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中文网 > 恐怖灵异 > 无限猎场 > 第九十八节 加快x的x进展(5)
    王洛:“嗯,你觉得这种做法会带来什么样的发展?好的或坏的”

    陈司务(沉吟了一下):“应该会有很多好处吧。譬如有人在自己家的食物里下了毒,结果有小偷偷吃了食物,被毒死了这种情况,他就不会再被傻子们判决是罪犯了。”

    王洛:“这个我清楚,再设想一下,可能出现什么不良反应。”

    陈司务:“这个我设想一下,请您不要见怪”

    王洛:“嗯,说。”

    陈司务:“譬如某个罪犯a抢走了几十万欠款,而在发现他抢劫后,罪犯b发动了对他的袭击,抢走了这几十万。那这个过程中,罪犯a应该是不受法律保护的,而罪犯b对他的攻击则是无需受到惩罚的之后,钱怎么办?”

    王洛(沉吟了一下):“你觉得该怎么办?”

    陈司务:“可以把a抢来的钱款作为犯罪所得。b如果把这笔钱据为己有,那他也是罪犯----犯下的不是杀人罪,也不是抢劫罪,而是非法占有罪。而如果他肯把这部分钱上缴,则可以获得一定的分成,来作为奖励。”

    王洛:“嗯,不错的处理的方式。”

    “这方面你有经验,按照你的经验去好好操作吧。这项工作很重要,如果做成了,我们便可以利用这种审判方式,在外国大肆宣传,在那些蛮夷们的面前宣布:他们已经落后,是需要被鄙视的野蛮人,需要赶快采用我们的法律,才能跟上文明社会。”

    陈司务:“呵呵,您真是了不起”

    王洛:“如果出现了什么问题,及时告诉我,我们一起来进行调整;如果有人为了反对而反对,也告诉我,我会想办法对付他们。”

    陈司务:“遵命,全靠您了。”

    王洛:“去吧。”

    他离开后,周素烟开口了。“你真的打算这么做?”

    王洛:“当然,他做的好不好,我都会进行这种宣传。”

    “因为,不这么做就无法处理好国内的反对意见。一个在文化上处于弱势的国家,其法律界,往往是奴性最重、最死板、最僵硬的区域。”

    “想说服他们,那是不可能的。对付这些人最好的办法,就是毁掉他们外界的依据,等到他们引以为根据的外国法律界开始出现动摇和变化,他们才会分裂、动摇、不得不采取行动。”

    周素烟:“这方面,你也打算找哈里森他们吗?”

    王洛(笑了起来,摇了摇头):“在宣传工作上,他应该多少能帮一些忙。不过,主要指望的肯定不是他了下面,该见的是谁?”

    周素烟(翻了翻面前):“是马郎中,是你要找他说一些执行中的问题。”

    王洛:“嗯,让他进来。”

    周素烟拿起电话,之后,一名精明强干的中年男子走了进来。

    王洛(看了看对方,拿起面前的一份文件来):“上个周,你带人紧急查抄了一处假冒外国奢侈品的手工作坊?”

    马郎中(一幅疑惑的模样):“是,大人。”

    王洛:“你知道外国奢侈品的意义是什么吗?”

    马郎中:“税正品从海关进入,我们能收很高的税。而假货,则会败坏行业的名誉降低税收”

    王洛(摇了摇头):“你说的‘税’这个词没错。”

    “确切的说,奢侈品,皮包、珠宝、衣服,是文化上强势的国家在向文化弱势的国家收取‘被征服税’。”

    “一个包,成本不过几百块。但从一个文化强势国家卖到一个文化弱势国家,就能卖几万、几十万---弱智们趋之若鹜,抢着去拿钱打水漂,只为了满足自己的那点儿虚荣心。”

    “而你前几天的行动,就是在为敌人掠夺我们提供帮助,为虎作伥。”

    马郎中:“大人!我只是在依法行事,他们制作假货,这难道不该处理吗?”

    王洛:“我看了记录,你平时工作并不积极。为什么这次,赶在过年的日子里出动,去保障这些外国强盗的利益?他们给了你多少钱?”

    马郎中:“大人!”

    王洛放下了案卷。

    “你可以说,这次的行动是依法行事,我也不会因为这件事而如何如何。但你如果坚持这么说,我就把刚才这种说法告诉沈按察使,让他来处理,你猜他会怎么做?”

    听到这话,马郎中的脸色变了数变。“大人,是我的错您要如何惩罚,我都认了。”

    王洛:“之前没说过这些,我也就没打算罚你。但麻烦你弄明白了,奢侈品到底是个什么东西。”

    “我会努力进行宣传,让国内生产的,几百块的东西能到国外卖上几十万。因此,也没办法直接下命令,说不保护这些。但是帮外国人抢我们钱的事,我希望你以后就不要做了。”

    “合适的时候,也告诉你的同僚,不要去做这种事。有那时间和精力,做点儿正事:食品造假,危害大家的事情,该抓使劲抓,那种工作我只会夸奖你们。”

    马郎中:“是是,大人。”

    王洛:“去吧。”

    之后,进入王洛办公室的是一名姓白的教习。

    白教习:“按照您的安排,对什么行业该严格收税,都什么行业该放一放,大家都记住了。之后执行的时候,就算出了岔子,他们也不能说‘不明白该怎么做’。”

    王洛:“嗯,他们对那些规章理解的如何?有意见吗?”

    白教习:“倒是有无少。有些人认为您提高新闻媒体行业的税收,是不合适的,只会让很多媒体反感您,迁移到外地去。”

    王洛:“那我对媒体的补贴他们就无视了?对不良媒体课以重税,然后补贴给能带来正面社会效应的媒体,他们就看不见?”

    白教习:“有些人看见了。然后说什么‘好坏媒体难以判定,今天您在,说某些媒体是好媒体。明天别人掌权了,说不定会把好媒体当成坏媒体呢’。”

    王洛(笑了起来):“有这种可能,其实就算今天是好媒体的,明天也有可能会堕落。而那些媒体,也会想办法混淆‘好’和‘坏’的定义。这种事”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