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中文网 > 修真小说 > 九天仙缘 > 第七百九十八章 就爱死亡
    第八百零四章就爱死亡

    柳牵浪御着仙缘剑一阵神飞后,终于飞到了断生崖所在的大山之上,此时已是夕阳残红的时候了。天地之间都蒙上了一层古老而苍浑的殷红云霞的味道。

    矗立在仙缘剑上,楼牵浪白发飘飞,银衣猎猎,闪荡神眸,向四外一阵巡望后,心中一阵兴奋,脸上浮上喜色,然骤然朝一处万丈深渊俯冲而去。

    一刻钟后,柳牵浪出现在了一处数万丈高的崖之上,然后举目四望,西天最亮,绚烂流霞,残红抹抹。

    柳牵一番巡望后,断定此崖正是哭不断口中的断生崖。断生崖的地势极高,站在此处,整个泪都都尽收眼底。

    而脚下苍黑墨墨,是万丈深渊,深渊之下,大河惊流,轰鸣阵阵白晃晃一片。

    蓦地,一个穿着洁白天鹅绒魔袍的窈窕身形的女子,自夕阳中残红中飘来,一番娉婷飘举后,落到了柳牵浪几十丈外的悬崖边上。

    柳牵浪一阵诧异,凝然还有人和自己品味一样的,没事被要挟来这地方?定睛一看,此女竟然是刚才在阴阳殿前看到的泪魔国的九公主。

    “哈哈!哈哈......”

    九公主苍崖婷落,洁白的天鹅绒魔袍衣着,在夕阳的余晖里,变成了金红色的色彩。

    九公主面庞秀丽,五官精致,眸闪艳红波光,很是端庄秀美的样子。

    然而此刻,她却是有些癫狂,站在悬崖上,沧桑狂笑,伸展双臂,脚下块块红宝山石被其蹬落,致使万丈深渊之下阵阵传来空洞的撞击声。而她不停地趔趄,眼看着就要跌下悬崖了。

    柳牵浪一看,岂能见美不救,于是心念一动,下一刻一个漂亮的王子飘逸,便出现在了九公主身后,然后舒袖一挽,便将对方拦腰抱到了崖边之外数丈的位置了。

    “九公主青春靓丽,贵为皇女,何故如此轻言生死!还望三思!”柳牵浪放下九公主,后退一步谆谆教导说道。

    “啪!啪!”

    谁知九公主却是上前一步,咯咯一阵娇笑,然后挥起纤掌,看准柳牵浪的嘴巴就是两下,柳牵浪看到九公主扑来,不由感到对方如此不妥,刚要喊出公主请自重之类的话来,然后嘴还没张开,就清晰听到自己的脸上发出了两声脆响,接着就是一阵火辣辣的刺痛。

    “呸!哪来的山野村夫,竟然敢冒犯本公主在断生崖进行生死试炼!真是不想死了!”九公主看着柳牵浪一脸甜蜜的说道。

    然后第二批巴掌已经升入了她的头上,旋风一般划着优美的弧线滑了下来。柳牵浪一阵郁闷,长这么大这还是头一次被人扇嘴巴,而且被扇得莫名其妙。

    看着那双雪花掌再次朝自己的脸上飘来之际,赶紧一个邪魔后退,闪出了数十丈,然后怒道:“你这人好没道理,柳牵浪好心救你,你不但不知恩图报,反而出手相伤!”

    “咯咯!真真气死本公主了,怎么今天本公主这么倒霉呢,立刻死没排上号,现在想生死试炼一番,却来了你这么个无赖!哈哈.......”

    九公主一边说一边开怀大笑,一张小脸儿气得羞红,绣眉舒展,玉齿微露,晚风拂发,好不美丽,柳牵浪看得心魂俱慕,暗道美艳。尤其在夕阳下,别有一番刁蛮风情。

    “你,你...你!”

    看到柳牵浪眼睛一动不动的看着自己,九公主被气得肝肠寸断,眼毛乱飞,娇笑连连,然后蓦然转身,扑向了数万丈深渊,随即一跃,跳了下去。

    “别拦我,否则我做人都不放过你——”

    怕柳牵浪再次干扰,九公主跳下去的时候,一声绵长的娇喝。

    柳牵浪哪还敢造次,眼看着好好地一个泪魔族公主就这样没了,心里感叹连连,却再也不敢伸出友谊之手。

    而是十分不解的摇摇头,心中暗忖,凡是人都求活,为什泪魔族之人却那么喜欢死呢?就在不久前,自己在阴阳殿看着人群算卦求死求活的交易中,那些求活的人也是无比羡慕那些求死的人。

    柳牵浪正疑惑的时候,突然感到身后一阵骚乱,而且远远传来吹吹打打的喜乐的声音,不由回头向山下看去,只见落日余晖中,山下正有一对长长的人影飘飞而来。

    柳牵浪凝神细看,发现那些人四个一组,前后相连,犹如长蛇一般。

    但是飘行时,却是很有秩序,抬着不下数千个深红的大红棺材,正在虚空中由低处向高处飘飞着。队伍前后都是长长的仪仗队。

    那些大红棺材,柳牵浪一眼就认出来了,正是阴阳殿殿前的那些。只见这些抬棺材的人,各个健硕,穿着大红衣着,神采飞扬,面漏喜色。

    当飘飞到崖顶的时候,仪仗队前方的人看到了柳牵浪,还送柳牵浪一个红包。柳牵浪打开一看,竟然是一个三环的泪魔果。

    柳牵浪不明其意,这些人也不说话,柳牵浪抬头看了一眼天色,离和哭不断约定的时间早着呢,于是向断生崖一侧飘去,远远地看热闹。

    当第一个棺材被抬到崖顶的时候,前后仪仗队登时响起了咚咚,急如骤雨般节奏的类似敲鼓的声音,然后抬着第一个棺材的四个人风驰电掣一般射到断生崖崖边,停都没停,呼的一下,就把棺材抛下了数万丈深渊,接着扬起手一阵狂哭。

    后面听到了前方的动静,就跟炸开锅了一样,那些抬棺材的人疯了一般,再也没先后顺序了,纷纷在越来越劲爆的鼓声中,冲上断生崖,然后迫不接待的将大红棺材一个个抛下数万丈高的断生崖之下。

    “轰隆隆!”

    崖下传来声声巨响,摇天撼地,震哭飞鸟,看得柳牵浪白发倒竖,浑身发亮,内脏篡位。

    而那些人却是无限激动,彼此狼哭拥抱,无限激动地样子。

    “啊!啊!这下好了,盼星星,盼月亮,你家的早点死终于死了,唉!总算多年的培养没白费!活不长兄啊,你真是好福气!”

    “呜呜!同喜!同喜!你家的快完蛋前几个月不也死了吗,让我儿子早点死羡慕了好长时间!如今他也死了,总算如愿以偿了!”

    “哇哇!我家的不想活也心想事成了,我太高兴了!”

    “是啊,我家的就想死也没白努力二十几万年!现在终于登上了断生崖。”

    ......

    这些人一边哭诉,一边相互祝福,他们口中的说出的每个名字都和死有关。

    柳牵浪看着这些人好长时间一阵折腾后,才一个个鼻涕流的好长,飘下山去了。

    这时候,夕阳已经就露出半边脸了,渐渐失去色彩,天色随即暗下去了许多。

    “哈哈!哈哈......”

    就在这时,柳牵浪突然听到一阵阵凄厉的鬼嚎之声自数万丈深渊之下传来,心里一颤,不由俯身朝断生崖底下看去。

    只见一个披头散发,穿着一身洁白天鹅绒魔袍的女子,顺着山岩不停地往上爬呢。偶尔瞪着殷红如血的眸子往上看一眼。

    九公主!?柳牵浪虽然看到她鬼魅一般的造型有些骇然,但看到对方落下数万丈深渊却没死,不管怎样终究是件幸运的事!

    不久后,九公主终于爬上了断生崖,这时候正好夕阳最后一抹残红也落山了,天地之间顿时黑了下来。

    九公主爬到崖顶,站起身形,一阵沧桑狂笑。

    看到百丈外柳牵浪依旧还在,于是飘飘乎乎的就来到了柳牵浪面前,瞪着殷红的眼眸,散发在晚风中摇曳,遮挡着半边脸凄厉的笑道:“我怎么这么惨,又没死成,我贵为公主,却竟然如此命薄!哈哈!老天真是不公!求求你了,杀死我吧!我还一次没死过呢!”

    九公主突然跪在柳牵浪面前,双手捂着脸,狂笑着喊道。

    柳牵浪暗暗感叹,这泪魔国看来实在不咋地,整个泪魔族人,包括贵为皇女的九公主都一心求死,把死作为活的唯一追求,你想想这个国家得多令人失望。

    柳牵浪叹息了一声,看着可怜的九公主,想劝两句却又不知如何说才好,犹豫了半天,整出一句名言:“好死不如赖活着啊!九公主啊!你一定要看开些,不管面临多少坎坷,都应该勇敢的站起来,坚强的去面对,相信一切都会过去的......”

    “啪!啪!”

    柳牵浪最好的词儿还没说呢,九公主呼的一下就跳了起来,扬起纤掌就要山柳牵浪的嘴巴。因为是第二次操作了,一切都是轻车熟路,没费劲儿就找到柳牵浪的脸了,接着就是一阵狂抽。

    等柳牵浪弄明白清脆的声音是来自自己的脸上,猛然躲开时,九公主已经数到快一百下了。

    柳牵浪顿时大怒,堂堂天外苍山浪缘门掌门,岂能受这等小女子欺负,这要是让哥们宋震知道了,再由他传遍整个仙修圈儿,那以后自己还怎么在地仙界发展。

    “呛喨喨!”

    柳牵浪唤出九天仙缘剑,就想做出一番事业来。

    “呜呜!多谢无赖,快杀死我吧!哇哇!我这里还有三颗九环泪魔果作为感谢送给你了!”九公主一看柳牵浪发怒了,亮出了挺霸气的一个小刀儿,不由喜出望外,顿时把秀发一抹,低着头露出了雪白的脖子。

    可是柳牵浪看着黑暗中九公主白皙的脖子,支吾了半天,愣是下不下去手。

    九天仙缘剑乃是堂堂诛魔屠妖仙剑,岂能莫名其妙的诛杀一个只是扇了自己嘴巴的女子!?

    柳牵浪在关键时刻停住了手,不过气得损失了不少肺泡,矗立在黑暗中去一边郁闷去了,不再理九公主了。

    谁知那九公主还真是与众不同,好久感觉不到自己死了,于是抬起头朝柳牵浪看去,只见对方被自己气得脸色红扑扑,也觉得不好意,于是猛然伸出手拽过漂浮在眼前的九天将仙缘剑就把自己的脑袋斩了下来。

    然后纤手拎着自己的脑袋,一阵兴奋地狂哭,继而拎着脑袋跳进了数万丈深渊之下。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