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斗战魔神 > 第四十七章 戏剧性的因果

第四十七章 戏剧性的因果

第四十七章 戏剧性的因果 (第1/2页)

“哦?传言竟然是真的。”审判长奥古斯惊讶的道,落向冲能药剂的目光闪过一抹贪婪。
  
  他手指在桌子上有节奏的敲打,若能突破成为大剑师,寿命都会多出十年以上啊,这才是真正令他心动的地方。
  
  半响。
  
  “执行官,立刻去彻查雷蒙是不是被严刑逼供,上帝,他只是一个孩子,又怎么会去杀人呢,那真是太可怕了。”奥古斯悲痛的闭上了眼睛,似乎想到了死去的孩子。
  
  “是的审判长,我这就去查。”一名执行官点点头,离开了大厅。
  
  巴龙等人心中冷笑,但表面上装出一副叹息的样子,安慰了几句。
  
  奥萨、苏珊两人松了口气,他们可是知道巴龙是一位六级炼金大师,没想到他们的学生竟然和巴龙还有这层关系。
  
  “好,那就不打扰了你休息了。”巴龙起身说完向外走去,阿尔弗雷多将盒子放在桌子上跟着离开。
  
  奥萨两人也同样离去。
  
  “导师,那审判长会不会出尔反尔,拿了咱们的东西翻脸不认账呢。”阿尔弗雷多担忧的说道。
  
  “不会。”巴龙淡淡道,“虽然咱们不是帝国官员,但得罪一名炼金大师可不是一件好玩的事,区区一个小镇的审判长还没那胆量,等着便是,这群伪君子肯定要在表面做做样子,不然刚抓完一回头又给放了,说出去不是打他审判长的脸吗?估摸着雷蒙还要在里面待个一两天。”
  
  “也是。”
  
  阿尔弗雷多恍然,点了点头。
  
  …
  
  “审判长,真的要把那小鬼放了?”刚离开的执行官走进大厅,问道。
  
  “当然,一个小鬼换一支珍品级的五阶冲能药剂,怎能出尔反尔呢,再者,这巴龙可是一位六级的炼金大师,虽管不到帝国官员,可真要惹怒了他,我想会有很多家伙为了讨好他来找我麻烦。”
  
  奥古斯拿起装着黄色液体的药剂瓶,目露沉醉。
  
  “好,属下明白该怎么做了。”执行官恭声道。
  
  “等等。”
  
  执行官目露疑惑,“审判长还有什么要交代的吗?”
  
  奥古斯略微沉吟,道:“让杰穆祭祀去一趟吧,消除那段记忆,免得被巴龙找来徒生事端。”
  
  “是。”
  
  …
  
  地牢。
  
  雷蒙盯着走来的黑衣祭祀和执行官,在心中轻声道:“出手吧。”
  
  “好。”约瑟夫轻轻一笑,“我发现,你似乎有些依赖我了,呵呵,不错,这是一个非常好的开端,我觉得,我们彼此应该要有信任。”
  
  雷蒙没有回答,鬼才会相信你。
  
  他,缓缓闭上了眼睛。
  
  而这时。
  
  牢门打开,黑衣祭祀和执行官走进,后者看向少年,“我们…”
  
  执行官刚开口,旁边的黑衣祭祀老者突然脸色一变,“不好!快退!”
  
  “退?”
  
  一声怪笑从少年身上传出,他缓缓睁开了眼,漆黑的眸子中仿佛有着诡异的黑气在涌动,稚嫩的脸庞诡异的看着脸色大变的两人,这让他嘴角噙起一抹邪笑,“不觉得晚了么。”
  
  轰!
  
  在黑衣祭祀老者两人震惊的目光中,黑雾从雷蒙身上犹如波浪般的冲出,精铁牢门,四周的墙壁,就像沙子一样的消失,落地。
  
  “你是凶手!”
  
  黑衣祭祀老者目睹这诡异的一幕,瞬间明白了一切,这个看起来人畜无害的少年,被当做替罪羊的少年,无论从哪个地方看都绝对不可能是凶手的凶手,竟然真的是杀死格温•列夫的凶手。
  
  可他们,明白的太晚了。
  
  首当其冲的执行官,身体就像是一张被黑色火焰燃烧的纸,飞速湮灭,甚至感受不到丝毫的痛苦,手,胳膊,一点点的消散在空中,而这一切过程,都是在他眼皮子底下发生,看到却无法阻止,那种绝望使得他发了疯的挣扎,想要将那些黑色火焰甩飞出去。
  
  最后,黑色火焰蔓延而上,只剩下的一只眼睛也随之消散在空气中。
  
  这一切,发生在极短的时间内。
  
  而黑袍祭祀老者的身体,也开始了同样的湮灭,像风沙般的飘落,如火焰燃纸的湮灭。
  
  死亡的阴影笼罩而来,他发出绝望的笑声,那从少年身上出现的恐怖力量让他颤栗,令人绝望。
  
  这一刻,他明白了一切,更是明白少年误以为他们是来下杀手的,所以抢先出手。
  
  可笑的是,他们目的是为了放他离开,两人的死,竟然只是来自少年的误判,真是可笑可悲。
  
  临死之前,他忽然不想去解释这一切,反而用一种嘲笑的眼神,近乎癫狂的大笑:“哈哈,死的好,死的好,小鬼,不管你从何而来的这种力量,从今天开始,你的余生都将在活在我们圣殿使者追杀的阴影下,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起始地 重生八零年:兵王的异能媳妇 亿万豪宠:上将的专属宝贝 总裁心尖宠:人鱼娇妻萌萌哒 甜妻嫁到:总裁,请宠我! 彼岸之主 重生农女:妙手空间猎世子 萌宝三只:爹地请排队 魔界种田日常 徒弟每天都在自杀[穿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