫无病的人太多了,盖因疾病瘟疫最是要人性命。

    关必惠观察了近两日,无病根骨清奇,天资聪慧,又是重瞳,关必惠越看越喜欢,好像美狐狸看到了一只肥美的小公鸡,口水哗哗地流。

    此刻无病不答话,大眼瞪着俏丽的关必惠,一笑一颦触动无病的圣女姨娘的回忆,眼睛湿润起来。

    关必惠拿出一颗夜明珠来,“你看看,这叫垂棘明月珠,昼视之如星,夜望之如月。我送给你,你当我徒弟好不好?”

    刘钦出言,“这礼物太贵重了。”

    “我喜欢这个干儿子。”

    樊氏纳罕起来,“难道昨日关必惠偷偷的和刘钦认了干亲?”

    刘钦刚要说话,关必惠笑道,“刘郎,我喜欢这个儿子,你知道的,我这辈子都不会有母子之情了,我和他有缘。”

    璞玉在前,势必要捧在手里精心雕琢,才称心如意啊。

    “好吧。”刘钦点点头。樊氏想想也好,想到关必惠古怪的童女功,倒是有几分心疼。

    无病竟然咧嘴吐泡泡,关必惠笑笑,“这就是同意了,当我儿子只有你的好处呢。我来传你些功夫。”

    说着,关必惠出手如电,摸到无病百会穴,气功激荡,侵入无病身体,无病依旧吐着泡泡。

    关必惠眨眼睛,心道,“真是个怪胎,以为他是丹田浩如烟海的先天之体,可他却比先天之体更强更有底蕴,丹田好似鸿蒙宇宙一般,无边无沿,难以窥测,这刘钦怎么生出这样的儿子?我真是遇到宝了,关家武功复兴有望,而且我有了儿子,这算是师父说的成全了人世的完美了吧。”

    关必惠将夜明珠放在无病怀里,“咱们说定了,乖儿子,回头我教你练武。”

    樊氏犹豫,“我知道关家文武高才,可无病太小了啊。”

    关必惠摇摇头,“这样刚刚好,越大越不好。姐姐,我给你号脉如何?”

    樊氏探出胳膊,关必惠摸摸脉搏,心道,“无病真是个好徒弟苗子啊,精心雕琢,一定能将关家武学发扬光大,乾坤神功再现指日可待啊。哎关家没落了,半部乾坤神功都练不好,可惜了仙家血脉。咦,怪不得无病天资卓越,原来樊娴都是先天之体,以前怎么没发现呢,这就解释的通了。”

    “姐姐身体很健康呢。”

    新月如钩,刘钦家宴散去,刘钦与关必惠徜徉在大街上,二人我行我素,全然不在乎行人目光,樊氏也想通了,防得了一时还防得了一世吗?这关必惠几乎有腾云驾雾的本领,还能让人定身不动,索性相信刘钦和关必惠吧。

    刘钦关必惠聊得很开心,关必惠感慨当初不该拒绝刘钦,二人到了僻静无人之处,刘钦大着胆子搂着关必惠的腰,关必惠也不拒绝,刘钦将关必惠拢在了怀里,听着彼此的心跳,讲着贴心话,说到伤感处,一时情绪低落。

    突然关必惠抱起刘钦飞了起来,往常都是男人公主抱女子,而今关必惠、刘钦反了过来,有些怪异,刘钦吓得搂紧了关必惠的细腰,“快放我下来,我要死了。”

    关必惠懊恼,“一会儿就送你回去,别叫了,丢人。”

    刘钦低头,大树、房顶在身边极速掠过,刘钦安心的投在关必惠怀里,这臂膀真安全温暖啊。

    夜宴刚结束,江二牛就来到关家,带来了新鲜的茯苓糕,刘黄大喜,“太好了,爹爹忘了茯苓糕,多谢你了,江二牛哥哥。”

    江二牛大喜,伸手奉上一块,“黄妹妹喜欢就好。”

    刘黄扭身走开,娉娉婷婷,裙带摇曳,江二牛盯着刘黄的细腰,看得入迷了。

    刘钦家人和仆人、婢女都吃了江二牛送来的茯苓糕,江二牛心满意足,长舒一口气,小黄狗又跑来汪汪狂叫,江二牛看看左右无人,抬脚飞踹,小黄狗叫唤两声,吃痛躲到了一边。

    江二牛抬眼张望,只见刘钦书房书桌上隐约显出一点红光来,江二牛轻轻走了过去。

    三更天了,夜深人静,刘黄还在熟睡,只觉得有人在摸自己,刘黄惊醒,睁开眼睛一看,一个黑影子在自己脚下摸索着自己的小腿。

    刘黄顿觉恶心,惊叫起来,抬腿飞踹,那人吃痛闷哼一声,不退反进,扑倒刘黄身上,一手捂着刘黄嘴巴,一手撕扯刘黄衣服。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