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斗战魔神 > 第二十五章 赤磷

第二十五章 赤磷

第二十五章 赤磷 (第1/2页)

“穷鬼。”
  
  雷蒙喜滋滋摆弄着到手的十枚金币,“里奥,多少钱才能买一柄像样的剑?最好,硬度高,锋利,不需要什么属性增幅,毕竟我又不是战士。”
  
  “…”
  
  里奥脸庞微微一抽,心道:你还知道自己个不是个战士。想了想,说道:“不太清楚市场价,但十金币肯定买不了,最差的剑类魔导器也得上千金币。”
  
  “卧槽,这么贵?那你以的身份,又怎么买得起?”雷蒙诧异,然后恍然大悟:“原来如此。”
  
  里奥脸一黑,“我没打劫。”
  
  “我又没说你打劫,你这不是不打自招嘛。”
  
  “…这剑是我赢来的。”
  
  “啊哈,还说不是打劫?”
  
  “…学院比赛。”
  
  “额。”
  
  …
  
  雷蒙站在山脚下,抬头看向那以肉眼望不到山顶的火山,小脸顿时垮了下来,“我的天呐,这得爬多久。”
  
  嗯?
  
  他发现山脚下有许多坐骑供人租用,而一些人为了方便赶路便会租赁,难怪一路上看到许多人骑着各种各样的魔兽,原来都是为了攀登这座火山。
  
  经过一番讨价还价,刚刚到手的十枚金币就进了他人的口袋,而雷蒙就有了一只临时魔兽当坐骑。
  
  外形酷似犀牛,但比犀牛更庞大,也更凶猛,如岩石般的皮肤看上去非常坚硬。
  
  黑岩魔犀,一级土系魔兽。
  
  那宽大到足够三人乘坐的背部,雷蒙一脸的兴奋,看的一旁的青年和黑岩魔犀的主人都感到诧异。
  
  “等我有钱了,一定买一只超跑…哦不对,买一头巨龙,哇咔咔,肯定拉风,还不用加油,绿色出行啊。”
  
  雷蒙在两人怪异的目光中,摸摸这,拍拍那,一副好奇宝宝的模样。
  
  “主人,什么是超跑?”
  
  “额,一种坐骑型的魔导器。”
  
  “哦,它有什么属性?”
  
  这话你可是把我问住了…雷蒙一愣,想了想,道:“NB属性。”
  
  “NB?”
  
  “对,这属性超级猛,妹子们最喜欢NB属性的超跑了。”
  
  “主人,你都有凯瑟琳和卡特琳娜了,还想去招惹其他女孩?”
  
  “…你管我!”
  
  山脚下,来了一行人,人们在看到为首的男子后脸色微微一变,悄悄躲远。
  
  这是一个三十出头的青年,称得上阳光俊逸的脸庞挂着一抹微笑,穿着得体,像是一名绅士。
  
  然而,周边所有人在看到这名青年时,却明显有些畏惧。
  
  甚至。
  
  跟着长辈来历练的年轻人,其长辈脸色一变将年轻人拉到身后。
  
  泰勒,是青年绅士的名字,在摩斯山脉周边都是出了名的狠茬子,剑师级的实力,足以让周边势利忌惮。
  
  “老大,那两个小鬼上山了,我们在这里等吗?”泰勒身后,一名中年男子眼神凶恶的看向火山,其模样,赫然是之前被雷蒙打劫了一番的吉米,还有其同伙也在其中,显然是搬来了救兵。
  
  泰勒的身份不然言语,人贩子的头,这也是那些长辈把年轻后生拉倒身后的缘由。
  
  “你没看错?”泰勒微笑着扫了眼。
  
  这一个眼神就让吉米浑身打了个激灵,一想到面前这位看似人畜无害的青年心狠手辣的程度,声音都在发颤,他连忙点头道:“小弟绝不会看错,那柄剑,绝对是件魔导器。”
  
  “哦?”
  
  泰勒眼睛眯了眯,“可轻易斩断精铁的剑类魔导器,一万金币恐怕都买不来吧,真是有趣,查清那两人身份了吗?”
  
  “眼生,问过了,不是咱们这片的人。”吉米连忙道。
  
  这句话透露出一些信息,在这短短时间内,竟然就将一个人的身份查了个大概,足可见其势利的能量之大。
  
  “哦,那就是趁着假期出来冒险的小鬼,每天都有很多这样的年轻人消失在这个世界上,真是可悲。”青年淡淡道。
  
  “明白!”
  
  吉米等人顿时明白了青年话中的含义,心底发寒的同时低声应是。
  
  “咱们也上去一趟,免得那俩小鬼激灵从另一头下山。”
  
  “是,老大!”
  
  …
  
  黑岩魔犀虽然只是一级魔兽,但脚力惊人,小半天的工夫,两人就来到了火山顶部。
  
  “哦上帝保佑你们,再见了,年轻的冒险家。”黑岩魔犀的主人,做了个祈祷的动作,道。
  
  “大叔,您是基督教的吗?”雷蒙忽然回头问了一句。
  
  “什么基督教?”
  
  “哦没事。”
  
  雷蒙摇摇头,心头有些失望,他只是确定了一件事,这片大陆上没有基督教、天主教等教派,而一些话只是口头禅,话说,他也是个无神主义者,前世都并不信教。
  
  但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起始地 重生八零年:兵王的异能媳妇 亿万豪宠:上将的专属宝贝 总裁心尖宠:人鱼娇妻萌萌哒 甜妻嫁到:总裁,请宠我! 彼岸之主 重生农女:妙手空间猎世子 萌宝三只:爹地请排队 魔界种田日常 徒弟每天都在自杀[穿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