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中文网 > 穿越小说 > 夫君他不解风情 > 第十五章 下江南
    苏栀月差点吐血,“江姜的武功完全就是三脚猫,还没多少江湖经验,你确定我说的是她?”

    “你这样说,带江姜去的确不合适,算了,一群男人,带女子前去的确不合适,时间也差不多了,回去吧。”

    “我.....”

    苏栀月真是气死了,这家伙一定就是不想让她去的,可她要是直接开口,他肯定会是一口拒绝,那才是真的没希望了。

    但是,她有什么办法可以让他同意呢。

    两人慢悠悠地走回去,苏栀月突然道:

    “对了,听说最近京中开了一家天阳苑,里面的男子千姿百态,吸引了好多贵妇,我也好想去瞧瞧~”

    “天阳苑?”

    顾明渊似乎没有听说过,旁边地云决便凑到他的耳边提醒了一下,他的脸色即刻发黑,气得头发都要炸起来了。

    可他却没有表现出来,暗暗咬牙道:“云决,天阳苑可能是贼人的窝藏之地,端了吧。”

    “是。”

    “什么?人家好端端的,你端他做什么?你是滥用职权。”

    “我身为大理寺少卿,自然要为民除害,这种败坏礼节的地方,端了最合适。”

    苏栀月气坏了,“我职位没有你高,你厉害!”

    “不过没关系。”她在顾明渊耳边道:“等你去了江南,我在慢慢玩。”

    “不许玩!”他一反常态,突然暴怒,吓得周围的百姓都往他们这边看来。

    苏栀月尴尬地看向周围的人,“没事没事,他只是有些疯。”

    说完,她快步离去,却被跟上来的顾明渊抓住,好不容易回到了府里,转头就被咚到了墙边。

    “娘子,你方才说,要去玩什么?”

    苏栀月毫不示弱,“你觉得呢?”

    “好.....”他同样不服输,道:“大理寺经过降疾司一案后,缺了一名录事,以后你就与江录事一同任职吧。”

    “顾明渊!”

    两人互瞪了一会,愤然离去。

    果不其然,当天晚上夫妻二人又是分房睡,只不过两人不想把事情闹大,所以唐氏和顾嵩并不知情,不然他们俩也别想安生了。

    第二日,顾明渊即将出门,可苏栀月却并未出来送行,他频频看向屋内,心中不安。

    “爹、娘....栀月呢?”

    唐氏看了一眼屋内,无所谓道:“许是担心别离,跑去哪里哭了吧,不过她都多大人了,你要离开一段时间,她都不来相送,实在是有失妻德。”

    “怎么这样说话。”顾嵩不悦道:“阿月她既然伤心,不出来也罢了,我差人与她说一声,安心前行吧。”

    “好。”

    顾明渊念念不忘地看向府内,心中后悔不已,早知道就不要与她吵架了,如今离别多日见不到她,还没离开他都不知道应该如何是好了。

    “张大人到。”

    本来听到了声音他以为是苏栀月来了,很是激动,可没想到来人竟然是他的顶头上司大理寺卿老张。

    三人拱了拱手,道:“张大人怎么来了。”

    “顾老大人许久不见,我来其实是宣读陛下口谕的。”

    “陛下口谕?”

    “是的。”

    众人有些发愣,可最终还是先行礼等待宣读了。

    “明渊即日起前往江南,此行路途艰险,朕看到随行名单深感或缺,特派遣猛将一人随行保护。”

    “猛将?”

    难不成陛下把随军武将也请来了,那可真是好大的面子啊。

    老张满意地点了点头,朝府内说道:“苏特使,此行就麻烦了。”

    “好说,既然是陛下的旨意,我自当遵从。”

    苏栀月一身武装,头发高高竖起,红缨枪在手,气势磅礴。

    “这.....张大人,大理寺的随行名额已经用完,苏捕头不能随行。”

    顾明渊还想阻止,可明显也来不及了。

    老张道:“欸明渊啊,这如今不是苏捕头了,而是苏特使,是奉了陛下的旨意前来护行左右的,她不听从你的命令,只负责护卫你的安全,保证此行顺利即可。”

    “可按私而言,她是我的妻子,怎么能.....”

    “明渊啊。”老张拍了拍他的肩膀,道:“陛下也是一片良苦用心啊,你也别再推脱,我也是不懂,人家恨不得多带几个女子随行,而你竟然....”

    他灵光一现,凑在顾明渊耳边道:“欸明渊,你是不是准备去江南找几个新的......”

    “自然不是,大人你胡说什么!”

    顾明渊退后三步,以示清白。

    顾嵩看着这三人的神色,顿时就懂了,难怪他们小夫妻俩怪怪的,没想到竟然还有这么一回事。

    “好了。”他叫停两人的谈话,让旁边的苏栀月上来,道:“阿月在外务必小心,如今你是特使,也不必再受这小子的气,若是还遇到了什么委屈的事情,一定要和爹爹说,爹会替你做主。”

    “谢谢爹。”

    苏栀月感动地点了点头,这顾嵩是真的疼她,而她一开始也是打算留在顾府伺候公婆,好让顾明渊没有后顾之忧。

    却没想到,陛下看了随行名单没有苏栀月,主动就给加上去了,还给她安了一个特使之位。

    这下好了,她此行一定要新账旧账一起算!这么多年来在顾明渊手下忍气吞声的日子,终于到头了。

    苏栀月带着包袱直接上了马,正眼都没瞧顾明渊,可把顾明渊心慌坏了。

    “顾大人留步!”

    一老妇人坐着轿子迅速而来,她拉着许如斓下轿后,对着顾嵩、老张等人拱了拱手,道:“顾大人此行,可否帮老妇人一个忙?”

    唐氏尴尬道:“许老夫人,我们渊儿此番是执行公务的,若是要帮私忙,似乎就有些过了。”

    来者正是许如斓的祖母,她笑道:“哎呀,此时都怪我,前几日如斓与魏王世子的婚事定下来了,可此事并未告知江南老家的老人,所以就想要近段时间赶回去。”

    “可一路奔波哪里是好事啊,虽然她爹现在就在江南,但漫长的路途我等心中不安,听闻顾小大人要去江南,所以想顺便沾沾顾大人的光,不知可否啊?”

    许家也是名门望族,特别是这个老祖母,还是个县主,连陛下都要给三分薄面,她既然开口了,也没能有拒绝的道理。

    唐氏与许如斓的母亲交好,既然是这样的事,她自然是同意的,连忙试探道:“老爷,如斓一个女子不太安全,您看.....”

    顾嵩并不想耽误时间,挥了挥手,“既然如此,一同前行吧。”

    “多谢顾老大人了。”

    “多谢顾老大人.....多谢渊哥哥.....”

    许如斓眼泛桃花看向顾明渊,眸中似乎带着春风细雨,可惜顾明渊并未瞧见,自顾自就上了马车。

    老妇让许如斓回到自己的马车上,两辆马车一前一后驾驶了起来。

    苏栀月与云决骑马带头,江南之行即刻就开始了。

    马车上的顾明渊心不在焉,掀开车帘看着苏栀月马上英姿,心中惆怅。

    “大人,怎么了?”

    云决前来问候,顾明渊便把水壶递出来,“苏特使可能累了,把水给她,告诉她若是不想骑马,就过来马车这里。”

    “是。”

    他接过水壶过去,苏栀月听完后看了一眼,又不知道对云决说了什么,说完后,云决就转而就回来了。

    “大人,苏特使说,这水留着你自己喝,她不喝,然后,她说马车是留给弱鸡坐的,像她这种高手,压根就不屑与弱鸡同处一个地方。”

    “......”

    顾明渊接回水壶,心中琢磨着她还在生气,要想办法把人哄好才行。

    谁知这时,许如斓的侍女也上前来,问道:“大人,我们家小姐出门太急忘记带水了,不知可否借您的水壶一用?”

    顾明渊瞪了她一眼,道:“既然要外出,为何不带水?而且即使没水,一时半刻也不会变成咸鱼,回去再翻一翻箱子,指不定能在某个显眼的角落找到。”

    正好他心中愁烦,这侍女正好撞到枪头上了,也算是吃了个大亏。

    侍女整个人蒙住了,显然没有想到顾明渊会这么直白地损她们,她只是个新来的小侍女,哪里见过这种场面啊。

    “顾大人,奴婢只是一个下人,您就不要为难奴婢了,若是我不带水回去,小姐会责怪我的.....”

    “所以你就来为难我?”顾明渊怒道:“你是想让我娘子打死我吗?这算不算是意图谋害朝堂命官?”

    顾明渊这是话最多的一次了,把侍女说得一愣一愣的,最后哭着跑回自己的轿子上了。

    云决看到这一幕,笑得忍不住了。

    “大人,您这是泄愤吗?”

    顾明渊默认了,本来苏栀月可以不必来到江南这种是非之地,好好地在京城享福,不料陛下不知道抽了什么风,竟然让她也去江南,这实在是气死他了。

    等他弄完江南的事情,一定要去找他好好算账。

    可是,当务之急还是哄好苏栀月为重,这许家也不知道是不是跟着脑子进水了,偏偏把这个大麻烦踢到他这里来。

    对于正在闹别扭的两人来说,这可不是火上浇油吗?

    另一边,小侍女哭着回去请罪,许如斓实在恨铁不成钢。

    “你比之前的那个侍女还要不上道,这种事情都做不好,我怎么带你出去!”

    她心急如焚,前不久和魏王世子订下婚约,很快她就要成婚了,在这样下去,她就不能和她的渊哥哥长相厮守了。

    “小姐您别生气,都怪奴婢愚钝,但是您这样一味讨好顾大人也不是办法,既然他不吃这套,您也是白费心思啊。”

    许如斓皱眉,“难道你有什么好的计策?”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