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斗战魔神 > 第六十五章 这是...

第六十五章 这是...

第六十五章 这是... (第1/2页)

“蜂后,枯骨老人好像要对银面动手。”男护卫连忙转移话题。
  
  “这是看上了银面的药剂。”蜂后瞥了眼,身形一闪便从山丘上掠下。
  
  “走。”
  
  女护卫摆了摆手,蜂后部众立刻跟上。
  
  …
  
  正要离开的雷蒙,似有所感抬头朝着一侧看去,在那里出现一行人,为首的是一名老者。
  
  来者不善。
  
  雷蒙眯了眯眼,以其身体为中心,数米之内,一团团拳头大小的火焰在出现的瞬间便疯狂融合。
  
  当对方出现在十米之外时,雷蒙周身已经悬浮着五十之数的直径两米的火焰球体。
  
  一道道热流,像是涟漪般的扩散,视线都在扭曲。
  
  站在十米之外的一行人,感受着那扑面而来的温度有种被炙烧的痛感,不禁脸色微变停下了脚步,忌惮的看着那一颗颗巨型火球。
  
  “你以为,这些能伤的了我?”枯骨老人淡淡的瞥了眼,道。
  
  “不试试怎么知道呢。”雷蒙轻轻一笑,随后的一句话让对方脸色为之一变,“不知道把它们全部引爆的话,能不能留下你一条胳膊。”
  
  嗡!
  
  瞬间,一股狂暴的气息蓦然出现,那五十多巨型火球剧烈颤动,甚至表面都出现细密的裂缝使得狂暴的气息愈发惊人,天地间的温度都在急剧攀升,落向这片天地的视线扭曲的无法再看清。
  
  巨型火球围绕下,雷蒙的身影都随之变成了一道黑色曲线。
  
  这般数量的火球若同时爆发,地面都将会在一瞬间撕裂,而首当其中的定然是众多火球环绕下的雷蒙。
  
  疯子!
  
  所有人暗骂。
  
  刚来到前方的蜂后等人也忍不住为之脸色一变停下了脚步,女护卫小声咕哝道:“变态疯子。”
  
  “大家没必要大动干戈。”蜂后看了眼火球环绕中的身影,随后冲着一旁的枯骨老人道:“枯骨你就别再打银面主意了,除非你认为自己比五级圣殿骑士还强,否则,你就要小心这家伙接下来的疯狂报复,血鸦、黑刀的下场还历历在目。”
  
  她叹了口气,瞥了眼后方,嘴唇微动,声音在斗气的包裹下传入枯骨老人耳中,“银面,也就是雷蒙•路易斯,今年只有十六岁,可他现在已经是一个中级魔法师,二级炼金术士,连跟他职业不搭边的剑芒都掌握,难道,你想在余生面对这么一个变态?你真若执意,我还真就不拦着你。”
  
  说完,她向后退去,那意思再明显不过。
  
  枯骨老人的目光不断闪烁,最后冷哼了一声带着人从一旁离开,一行人渐渐消失在人们视线尽头。
  
  雷蒙暗松了口气,心中一动,巨型火球一一消散开来,他冲着走来的蜂后等人拱了拱手,“多谢。”
  
  “客气。”蜂后笑了笑,道:“枯骨那边我会去谈,再见面时,咱们就是朋友了哦。”
  
  “也许吧。”雷蒙无所谓的笑了笑,本来,他就没有打算和人合作,蜂后的出现已经超出了预料。
  
  “你接下来有什么打算。”蜂后问道。
  
  “潜心冥想啊,我还是太弱了,等我精神力达到三十级就不怕你们了。”雷蒙随口说道。
  
  “...”
  
  蜂后愕然,苦笑道:“你好像现在就不比我们弱了吧。”
  
  “呵呵。”雷蒙不置可否的笑了笑,摆摆手转身离开,“再见,两个月后见。”
  
  两人之前在包厢约定,两个月后在星月坡的入口汇合,届时一同前往天蝎城。
  
  …
  
  源地。
  
  噌!
  
  剑破虚空,隐有剑影在空中闪现,下一刻,雷蒙的精神之火瞬间粉碎,化作无数多火花四散飘落。
  
  “啊~”凌迟般的痛楚令雷蒙发出杀猪似的惨叫。
  
  约瑟夫屈指轻弹,指尖飞出一缕光芒落向粉碎的精神之火,它就像一根线,穿过一朵朵火花将其连接,最后猛的一勒,成了一片火焰云,但云身布满了裂缝,看上去惨目忍睹。
  
  几息后,雷蒙的精神之火方才恢复原状。
  
  这种领悟剑芒的方式令雷蒙死去活来,虽然已经不是第一次了,但他还是无法习惯灵魂撕裂的痛楚。
  
  噌!
  
  剑破虚空的声音再次出现,雷蒙的精神之火一次又一次被撕成碎片又恢复原状,在这种情况下,他的精神力逐渐变得凝实,虽然缓慢,但的确在发生变化。
  
  在剑芒上的领悟,却没有太大的进展。
  
  甚至。
  
  雷蒙怀疑这种修练方式已经无法再让剑芒更上一层楼,可这时他唯一的方式。
  
  也许是雷蒙杀猪似的惨叫吵醒了某位存在,一道带着不满,透着刚睡醒时的慵懒的声音响起,“你在干嘛,好吵,都打扰人家休息了。”
  
  雷蒙听到了,可他没那精力搭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起始地 重生八零年:兵王的异能媳妇 亿万豪宠:上将的专属宝贝 总裁心尖宠:人鱼娇妻萌萌哒 甜妻嫁到:总裁,请宠我! 彼岸之主 重生农女:妙手空间猎世子 萌宝三只:爹地请排队 魔界种田日常 徒弟每天都在自杀[穿书]